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由我不由天——毛泽东对人民的贡献学爸蛋总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我们的祖辈都是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他们能挺到解放军来,能挺到新中国成立,本身就很不容易了。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续前文:《喷子太多,一怪毛泽东,二怪袁隆平》


如果选2019年的年度金句,我一定选这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看《哪吒》的时候,曾哭得稀里哗啦。


这句话其实不是电影原创,而是道教的教义。可以看出中国人自古喜欢与命运抗争,勇于向死神宣战。
 
但是这场战争是残酷的,尤其民国时期,中国人迎来了五千年来的至暗时刻。所以啊,我们的爷爷辈其实挺厉害的,能活下来的,都是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
 
首先从一出生就要开始闯鬼门关,连续突破四大死亡威胁的关口——战争、灾荒、瘟疫、匪患,最后还要扛起三座大山的压迫。
 
为啥说一出生就要闯关呢?因为民国时期新生儿的死亡率20%(学术上喜欢用千分比,咱不学术),这一关要刷下去五分之一的人。
 
生下来以后,就要面对各种瘟疫的侵袭,要躲天花、躲霍乱、躲鼠疫、躲百日咳、躲麻疹、躲脑膜炎、躲小儿麻痹。

据统计,民国年间仅传染病造成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疫情就达59次之多。其中1932年的霍乱,光陕西省就夺走了20万条生命。
 
民国时期总共四五亿人,南方有一千万人深受血吸虫病的折磨,一亿人受到威胁,插个秧都要冒着被感染的威胁。还有一千六百万肺结核患者,这可是民国第一大慢性杀手。

 

(血吸虫病患者)


由于民国时期军阀忙于混战,没有闲工夫去统计病死人数,所以说这是一笔糊涂账,反正是瘟疫所过之处,尸横遍野、十室九空。


也由于没有完善的防疫和救治体系,瘟疫来了只能听天由命、自求多福了,说难听点就是等死。
 
人们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不一定是怕死,而是不知道瘟疫这次会带走哪一位亲人,全家人似乎在一起经历一场死亡游戏。
 
所以中国人为啥喜欢“团团圆圆、平平安安”这些词,现在来看是一种常态,在当时却是一种稀缺资源。
 
躲过了瘟疫,还要防止灾荒。根据学者们的统计,民国九年(1920年)至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间,死于灾荒的人口数达1800 余万。


整个民国期间死亡人数在万人以上的巨灾75次,10万人以上的18次,50万人以上的7次,100万人以上的4次,1000万人以上的1次。其中1932年的霍乱,光陕西省就夺走了20万条生命。

就河南来说,民国时期的自然灾害分为水灾、旱灾、蝗灾、震灾、风灾、冷灾、雹灾等,各种灾害轮流交替,连个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民国37年的历史,河南有灾害记载的年份有35年,累计受灾1780多个县,其中遭受水灾的县有681个,旱灾858个,蝗灾226个,平均每年有一半的县,在遭受自然灾害。
 
旱灾发生的年份是1920年、1928~1930年、1936~1937年、1941~1943年,几乎都是席卷华北和黄淮的大旱灾,只不过河南受灾最重。
 
1920年的旱灾,覆盖了华北五省绝大部分地区,成片的土地颗粒无收,农村经济崩溃,五千万农民沦为难民,全国至少饿死50万人,其中河南就饿死了30万人。



为了度过饥荒,卖儿鬻女的事情时有发生。河南安阳一带,卖儿卖女都论斤称,一斤大洋能买15斤。妇女按80斤计,姑娘以70斤计。

在河南叶县,两块大洋就能买一个小男孩,一块大洋就能买走一个小女孩。
 
一块大洋能干什么呢?能换四五斤粮食。粮食也是硬通货,20斤可以买走一个黄花大闺女,几个馒头就可以领走一个孩子。
 
你还别嫌便宜,有时候为了孩子的活路,只要你肯要,即可拱手把孩子相赠。如果免费也没人领,爸妈也无力养活,心一横直接把孩子投到井里遗弃了。
 
山东不少地方的农民因“无力养子”,甚至“投诸井中”,陵县附近之井,“竟至湮塞”。有的直接把孩子毒死,省得活受罪。
 
水灾发生在1921年、1931年、1935年和1938年。1921年的水灾,把黄河以南90多个县全部泡在水里,房屋被毁、庄稼绝收。
 
1931年的水灾,全省82县受灾,五千万亩耕地被淹。不过这次水灾受灾最重的不仅有河南,还有湖南、湖北、安徽、江苏。
 
1931年的水灾超过了98年的水灾,当年中国的几条主要河流如长江、珠江、黄河、淮河等都发生特大洪水,多处堤坝溃堤。

 


