舆论战:名字的战争和国家的道歉宁南山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写此文的目的,是把更多的真实信息传递出来,前不久我看到网上还真有国人写邮件给美国人道歉,还是高学历人士,只能说高学历人士一样可能成为了一个典型的舆论战的战俘。向美国道歉的心理很简单,国内很多人认为是中国瞒报疫情,造成了疫情在国内大规模发展,还造成了大规模国际传播,内心带有“负罪感”。

事实证明,中国21天的反应速度已经足够快,换了其他国家,即使是美国,日本,欧洲,从他们的实际表现看,恐怕也是做的比我们差的可能性更大。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名字的战争—传染病应该叫什么名字?


3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使用了“武汉冠状病毒”的名称,称“请记住,是武汉冠状病毒导致了这一切”,并且指责中国信息不透明。

这个表态相对于美国政府以前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让中国感受到了危险的信号,在此之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一直称呼为Corona Virus(冠状病毒),让人开始联想,是否是美国政府判断疫情不可控,开始准备把责任推卸给中国,以推卸自己疫情防控不力的责任?


为维护中国形象以及海外华人安全,3月9日星期一中国外交部对此进行了抗议3月12日,发生了赵立坚在连发数条推特质疑美方的流感死亡人数中多少是新冠病毒死者,是否可能是美方人员在军运会期间把病毒带到武汉。


3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召见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对暗示是美国军方把病毒带到武汉进行抗议。

3月16日,美国特朗普首度在其发的推特里面公开的使用Chinese Virus一词,煽动针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敌视和仇恨。虽然在后面的记者会中,面对记者的质疑他进行了辩解,称只是指明病毒最初发生的地点,以及要捍卫美国军队的荣誉。

但是非常明显,他不可能不清楚使用这个名字可能会给美国的亚裔,乃至于在西方社会生活的亚裔带来负面后果,他也知道使用这个词会招致中国和中国人的不满,因此继续称呼中国病毒在主观上带有故意性。

而同样在3月16日,在晚间福克斯新闻台旗下节目“塔克·卡尔森今晚”中,一个名为吉姆·班克斯(Jim Banks)的美国共和党籍众议员居然公开声称:“我们需要从迫使中国支付新冠病毒给美国造成的负担和成本开始,我认为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这点。(比如)总统应该迫使中国减免一大部分美国债务……”
 
像往常一样,国内又有不少人开始指责赵立坚,甚至说是赵立坚发的质疑推特激怒了特朗普,所以特朗普才改了对病毒的称呼,故意忽略是蓬佩奥在3月6日首先攻击中国。

我们要知道一个事实,中国不会也没有理由主动挑起和美国的冲突,只要我们稍微注意,就能发现这些年中美之间几乎所有的冲突都是美方挑起,2016年美国对中兴罚款,2018年再对中兴罚款,挑起对华关税战,扣押华为CFO,把华为,科大讯飞,海康威视,大华科技等列入实体清单,制裁中核和中广核,无一不是美方主动挑起和发动,中国不得不防守反击。这次病毒名字和起源的战争同样也不例外。
 
国内很多人无视这一事实,总是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美国人连续打击和对中兴罚款,是因为中兴不遵守美国的法制,美国人挑起关税战,打击华为,是因为中国自己太高调宣传厉害了我的国,美国政府开始煽动种族主义,是因为赵立坚发了推特。他们总是这样,从来不去指责战争和冲突的始作俑者,而总是指责是自己人做的不对才招来了美国人,或者是指责自己人反击的方法不正确。他们是不是以为,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是真的因为几个日本兵在宛平县城失踪了。
 
我只想说,请放弃以为只要自己跪的好或者藏得好,美国人就会放过你,从此不再打击你的幻想。要想美国人不主动挑事很简单,中国彻底放弃产业升级,安心的衬衫换客机;出让华为高科技民企和高科技国企的本土股权,让美资实现控股分红;放弃发展自主研发的新式航母,导弹,先进战斗机,军用卫星,核武器,花巨资买美国落后武器;放弃人民币国际化,亚投行让美国控制,老老实实使用美元;对美国华尔街金融大佬彻底开放金融和汇率市场,定期让美国剪剪羊毛。最后再学习日韩,让美国大兵在华驻个军什么的。我敢保证中美关系好的很,特朗普才不会在意某个中国人发没发推特。
 
除了美国政府对病毒的种族歧视称呼以外,在我国的台湾地区,从蔡英文的脸书,绿色媒体到大部分普通人,都很执着的,众口一词的把这个病毒叫做“武汉肺炎”,例如下图是蔡英文3月19日的脸书。


