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说新冠病毒不一定起源于中国,该怎么理解?科技袁人Lite新冠疫情病毒起源说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新冠病毒起源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论断,但是我们学着袁老师节目里分析问题的科学思维,还是可以判断出哪些观点属于臆测。我们追溯新冠病毒起源,不是为了互相甩锅,而是为了疫情的防控。同学们看完视频,可以用袁老师说的正确思维方式检验一下病毒起源的各种说法。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视频链接:

部分评论:

小单律师:

这是人类难以控制的的事情,所以不管首先出现在哪里,只要不是人为投放,都不是

特别丢脸的事情。另外,我觉得这个事情可以科学讨论,甚至可以夹带私货,但尽量

不要幸灾乐祸,即使真的忍不住有这种情绪,最好不要直接讲出来……可以骂某些西方

媒体双标,也可以笑某些西方政客的荒唐言论,但还是对平民还是要有基本的人道关

怀,幸灾乐祸的话总是不好的……

敢想敢为啊

很意外科技袁人能这么快就响应我上期在留言区留言关切的这个问题。为袁老师能够坚持用身边的强资源为大家答疑解惑点赞!其实作为社会的一份子,大疫面前不是每个人都要做到逆流而上拥有最美背影才行,我们更应该坚持的、坚守的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把自己最基本的工作或者说社会分工做好。妄言揣测没有任何的好处,只能让自己因为无知而惶恐。


精彩呈现:

钟南山说新冠病毒不一定起源于中国,该怎么理解?


新型冠状病毒是如何起源的?是人工制造的,还是自然形成的?如果是人工制造的,是美国还是中国?是生物战,还是实验室泄漏?如果是自然形成的,宿主是蝙蝠,还是穿山甲,还是别的什么?以上所有的说法,你可能都听到过。再加上各种匪夷所思的阴谋论,简直是琳琅满目,光怪陆离。

最近,风向又刮向了美国起源说。2020年2月27日,钟南山院士在广州医科大学的发布会上说,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201676)。

钟南山在2020年2月27日广州医科大学的发布会上(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201676)

同时,日本、台湾都有媒体猜测病毒最初是在美国出现的(例如新冠病毒到底从哪儿来?中科院这篇论文说出了“真相”和台湾的节目https://weibo.com/tv/v/4477007225094162?fid=1034:4477007225094162),许多美国人也产生了这样的猜测。理由可以列出以下这些:美国、日本、伊朗、意大利等国都有跟中国无关的患者;美国的新冠疫情眼看就要爆发了,而此前他们很少做新冠病毒的检测,可能有许多病人被混在了流感的数据中;美国对流感死亡数的估计在迅速攀升,一星期内增加了2000人;美国2019年有电子烟导致不明原因肺炎的报道;中国最近有一篇论文指出新冠病毒是在美国起源的,等等。

台湾媒体说论文证明了美国是源头
https://view.inews.qq.com/a/20200229A0G52D00

在科学家看来,最值得认真研究的显然是最近的论文。不少人听到,这篇论文说的是,新冠病毒分为五个组,中国几万患者大都只属于其中的一组,美国少得多的患者却五组都有,堪称“五毒俱全”,可见美国才是发源地。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呢?

台湾媒体说美国的病毒5组都有
(https://www.sohu.com/a/376813322_616577)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对这些领域完全是外行。然后,在一些相关专业朋友的帮助下,我对此稍微有了些了解。基本的回答就是:上面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是误解。下面来解读一下,也欢迎真正的内行指正。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Decoding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using the whole genomic data” (http://www.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中文意思是《用全基因组数据解析新型肺炎冠状病毒的演化与传播》。此文的作者来自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学中心,通讯作者是西双版纳植物园副研究员郁文彬博士(http://sourcedb.xtbg.cas.cn/zw/zjrck/fyjy/201611/t20161128_4707472.html)。

 

《用全基因组数据解析新型肺炎冠状病毒的演化与传播》

此文2月21日发布在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ChinaXiv上,我2月29日看的时候被点击了11万多次,下载了2万8千多次。这是相当惊人的数据,因为ChinaXiv上的文章平时的点击和下载次数一般都只是几百几千,相形之下这篇文章简直是红得发紫。如果在首页搜“coronavirus”(冠状病毒),就会搜出14篇文章,其中这篇仍然是最热的。

