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专治各种不服汪涛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我们应当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一切违反自然规律的,都必然受到惩罚,别管你是什么信仰,什么意识形态。COVID-19可以说就是大自然派到人间专治各种不服的。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1949年,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1979年,只有资本主义能够救中国;
1989年,只有中国能够救社会主义;
2009年,只有中国能够救资本主义;
2019年,只有中国能够救全世界。





一、COVID-19 专治各种不服


 

我们应当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一切违反自然规律的,都必然受到惩罚,别管你是什么信仰,什么意识形态。COVID-19可以说就是大自然派到人间专治各种不服的。

  • 你认为它传染性不强,它就强到史无前例。
  • 你认为它死亡率不高,只是一个大号的流感,不值得恐慌,它就迅速提升死亡率让你惊慌失措。
  • 你认为口罩并不是必须的,它就一定逼到你非得戴上不可。所以,一边我们听到正常人可以不戴口罩的一套又一套理论,另一方面,德国却回复到欧洲海岛时代的做法——居然把人家瑞士进口的24万只口罩直接给截了。
  • 你认为神更重要,它就专门大规模感染迷信神的人。
  • 你认为不能影响民主自由,它就把你上大街的自由立即给你剥夺了,一定让你从大街上回到家里老实呆着。
  • 你认为它不严重,它就严重到传遍全世界,股市接连熔断。
  • 你认为你防疫措施不错,别人不行,它就马上提升确诊人数让你那地方变成红色。
  • 你认为它严重了,封城了,它不久就很快降到零,不再为难你。
  • 它就像学会了恐怖分子的伎俩,海外刚开始爆发没多久,就先大量感染明星、高官、议员、加拿大总统夫人、巴西总统秘书(他刚与世界上对疫情最自信的特朗普总统共进过美好的晚餐),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在美国开会,其间与第一女儿伊万卡会晤,回国后就检测阳性了,美国第一家庭遭到其全面合围。更让人惊讶的是伊朗十分之一议员、包括副总统感染,众多高官病逝。迄今已经有30多个外国政要确诊,5位已经去逝,三个国家总统被隔离,西班牙国王、王后受到检测……
  • 你要么放弃(至少暂时放弃)民主、自由、宗教信仰在家老实待着,不服就让你感染一堆人尝尝厉害。

    ……



二、谁也没想到改变世界历史的居然是……



无数战略家们设想了很多影响、控制、改变世界的要素:

  •     货币与金融
  •     石油
  •     航母
  •     隐身战机
  •     5G
  •     AI
  •     机器人
  •     智能制造
  •     无人机
  •     高超音速武器
  •     激光武器、电磁炮
  •     ……


但谁也没有想到,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真正来临时,改变历史最重大的战略物资居然是——口罩。基辛格曾说过:

  • 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

  • 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

  • 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

但今天全世界的人逐渐只懂得一个道理:

  • 谁拥有了口罩,谁就不会被传上,其他的暂时都不重要。

  • 谁能生产口罩,谁就能拯救世界。

现在能够每天生产提供几亿只口罩的,只有中国。口罩居然成了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战略武器,虽然这个战略价值有相当强的时效性,但它的控制力是超强的,只要有半年到一年的时效性,它就将为中国和世界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和改变。中国正常情况下口罩日产能是2000万只。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时,口罩日产量有800万只。到2月11日,口罩日产量才恢复到2000万的正常产能。但到2月底,口罩日产能已经突破1.16亿。以这样的增产速度,到5月底日产量5个亿也是可以有的。

网上流传这样的段子:

【欧媒疫情报道演变】
“邪恶的红色帝国出现传染病!”
“欠发达东方社会导致一种新病毒在亚洲东部漫延”
“专制政府正试图用粗暴方法制止病毒传播”
“中国虽然控制了病毒,但牺牲自由接吻权力比病毒还可怕”
“极具误导性数据给法国抗疫带来极大被动”
“呼吁善良的中国政府和人民肩负起更多国际责任”
“伟大的中国抗疫专家组携急需的医疗物资抵达永世友好于它的巴黎”

【美国疫情报道演变】

“中国应对迟缓、信息不透明、是坏角色”

“疫情有利产业从中国回归美国”