对于台湾政府和民间都称呼“武汉肺炎”,大陆有微博自媒体发视频对此表达不满,而台湾的媒体也报道了这个自媒体的抗议。

我们可以看下台湾东森新闻下面台湾网友的回复,在新闻已经报道大陆人对此的反应之后,台湾的普通网友内心是非常清楚这个词带有的歧视性色彩的,然而仍然故意的称呼武汉肺炎这个词,这进一步体现了疾病名字的政治色彩,对疾病名称的称呼,可以很容易的用来识别其在意识形态上是否反华。


需要说明的是,台湾相对偏蓝的媒体,例如中天,TVBS,在报道中称呼为“新冠肺炎”,用的是比较友善的称呼,而台湾比较偏绿反华的媒体,新闻报道都一律叫“武汉肺炎”。例如下面的民视。

香港也呈现类似的情况,凡是爱国爱港媒体,在媒体报道时都使用“新冠病毒”,“新冠肺炎”或者“新型肺炎”的名称,而那些支持港独,支持暴徒的黄媒,则一律称为“武汉肺炎”。

可见疾病名称,可以非常清晰的表明其政治立场。


很多我们自己人,对病毒的名称不太敏感,觉得叫武汉肺炎未尝不可啊,也有不少疾病是以地名来命名啊,比如西班牙流感之类。而台湾人,以及港独分子在辩解“武汉肺炎”不是对大陆的歧视称呼时,也会往往抛出以下的辩词,例如下图是台湾的东森新闻的编辑的自我辩解的评论:“谁来帮香港脚,日本脑炎,德国麻疹据理力争一下??”获得了高达9000多个赞,相对于台湾的网民比例可以说非常高了。


无需听这些称呼“武汉肺炎”的台湾人诡辩,他们100%内心对中国大陆怀有恶意。

在2020年2月11日,世卫组织根据此前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国际兽疫局)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共同制定的命名准则,宣布2020年开始全球流行的新冠肺炎这一新疾病的名称为“COVID-19”。

为什么不用正式称呼,或者新冠病毒,新冠肺炎呢?尤其是在报道了大陆人对这个歧视性称呼不满的新闻报道里面,他们却刷屏叫“武汉肺炎”,体现了台湾人内心普遍性存在对大陆的敌意,用“武汉肺炎”这个称呼带有故意性。
 
我们再从现实的角度来讲,为什么不能任由别人把病毒称之为“武汉肺炎”,不是已经有很多以地名命名的病毒了吗?

疾病一定会带来歧视,在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即使同为中国人,国内网络和现实中都发生了对湖北人和武汉人的歧视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在欧洲中世纪,黑死病曾经造成了大量人口死亡,而因此产生的各种谣言,认为是某部分群体故意传播疾病,因此使得一些少数族群受到迫害,例如犹太人、穆斯林、外国人、乞丐以及麻风病患者。

下图是欧洲历史上不同时期统计,发生过迫害和屠杀犹太人的城镇的数量,来自于Negative shocks and masspersecutions: evidence from the Black Death一书,可以看到在从1100—1600年,迫害犹太人事件一直有发生,而在1350年前后的黑死病时期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高峰,有超过150个城镇发生了对犹太人的屠杀和迫害事件。


原因就是各种谣言,例如说疾病因为是犹太人投毒等等。

可想而知,如果黑死病命名为犹太人病,会对犹太人带来什么后果,你以为只是传染病,搞不好会有人因此带来的歧视而成为受害者。

那些以地名命名的疾病,比如香港脚,日本脑炎,德国麻疹,西班牙流感等等,命名都发生在几十年上百年以前。德国麻疹在1814年由德国医师首次作为独立疾病提出,在中国大陆的命名叫做风疹,德国麻疹的翻译存在于港澳台地区;日本脑炎的命名是在1935年日本学者分离而命名,在中国大陆的命名叫做乙脑,同样的日本脑炎也是港澳台地区的翻译。西班牙流感的发生在1918年,而这个命名本身就是不恰当的,因为此疾病的源头并没有确定是在哪里,而名字一直让人误以为其确定的起源于西班牙,对公众有巨大的误导作用。

在谷歌进行搜索,很容易看到直到今天还有西班牙人在不断的试图澄清,下图文章的标题来自西班牙网站the local.es,标题就是“西班牙流感并不是西班牙的错”,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西班牙当地网站编辑的心态。


英国BBC旗下的世界历史杂志historyextra网站,也在近期对长期研究西班牙流感的英国科学作家Laura Spinney进行了访谈,她在2017年出版了一本记录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书籍《苍白骑士》(Pale Rider)。

访谈取名叫:为什么1918-19年杀死了5000万人的大瘟疫被称为西班牙流感?https://www.historyextra.com/period/first-world-war/why-was-spanish-flu-pandemic-known-called-that-where-did-name-come-from-spain-myth-coronavirus-covid-19-name/


在访谈中Laura提及到西班牙流感的命名时,她明确的说到,并不是源于当地的疾病却被命名为西班牙流感,让西班牙人感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羞辱。

Laura Spinney: “One of the few certainties we have about the SpanishFlu Pandemic is that it didn’t start in Spain. We actually don’t know where itdid start – but we know it didn’t start in Spain. The Spanish felt, and to avery great degree were, stigmatised by this.
 
