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造大型对撞机是个优先级排序问题,很多人却把它当成阴谋问题袁岚峰


      
关注风云之声
提升思维层次
导读

把超弦描述成宗教,把支持大型对撞机的人描述成坏人,把科学观点的辩论描述成好人坏人之间的斗争,这在有些人看起来似乎很爽,但在内行看来是令人厌恶的歪曲丑化。大型对撞机究竟该不该建,说来说去就是两点,你有多少钱,你想干多少事,排个序就行了。

注:风云之声内容可以通过语音播放啦!读者们可下载讯飞有声APP,听公众号,查找“风云之声”,即可在线收听~



近年来,中国要不要建造大型对撞机的问题引起了大量的争论。最近,这个话题再次升温,原因是一篇标题为《杨振宁的最后一战》的文章。许多人来问我对这文章怎么看,其中不少人把它当作好文章来推荐。

     

《杨振宁的最后一战》开头

但我对此文基本的观感其实是很不好的,因为它把科学界内部正常的观点之争描绘成了好人和坏人斗争的阴谋论。此文从杨振宁说高能物理“盛宴已过”开始,用发散性的写法,从物理学的历史到物理学的研究方法到大型对撞机的争论等等,谈了很多问题,外行看起来似乎是“一切尽在掌握中”。但实际上,很多地方都是歪曲性的论述,用文学手法传递似是而非的观念。


文章中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文字:

“人类有个梦想,只要统一了物质的基本结构、物质的相互作用和运动转化规律,就会像上帝一样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到时候宅男只要打个响指,就能变出个林志玲带回家。”


“一位伟大的厚黑学政治家曾经揭晓了所有重大斗争背后的秘密:


观点斗争是假的、方向斗争也是假的,只有权力斗争才是真的。


围绕中国超大对撞机的争论,背后其实还是科学权力之争,超弦与凝聚态物理的角力,其焦点又集中在各自的基本思想。

因此,外行读者从中得到的印象是:


大型对撞机的目的是验证超弦理论,这是一场耗资巨大的赌博;


超弦理论是一种不可证伪、没有用处的宗教;


超弦教在其他地方忽悠不到钱,就全力忽悠中国出钱;


幸亏有杨振宁等好人揭穿超弦教这些坏人的忽悠,中国才没有上当……


如此等等。


这样看下来,读者不但觉得自己为国家避免了陷阱,而且觉得自己对物理学有了深入的理解。这种感觉很愉快,同时收获了正义感和洞察感。


但实际上,这种感觉完全被带歪了,因为这些印象根本就是错的。


我们需要首先强调一下:


大型对撞机的目标不是验证超弦理论,


大型对撞机的目标不是验证超弦理论,


大型对撞机的目标不是验证超弦理论。


因为很重要,所以重复三次。


大型对撞机的目标是,大量制备希格斯粒子(Higgs boson),精确测量希格斯粒子的性质。如果你听不懂这个目标是什么意思,可以找资料去了解,例如看我的文章(想参与大型对撞机之争?先搞清基本背景 | 袁岚峰)和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1443404/,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2033625/,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2740463/)。


欧洲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测量希格斯粒子的实验数据重建图(https://home.cern/news/news/accelerators/lhc-experiments-join-forces-zoom-higgs-boson

这个目标是否值得花几百亿人民币去做,这是可以讨论的,事实上这正是值得讨论的中心问题。但无论如何,这个目标跟超弦理论完全没有关系。


实际上,从来没有哪个大型仪器是把验证某个理论作为成败标准的。提高测量精度,就是最基本的目标,这个是确定可以实现的。测量精度提高了以后,在实验过程中,可能会发现新的现象,可能会推翻或者证实某些理论。这些都很好,但这些都是副产品,不是事先可以预料的。


大型对撞机概念图
https://cerncourier.com/a/chinas-bid-for-a-circular-electron-positron-collider/

没有人会把决策寄托在副产品上面。老有人以为大型对撞机是要赌博,赌某个理论对不对,或者赌一个诺贝尔奖,这是巨大的误解。


再来稍微解释一下超弦理论。它是对一个物理学问题的一种尝试性的回答,这个问题就是统一描述自然界的所有四种基本相互作用。这个回答好不好,可以见仁见智,但它再怎么也不是个宗教。这个回答还没有得到验证,但无论如何那个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即使我们否定了超弦理论,也无法消灭那个问题。


四种基本相互作用
https://www.guokr.com/question/539982/

让我尤其难以接受的是,把寻求统一理论描述成“宅男变出个林志玲”。这种歪曲贬低的手段,还能更low一点吗?!


林志玲:Excuse me?

把超弦描述成宗教,把支持大型对撞机的人描述成坏人,把科学观点的辩论描述成好人坏人之间的斗争,这在有些人看起来似乎很爽,但在内行看来是令人厌恶的歪曲丑化。


做人要厚道,不要歪曲丑化别人!

