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科技,这周不再“虑”科技袁周虑第41期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袁周虑原本的更新计划,因此这次的视频内容和往期也不尽相同。

阿玄和阿帅向我们讲述了“科技”在这次疫情中扮演的角色和他们的一些思考,无论同学们是像阿玄一样乐观,还是和阿帅一样忧虑,我们都相信,在科学的进步下,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还有各界人士的努力下,这场“共同战疫”我们一定能够取胜!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这是【科技袁人】的衍生节目【科技袁周虑】的第四十一期,欢迎观看~
视频链接:                                                                         

部分评论:                                                                         

星院夜
这次事件因为互联网普及而及时的推广防治,但我也看到相关谣言快速传播,具体什么大家或多或少看到,我有俩群有人就传播未证实谣言而恐慌。另外我也看到很多企业和社会人士捐款,也谢谢这些人捐款帮助武汉,但是我发现这次事件网络道德绑架很严重,比如某某公司比某某大,为什么捐得不更多些此类,我希望这些道德绑架能得到制止。
你真的是在逗我
加油吧,愿健康平安
闲工夫2333
当谣言被你所终止的时候,它对社会的危害就小了一分,如果有千千万万个你,那就会离真相再近三分


精彩呈现:                                                                       

S:各位观众大家好,我和阿玄这一次将相隔千里共同给大家带来本期的袁周虑。从1月20日钟南山院士证实武汉肺炎“人传人”现象且有医护感染,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激增之后,我俩也算是整整虑了一个星期。从聊天记录中就能看出来,从一开始的乐观,到后面我逐渐担忧,时时刻刻都被疫情的变化牵动着情绪,这一点想必在座的各位也深有感触。所以这次我们节目的重点不是为大家带来更新鲜的资讯,而是先以我自己的视角,来告诉大家我都“虑”了些什么,之后又是怎么缓解这种焦虑的。

1月20日,当天我还在学校剪辑上一期的科技袁周虑,摸鱼的时候刷手机,看到各地纷纷开始爆发性的出现确诊病例,一时间很多群聊的话题也都转移到了这一事件上,公众对此的讨论逐渐进入白热化。当晚钟南山院士接受白岩松采访,说明“确定存在人传人”现象,我的担忧瞬间扩大了几分。

1月21日,各地的确诊病例数目进一步增加,甚至得到了15名医务人员确诊的消息。想到正常医务人员肯定是完备防护的,病毒可能的高传染性使得我更加焦虑,并直接导致我差点没有赶上回家的高铁。

X:确实,每天晚上我看完更新的漫画准备睡觉的时候,这人就会突然出现,“!!!武汉封城了”,“!!!我好焦虑啊”,让我又气又笑,原本指望他能用专业知识排解点我的担忧,反而被他弄的更担忧了。但正经点说,阿帅的连环催问和信息轰炸确实让我对这件事更加重视,他之前的一些担忧诸如潜伏期伴随春运带来的大量隐性传播以及rtpcr试剂盒短期内可能收到场地和人员限制不能迅速铺开等,也在之后得到了印证。

S:我这也是结合实际情况产生的担忧嘛,本来原定我27号返回学校照料小鼠,顺便录期vlog作为袁周虑的更新,但现在随着各地情况形式的严峻,我们禁止了提前返校,小鼠也只能交给本就在校的同学和工作人员了。

X:相比于阿帅的焦虑,我的生活状态就平和很多。概括起来很简单:原本假期时间少,因此我早规划好,哪天吃烤肉,哪天吃汉堡,哪天网吧玩电脑,哪天澡堂去搓澡,结果出门出不了,只能在家睡到饱。咳咳,玩笑归玩笑,家人要劝好,别往外面跑,一时憋屈事小,身体健康是宝啊。

S:阿玄的这种乐观情绪确实也有感染到我。没错,虽然这次的新冠状病毒来势汹汹,非典首例确诊病例后四个月确诊人数才过千,而新冠状病毒只用了25天。但是17年过去了,病毒的感染能力进化了,我们的社会、科技水平也同样进步了。

在2002年12月25日,广东出现了第一例报告病例患者,直到2003年4月中旬,中间历时近5个月,我们才确定了非典病原体是冠状病毒;2019年12月31日武汉陆续出现不明肺炎患者,1月7日疾控中心专家就确认了病原体是新型冠状病毒,1月10日完成病原核酸检测,1月14日病毒检测试剂盒研发成功。多篇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论文快速发表,第一篇奠基性的就是来自中国科院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李轩研究员合作的成果。插一句,其中的郝沛研究员是袁老师的朋友,之前参与过化学生僻字的拍摄。(化学生僻字 | 科技袁人