对于香港脚,其实正式中文名称是脚气,或者足藓,而英文的名称是Athlete’s foot,香港脚本来并不是正式的称呼。关于香港脚名称的流传众说纷纭,有多个版本,有的说是西方传教士发现香港人的脚多患此疾,有的说是香港割让予英国后,英国士兵驻军于香港而得此病,欧洲医生因此而起名。不管哪个版本,命名的时间点都已经在几乎100年以前。
 
香港脚,日本脑炎,德国麻疹,西班牙流感这些都是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以前取的名字,是当时落后时代的命名产物,有的已经逐渐被各国弃用,例如德国麻疹,英文正式名称为Rubella(风疹)下图来自美国CDC疾控中心,德国麻疹只是放在括号里面备注。https://www.cdc.gov/rubella/about/index.html


WHO(世界卫生组织)在官网也同样是使用Rubella(风疹)的名称,只是在某些页面,德国麻疹会作为历史称呼放在括号备注。https://www.who.int/immunization/diseases/rubella/en/



今天的世界,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在2000年以后,人类大规模进入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之后,情况就更不一样了,全球各种国际移民已经有上亿人,大量国家存在多族裔混居的局面,而每年更有数以亿计的国际游客,商务人士在全球穿梭,尤其是进入21世纪,互联网开始在全球大规模普及,2010年之后全球更进入智能手机时代,移动互联网迅速到达每一个人,比起台式机更能随时随地获取信息,信息的传播达到了以分钟和小时计算,全球不同族裔之间物理接触和在互联网上的虚拟接触交流频度数十倍上百倍于几十年前。

疾病,尤其是流行性疾病的名称会迅速的被普通人获取,而网络上由于各种意识形态和种族的隔阂存在,会迅速的放大名字带来的恐慌,带来的恐慌和歧视负面效果大大放大,而这种歧视又会引起被歧视一方的反弹,而进一步加深各国,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敌视。
 
最为典型的就是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和2009年来自北美的“猪流感”命名,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直接引发了WHO在2015年更新了病毒命名规则。

我们看下具体造成了哪些严重问题,在2015年的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个病毒的命名的最佳实践原则https://www.who.int/mediacentre/news/notes/2015/naming-new-diseases/zh/。


该最佳实践指出,在疾病名称中应当避免的术语包括地理方位(比如中东呼吸综合征、西班牙流感、裂谷热)、人名(比如克罗伊茨费尔特——雅各布病、恰加斯氏病)、动物或食物种群(猪流感、禽流感、猴痘)、涉及到文化、人口、工业或职业(如军团)和可煽动过度恐慌的术语(如不明、致命、流行)
 
世界卫生组织进一步说明了确定命名规则的原因:“近年出现了若干新型人类传染病。使用‘猪流感’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名称因对某些群体或者经济部门造成的污名化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世卫组织卫生安全助理总干事Keiji Fukuda博士说。“这对某些人而言似为一个细微问题,但病名对直接受到影响的人们而言的确事关紧要。我们看到有些病名引起了人们对特定宗教或者民族社区成员的强烈反应,对旅行、商业和贸易带来了不合理障碍,并触发了对食用动物的不必要宰杀。这对人们的生活和生计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H1N1被称为猪流感,其实该疾病并不通过猪传播,但是在初期引发了俄罗斯等国禁止了猪肉进口,对全球经济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在埃及,卫生官员命令大规模屠宰数十万头猪,这些猪本身几乎完全是面向该国的基督徒少数群体的。

同样的还有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该病症在欧美国家引发了对特定宗教和民族的歧视和过度反应。而疾病的流行并不区分地域,以地点命名也并不能真实反应其实际的流行地点,例如韩国是全世界感染MERS人数第二多的国家。也正是因为这些负面效应,使得WHO在2015年发布了新的命名实践规则。
 
其实如果是没有互联网,以及国际航班,国际游客,国际商务出差人数都很少的几十年前,在全球确诊人数只有1232例(WHO数据)的中东呼吸综合症,其信息传播程度会大大弱于现在,大部分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病,因此由这个疾病名字引发的歧视问题也会比现在少的多,而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

今天,中文圈子把新冠病毒称之为“武汉肺炎”的,主要是倾向于台独台湾人,港独人士,或者是生活在西方的反共华人,而在西方国家,称呼为中国病毒或者武汉病毒的,几乎100%是反华人士,带有满满的恶意,这更进一步说明了疾病名字背后强烈的政治色彩。
 
我们再说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不存在为新冠病毒道歉的问题,非常简单的,三个理由。

第一:国家只可能为国家行为道歉,中国既没有制造病毒,也没有故意传播病毒的国家行为,病毒并非中国制造,而是大自然的产物,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有人说了,病毒虽然不是中国人制造的,但是有可能是某个中国人乱吃野味,或者是接触了传染源,导致疫情发生。问题是病毒来源至今没有弄清楚。好我们做一个负面假设,也就是最终证明,是某个中国人的个人负面原因使得他成为了零号病人,导致武汉成为了发源地。即使这样,也不存在国家为个人行为道歉的问题。

国家怎么会为某个国民的个人行为道歉呢?
 
