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做好新冠病毒席卷全球的准备袁岚峰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我们可能不久就需要担忧国外的疫情传入国内了。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目前,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湖北之外大都控制住了。但现在最值得注意的趋势是,中国之外的不少国家对新冠病毒疏于防范,疫情可能在这些地方大爆发,最终席卷全球。


最典型的例子是日本。2020年2月20日,2名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死亡。加上2月13日去世的一位居住在神奈川县的80多岁老人,日本的新冠肺炎死亡数已经达到3例。


令人震惊的是,死亡只是冰山一角,而日本政府对冰山在水面下的部分懵懵懂懂,而且讳疾忌医,很像武汉市在疫情初期的样子。例如2月13日去世的那位老人就没有接触过中国人,也没有来过中国(疫情蔓延,日本打响战“疫”)。这说明什么?说明病毒早就在日本传播开了,但日本政府完全没有掌握它的传播路径!


果不其然,此后从最北端的北海道到最南端的琉球等地都出现了确诊患者。更加令人吃惊的是,病毒可能都已经接触到了安倍晋三首相。共同社2月18日报道,该社的10名员工在1月底至2月初的4天里,曾坐过1名近日被确诊的司机的车,其中1名员工承担首相官邸的采访任务,对安倍晋三做过近距离采访。目前这10人均在家进行隔离,没有发热等症状,但这足以说明日本政府的漏洞之大。


再来看钻石公主号邮轮的疫情,有人评论,这简直是开卷考都抄了个零分(开卷考试抄了个零分——日本疫情如何一步步走向失控 | 学爸蛋总)。2月3日,钻石公主号停靠横滨时,在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合计3711人中只有一人确诊。但在日本政府的迷之操作下,疫情逐日扩大,2月 19日乘客下船时已经有621人确诊了(https://3w.huanqiu.com/a/c36dc8/9CaKrnKptmU)。


2月19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未感染新冠病毒的滞留乘客开始陆续下船(图/产经新闻)(日本疫情告急,“同裳”中国携手战疫

连外行都能猜到,日本政府肯定犯了很多错误。2月18日,有一位内行出来公布日本政府的错误了,就是神户大学医院传染病内科教授岩田健太郎。他上传了一个视频,标题是《钻石公主号游轮是病毒制造机》(恐怖!日本教授赌上仕途揭露钻石公主游轮真实惨况!而更可怕的是今日起游客陆续下船,乘公共交通回家,不强制隔离…..)。


岩田健太郎的视
恐怖!日本教授赌上仕途揭露钻石公主游轮真实惨况!而更可怕的是今日起游客陆续下船,乘公共交通回家,不强制隔

他指出,钻石公主号没有区分红区和绿区,即可能有病毒的区域与确认没病毒的区域。你根本不知道哪里有病毒,哪里是安全的。有人穿防护设备,戴口罩,有人不穿,发烧的人到处走动。


船上没有常驻的传染病专家。尽管前后有专家上船考察,并向厚生劳动省官员提意见,但都无济于事。岩田健太郎也向官员反映了情况,但是对方一脸不爽的表情,完全不听他的意见,并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凭什么讲这样的话?”


日本的官僚机构起初是阻挠他登船,然后发现他登船后就吊销了他的资格,所以他只在船上考察了一天就被赶出来了。于是他拍了这个视频,希望让更多人知道真实情况。


由此可见,看不到问题就假装问题不存在,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是全世界官僚的通病。岩田健太郎说中国这次也开始重视信息公开和透明,而日本一概不公开,而且连很多基础的数据都没记录。日本的做法比中国差太远了,甚至连非洲的塞拉利昂都不如。虽然日本没有疾控中心,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烂。这话吓了我一跳,请我在日本的朋友搜索了一下,发现日本真的没有疾控中心!


2月20日,岩田健太郎把这段视频删除了(围绕“钻石公主”号的真实情况,岩田说的都对吗?)。他否认受到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施压,只是说已没有继续探讨这个话题的必要,并为引发诸多麻烦感到抱歉。同时他也强调,不会改变自己在视频中的观点和立场。


日本政府的迷之操作还在继续。2月19日,从钻石公主号下船的乘客直接坐公共交通工具就回家去了,没有任何隔离措施。网友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日本政府的回应却是,之后几天会通过电话确认下船者的身体状态。


日本最近举行了不少大型活动,如奥运火炬传递的演练和12场总计50万人参与的马拉松比赛,甚至在冈山县还搞了人员超级密集的裸祭活动,约有一万人参加(日本、韩国、新加坡告急!谁会成为下一个武汉?| 学爸蛋总)。国际奥委会主席和日本首相都表示东京奥运会一定会在7月24日如期召开,但看这架势,我觉得悬。


东京都青梅马拉松(开卷考试抄了个零分——日本疫情如何一步步走向失控 | 学爸蛋总


2月20日,日本首相官邸的一名干部和厚生劳动省的一名干部被确诊,两人都曾登上钻石公主号工作。截止2月20日18:30,日本确诊了712人。正如一个机智的嘲讽:不安倍增!