他们的研究通过对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的结构模拟计算,揭示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spike-与人ACE2蛋白作用并介导传染人的分子作用通路,为尽快确认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制定高效的防控策略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

随后多篇文章运用组学对病毒序列进行分析,对病毒来源做出了判断,最终基本确定自然宿主为中华菊头蝠。其他相关研究成果也迅速跟进,一些潜在特效药的发现以及相关病毒结构的解析工作也不断取得进展。浙江疾控中心已于1月24日成功分离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这为疫苗的研制迈出了第一步,也给快速诊断提供了基础。这一切进步都离不开无数科研工作者的加班努力,就像其中小小一份子的我原本准备在大年初三返校照料小鼠。其实过往每一个工作日,甚至是每一个假期,每一个春节,都有无数科研人员奋斗在实验台前,即使他们做的不是肺炎相关的工作,但也在人类生命这条绵延的防线上对抗着千军万马。科研工作者的战场,是每一天。

这17年差异的背后还有更多的数字,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3年末我国的卫生支出总费用是6584.1亿,2018年末则是59121.9亿,考虑到货币购买力的折算也是03年的6倍多;2003年我国的综合医院个数是12599个,18年末则是19693个;执业医师数从153.4万人涨到了301.04万人;注册护士数由126.6万人涨到了209.86万人;医学研究生招生人数从3万人涨到了15年的7万5千人;大陆P4级别的实验室从无到有,科研人员从100万涨到了400万……虽然这些数据并不都能直接指向这次武汉肺炎的情况,但足以证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医疗水平,我们的科研力量远比17年之前强大。

X:除了医学方面的进步,另一项科技在这次肺炎中同样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那就是互联网。在2003年,淘宝、QQ游戏才刚刚诞生,那时候只有小部分人能接触到互联网,新闻的推送主要靠编辑人工分发,大家也只能在论坛或QQ中进行有限的讨论,互联网在非典事件中的影响力比较有限。我们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了当年网民的看法,现在回头来看也很有趣而令人感动。

有和今天一样的口罩主题:
 

有无聊的学生党表示封校之后只能吃饭睡觉去图书馆:
 

有传播转发消息的:
 

也有讨论疫情扩散情况的:
 

最后还看到一位寻找洗澡场所的,十分有趣,(尝试加了他qq微信,看能有什么反馈)
 

但显而易见,这种信息传播与交流的方式片面且不及时,很容易就会造成盲目的自信或恐慌。

今天,互联网实现了相关知识的快速普及,官方消息的快速确认,丁香医生等网站搭建的特别页面,甚至可以让我们查询到全国疫情的实时动态;虽说也有谣言四起散播恐慌情绪,不过也有辟谣平台来查证信息。正如袁老师所说:已知的未知再怎么可怕,也比未知的未知、扭曲的未知要好。

面对疫情,焦虑是正常的,但我们也不能陷入恐慌。我们要相信,相比于17年前抗击非典,17年后的我们,最起码有了与病毒一战的更加强大的支撑与底气。

下一期节目我俩肯定还是回不去学校了,不过更新不会停,一如既往陪伴大家。

end

【科技袁周虑】系列:
科学研究发现,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 | 科技袁周虑第40期
坏掉的机器人怎么办?机器人:没事,我自己修 | 科技袁周虑第39期
三种中国转基因作物将获批 | 科技袁周虑第38期
美国开始用AI打骚扰电话?@台湾省 | 科技袁周虑第37期
印度人的发明,总能给我们带来新花样 | 科技袁周虑第36期
俄罗斯要组建战斗机器人部队?只是基本操作 | 科技袁周虑第35期
内蒙古发现两例鼠疫病情,我们需要担忧吗?| 科技袁周虑第34期
莱布尼茨:双11这么多人研究算数是在纪念我吗?| 科技袁周虑第33期
为了举办奥运会,日本第一个迎接的是:病毒?| 科技袁周虑第32期
长征5号已就位?火箭技术要进步,就不怕发射失败 | 科技袁周虑第31期
这项技术,可能会让B站舞蹈区UP集体失业!| 科技袁周虑第30期

背景简介本文是“科技袁周虑”视频节目第四十一期的内容介绍,视频发布于2020年1月30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5647595)。
责任编辑祝阳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