受灾范围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二,南到珠江流域,北至长城关外,东起江苏北部,西至四川盆地。(下图是1931年高邮水灾航拍图)

 


死了多少人呢?直接造成40万人死亡(淹死),由于次生灾害(饿死、疟疾等流行病)300多万人死亡。
 
这次水灾之后是1938年的洪水,纯属微操大师常凯申的杰作,他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炸开了黄河的花园口大堤,直接造成了河南、安徽、江苏2000万人受灾,480万人倾家荡产,70万人被淹死。(花园口航拍图)
 


有一首河南民谣,精准描述了当年的惨状,用河南话念更有味儿:“老蒋扒开花园口,一担两筐往外走。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的啃砖头。”

 


好不容易挨过了水灾,从1941年开始,降雨偏少,到1942年形成了旱灾。1942~1943年的旱灾,把中原变成了饿殍遍野的人间地狱,电影《1942》就是以此为背景。

 


1942年春开始的干旱,一直持续到了1943年,水井干涸、河水断流,人畜饮水困难,粮食绝收,1943年又演变成了蝗灾,连野菜树叶都不给老百姓留。
 
有一位美国记者白修德,记下了当时的惨状。1942年夏秋,人们已经开始吃树皮草根,还没到年底,树皮已经被剥光。
 


还有人收集鸟粪,淘吃里边未消化的草籽,还有的则干脆吃一种干柴,一种无法用杵臼捣碎的干柴。最后甚至开始吃土。

 

灾民不断有人饿死,开始出现易子相食的人间惨剧。人们为了生存,不得不外出逃荒。大约有数百万人逃出了河南。我一个舅舅,就是姥姥一家逃荒在外时生的。

 

逃荒的风险系数比较大,因为那么多饥民,为获取有限的生存资源,竞争也很激烈。不计其数的人倒在了逃荒的路上。

 


下图中,一位妇女嘴里吃着不能消化的稻草,奄奄一息。

 

 

倒在路上之后,可能就惨了,因为可能沦为别人口中的食物。1943年在郑州市,成群的乞丐吃死者的尸体。

 

饥饿带来的恐惧,让人失去了理智,很多人争抢食物打的头破血流,还有人入室抢劫。倒是少有强奸犯罪,因为实在没有力气。就是有人有想法,只要给一口吃的就搞定了。

 

这次饥荒,河南的人口从3000万锐减至2100余万,较为可靠的分析结果显示,其中至少有300万人是被饿死,另有500余万则迁徙到了山西、陕西等地,还有一百万病死或失踪。

 

在民国时期,人吃人的现象几乎每年都在发生。民国的《大公报》《民国日报》《申报》《晨报》的报道屡见不鲜,因为这根本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

 

1930年,甘肃大旱,最后发展到了人吃人的地步。妇女儿童的肉,家居当饭菜,外出当干粮。当地税务机关检查行李,常发现人腿在包裹中。
 
于是税务机关的人追问怎么回事,当事人的回答令人垂泪:本人子女之肢体,若不自食,亦为他人所食。
 
也有人不愿意人吃人、不愿意卖儿鬻女,也不愿意逃亡的,他们选择了全家人集体自杀。这种情况下,活着比死了还需要勇气。
 
1934年,浙江、江苏、安徽、湖北、江西、湖南六省旱灾。安庆城外五十里谷桥地方,农人一家八口,因绝食多日,毫无办法,合家同时服毒自尽。
 
总之,各种灾害交替发生,可以说民不聊生,我们的祖辈或曾祖辈能挺过这一关,实属不易。有人肯定会好奇,这时候政府在干嘛?我来一一解答。
 
先说1920年的华北五省大旱。其实没有这场大旱,华北地区老百姓的日子也没好到哪儿去,从1916年,大大小小的军阀战争就没停止过。
 
这里是南北军阀交战的主要战区,备受摧残。1920年旱灾发生了,直系和皖系军阀正忙着争夺北京政权,这就是1920714日爆发的直皖大战
 
为了打仗,他们不但不赈灾,反而更加疯狂地对灾区征收苛捐杂税。19204月,民国河南政府一口气把田赋征到了1935年,一次性征了15年的税。
 
因为军阀混战,为政者自己也朝不保夕,说不定几天后这地盘就丢了,必须趁着在任的时候抓紧搜刮地皮,才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仗打完之后,直系和奉系共掌北京大权,然后开始了赈灾。19208月底,徐世昌下令给河南、直隶(河北)、山东、陕西各拨款2万元。
 