不安倍增
https://www.sohu.com/a/374650481_741853


再来看其他国家。2月20日,韩国新增确诊53例,累计确诊一下子达到了104例,还有一人死亡。在韩国2月20日新增的病例中,有23人与一个大邱市的超级传播者有关。此人是一名狂热的宗教信徒,2月9日曾与几百名教徒聚会,这些人又不知道接触了多少人。目前,与这名超级传播者有关联的确诊病例已达约40例。


得,大家有没有听说过,韩国力争成为世界第一传教大国?宗教热情跟病毒颇有相似之处,这俩掺和到一块,后果可能就是真正的病毒式传播了。


2月20日,伊朗新增了3例患者。2月19日,伊朗确诊了两人,然后这两人都在确诊几个小时后死亡,他们都没有接触过中国公民或去过中国的人(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KpuEQ)。这显然说明,伊朗政府缺乏检测的技术手段,而且完全搞不清状况。


这两位死者都来自什叶派圣城库姆。库姆市决定,从20日起取消上课。库姆医科大学校长加迪尔表示,库姆的情况已得到控制,不必担心传播。你觉得这话是让人安心呢,还是让人不安呢?


在亚洲之外,英国出现了一位超级传播者(警惕! 欧洲出现”超级传播者”,跨国传染11人!)。这位白人男子在法国滑雪后,在法国、西班牙、英国传染了至少11人。


介绍完各国的情况后,让我们评估一下形势。根据中国跟新冠病毒激战一个月的经验,这种病毒的传播性和欺骗性相当强。例如在潜伏期就能传染,这是跟SARS不一样的。而不少政府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知道了也装傻,或者技术力量太弱,知道了也没招可出。这样搞下去就像1月23日前的武汉一样,大爆发是难免的。


有一种考虑是,新冠病毒的毒性并不强,而且会越传越弱,所以干脆不要特意防范了,把它当一个大号的流感得了。但这种想法恐怕有点轻敌。


2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新冠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超 3000 名医护感染,防护失败原因待调查:中疾控发布迄今最大规模新冠研究)。其中算出,湖北省的粗病死率,即确诊病例死亡数除以确诊病例总数,是2.9%,其他省份是0.4%。


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的文章
超 3000 名医护感染,防护失败原因待调查:中疾控发布迄今最大规模新冠研究

作为对照,最近美国也正处在十年来最严重的流感季之一,目前已经导致至少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hare?pageType=1&isBdboxFrom=1&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8615364105278769457%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7D)。这样算来,流感的粗病死率大约是0.05%,比中国湖北之外新冠肺炎的数值低一个量级,比湖北的数值低两个量级。


所以你如果把新冠肺炎当作大号流感,就要注意到,这是特大号。千万不要因为做了这么个类比,就觉得新冠的威胁跟流感是同一级别了。


还有,最近中国大部分的医疗资源都投入了对新冠肺炎的战斗,看起来不是很高的病死率是在这种情况下取得的。在这期间,许多其他病的患者可能被延误了治疗,或者已经去世了,所以我们实际的损失远超表面的死亡数。如果把对新冠肺炎的投入降低到流感的水平,死亡率就会扶摇直上了。


我们对中国在疫情早期的延误有许多批评,但在1月23日武汉封城后的应对,总体上还是值得赞扬的。中国付出了壮士断腕的代价,宁可让经济活动停滞,把管控细致到了每一个人,这是相当了不起的。令人担忧的是,其他国家的政府有这么强的行动力吗?


2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慕尼黑召开了一次安全会议,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说(https://www.who.int/zh/dg/speeches/detail/munich-security-conference):“必须善用我们目前的机会之窗加强防范。中国为世界争取了时间。但我们不知道争取了多少时间。”这是真正的肺腑之言,但看起来,不少国家的政府还置若罔闻。


最近,不断有专家预测新冠病毒将全球大爆发(世卫警告一语惊人! 境外病毒蓄势以待随时爆发!)。例如世界卫生组织顾问Ira Longini表示,即使将病毒传播减少一半,都会有全球1/3的人口被感染。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公共卫生学院讲座教授梁卓伟推算,如果疫情无法控制,最终可能感染全球2/3的人口。还有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动态研究中心主任、流行病学教授MarcLipsitch,他认为病毒席卷全球只是时间问题。


专家警告:中国境外疫情的爆发,才刚刚开始

世卫警告一语惊人! 境外病毒蓄势以待随时爆发!


