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韦与生物盾计划马溥艺、赵素文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新冠病毒肆虐以来,瑞德西韦这个药物大家已经都不陌生,为什么美国可以拿出这个药物呢? 瑞德西韦是美国生物盾计划的产物,而生物盾计划是美国多年来布局打造应对生化危机的防御体系中的一环。生物盾计划从2004年至今,执行已超过15年,平均每年接受国会拨款5.6亿美元,它涵盖了药物的研发、相关药物和医疗器材的储备以及库存的管理和更新、急救包的构成、急救包的常规和紧急部署方式,每一步都考虑得比较仔细,这种坚持长期布局投入和全链条式的危机防御策略值得我们学习。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中,有一个正处于临床试验中的药物大家报的期望比较高,它就是瑞德西韦(Remdesivir),一度被调侃为人民的希望,也是很多人心中“坚持循证医学”的典范。大家都知道瑞德西韦是吉利德公司的,但可能不知道这个药物不是吉利德自己开发的,而是在2011年通过天价并购Pharmasset这个小公司得到的(该并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得丙肝神药索磷布韦)。大家都知道瑞德西韦是为埃博拉开发的药物,后来被发现可以用于治疗冠状病毒感染,但可能鲜为人知的是,Pharmasset开发这个药物,是美国生物盾计划的产物。

瑞德西韦是Pharmasset研发出来的,该公司2011年被吉利德并购
美国生物盾计划,于2003年提出,2004年法案开始执行,2014年10年执行期结束后,法案得以更新,生物盾计划得以持续进行,至今还在执行中,平均每年得到国会拨款5.6亿美元。
2003年1月28日,美国的小布什总统在国情咨文中宣布,建议投资60亿美元来设立“生物盾计划”(Project Bioshield),为美国人民提供各类预防或解药,来加强他们对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放射性武器和核武器(chemical, biological, radiological and nuclear, 简称CBRN)侵袭的防御能力。生物盾计划是美国为防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系列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

2004年5月19日,美国参议院全票通过生物盾计划法案
2004年5月1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99票赞成、0票反对的表决结果,紧急批准了“生物盾计划法案(The Project Bioshield Act)”,用来防御生化恐怖袭击。生物盾计划授权美国卫生与公众部(HHS)来加速研究、开发、购买和使用具有优先权的医疗措施,以应对CBRN的威胁。根据这一计划,美国国会将在今后10年内拨款56亿美元,用于相关疫苗和解毒药品的研究、生产及贮存,以对付可能针对美国发动的细菌和化学攻击。法案还鼓励制药企业研制与开发针对生化恐怖活动的药品,加快解毒药品的批准过程,在紧急情况下,将允许政府向公众提供未经FDA批准的某些治疗方法。
2004年7月2日,美国布什总统签署了生物盾计划法案,法案正式生效。
生物盾计划涉及的生化恐怖物质有天花、鼠疫、炭疽、肉瘤杆菌毒素、蓖麻毒素、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黄热病毒等,此外还有脏弹、氰化钾、四氧化锇等。

 

生物盾计划相关执行机构包括但不限于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
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BARDA)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NIH)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Veterans Administration (VA) 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BARDA,HHS的下属单位,生物盾计划的负责单位之一
以下为生物盾计划执行一周年的时候,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对生物盾计划的执行部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的公共卫生应急准备处的副助理部长William Raub的访谈广播节目的文字翻译,希望可以帮助大家一窥该计划,并思考我国是否需要相应的计划来把家底变厚,以应对可能再次来袭的生化危机。

 

生物盾计划

2005715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科学星期五国家对话节目
节目录音和文字版链接:https://www.npr.org/transcripts/4755907

 

JOE PALCA,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主持人:
这里是NPR新闻,科学星期五国家对话节目。我是Joe Palca。下面要谈的是是一份联邦项目的进度报告,该项目旨在加强美国对生物恐怖主义的防御。生物盾计划(Project Bioshield)已经签署成为法律——我想是布什总统去年7月签署的吧。它的任务是促进针对生物恐怖分子的新药和疫苗的研究,然后在开发这些新药和疫苗后为我们的国家储备购买这些药。已经一年过去了,现在情况如何?我们的国家储备有没有加强?我们是否有计划应对可能到来的生物威胁?这就是接下来一个小时我们要讨论的内容。如果您想加入我们的讨论,请给我们打电话,号码是(800989-8255。如果您想了解关于我们讨论的内容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www.sciencefriday.com,我们在准备了关于一组讨论内容的链接,名字就是生物盾计划