梅毒是从印度传入中国,中国第一例艾滋病人是美国籍阿根廷人,而主要传播来自泰国。中国第一例确诊的MERS患者是韩国人,中国第一例确诊的H1N1患者就是从美国回国人员那么美国,韩国,印度,泰国,阿根廷需要向中国道歉吗?
 
此次疫情,非常容易就能发现各国肺炎患者到其他国家后确诊,将新冠病毒传播到他国的例子,欧洲,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都有患病的国民到达他国,对他国的公共卫生安全造成了威胁,那这些国家需不需要对外道歉呢?

更进一步,3月18日中国已经实现全国零新增了,而确诊新冠病毒的外籍人员来中国的事情却在不断发生,例如深圳就确诊了来自英国和荷兰的外籍人士,那是不是这些国家也要向中国道歉呢?
 
实际上,从国外的各种情况看,不要说为个人行为道歉了,即使是国家行为,全球各国都不会随便道歉,你看西方列强因为当年侵略全球对全世界道歉了吗?原因很简单,国与国之间是利益,道歉只有一种可能,对国家利益有利的时候。而这种情况很少能发生,因为道歉意味着要承担绝对的100%的责任。
 
第二:又有人说了,中国虽然主观上没有故意传播病毒,但是隐瞒疫情防控不力,客观上导致了他国的疫情蔓延。其实从时间线来看,即使有地方政府的隐瞒因素,中国的反应速度也已经足够快,留给了他国足够时间进行反应。实际上,中国在1月23日封城之后,就逐渐退出国际传播的主要来源行列了。
 
我们以美国为例子,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在12月31日,也就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闭的前一晚,就收到了非正式的通知。除此之外,中国还在1月3日已经通知美国,当然了,如果反华人士指责说中国这个时候的通知故意隐瞒了人传人的信息,所以1月3日的通知不完全,不完整,没有起到警示作用,不算数。

好,那么1月20日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已经正式宣布了人传人,美国人总不能还有借口说自己不知道,而这个时候美国还没有宣布任何人确诊,有大把的时间进行疫情防控,1月23日中国已经实行了武汉封城。中国都已经把武汉这个千万人口封城了,这个时候美国还借口说自己不知道就说不过去了。而武汉封城这天,美国公布的累计确诊人数为2例。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这是世卫组织最高等级的预警,同时已经明确警告“预计任何国家都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国际输入病例”。


到了1月31日,美国已经正式宣布了14天内到过中国的非美国公民不得入境,如果这个时候还说美国政府不知道疫情的严重性,不知道会人传人,这个连鬼都不会信吧?而此时美国公布的累计确诊人数为7例,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到了2月29日,美国宣布的累计确诊人数才24例。从这个时间点看,从1月20日直到整个2月份结束大约40天的时间,美国人根本没有做有效的反应。
 
进入3月份之后,美国累计确诊人数开始迅速发展,3月4日突破100例3月11日突破1000例3月19日突破1万例。下图是美国截止到3月20日的累计确诊人数发展,很明显到3月初才开始迅速发展,也即是到3月了美国人才开始增加检测量。


下图是美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



在1月20日到1月底的11天,以及整个2月份,美国政府根本没有采取什么有力行动,特朗普反复的在各种场合公开淡化疫情,这个网上已经有海量的视频和新闻报道,不再赘述。

中国从1月20日开始强力行动,仅仅一个多月时间在2月份就度过了高峰期,到3月份本土新增确诊疫情已经逐渐平息了。美国如果及时行动,不说疫情到现在就平息了,控制住不发展总是可以的,中国疫情的发展局势已经给了美国大量的,反复的警告,是美国人自己不当回事。
 
我们再以欧洲的疫情中心意大利为例子,1月20日中国宣布人传人的时候,意大利没有任何确诊案例,1月23日中国武汉封城时,意大利也没有任何确诊案例,1月30日,WHO宣布了公共卫生紧急状态。1月31日,意大利首次确诊2人,是中国游客,后康复同一天意大利宣布了中国航班禁令,暂停所有往返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及台北的航班。这个时候中国宣布人传人都11天了,宣布封城都已经8天了。