我在看到日本的消息,尤其是岩田健太郎的视频后,也得到了同样的结论。我们很可能正处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前夜。这既是天灾,也是人祸。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会从历史中学到教训。


下面该怎么办?


我们对抗传染病的办法,说来说去有三招:隔离、药物和疫苗。各国政府的官僚主义和能力低下,很可能导致隔离这一招失败。不过,我们还有药物和疫苗可以指望。幸好,这些都是科学家干的事。


目前,我们还没有特效药和疫苗可用。不过,在这两方面的研究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有不少进展。


在药物方面,不久前我的同事、科大化学实验教学中心的邵伟老师写了一篇《盘点那些新冠病毒“特效药”,看看谁能走到最后?》(盘点那些新冠病毒“特效药”,看看谁能走到最后?| 化学科普园地),其中讨论的药物包括:双黄连、金银花、抗SARS病毒的两种抑制剂、沐舒坦、SARS病毒特异性人类单克隆抗体CR3022、克力芝(即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抗流感药物奥司他韦、瑞德西韦、氯喹、磷酸氯喹、法匹拉韦、阿比朵尔、达芦那韦。好嘛,跟报菜名似的!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这么多药都以“韦”字结尾?原因大概是,病毒的英文是virus,抗病毒药往往结尾是vir(如瑞德西韦是remdesivir,法匹拉韦是favipiravir),中文就成了“韦”。让我们祝愿:阿韦死了!


最近,有希望的结果不断报道出来。例如科大对“炎症风暴”,取得了重要的进展(战“疫”简报 | 中国科大对新冠肺炎“炎症风暴”取得若干重要研究进展)。其实不少病人不是被病毒杀死的,而是被免疫系统对病毒的过度反应即炎症风暴杀死的。科大生命学院的魏海明教授与科大第一附属医院的徐晓玲主任医师的团队合作,发现了炎症风暴的关键因素,并提出了托珠单抗作为阻断炎症风暴的药物(视频https://v.qq.com/x/page/x3067jcki5e.html)。已经做了14例重症和危重症病人,治疗结果都令人鼓舞。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对阻断炎症风暴的研究进展

战“疫”简报 | 中国科大对新冠肺炎“炎症风暴”取得若干重要研究进展


事实上,中国科学院已经决定将全院的研究力量集中到合肥,汇集中国科大、武汉病毒研究所、微生物研究所、上海药物研究所、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等研究力量,在病毒检测、流行病学分析、感染免疫机理与新治疗方法等方向重点攻关(邓向阳调研中国科大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并慰问一线科研人员)。让我们拭目以待!


再来看疫苗,在这方面同样是千帆竞渡,百舸争流。我的朋友、微博大V“疫苗与科学”陶黎纳医生最近写了一篇《新冠疫苗争霸赛,谁领先?》(看这篇就够了:新冠疫苗争霸赛,谁领先?| 疫苗与科学),盘点了四条路线的进展:DNA疫苗、mRNA疫苗、病毒载体疫苗、传统疫苗。基本结论是,做出实用的疫苗至少需要6个月。


而谭德塞只是谨慎地说,疫苗可能在18个月内完成。所以他强调,要尽可能地用好手头有的武器(看这篇就够了:新冠疫苗争霸赛,谁领先?| 疫苗与科学)。


谭德塞呼吁尽可能用好手头有的武器
看这篇就够了:新冠疫苗争霸赛,谁领先?| 疫苗与科学


总而言之,我们可能不久就需要担忧国外的疫情传入国内了。大家可以想想,在中国援助日本和各国的物资上写些什么诗句。要摘掉口罩,恢复正常生活,可能不是只靠隔离就能做到的,归根结底要靠药物和疫苗的研发了。


最后,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账号“科技袁人”。拯救世界,还要靠科学家!


扩展阅读


《开卷考试抄了个零分——日本疫情如何一步步走向失控 | 学爸蛋总》
《日本、韩国、新加坡告急!谁会成为下一个武汉?| 学爸蛋总》
《盘点那些新冠病毒“特效药”,看看谁能走到最后?| 化学科普园地》
《看这篇就够了:新冠疫苗争霸赛,谁领先?| 疫苗与科学》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袁岚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科技袁人”节目主讲人,安徽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入选“典赞·2018科普中国”十大科学传播人物,微博@中科大胡不归,知乎@袁岚峰(https://www.zhihu.com/people/yuan-lan-feng-8)。
责任编辑陈昕悦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