美国承担生物防御任务的主要实验室(所有的P4和一部分P3,大部分P4是小布什总统任职期间推动建成的)

现在介绍一下我们的客人。William Raub是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的公共卫生应急准备处的副助理部长。他在他的办公室与我们连线交流。
欢迎来做客我们的节目,Raub博士。
Raub:
非常感谢,Palca先生,很感谢能和你连线。
Palca:
真高兴再次和您聊天,我记得当您在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时候,我们经常聊天。
Raub:
是的,的确,已经过去很久了。
Palca:
是的很久了。您刚刚给我了一份提交给国会的进度报告,是关于生物盾计划的。这个计划我们已经启动一年了。您是怎么给他们(即国会议员)说的?
Raub:
是这样的,我们与国会一起审查了去年该计划的进展。听众也许想知道的是,生物盾计划由三个部分组成。第一个是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套特殊的新机构,使他们可以更快地采取行动,并在他们与反生物恐怖试剂的新措施相关的研发项目中采用现代化的手段。第二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新机构,可以为一些产品批准所谓的紧急使用授权,这些产品在研发上已经进展良好但可能还没有完成测试阶段,有了这样的授权就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它们了。第三,从很多角度来说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为期10年的56亿美元的特别储备资金,这可以让我们做出大量的对策和措施,来补充国家战略储备,以及在各种紧急情况下对资源的分配和使用。
Palca:
那么现在你们的储备库存里都有什么呢?
Raub:
现在生物盾计划主要的进展是关于新炭疽疫苗的合同,这种疫苗是使用的现代化的生产技术,我们的目标是达到7500万剂(的储备量)。2500万剂的疫苗已经安排在2006年的某个时间进行,这可以覆盖头2500万剂的量了。同时我们还获取了500万剂现有的炭疽疫苗,这些疫苗是用旧的生产技术生产的,但是早已获批使用了,尤其是军方的使用。随着我们的购买,那些疫苗已经逐步添加进了我们的库存中。然后,我们还购买了一种儿科用的碘化钾,这是一种保护儿童免受放射性碘辐射的特殊配方,无论辐射是来自核电厂事故还是某些涉及放射性碘的恐怖主义事件。
Palca:
所以你们买到了碘,还买到了——或者我猜是招标了——炭疽疫苗,你们是如何决定该在何处投放资金的?我的意思是,这些采购计划,是因为这确实是我们认为最具威胁的,还是说这些只是你们能买到的?
Raub:
呃,那些炭疽疫苗,其实不只是招标竞标了,我们其实已经签了合同了……
Palca:
好的。
Raub:
而且,一方面,物资已经运抵了,另一方面,新的物资的生产进展顺利。
Palca:
好的。