2月6日,有一个从中国返回的意大利人确诊,后康复,累计确诊3人,一直到2月20日,意大利总计确诊人数也依然停留在3个人。下图的红线为意大利累计确诊人数,非常明显的,快到2月底了数据才开始爬坡,说明检测量在加大了。

下图为意大利每日新增确诊人数


2月21日,这一天意大利一下子确诊了17例,总数达到20例,而这距离中国宣布人传人已经过去一个月了。2月23日突破100例,疫情开始迅速发展,到2月29日,累计确诊人数突破了1000例。中国的医护人员开始发现有人传人迹象,也就是著名的李文亮在网上发布信息时间是12月30日晚上,在国家层面搜集足够信息并且做出决断是需要时间的,从12月30日到1月20日中国正式宣布人传人,在国家层面开始紧急行动,即使中国在处理内部瞒报问题花了时间,但是21天的时间反应速度已经足够快。
 
我们和意大利,美国对比一下即可:中国1月20日已经向世界宣布人传人,也就是已经在有另外一个国家公开警告和明确示警的情况下,意大利到2月21日,总共花了30天时间才确诊了20例。美国更是到2月29日,总共花了40天时间才确诊了24例。没有采取停止聚会,没有限制公共交通,没有限制大型体育活动,没有大规模准备抗疫物资,也没有大规模开始检测疑似病例。意大利一直到3月9日才开始北部地区封锁,3月10日才开始全国封国,距离1月20日耗时差不多50天。
 
1月20日中国正式宣布人传人时,所有的确诊案例全部在亚洲,今天成为全球疫情中心的欧美在1月20日均无确诊。欧美各国均有大把时间可以防控。即使不指望欧美有中国的超强动员能力,能够一个半月左右就逐渐平息,那么欧美采取行动,实现控制疫情不往更糟方向发展总是可以的吧?

亚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1月20日当天的各国的累计确诊人数:日本1例,2月21日首次超过100例(105例);韩国1例,2月20日首次超过100例(104例);伊朗0例,2月19日首次确诊2例。
 
欧洲各国出现首个确诊案例的时间,就拿疫情最严重的4个国家来说:意大利0例,1月31日首次确诊2例,2月23日首次累计超过100例(150例);西班牙0例,1月31日首次确诊1例,3月2日首次累计超过100例(121例);德国0例,1月28日首次确诊1例,3月1日首次累计超过100例(117例);法国0例,1月24日首次确诊1例,2月29日首次累计超过100例(100例);接下来到3月20日确诊人数超过5000例的瑞士,第一例确诊是2月25日,3月5日破100例。
 
从以上可以看出,1月20日中国官宣人传人时,而此时全球并未产生大流行,欧美还没有任何确诊,日韩也才各有1例。除中国以外第一个国家确诊案例破100例,都是2月20日之后的事情,这个时候距离1月20日已经一个月过去了,
 
从到现在的事实来看,地方政府有瞒报是事实,处理谣言过程中出现错误也是事实,但是并不存在因此导致我国对疫情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于发达国家的情况,实际上总体仍然快于发达国家。

我国是第一个面对新病毒的国家,12月30日晚上武汉的医护人员开始发现这个病毒人传人并且在网上发布信息,中间虽然经历了抓谣言,以及瞒报等各种因素造成了拖延,到1月20日就开始全国动员,耗时21天时间。

而国外即使是发达国家,即使在中国1月20日明确示警和动员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做到能明显快于中国的21天响应速度。
 
1月20日的21天之后就是2月12日,这个时候欧美日韩这些发达国家都出现了首个确诊案例了,但是有哪个国家是在2月12日之前就开始强力动员,控制国内人员流动,大规模检测,大规模隔离,大规模准备抗疫物资,成功实现了控制疫情发展吗?

一个也没有,欧美日韩的疫情,无一不是在2月12日之后还在继续发展。

反应速度最快的是韩国,在2月22日,23日左右才开始大批量检测,造成确诊人数飙升,以至于2月24日周一韩国股市大跌3.87%,反应最快的韩国耗时也超过一个月时间,耗时超过了30天。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在我国1月20日已经明确示警,1月23日已经把一个1000万人口的城市封城的情况下,欧美已经得到了警告的和信息,但是现在,欧洲五六亿人的累计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必然超过我国,美国的人口三亿多,比欧洲少了两亿,但是我认为累计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超过我国的可能性也非常高,1月20日左右欧美的疫情情况比中国好的多,发生疫情的时间比中国晚了一个月以上,而且还有中国在前面的经验教训,结果最后感染和死亡人数还比中国高,自己疾控体系的问题,怪到中国头上合适吗?