不过我在稍稍读了一下此文后,不禁感到很诧异。因为,此文根本没有说新冠病毒起源在美国啊!实际上,它没有说任何地方是起源,只是做了一通基因演化的分析,推断源头不在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由此可见,那些认为此文实锤了美国起源的文章和媒体,是大大地过度解读了。

论文得出华南海鲜市场不是起源地

此文没有说美国是起源,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在2月27日之前,美国做新冠病毒检测的前提条件,就是去过中国,与新冠肺炎患者接触过(美国疫情成谜!这颗炸弹何时会引爆?| 补刀客)。如果不满足这两个条件,病得再重也不给检测。所以,此文用到的美国病毒样本都是跟中国有关的,从中怎么可能得到美国跟中国的区别呢?在2月27日,美国放开检测条件后,同样的研究方法才可能反映出美国的特性。

在技术细节上,此文也有不少可以进一步探讨之处。例如,它把已发现的新冠病毒分为5组。但如它自己所述,在新冠病毒的近3万个碱基中,目前只有140个位置发生过变化,其中位于编码区的只有120个。编码区的意思是,这里的基因会指挥合成某种蛋白质,即“表达出来”,而非编码区的基因不会表达出来。根据这120个编码区的区别,总共93个病毒样本有58个不同的基因类型,然后作者把它们分成了5组。

论文图1:8个编码区的120个替换位点

这样看来,其实所有这些样本都是十分接近的,相差最远的不到120除以3万,即0.4%。此外,0.4%是整个区域中可能容纳的最远距离,而这120个突变并不是同时出现在一个样本上,所以单独拿出两个样本来看,它们的区别就更小了。根据公开数据库(http://fight-ncov.genowis.com/ncov/zh),目前任何两个样本之间的区别都小于0.1%。当然了,即使是孪生兄弟,你如果愿意分组,肯定也可以找到他们的一些区别,把他们分成两组。不过这样做有多大用处,就要打个问号了。

新型冠状病毒(HCoV-19)的基因组流行病学
(http://fight-ncov.genowis.com/ncov/zh)

还有一些更加专业的问题。例如此文把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组在蝙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RaTG13作为源头,然后引进一个尚未发现的假想的病毒作为中间体,把这个中间体称为mv1,然后一路往下推,根据新冠病毒各个样本跟mv1的相似程度来确定演化顺序。这里的假设就很多了,谁知道RaTG13是不是真正的源头呢?谁又知道mv1是什么,是否存在呢?

论文图3:新冠病毒基因类型的演化关系和地理分布。左下方图A右上角的RaTG13被假定为源头,RaTG13下方的mv1被假定为中间体

顺便说一句,RaTG13跟新冠病毒的基因相同程度是96%,你觉得这算高还是低?乍听起来是挺高的,但96%相同就意味着4%不同,而如上所述,新冠病毒各个样本之间的区别不到0.4%。拿一个4%不同的东西作为基准,去推断0.4%变化的东西之间的精细结构,这真是……满有趣的。

还有一些容易理解的问题,如93这个样本数,实在是少了点。如果样本多起来,结果会发生多大的变化,目前并不清楚。说不定变得面目全非,也未可知。也就是说,我们并不知道推演结果的稳健程度。

听了以上的讨论,你也许会感觉这文章简直毫无价值。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这样的研究是很值得去做的。我反对的,是把初步的结果当成板上钉钉的结果,甚至再严重地夸大,按照自己的先入之见去随心所欲地解释。实际上,研究本身都是好事。而正确思维方式的关键,就在于有一说一,不夸大,不歪曲。

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个更宏观的问题: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还是自然产生的?