BARDA在生物盾计划中采购的部分药品

获得生物盾计划部分合同的公司
Raub:
但是我们是根据威胁程度和可能的后果来做决定的。在我们的目标清单里排首位的是炭疽和天花,因为它俩经恐怖分子之手可以造成灾难性的人员伤亡。因此,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开发中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以确保我们有应对这些问题的措施。就炭疽病而言,我们的储备中已经有超过十亿片抗生素和相关药物,可以帮助阻止暴露在炭疽中的人(炭疽)症状的发展。我们正购买的疫苗是对已有抗生素储备的补充措施。我们已有的天花疫苗足以覆盖到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但是我们正进一步获取更安全的天花疫苗,因为有些个体采用现有疫苗后会有一定的风险。
Palca:
所以你们现在已经有了物资准备——至少在这种情况下有了准备。你们有配套基础设施能有效地把药物送到需要的人那里吗?
Raub:
我们通过州和地方政府的裁定额,对州和市政部门在分配资源(尤其是抗生素)方面的能力进行了大量的投资。我们有一个涉及21个城市地区的重大项目,叫城市准备就绪倡议(Cities Readiness Initiative,简称CRI。它旨在加强当地的基础设施,以便在发生炭疽袭击事件时能够迅速向大量人群提供这种抗生素。去年,各州以类似的方式促进了天花疫苗的广泛接种,在发展快速疫苗接种的基础设施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城市区域,实施此类措施的能力越来越强。我们大多数人永远不会对我们已经完成了所有想做的事情感到完全满意,但我们认为我们正在取得良好的进展,并且我们将继续将其作为首要任务。
Palca:
那正是我要问的,我是说,我们已经开展这个项目一年了,您对我们取得的进展满意吗?或者说,我们已经做得够多了吗?
Raub:
我当然是对我们的进展感到满意的,无论是对我的同事们在这里以及全国各地的研究项目中取得的进展,还是对我们公共卫生能力总体的进步。但我觉得我们没有人会感到完完全全的满意,因为风险仍然是巨大的。我们面对的是非常顽固的敌人,他们会一直找我们的疏漏,尤其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漏洞。所以,尽管我们没有人会因为当前已经达到了预想目标而沾沾自喜,但如果看看我们一路走来的历程,可以说我们确实是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的,而且我们相信,我们正在为日后持续的进步奠定基础。
Palca:
好的。我们现在来接听一下听众打进来的电话。我们的号码是(800989-8255。现在我们来接听一下来自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Justin的电话。
Justin,欢迎参加科学星期五节目。
Justin:
 你好?
Palca:
你好,欢迎来到科学星期五
Justin:
哦,谢谢你接我的电话。
Palca:
不客气,你的问题是?
Justin:
我想知道……最近一份报告提到——我认为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基本上是关于牛奶供应的威胁,我想知道的是……那个报告有一部分提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国家呼吸机的短缺,我想知道现在我们有没有致力于呼吸机的储备,不仅是在解决像肉毒杆菌中毒这样的问题上(需要呼吸机),还有许多其他方面,比如一些可能被用来袭击我们的呼吸疾病(也需要呼吸机)。好的,我说完了。
Palca:
好的Justin,谢谢你的来电。Raub博士,呼吸机问题。
Raub:
是的,国家战略储备的一部分是包括呼吸机的。对于来电听众指出的那个原因,肉毒杆菌毒素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即使是相对数量相对较少的晚期中毒患者也需要大量的呼吸治疗,而且如果面临肉毒杆菌中毒的患者激增,几乎没有医院可以做到手头的呼吸机数量充足够用。所以我们一直在国家储备中建立呼吸机的储备,而且我们有能力在那种情况下保证呼吸机的快速运输。
Palca:
我本来要问的是,这个国家储备,是在俄亥俄州的一个仓库——(位置上)正好在(国家的)中间,还是在堪萨斯州,又或者说你们是将它们分散在全国各地的?
Raub:
不,不是的,实际上,我们的储备是有几种形式的。基本形式就是我们所说的灾难急救包,这些急救包存放在全国12个大型急救物资储备库中,这些地点是经过战略考量挑选的。每个急救包都有足够的物资——药品和其他物品,也包括呼吸机,可以装满747运输机。管理这些急救物资的,是疾控中心 (CDC)。疾控中心已经有能力将这些物资在12小时内运送到全国的任何一个地方,对于许多大城市,4小时内就可以送到。我们将这种急救包看作是一盒惠特曼巧克力(译者注:美国知名巧克力品牌,一盒里有各种口味),我们现在已有的一切都会各放一点在里面,因为在意外事件发生的初期,我们也许无法完全搞清楚所面临威胁的性质或全貌。
但是除了这些,我们还与许多生产抗生素、呼吸机以及其他医疗设备的供应商签订了合同,这些供应商进行生产并在自己的库存系统中维持我们买下的物资以及我们因为某种特定需求而要求征用的那种物资。我们称之为供应商管理式储备。所以,有着两种储备管理模式的分布式大型战略物资储备库这些,再加上供应商自己的库存,我们可以说是有着稳健的、非常灵活的、非常快速的部署能力。