“只是一个大号的流感,去年美国流感死亡3万7千人,现在C0VID-19才死22人,想想吧”

“美国疫情可防可控”

“我们早点出手帮中国就好了”



三、疫情会持续多久



01

 已经进入大流行状态

口罩(当然还包括其他相关医用物资,如核酸测量、体温测量等)作为影响世界的战略物资时效有多长,取决于疫情持续时间会有多长。关于这个专家们有一些初步的判断。钟南山说至少是6月以后。2020年3月11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将COVID-19定义为大流行(pandemic), “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冠状病毒引发的大流行。我们以前也从未见过得到控制的大流行。”这句话有三层含义:

  • 各类冠状病毒过去从未引发过大流行。

  • 现在这个SARS-CoV-2引发的COVID-19已经进入大流行状态。

  • 原来的大流行从来没有被控制过,而这一次的COVID-19将会是第一次可以被控制住的大流行。


关于大流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范围和感染数量的定义。但是,在宣布进入大流行的时候,COVID-19已经传播到全球超过100个国家(现在已经接近130个)。瑞士、德国、英国等发达国家普遍在按所谓的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理论来预测最终会受到感染的人数,就是整个社会人口的相当大比例人口最终会感染,美名其曰:“让社会的绝大部分人获得免疫能力,以有效抵抗病毒”。

这个理论在中国居然也受到很多人的推崇。不过世卫组织发言人亚沙雷维奇对此理论认为“任何国家都不应该放弃努力(let it go),不能自暴自弃(give up)。不能说已经这样了,那就等着感染病毒吧。”


但是,这个传染病的确是空前的强大,我称之为是病毒中的隐身战机。世界卫生组织的危机应对负责人瑞恩3月6号在瑞士日内瓦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我们还不清楚病毒在不同气候条件下会有什么变化。期望病毒会像流感一样在夏天停止,这是错误的。”

首先我们来说说为什么不能太指望夏天到来能阻止这个传染病。

02

 为什么夏天传染性会变弱

这个问题很奇怪,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病毒性传染病都有特别明显的季节性。以下我们仅以2019年三个主要的病毒性传染病(病毒性肝炎,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腮腺炎)数据为例来说明这一点:

2019年全国三种主要病毒性传染病月度发病数据分析

这个虽仅为中国一年的数据,但粗略考察其他年份的数据也是大致类似的。从上面数据分析可见,流行性感冒有非常明显的季节性,而其他两种病毒类传染病季节性并不是特别明显。关于这一点大家(当然包括学术界)只是在这么说,但我们很少找到有文献把这个原因说明白的。有的研究发现在纯培养条件下,SARS-CoV-2(世界卫生组织起的病毒名称)病毒在57度的温度下,30分钟内就可以灭活。因此有人就认为这个病毒怕热,只要在热的环境下就可以减少该病毒的传染。但这个说法是离题太远的。因为研究也表明其适宜的繁殖温度在26到36度,这是人体内正常温度范围,也正好是夏季的室外温度范围。57度以上半个小时灭活,世界上有几个住人的地方气温会达到这么高的,人在这种条件下半小时基本上也“灭活”了。有很多人说病毒“不喜欢夏天”,但这个说法与纯培养条件的得到的结果是无法吻合的。很显然,如果病毒不喜欢夏天的温度,也无法适应人体内的温度。因此,这看起来是很费解的事情。

但经过大量研究之后我却发现,这个道理其实简单至极。事实上,绝大多数生物肯定都是“喜欢”夏天温度的,都在夏天具有很大的生物活力。但正因为如此,就存在大量生物之间的竞争问题。一块荒地,到了夏天如果不去管它,就会各种杂草丛生,大量吃植物的动物们也都繁盛起来了。因此,这就存在大量生物之间的竞争能力问题。

