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慕虚名而招实祸: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的意见袁岚峰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如果条例像目前这样通过,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一条龙服务:不成器的留学生拿着中国的高额资助来到中国,导师想尽办法送他毕业,甚至连中文都不用学,然后在中国工作三年,就可以拿到永居权,然后一家子都过来,享受各种超国民待遇。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最近,司法部发布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http://zqyj.chinalaw.gov.cn/index)。很快就征求到了许多意见,其中相当大部分是反对的。

 司法部的公开征求意见系统


其实,我可以赞同这个条例的必要性,因为我们对长期居留的外国人当然需要有一个管理办法。我也完全赞同引进高层次人才。例如,在中国的顶级高校和科研机构里,现在有一些正式员工是外国人。他们是因为杰出的专业能力获得职位的,我们当然非常欢迎。

但正因为如此,我立刻就能看出条例的一个明显的问题:对高级人才的判断标准订得太不统一,太容易钻空子。

有些条款的标准很高,如第十三条的第二款:国家重点建设的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引进并推荐的助理教授、助理研究员以上职称的学术科研人员,以及其他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引进并推荐的教授、研究员。

 

第十三条


但有些条款的标准就很低,如第十五条的第一款:具有博士研究生学历或者从国际知名高校毕业,在中国境内工作满三年,其间实际居留累计不少于一年。

 第十五条


这两条放在一起看,简直令人发笑。能在著名高校、科研机构任职的科研人员,在博士中也是凤毛麟角。而一个不加任何限定条件的博士,就远远谈不上高级人才了。

更加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中国留学的博士生,普遍的水平是比中国学生高还是低?能不能指望他们做科研?中国往发达国家送出了大量的留学生,其中许多人做出了优秀的科研成果,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报道。但大家什么时候看到过,在中国的留学生做出杰出科研成果的报道?这样的事即使有,也实在太少了。

许多导师对留学生的看法是负担,而不是助力。因为不少留学生基础太差,连完成学业都困难,结果还要导师绞尽脑汁帮他们写篇文章,送他们毕业。如果这留学生还要搞某些宗教活动,那就更酸爽了。如果不是学校非要分配名额,许多导师是不愿意主动去招留学生的。

实际上,愿意来中国留学搞科研的,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大部分留学生是来读文科的。原因很明显,理工科的博士那么难读,如果不是真的感兴趣而且资质足够,谁会愿意读理工博士呢?

有人也许会问,美国为什么就能招到很多杰出的博士生?因为他们的大学科研水平高,而且已经高了很多年,有做科研的传统,知道最新最重要的问题。杨振宁回忆过,他在西南联大受到的教育可以说基础很扎实,完全不逊于美国,但西南联大做不了前沿的研究,因为不知道当时有什么新问题。当他到美国后,跟周围的人交流就能知道粒子物理是当时最重要的新领域,这就是一种科研的“空气”(https://www.guancha.cn/TMT/2016_11_24_381759_s.shtml)。

杨振宁


因此,期望通过引进高级人才担任教授、研究人员来提高中国的科技水平,现在是很合理的。但期望通过引进博士生来提高中国的科技水平,现在是不切实际的。将来也许能做到,但现在还远不到时候。

那么,为什么要引进这么多水货留学生?许多人早就反映过,原因是教育部把国际化作为学校评比中的一个指标,而且重量不重质。既然是KPI,那学校只好努力去刷了。像2019年山东大学给留学生找“学伴”这样的荒唐事,就是这样刷出来的。

 

山东大学就“学伴”问题的致歉声明http://news.youth.cn/jsxw/201907/t20190712_12007633.htm


如果条例像目前这样通过,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一条龙服务:不成器的留学生拿着中国的高额资助来到中国,导师想尽办法送他毕业,甚至连中文都不用学,然后在中国工作三年,就可以拿到永居权,然后一家子都过来,享受各种超国民待遇。