12小时可以到达全国各地的急救包而设计了专门的货物集装箱,以提高交货速度和效率,图片来自美国某国家战略储备仓库。

Palca:
好的,现在我们再来接听一个来电,这次我们连线一下Patrick,他来自——是科罗拉多州的莱佛尔是吗?我说的对吗?
Patrick:
是的,没错。
Palca:
欢迎来到节目,你的问题是什么呢?
Patrick:
嗯,谢谢。我想知道——您提到现在有十亿份炭疽抗生素的储备(在12处大型战略急救物资储备库的急救包中),那么在它们是否也在供货商的库存中呢(译注:12处大型战略急救物资储备库中的物资是一次性购买的,有保质期。供货商的库存容易做到常用常新)?因为我想知道——我的问题基本上是:它们有没有保质期,需不需要最终被更换掉?
Palca:
一个棘手的问题。谢谢,Patrick
Raub:
不,事实上,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是的,我们的灾难急救包和供应商管理式储备都包含适合治疗炭疽的抗生素,对于大部分抗生素的供应,我们采取所谓的统一使用”——通常是一瓶20个药片——便于在紧急情况时立即分发。但是我们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药品的保质期。管理储备物资所面对的挑战之一就是要以一定的方式翻新物资,以确保我们库存的物资始终在保质期内。
这涉及到退伍军人事务部(VA)的安排,对于我们的有些药品,当它们临近过期的时候——离过期的这段时间其实仍然不短——我们可以将它们投放入医疗系统,然后生产新的物资代替它们,这样就又有了数年的保质期。我们与FDA协商了一项特殊的安排,就是所谓的保质期延长,只要我们的储备仓库和制造商能够表明他们对这个产品存放环境的条件足够可控,并且具有能够测试物资有效性的采样系统,那么我们就可以授权将这些产品保存至超出其原有的正常保质期的时间,并对其重贴标签,使其可以在保质期外使用。但是您也许会猜到,这些测试、记录保存、确保物资在任何时间都是可用的,而且是可以良好的、安全的、恰当的使用,这样做是有经常管理费用的。
Palca:
好的,我们正在与William Raub 对话,他是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公共卫生应急准备处的副助理部长。我是Joe Palca,这里是NPR新闻的国家对话节目。
我们来再接听一个听众来电,这次是来自密歇根州兰辛的KeenanKeenan,欢迎参加节目。
Keenan:
你好,是我。我想知道政府有没有可能通过空中气雾喷剂来让大部分人们获得免疫力。有没有可能?
Palca:
您的意思是说,像飞机喷洒农药一样,在城市上空喷洒某种可以使人们免疫的气雾剂?
Keenan:
是的。
Palca:
那真是非常有创造性的想法。让我问问Raub博士有什么看法。
Raub:
主要的问题是,在任何类型药物的给药中——尤其是疫苗——控制剂量都很重要,因为要精确知道某人所接受的剂量。现在某些疫苗和其他医疗产品可以在个人或医师的控制下通过气雾给药,但这只能在可以精确控制剂量的情况下使用。而根据目前的技术水平,如果用飞机喷洒农药这样的方式,我们无从得知这片地区的给药量是充足、不足还是过量。
Palca:
是的,但这种有趣的方式有一点挺吸引人的——这是无痛的,你懂?
Raub:
确实是的。
Palca:
可不是么。
Raub:
这是个吸引人的想法,但是……
Palca:
好吧
Raub:
就目前的技术而言,我们离做到这一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Palca:
是啊。好吧,您也知道,我们这个节目还会继续播出好几年,没准以后会请您回来再讲讲这个。我只是想——不过我很好奇,你知道不,你有五十几——多少来着?——五十七,不,你有几十亿美元的拨款——是十年期的56亿美元拨款。那些大制药公司却还没有争相踏平您的门槛来卖他们的药,他们为什么没来呢?
Raub:
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们经常要么一次性购买,要么购买按工业标准来说非常小的量。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政府对于这些代理商基本上是唯一的收购方,一旦我们规定的需求得到满足,可能就只有极少或没有额外的需求了。其次,(制药)工业界,尤其是大药厂,还有许多其他机会。药企们有强大的研发项目,和有力的营销计划。在诸如关节炎新药、降胆固醇和控制血压以及其他许多慢性疾病治疗和控制方面,制药行业面临着超级好的机会来获得它的产品长期的大量的购买,如果它确实可以生产出符合FDA安全性和有效性测试,且比竞争对手更好的产品的话。
因此,对于业界来讲,在传统制药领域内,他们正常投资可以赚的钱比与我们合作要多得多,因为我们这些与国土安全、反生物恐怖试剂相关的药品需求通常是范围很窄的,而且有时只是一时之需。
Palca:
好的。好,恐怕我们今天不得不到此为止了,Raub博士,非常感谢与我们对话。
Raub:
谢谢。



扩展阅读:
穿山甲实锤了?更多问题还没有答案 | 赵素文

背景简介文作者为生物盾计划翻译组成员马溥艺、赵素文。作者授权风云之声首发。
责任编辑陈昕悦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