那些跟着美国人怪罪中国的人,今天中国每天都有几十例境外输入病例,基本来自欧美,那要是我国没有控制住控制好,再次造成大流行,你们会因此而怪罪欧美政府疫情管控不力造成在华大流行吗? 我感觉最后还是说中国政府不给力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中国对欧美输出了病例,欧美政府没有控制好造成了大流行,责任在中国;现在欧美在向中国输入病例了,要是我国政府没有控制好造成大流行,责任还是在中国。我觉得这在逻辑上是不合理的。
 
我们可以指出中国在抗击疫情中做的不好的地方,便于以后的改进和提升,减少国家和国民的损失,但是同时我们在全球的能力横向对比也很重要。我们不能对中国和对外国两个标准,对中国就要求政府在医护人员发现一种新型病毒人传人之后,必须在21天之内就全国动员扭转局面,而对国外发达国家却无此要求。

实事求是的说,从这起疫情在国外的情况来看,这个病毒如果首先发生在发达国家,我认为大部分国家反应会慢于中国,控制效果也会不如中国,国际传播规模会比发生在中国大的多,这也是我国说为世界争取了时间的由来。
 
而国际传播,我们要认清楚一个事实,我国在1月20日开始动员,中国以外只有3个国家有确诊病例,中国在1月23日强力封城后,全民实现戴口罩和防疫意识提升后,大规模向国外传播的途径就已经逐渐切断。从2月份开始,我国早已经不是国际传播来源国,国际传播的主要输出地区就已经是欧洲国家,事实上我国现在是国际病毒传播的被输入国。
 
我们可以从1月份,2月份,3月份各国零号病人来源进行分析:我们先看1月份,1月份到1月31日,中国以外有26个国家和地区发现首例确诊,其中25个的首例是来自中国或者有中国旅行史,值得注意的是1月31日西班牙首例确诊是来自意大利了。1月13日泰国;1月16日日本;1月19日韩国;1月21日台湾、美国;1月22日澳门;1月23日香港、新加坡、越南;1月24日尼泊尔;1月25日马来西亚、法国、澳大利亚;1月27日柬埔寨、斯里兰卡、德国、加拿大;1月29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芬兰、1月30日菲律宾、印度、意大利;1月31日俄罗斯、瑞典、西班牙、英国,共26个国家和地区。
 
在2月份,中国的强力行动迅速扭转了国际传播态势在2月份首次确诊新冠肺炎的国家和地区有37个:2月4日比利时;2月14日埃及;2月19日伊朗;2月21日黎巴嫩、以色列;2月22日伊拉克;2月24日阿富汗、科威特、巴林、阿曼;2月25日奥地利、克罗地亚、瑞士、阿尔及利亚、巴西;2月26日巴基斯坦、格鲁吉亚、罗马尼亚、北马其顿、希腊、挪威;2月27日丹麦、爱沙尼亚、白俄罗斯、荷兰、圣马力诺、尼日利亚;2月28日阿塞拜疆、立陶宛、摩纳哥、冰岛、墨西哥、新西兰;2月29日卡塔尔、卢森堡、爱尔兰、厄瓜多尔。
 
这2月份新增确诊的37个国家和地区,只有挪威,比利时和埃及3个国家的首例是来自中国,伊朗的来源不详,首例确诊是当地人,并无到过中国,巴基斯坦,格鲁吉亚,白俄罗斯,阿塞拜疆,新西兰,卡塔尔6个国家的零号病人是来自伊朗(伊朗人或者伊朗旅行),摩纳哥在法国南部,首例确诊来源不明,但是并非中国人。厄瓜多尔是来自西班牙,以色列是来自日本。其余24个国家的零号病人均来自意大利(本国人或者意大利人),意大利成为2月份国际传播的绝对主力了,伊朗也异军突起超过了中国。
 
时间到了3月份,截止到3月21日,有101个国家在3月份新确诊了新冠病毒,没有任何一个是来自中国(中国籍或者有中国旅行史),可以说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奇迹。

以下是清单,我花费了大量时间逐一查询,注意有的国家首批公布不是一个案例,而是两个或者3个,比如首批2个病人分别来自英国和意大利,那就英国算1个,意大利算1个。

在3月1日-3月21日:有30个国家的零号病人是源自于意大利输入,9个国家的首个病例来自于法国,9个国家的首个病例来自于英国9个国家的首个病例来自美国,7个国家的首个病例来自于西班牙,3个来自伊朗,其他如德国,瑞士,比利时,印度,巴拿马,葡萄牙,沙特,新加坡,日本,希腊,匈牙利,厄瓜多尔等,都有病例输入到其他国家造成了他国零号病例产生。

下面的列表有点长,是各国首例确诊病例的来源,可以直接跳过。3月1日捷克首例确诊,来自意大利‘亚美尼亚首例,来自伊朗;多米尼加首例,来自意大利;3月2日葡萄牙首例,来自意大利;印尼首次确诊,来自日本;沙特首例,来自伊朗;拉脱维亚,来自意大利;安道尔,来自意大利;突尼斯,来自意大利;塞内加尔,来自法国3月3日智利,来自新加坡;阿根廷,来自法国;约旦,来自意大利;乌克兰,来自意大利;列支敦士登,接触了瑞士人。