2万元什么概念呢?当时赈灾需要资金保守数字是1.2亿,但是寥胜于无,有总比没有强。
 
9月中旬,随着灾情的加剧,徐世昌再次补充了更多的措施,要求内务部、财政部会同地方政府一起筹集救灾资金。
 
同时政府开始跟土豪劣绅谈判,希望他们平价出售粮食。对于个别地方,实行减税(注意不是免税),额度视灾情减免20~70%,没减的部分可以缓交。
 
1016日,北洋政府设立了赈灾处,121日,通过发行赈灾公债,借款384万元,分发给各省。与此同时,还在社会进行募集、向外国银行贷款。
 
然而没想到这微不足道的赈灾款,也成了军阀眼中的肥肉。北洋政府向日本借款500万元,其中200万不知下落;直系首领曹锟,直接侵吞赈灾款300余万元。
 
其余的款项,虽然名义上用于灾民,但是很大一部分被北洋交通部以“以工代赈”的名义把持,给自己的利益集团修路。
 
同样还有1929年河南的旱灾。当时,蒋介石先后发动了蒋桂大战和中原大战,河南都是主战场,把成熟的麦子给糟蹋了,加重了灾情。
 


为了筹集军费,刮民党新军阀对河南灾区加强了摊派,在灾区征款4041.5万余元征发粮草合4850.5万余元,征发车辆牲畜合4484.4万余元。
 
1931年,长江、淮河、黄河、珠江全国性洪水,一亿人沦为灾民,然而蒋介石却不顾人民死活,忙着围剿中央苏区,问题是也没打赢啊。


这次大洪水成因中,暴露出来了贪腐问题。国民政府1928年开始在湖北每年征收1000万元,作为堤防积存金,其实只有1928年修筑孙家拐大堤用了一些,余款应该有2000万。
 


但是蒋介石挪用50万作为军饷,宋子文以军费的名义动用了1000万元,其他的被地方官员和水利局长贪污了350万元,剩下的创建了川江龙公司倒腾鸦片……

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年汉口丹水池铁路堤坝溃决时,身为省主席的何成濬和督军徐源泉,警备司令夏斗寅等人正在打牌,闻讯后漠然视之,继续打他们的牌。



1931年,何葆华为汉口市市长兼任两湖防汛主任。当年长江进入汛期时,他将防汛麻袋每个提价1.5元,并改变麻袋的豆、沙比例,从中大肆贪污,张公堤因而溃口,大水冲入汉口市区。



有些灾荒其实就是军阀导致的。比如1926年底,直系军阀吴佩孚,为了筹集500万军费,下令把黄河大堤的护堤柳给砍了,辛辛苦苦几十年的堤防,一招被毁。
 
1938年,微操大师直接扒开了花园口,河南、安徽、江苏的两千万人沦为灾民,千里沃野变成了一片泽国。
 
蒋介石这一招也被日军学会了。1939年日军“以水代兵”,掘开河北运河、槐河、沙河、卫河等河堤后,又在豫北武陟掘开了沁河,滔滔大水一泻千里,万里沃野尽成洪流。
 
你说这政府能指望的上么?不增派苛捐杂税就算烧高香了。就这样,我们的祖辈,逃过了灾荒,还要面对战争。
 
抗日战争,中国军民的总伤亡是3500万人,而辛亥革命后的军阀混战,以及国共内战,总伤亡也在2000万人以上,合计至少5500万人。
 
不要以为你不当兵就没事了,要知道军阀和国民政府会抓壮丁的,日本人所到之处也经常滥杀无辜。
 
我们的祖辈不光要学会躲子弹,还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土匪。由于活不下去,很多人选择了当山大王,当起了土匪。
 
有人统计过,到1937年时河南全省大小土匪加起来还有四十来万,居全国各省之首。全省108县,没有一个村不被土匪祸害的,有时候一天之内一个村子土匪能来三波。
 
匪患严重的湘西地区,在解放前后共有土匪武装和其他反动武装 200余股,人数超过十万。
 


全国有多少土匪呢?太祖曾估计,中国的土匪有两三千万,占当时中国总人口的5%其实土匪越来越没出息,啥都抢,包括咸菜疙瘩。

 

四川有个土匪当了俘虏,审讯者问他为啥当土匪。他回答说,如果他们愿意剖开他的肚子,他当土匪的原因就在胃里。

 

好奇的执行官在处决俘虏以后真的剖开了他的肚子,结果发现他的胃里除了草,别的什么也没有。

 

有的人只是为了一口吃的,有的人却成了地方恶势力。比如湘西这个地方,陶渊明曾经描述过的世外桃源,在民国时期成了群魔乱舞的人间地狱。

 

湘西有一大悍匪,名叫彭春荣,外号彭叫驴子。他曾经向当时负责湘西治安的军统头子沈醉送过一份厚礼——马鞍及笼头、缰绳。

 