我们从讨厌病毒的角度考虑,是有一点病毒都觉得可怕的。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如何才能让某个病毒兴旺发达”来考虑就会发现,在夏天里,排出到室外的病毒,搞不好就被其他生长旺盛的细菌当成食物吃掉或污染掉了。所以,从病源排出到外界传播的病毒在夏天很容易被污染、被其他微生物挤占生存空间。而在冬天,病毒其实也不喜欢那么低的温度,会处于接近类似休眠的状态,但其他微生物也是如此,所以就容易“保鲜”。我们在家里各种肉类,蔬菜不都是放到冰箱里类似冬天的温度下才会保鲜,存放更长时间的吗?夏天放外面很快就腐烂变质了。因为病毒是不会自己繁殖的,必须要在宿主的细胞里才能繁殖。而细菌却是可以自己繁殖的。所以,细菌类的传染病在夏天依然会活跃,而一般病毒类的传染病在夏天就“吃亏”一点。但是,从各种数据分析我们也可以看到,即使季节性非常强的流感,也不是说夏天一点也没有。这就看病毒在排出病源后受到其他微生物污染的情况而定,并不是绝对的。

从以上分析就明白,虽然夏天的确有可能不利于SARS-CoV-2病毒的传播,但不是绝对的。所以,现在像新加坡等赤道地区气温较高地区,虽然传染性不强,但并不是没有。

   截至2020年3月15日的世界疫情地图。完全没被感染的国家已经越来越少了。

      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在于,整个地球南北区域的夏天和冬天正好是反着的。赤道以北地区的夏天,正好是赤道以南地区的冬天。而现在COVID-19已经形成全球流行了,每天都会增长几个国家,现在近130年国家都有确诊病例。尤其赤道以南的巴西等国家也都有一定的确诊病例。连巴西总统都因其助理确诊而被隔离了。等到中国以及赤道以北地区进入夏天,很遗憾,赤道以南地区如南美洲等就进入冬季了。因此,当病毒已经全球传开,季节因素就无法再成为一道清晰的隔离墙。

03

 各主要国家防疫策略的后果


2020年3月11日,德国卫生部长詹斯··斯潘表示,封闭德国边境来防止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是行不通的,他拒绝响应邻国奥地利禁止意大利游客入境的呼吁。

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新冠疫情。会后,在英国威斯敏斯特的新闻发布会上,约翰逊正式宣布英国的策略已经从“遏制”这种致命传染病转变为只能“延缓”其不可避免的传播。COVID-19将是“一代人面临的最严重的健康危机”。他说道:“我必须对你们和英国公众说实话,将有更多人死去,越来越多的英国家庭将会痛失亲人。疫情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这是不争的事实,人们应当做好准备,以应对在未来几个月,疫情造成的恶劣影响。”

3月13日,瑞典出台新政策,停止统计新冠肺炎确诊数目。如果不在医院或不属于高发病人群,以后将不会再接受测试。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说,现在确切地知道瑞典有多少人已变得不再重要。我们要讨论新冠肺炎如何成为大流行病以及它可以持续多长时间。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并且要提供500万检测盒为需要的人免费提供检测。

    ……
    很多国家的策略与英国戏剧《是首相》中的标准危机应对程序简直完全一样:
  • 第一阶段什么事都没有

  • 第二阶段也许有事发生但我们不该采取行动

  • 第三阶段也许应该行动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 第四阶段也许当初能做点什么但现在已太迟了 。