我的回答可能会让很多人惊讶:在技术层面,不可能有完全确定的答案,因为人类早就掌握了人工制造生命的能力。不过在社会层面,从各个国家实际的表现来看,自然产生比人工制造要合理得多。

先来看技术层面。最近,瑞士伯尔尼大学的科学家在生物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是“Rapid reconstruction of SARS-CoV-2 using a synthetic genomics platform”,中文意思是《用合成基因组学平台快速重建新冠病毒》(瑞士学者人工合成出新冠病毒:能在一周之内生产或改造出大量病毒活体)。
 

《用合成基因组学平台快速重建新冠病毒》
瑞士学者人工合成出新冠病毒:能在一周之内生产或改造出大量病毒活体

顺便说一句,SARS-CoV-2是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在2月12日对新冠病毒提出的正式分类名,即SARS冠状病毒二号,以此表示新冠病毒跟SARS病毒是近亲官方发布:新冠病毒被命名为SARS-CoV-2,疾病名称为COVID-19)。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对新型冠状病毒命名的声明
官方发布:新冠病毒被命名为SARS-CoV-2,疾病名称为COVID-19

有多近呢?79.5%。跟前面说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的96%相比,显然远得多。一些中国科学家认为SARS冠状病毒二号这个名字不准确,正在建议把它改为“人冠状病毒2019”(HCoV-19)。


中国科学家建议把新型冠状病毒改名为HCov-19的文章

回到瑞士科学家的工作。他们说的是,利用酵母菌,就能在一周内合成大量的新冠病毒以及其他RNA病毒。这样做的好处是,只需要基因信息,不需要临床样本,就能“无中生有”产生病毒,用于疾病诊断、动物模型建立、中间宿主确认、疫苗研发等研究。

瑞士科学家用酵母菌合成新冠病毒的方法
瑞士学者人工合成出新冠病毒:能在一周之内生产或改造出大量病毒活体

对于化学和生物学专业的人来说,这样的技术是很正常的,因为一种生物的信息原则上全都保存在基因里,有了基因当然就可以把生物还原出来。实际上,有一门学科叫做“合成生物学”,现在是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

例如2010 年5 月20 日,美国科学家克雷格?文特尔(John Craig Venter)的研究组制造了第一个能够自我复制的人工合成生命,发表在《科学》(Science)上。这是一个山羊支原体(Mycoplasma capricolum)细胞,但细胞中的遗传物质却是按照另一个物种蕈状支原体(Mycoplasma mycoides)的基因组人工合成而来,由此产生的人造细胞表现出的是后者的生命特性。

文特尔人造生命示意图
(http://www.doc88.com/p-7314518517088.html)

又如2018年8月2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覃重军研究组把酿酒酵母的16条染色体“16合一”,制造出了大自然没有的单染色体的酵母菌,发表在《自然》(Nature)上。在同一期杂志上,还发表了美国科学院院士杰夫?博伊克(Jef Boeke)的类似工作,但他们只能把16条染色体合并到两条,无法做到一条,所以屈居其后。

人造单染色体酵母与天然酵母细胞对比图,两者形态相似,但染色体的三维结构有巨大改变。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供图(http://news.eastday.com/c/20180813/u1a14152793.html)

由此可见,中国在合成生物学方面是相当先进的。在技术上,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还是瑞士还是其他先进国家,都完全有能力制造新冠病毒。

既然人类早已有了这个能力,那么要确定无疑地证明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就几乎不可能了,因为总是可以猜疑。正如《让子弹飞》中那个吃了一碗凉粉还是两碗凉粉的问题,让人怎么回答?另一方面,自然起源是永远无法完全确认的,因为不可能有一只蝙蝠或者穿山甲或者果子狸或者其他什么动物跳出来说:我就是源头!

实际上,国内外都有很多人相信新冠病毒是人造的,但方向就五花八门。中国有人认为是美国的生物战,美国有人认为是中国的实验室泄漏,现在又有不少人认为是美国的实验室泄漏。反正都是臆测对臆测,在这个层面上,哪个国家都少不了喜欢臆测的人。只不过,我希望你在相信臆测之前多想一下,这种思维方式对自己和对国家是有利还是不利呢?

再来看社会层面。如果新冠病毒是某个国家人工制造出来的,那么这个国家应该对这个病毒应对得很好,十分镇定。放毒之前要先把解药准备好,很基本的道理,对不对?但实际上,现在大家看到了,每个国家都是鸡飞狗跳,一地鸡毛。对美国而言,不要说解药了,甚至连检测试剂盒都还没准备好呢!