做人要厚道,不要歪曲丑化别人!

做人要厚道,不要歪曲丑化别人!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如何评价文章《杨振宁的最后一战》对超大对撞机计划与超弦理论的批判?”


知乎问题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9593487

我已经很久没时间在知乎答题了,不过对这个实在忍不住,前几天写了一个很简短的回答,迅速就收到了一千多个赞。


袁岚峰的知乎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9593487/answer/926750202


有一位网友“子乾”对这个问题写了一个详细的回答(《杨振宁的最后一战》,科普还是小说?| 子乾),收到了七千多个赞,具体分析了此文的各种写作手法和歪曲之处,推荐大家去看。


子乾的知乎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9593487/answer/926041995


有人可能会说:哦,你是因为支持大型对撞机,所以反对这篇文章。其实不是,我对大型对撞机既没有强烈的支持,也没有强烈的反对,我的基本态度是中立。反对大型对撞机对我来说完全没有问题,例如我对杨振宁先生的尊敬就完全不受影响,因为他的反对是就事论事的,这是很好的讨论。我反对的,只是歪曲事实,丑化他人。


了解了这些背景,那么大型对撞机究竟该不该建呢?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优先级排序的问题。


首先,这个东西是有价值的,有产出的,不是像有些人以为的完全是个烧钱的坑。


然后,有价值的科学投资方向有很多,国家需要在其中排一个轻重缓急。


比如说,如果核聚变和量子信息的研究需要跟大型对撞机差不多的经费,那我肯定优先支持核聚变和量子信息。因为它们的应用前景十分明确,而高能物理完全不是以应用为导向的。同样的道理,发展芯片、发动机、仪器、工业软件或制药技术,在我看来优先级也在大型对撞机前面。


中国聚变工程堆(CFETR)建筑群效果图(http://static.nfapp.southcn.com/content/201712/17/c852168.html

当然,对撞机的建设可能会拉动其他技术的发展,例如光电倍增管和超导材料,这种技术溢出效应是很好的。不过其他方向的研究同样也可以有技术溢出效应,例如核聚变装置的建设对超导材料也有大量的需求,所以高能物理在这方面并不特殊。


因为探测宇宙中微子获得2002年诺贝尔物理奖的日本科学家小柴昌俊抱着他成功的关键,20英寸光电倍增管(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hysics/laureates/2002/illpres/kamiokande.html

话说回来,是不是没有应用的,就一定不应该投呢?那又未免过于短视了。一方面,历史上有很多在当时看来没用的研究后来发挥了巨大的用处。另一方面,认识自然规律本身就很有价值。


如果你想对大型对撞机的利弊了解更多,可以参见我的文章(想参与大型对撞机之争?先搞清基本背景 | 袁岚峰)和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1443404/,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2033625/,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2740463/)。基本上,它肯定不是优先级最高的,但也肯定不是没有价值的。它的产出也许听起来不是很亦可赛艇,但绝不是撞大运瞎赌博。


水能载舟,亦可赛艇


所以说到底,这是一个国家给优先级排序的问题。如果国家觉得现在钱不够,需要先把大型对撞机放一放,或者先造个便宜点的中型加速器,集中力量发展更紧迫的领域,那我完全没问题。如果国家觉得钱足够,可以在发展量子信息、核聚变、芯片、发动机、仪器、工业软件、制药等等的同时,也投入几百亿来造大型对撞机,那我也乐观其成。说来说去就是两点,你有多少钱,你想干多少事,排个序就行了。


中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的成果登上2017年6月16日《科学》杂志封面(http://k.sina.com.cn/article_6589085868_188bd78ac00100en24.html

至于具体有多少钱以及具体的排序方式,那是内行讨论的问题。外行如果想参与讨论,就应该先把自己变成内行。或者不想花时间精力自学成内行,那就没什么好掺和的。了解自己知识的边界,对边界之外的不掺和,就是一种美德。最无聊的,就是既不想学东西,又想指手画脚。许多爆款文章,不就是迎合了这种需求吗?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理解正确的思维方式,而不是在好人坏人阴谋论这种幼稚的思维方式里打转。拒绝廉价的正义感和洞察感,认真去学习真正的知识,了解真实的权衡取舍,才是真正的智慧。如果你能理解这些,那么你的思维层次就上升了。


扩展阅读:

想参与大型对撞机之争?先搞清基本背景 | 袁岚峰
《杨振宁的最后一战》,科普还是小说?| 子乾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为袁岚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安徽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入选“典赞·2018科普中国”十大科学传播人物,微博@中科大胡不归,知乎@袁岚峰(https://www.zhihu.com/people/yuan-lan-feng-8)。

责任编辑孙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风云之声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