3月4日波兰首例,来自德国;斯洛文尼亚,来自意大利;匈牙利,来自伊朗;。摩洛哥,来自意大利
 
3月5日南非首例,来自意大利;波黑,来自意大利;巴勒斯坦,酒店员工,接待了希腊游客;3月6日哥伦比亚,来自意大利;塞尔维亚,从匈牙利回国;斯洛伐克,未有出国史,儿子来自意大利;哥斯达黎加,来自美国;喀麦隆,来自沙特;多哥,到欧洲旅游;不丹,来自美国的游客,从印度入境不丹;梵蒂冈,来自意大利;3月7日摩尔多瓦,来自意大利;马耳他,来自意大利马尔代夫,本地酒店员工;巴拉圭,来自厄瓜多尔;蒙古,法国;3月8日秘鲁,来自欧洲(西班牙、法国和捷克旅行);保加利亚,未有国外旅行史;孟加拉,来自意大利。
 
3月9日巴拿马,来自西班牙;文莱,来自马来西亚;阿尔巴尼亚,来自意大利;塞浦路斯,来自英国和意大利;布基纳法索,来自法国。

3月10日洪都拉斯,分别来自西班牙和瑞士;民主刚果,来自法国;牙买加,来自英国;玻利维亚,来自意大利;3月11日土耳其,来自欧洲;古巴,来自意大利;科特迪瓦,来自意大利;圭亚那,来自美国;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来自英国。

3月12日,加纳,来自挪威和土耳其;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瑞士;加蓬,来自法国。

3月13日乌拉圭,来自意大利;哈萨克斯坦,来自德国;委内瑞拉,确诊了2人,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科索沃,来自意大利;危地马拉,来自意大利;肯尼亚,来自美国;埃塞俄比亚,来自日本;苏里南,来自荷兰;苏丹,来自美国;毛里塔尼亚,来自欧洲(法国机场);圣卢西亚,来自英国;安提瓜和巴布达,来自英国斯威士兰,来自美国;几内亚,来自法国。
 
3月14日,卢旺达,来自印度;塞舌尔,来自意大利;赤道几内亚,来自西班牙;纳米比亚,来自西班牙;中非共和国,来自意大利;刚果共和国,来自法国。

3月15日,乌兹别克斯坦,来自法国;巴哈马,无旅行史。

3月16日坦桑尼亚,来自比利时;贝宁,来自比利时;利比里亚,国外归来;格陵兰岛,来源未公布;索马里,来自国外返回。

3月17日,黑山,来自美国和西班牙;巴巴多斯,来自美国;冈比亚,来自英国。

3月18日,吉尔吉斯斯坦,来自沙特;赞比亚,来自法国;吉布提,来自西班牙;尼加拉瓜,来自巴拿马;萨尔瓦多,意大利。

3月19日,斐济,来自美国;毛里求斯,来自英国和邮轮;海地,来源不详;乍得,摩洛哥公民从喀麦隆入境,来源不详;尼日尔,曾前往多哥、加纳、科特迪瓦和布基纳法索;佛得角,来自英国。

3月20日,马达加斯加,来自法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来自澳大利亚;津巴布韦,来自英国。

3月21日,安哥拉,来自葡萄牙;东帝汶,国外返回,来源不详。

以上可以看出,全球范围分区域来看,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零号病例主要来自中国大陆;欧洲国家的零号病例主要来自意大利,中东国家的零号病例主要来自伊朗,拉美和非洲国家的零号病例主要来自欧洲和美国。
 
也就是说,到目前(3月21日)全球有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164个国家和地区(不含中国,以及各种海外属地),其中只有28个的零号病人是来自中国或者有中国旅行史,而且其中25个的首例确诊是在1月份。

也就是从时间来看,只有中国通过自身努力,在1月份之后就基本不再给其他国家输出零号病例了,这可以说是非常了不起了。

对于有中国输入零号病例的国家,中国也给他们留了足够的反应时间。像美国和意大利,他们的第一个确诊病例都是来自中国,但是到1月31日,意大利的累计确诊人数仅为2人,美国仅为7人,这个时候中国宣布人传人都11天了,封城都8天了,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宣布全球卫生紧急状态了,说是中国通知太晚了所有他们才没有时间反应,我是不相信的。

事实上2月26日意大利议员戴口罩还被其他议员嘲笑,美国整个2月份都还没有启动大规模检测,也没有采取各种停止聚会等强力行动,到2月29日,中国宣布人传人都40天了,美国才累计确诊了24例,连做免费检测都是3月份的事情了,这种自身的反应迟缓却怪到中国头上是不合适的,他们的疾控预警和反应系统出了问题才是核心原因。
 
有人非要苛责中国必须100%的实现疫情控制在国境之内,一个病例都不要输出到国外,否则就是祸害世界,需要向全世界道歉,这是无理的要求,地球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保证做的到,日本,新加坡,韩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德国,美国,哪个国家没有对外输出病例的例子?