2月25日,中国境外的新增确诊病例超过了中国(https://zx.sina.cn/hotweiboarticle/2020-02-28/detail-iimxyqvz6387895.d.html)。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中国的应对一开始受到了很多批评,但许多其他国家在上考场后,居然拿着中国早期错误的卷子猛抄一通,甚至连抄都不抄就直接弃考了。相比之下,中国好像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20年2月25日全球疫情变化数据(https://zx.sina.cn/hotweiboarticle/2020-02-28/detail-iimxyqvz6387895.d.html)

2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召开发布会,刚刚结束中国考察行程的考察组外方组长、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感叹:“如果我感染了,我希望在中国治疗。”(世卫专家:“如果我感染,希望在中国治疗”


在另外一端,美国国内风声鹤唳,许多人认为政府瞒报了大量的病例。疾控中心一面表示“可防可控”,一面承认大爆发已不可避免。政府疑似压制吹哨人的声音,把疫情发布权统一收归了副总统彭斯。许多人在囤积食品,甚至囤积枪支弹药。

有人反映,做一次新冠病毒检测要收3270美元。如果政府想用经济杠杆来调节确诊数,那真堪称经济学鬼才。不过也许这不是普遍情况,有报道说检测的成本大概是250美元(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02/20/cdc-coronavirus-116529)。至于治疗费用谁出,现在仍然是一笔糊涂账。如果在这上面用经济杠杆,那真是要死人的节奏。

美国网民抱怨新冠病毒检测收费3270美元

美国股市暴跌,在一周内吐出了一年的涨幅。不久前还有人说疫情有利于制造业回流美国,现在这话已经成了笑话。从常理而言,如果新冠病毒是美国制造的,美国政府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吗?

美国股市暴跌
(http://www.hkcd.com/content/2020-02/29/content_1180773.html)

总而言之,新冠病毒的起源是一个尚未得到答案的问题。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的无知,用科学的思维和方法继续探索,而不是急着用各种无证据的臆测塞满自己的头脑。

有些人把病毒起源当成了甩锅大赛,好像在自己国家就很丢脸,在其他国家就很开心。其实这是一个科学问题,跟国家荣誉或民族感情毫无关系。有些人认定起源于美国,然后对美国幸灾乐祸,这是完全不需要的。有些人认定起源于中国,然后说中国人要向世界道歉,这也十分可笑。

最后,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账号“科技袁人”。瘟疫是全人类共同的问题,病毒是不认国界的。用科学的方法,才能战胜瘟疫!



扩展阅读:
美国总试图卡中国脖子,这回却在发动机上让步了?| 科技袁人Lite第106期
6年没发像样的论文,但我们需要这样的科研工作者 | 科技袁人Lite第105期
与新冠病毒交战一个月后,我们为世界感到担心 | 科技袁人Lite新冠疫情全球威胁篇
抗击疫情,中医究竟能帮到我们多少?| 科技袁人Lite新冠疫情特别节目
红十字会要反省的,不是给了莆田系几个口罩 | 科技袁人Lite疫情与治理能力升级特别篇
重启中国制造,是时候拼尽全力了 | 科技袁人Lite中国制造保卫战特别篇
全力防治疫情,但别忘了中国的经济也要抢救! | 科技袁人Lite疫情与经济特别篇
如果疫情无法遏制,最坏的情况会是什么?| 科技袁人Lite肺炎疫情特别篇
2020年2月2日,抗击新冠病毒的战斗可能迎来转折点 | 科技袁人Lite全国疫情转折点特别篇
究竟什么时候确认“人传人”,应该有人说清楚 | 科技袁人Lite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特别篇
肺炎疫情成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中国影响多大?| 科技袁人Lite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特别篇


背景简介袁岚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科技袁人”节目主讲人,安徽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入选“典赞·2018科普中国”十大科学传播人物,微博@中科大胡不归,知乎@袁岚峰(https://www.zhihu.com/people/yuan-lan-feng-8)。
责任编辑杨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