只不过,全部用人皮制成,鞍子四周用人的大拇指甲镶成一圈边饰。沈醉的母亲是个信佛的人,知道这件事后心神不宁,责令沈醉将马鞍烧毁,并烧纸安慰死者。

 

张大治(又名张平)是湘西一带的著名的杀人魔王,一次在农民家逼烟土税,张大治一把抓过几个月大的婴儿,用刺刀将婴儿钉在了墙上观赏婴儿四肢颤动,狂笑取乐。

 

张大治爱吃猪舌,不管谁家杀猪都要把猪舌献给他。有一年,沅陵一姓向的农民,春节杀猪忘记给张平留着猪舌,被张大治抓到李家洞问罪。

 

张大治一刺刀戳进向某的嘴巴,把人家的舌头给割了,然后又一刀刺向大腿,使向姓农民痛得惨叫,几天后因伤势过重、失血过多而死。

 

所以当地也有一首民谣:天见张平,日月不明;地见张平,草木不生;水见张平,浑浊不清;人见张平,九死一生。

 

他为患湘西的10余年里,仅亲手杀死、勒死、活埋的群众就达3000多人,强奸更是家常便饭,连他婶婶都不放过。

 

就这种货色,1943年竟然入了刮民党。你说这个刮民党怎么能不烂透,根本就是军匪勾结、警匪勾结。

 

竟然能被宋希濂收编,成为国军暂编第11师少将师长,隶属国军十四兵团,但他依然为祸乡里。

 


19498月,解放军来到了这里,很多罪恶不太重的土匪武装,纷纷接受改造,有的甚至加入解放军,最后走上抗美援朝战场,成为上甘岭战役中的英雄。

一个叫做金珍彪的战士,这个人就是湘西土匪出身,他在一次战斗中,在战友都牺牲的情况下,一人坚守阵地,独自击毙165名敌军,战后荣获一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的荣誉。
 


但是张大治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准备负隅顽抗。终于在19507月,被解放军击毙在稻田中。
 
张大治被击毙后,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纷纷奔走相告,自发地买来鞭炮在政府驻地和解放军驻地庆祝,感谢人民政府、感谢解放军为老百姓除去了大害。
 
有胆大的百姓将张大治的脑袋割了下来送到县城,然后挂在中南门悬首示众,最后被人扔进了沅江。
 
湘西的土匪,刮民党十几万大军几十年都无法剿灭,根本原因就是刮民党军官养寇自重,到最后发展为军匪一家,合伙欺负老百姓,老百姓唯一的希望就是解放军。

(下图中,解放军战士在湘西张贴剿匪宣传单:土匪不肃清,大军不收兵)
 


我爷爷曾经给我讲起过老家的一个大土匪——扈全禄。
 
这个人杀人如麻、无恶不作,为患十年间共杀害了5000余人,奸污妇女多达数百人。杀人手法令人头皮发麻——枪崩、砍头、活埋、铡刀铡、锅煮、油烹、大卸八块、投河……
 
这样一个人却成了日本和国军拉拢的对象,日本来了投靠日本,日本不行了投靠国军,成了国军少将旅长。
 
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能盼着亲人解放军。19495扈全禄被解放军活捉,他自知恶贯满盈,知道解放军肯定饶不了他,在枪决之前畏罪自杀。(下图是扈全禄当年的大院)。
 



所以蛋总为啥说,我们的祖辈都是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他们能挺到解放军来,能挺到新中国成立,本身就很不容易了。

 

现在你是不是理解为啥解放军叫“解放”军了,是不是对“水深火热”这个词有了新的认识?是不是知道新中国为啥叫“新”中国了?是不是知道为啥说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了?

 


新中国,让我们的祖辈获得了新生,也不用怕土匪了,也不怕灾荒了,更不怕战争了,最神奇的,瘟疫也被逐渐摆平了。
 
也就是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其实是从新中国才开始的。从新中国开始,中国人才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命运的主人。
 
因为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战胜了刮民党反动派,建立了新中国,后来又陆续战胜了美帝,战胜了病魔,战胜了自然灾害。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种豪气,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扩展阅读:
首艘国产航母服役意义深远,正式命名山东舰!| 学爸蛋总
若禁止华为使用SWIFT,中美离摊牌就不远了 | 学爸蛋总
艰难的突围——内存芯片终于实现国产 | 学爸蛋总
当西方的圣诞变成中国的狂欢,中华文化的生命力超出你的想象!| 学爸蛋总

背景简介本文2019年12月25日年发表于微信公众号 超级学爸 (我命由我不由天——毛泽东对人民的贡献),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祝阳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