从事实来看,意大利是此次造成国际传播最多的国家,试想,如果有人对正处于抗疫困难时期,物资短缺,正在和病毒搏斗,医护人员冒着危险工作,每天数百人死亡,数千人新增感染的意大利,不仅不是施以援手,而是大声聒噪说,要意大利人对病例在欧洲和非洲的国际传播负责,向其他国家道歉,还要要让意大利人把外汇储备拿出来赔款,这是不是对意大利落井下石?

现在的中国才是病例输入国,最近深圳就有来自荷兰和英国的2个外籍输入病例,北京有来自美国的输入病例,如果说中国在1月份有输出病例就要道歉,那么同样的逻辑,现在欧美在向中国输入病例,那是不是现在他们该向中国道歉?
 
第三:中国积极的,力所能及的为全球提供了道义援助。此次疫情,中国是对全球援助最多最广泛最有力的国家,没有之一。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了四点,一是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向82个国家和世界卫生组织、非盟提供援助,包括检测试剂、口罩、防护服等,其中多批援助物资已经送达受援方。二是在医疗技术合作方面,中国和世界各国分享中国的诊疗方案,与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举行卫生专家视频会议,并向伊朗、伊拉克和意大利派遣医疗专家组。三是在地方政府援助方面,中国有关地方政府已经向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国的城市捐赠了物资。四是在民间援助方面,中国的很多企业和民间机构已经开始为有关国家提供捐赠。

还记得中国在抗疫初期遇到的物资短缺,没有成熟医疗方案的各种困难吗?我们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和全世界分享,疫情面前全球各国互相帮助,共同战胜疫情,这才是世界人民大团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含义。
 
写此文的目的,是把更多的真实信息传递出来,前不久我看到网上还真有国人写邮件给美国人道歉,还是高学历人士,只能说高学历人士一样可能成为了一个典型的舆论战的战俘。

向美国道歉的心理很简单,国内很多人认为是中国瞒报疫情,造成了疫情在国内大规模发展,还造成了大规模国际传播,内心带有“负罪感”。

事实证明,中国21天的反应速度已经足够快,换了其他国家,即使是美国,日本,欧洲,从他们的实际表现看,恐怕也是做的比我们差的可能性更大。

要知道,从2月份开始,到现在的3月份,或者说此时此刻,欧美才是全球最大的新冠病例国际输出地,全球有接近100个国家的零号病人是来自欧美(国籍或者旅行史)。

中国的抗疫过程当然不完美,还有进步空间,但是已经比大多数发达国家优秀,全球二十多个发达国家,这次能找出5个甚至10个总体表现明显强于我国的么?我觉得很难,连瑞士这么小的国家都超过5000例了。

以美国为例,从这次疫情美国政府的迟缓表现来看,如果新冠病毒是最先发生在美国,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跟2009年美国的H1N1流感一样,放任的在美国以及全世界大流行,现在全球的情况一定会比现在更糟糕。
 
疫情在中国已经逐渐平息了,我们从1月20日到现在2个月的艰苦抗疫,不仅自身付出了重大牺牲,也是为全人类做出了贡献,也承担了最多的国际责任,大规模的输出医疗物资,医疗人员和抗疫经验。

接下来,我们还要承担起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要在全球各国中率先把经济从疫情中恢复过来,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发动机,避免人类社会走向彻底的经济危机,要知道经济大萧条造成人类死亡率的提高,不一定会比新冠病毒少多少,是人类生存的巨大威胁。

从中国在此次抗疫中的表现来看,相信这个经济战线的任务,我们也是能够完成的,毕竟如果连我们都做不到,全世界就没人能够做得到了。

扩展阅读:

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对这种挑衅必须坚决回击 | 袁岚峰

特朗普及西方政客们热衷炒作“中国病毒”的真正目的 | 郑若麟

对外国人永居条例的逐条建议和想法 | 宁南山

迟早会正面相遇–由禁售发动机想到的 | 宁南山

从偷渡案看2019年中国人生活水平在全球位置 |  宁南山

准备好迎接惊涛骇浪–写在2020年新年之际 | 宁南山

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 | 宁南山

新中国70年与发达国家的门票 | 宁南山

短文一篇——要做困难的事情才能成为发达国家 | 宁南山

来华永居–外国人应该是谁 | 宁南山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深圳宁南山,坐标深圳,中产阶级,有价值的产业,经济,政经和生活内容信息提供者。本文2020年3月22日年发表于微信公众号 宁南山 (舆论战:名字的战争和国家的道歉),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杨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