我们不禁要问,这是图了个啥?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建设国家,难道就为了给某些外国人送优惠,获得几句廉价的赞美吗?曹操早就说过,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

 曹操《让县自明本志令》


此外,许多人已经从不少其他角度分析过问题,如太容易申请,太容易获得,太容易拖家带口都进来,太容易享受福利,太容易把资本汇出中国等等。我的朋友、统计学家黄文政博士有一个深入的评论,向大家推荐:

“移民条例引起如此大的反对声浪,完全是预料之中的。这与其说是移民条例本身的问题,不如说是它反衬了人口、户籍、民族三大政策的不合理性,并因此成为民众怨恨的宣泄口。


一、计划生育阻止了一两亿本民族的婴儿出生,现在却放开移民,让普通民众情感上难以接受。很多人甚至认为国家这样做就是要腾笼换鸟。 


二、一个普通河北人在北京工作三十年,也难以取得北京户口。如果一个国外留学生通过移民条例得到相应的权益和福利,民众无法接受。 


三、民族身份的固化以及与其挂钩的权益,让很多人觉得主体民族地位最低。而对国外留学生的高额奖学金和低门槛比起国内的民族政策不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以说,人口、户籍、民族三大政策都涉及到对人的定位,也是对中国未来影响最大的三个问题。如果这三个政策不能理顺,放开移民很难获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下面是我对与移民相关问题的几个原则性看法。

一、中国未来最大的危机是目前看来基本无法逆转的人口萎缩(还不是人口老化),这个如何强调都不过分。但千万不能指望吸引移民来缓解这个危机。如果移民多到可以缓解人口危机,那它带来的问题一定远比解决的问题更多。


二、人口与资源矛盾的理念在中国深入人心,是移民条例遭遇反弹的原因之一。但这个反对理由并不成立。那种认为中国资源不足所以人口太多的观念,对中国的伤害至少千倍于移民在可预见的将来带来的危害。


三、中国是一个民族国家,主体民族在血缘、文化、语言在历史上一脉相承,在现实中更是高度一致。这是我们民族和国家认同感的核心和基础,中国没有必要更不应该成为一个移民国家。政策去接轨传统移民国家,是扬己之短,避己之长。

四、中国繁荣的根基,是聪明、勤劳、追求世俗成功而是数量众多的普通民众。只要维持人口规模并给予民众基本的发挥空间,中国的富强就是天命所归。国家真正需要的是强化这个基本盘,最理想的是确立民族本位思维,对外实行国民优先,对内践行公平公义。


五、中国目前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是部门治国,这也是很多民众对国家移民局的成立担忧的原因之一。以往的经验表明,部门本身往往会因为自身利益或者思维惯性,逐渐形成自己的行为逻辑,最终可能严重危害国家的长远利益。

六、由于缺乏系统化的正式渠道,决策者和影响决策的圈子与普遍民众严重脱离。去年北京举行的世界移民大会中,包括主场和分会场前后大概有上百名发言者,我可能是其中唯一提到移民政策需要考虑普通民众的感受的发言者。从国家决策角度来说,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上面都是我的一些原则性的看法,没有涉及条例的任何具体条款。其实我本人并不那么反对有限度的移民,但我相信在原则性问题没有理清之前,谈论细节意义不大。”

最后,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账号“科技袁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扩展阅读:

放开外国人永居权,为什么应当暂缓?| 学爸蛋总

某世界一流大学舆情危机背后的必然 | 新潮沉思录

新中国70年人口政策的回顾 | 梁建章 黄文政

一道数学题:当一半孩子来自“三孩和四孩家庭”,人口是会增加还是减少?| 黄文政 梁建章



作者简介本文作者袁岚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科技袁人”节目主讲人,安徽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入选“典赞·2018科普中国”十大科学传播人物,微博@中科大胡不归,知乎@袁岚峰(https://www.zhihu.com/people/yuan-lan-feng-8)。

责任编辑杨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