     
具体的防疫策略是不断在变化的。但有几个非常重要的长期因素需要考虑:
     一是中国提供了一个无法抄作业的超高标准,无论是其为严厉而有效的封城、以天计算建成两座专用的医院火神山和雷神山,紧急动员几十个各类公共设施改建成临时医院,紧急动员全国的医务人员力量支援武汉和湖北各地市,所有治疗费用完全由国家承担……这一切都是让其他国家望而生畏的方法。
     二是从西方发达国家很早就在传“群体免疫理论”和“大号流感理论”,从而在思想理论上为最终放弃全面的防疫做准备,现在已经把最终全社会将有60%-80%的人口会感染的结果告知公众。政府只能选择疫情中部分问题解决。必须清楚认识到,这是面对中国已经成功阻击住疫情,确诊人数正在归零的情况下做出的宣布。3月14日24点网上的数据,中国一天内新增确诊人数为29人,其中武汉只有4人。内地其他地区基本都是输入型的病例。而被认为抗疫模范生的香港有3人,台湾有4人(你越认为是模范生,新确诊人数就越是一直不断)。
      当然,这个事情也有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的,民主国家就是这种德性,政府越说要怎么做,反对党和民众就越是反对这么干。意大利就是典型的案例,政府为对抗病情无论宣布什么措施,都有一堆民众上大街游行去反对,甚至专门对着干,就是要聚会、拥抱、接吻。所以,象英国、德国、瑞士这些最老牌的民主国家们深知民主的这种毛病,索性不说任何措施,只告诉公众已经不行了,会有很多人死。这样,没有任何措施,民众和反对党也就没有任何可反对的对象,公众只是被吓得只能呆在家里了。这样也可一箭双雕,一方面把人们吓回家里,另一方面最后真防不住死了很多人也别再来怪政府了。可是,以这种方式来应对,显然很多有效措施无法直接顺利的实施,在缺乏防护物资的情况下也是无米之炊。
      三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医疗系统正全面地面临崩溃的危险状态。华盛顿市宣布关闭大量的医院对COVID-19的检测工作,以免医务人员爆发性的感染。
     道理很简单,对付这个疾病现在唯一有效的方法是隔离。隔离有多严格,其有效传播效率就会降到多低。
    有效传播率=1看似佛系、精准而有效,但其感染人数却既不大规模上涨,也不消失,一直持续不断。你得持续承受这个传染病不断出现的现实,即不能放松从而使经济长期受到严重约束,又难于更加收紧。
    有效传播率〉1受传染人数就会爆炸性的增加。
    有效传播率〈1受感染人数就会迅速降低并消失。
     中国采取了最严厉的隔离,有效传播率就会远低于1,确诊人数在达到峰值后就迅速降到最终为零。
      只有中国能采取极为严厉的封城和全社会隔离的方式,其他国家,尤其绝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绝对做不到。无论有多少理论(例如他们认为可以采取一定的方法使峰值拉长、抹平),但很遗憾,这个病毒不是你想抹平就抹平得了的。所以,全球大爆发,并且由于越来越多国家不再关注轻症患者,甚至不列入统计,因此全球确诊人数将逐渐地不再有意义,而能够准确表达爆发进程的可能只有冷冰冰的死亡数字。
     如果真按照群体免疫理论放弃全面的防疫,我们假设中国已经接近成功从疫情中脱离,印度等即处于赤道附近,又天然抗病力强等,全球75.8亿人口中,最终20亿人作为易感人群的计算基数,三分之二的人感染的人数就是13亿。如果以1%,2%,3%的病亡率计算,病亡人数分别为1300万,2600万,3900万!这就是所谓的为绝大多数人获得免疫力所付出的代价!


四、如何拯救世界?



      我们真的就放任这场大灾难以这样的方式到来,就眼睁睁地看着1300万到3900万人的死亡吗?当然不能。靠什么拯救世界?
      疫苗?它是非常重要的,但别太指望了。至少一年以后,科学的基本规律别指望去违反。
      特效药?别指望了,它只会给更多药物投机者提供发财的机会,指望多有效的药物是不现实的。缓解类、支持类的方法和药物是可能的,但特效药绝对不要指望。
      唯一能最有效拯救世界的,只有口罩、防护服和疾病测量手段。
      剩下的问题,就是中国如何将口罩资源作用发挥的效果最大化了。中国自己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不能全面开花同时去救所有的人,这样分散资源谁都救不了。中国也不是单纯地去做好人,得拿东西来换。当然,中国网友太聪明了,马上就有人想到很多打破原来不公平的机会:诸如拿光刻机换口罩,甚至拿孟晚舟换口罩等等。这个问题涉及的面太广,本文当然不能尽言,但有一个要点是需要提一下的:
       西方有句谚语,上帝只能救自救之人。

扩展阅读:
防疫总方程——通用传染病循环因果序列 | 汪涛
控制疫情最有效的科学方法 | 汪涛
美刺杀伊高官——错误战争理论的继续 | 汪涛
香港“殖民地思维”令李嘉诚惨失2000亿,出路何在?| 汪涛
跨学科与系统观:对本次疫情科学的总结 | 汪涛
别把惨烈的学习机会变成又一次恶俗的“政治斗争” | 汪涛
为什么我不赞成太多讨论追责问题 | 汪涛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曾为中兴通讯国际市场管理体系的奠基人,现为析易船舶总经理。文章2020年3月15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 纯科学COVID-19 专治各种不服),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孙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