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备胎”,就是我!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519-副首都之梦


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2015年5月17日,日本大阪市全民公决“大阪都构想”。

 

这一计划旨在参考东京的机构设置,改大阪府、大阪市的二级结构为大阪都,减少冗杂机构,提升效率的同时提升大阪的地位至“备份首都”。计划最终以0.8%的差距被否决,但地域性政党“大阪维新会”并不甘心,他们修改了计划并将在今年11月再次公投。


日本行政区主要分都、道、府、县

府只有京都府和大阪府

若大阪府升为大阪都,就和东京平级了

(下图不包括北方四岛和琉球群岛)

 

大阪是日本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常住人口与GDP均位列第三,被视为西日本的中心。大阪政党提出要将大阪设为“备份首都”也有历史传承,在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期,大阪确实成为过日本列岛的政治中心。


这座日本名城,能如愿以偿吗?


日本人口前四大城市:

东京、横滨、大阪、名古屋

横滨东京实为一体,东有东京,西有大阪

(底图:shutterstock)


 


曾经的辉煌历史


大阪所在的近畿平原是天皇家族的龙兴之地。


哺育这里的河流是以淀川为首的众多河流,它们不仅带来了淡水,还在入海口逐渐沉积出沙洲、形成潟湖,为农业灌溉和围湖造地创造了基础条件。在多山的日本,这是宝贵的农业资源,也因此催生了日本列岛上最早的强势族群——大和人。


在平原稀缺的日本

能拿住近畿平原就奠定了巨大的经济优势

(大阪、京都、奈良是这一区域三大城)

(底图:shutterstock@mokokomo)


兴起于此的大和国(倭国)在仁德天皇时期迎来了治世。通过疏浚难波港口(如今大阪市中心的一片区域)、修建难波高津宫并迁都于此,日本开始与中国南朝宋取得联系,并试图扩大其在朝鲜半岛的影响力。


大阪现在还有高津宫和高津公园

不过这已经是多次重建的结果,不等于曾经的高津宫

(图片:google map)


随后这个政权以奈良盆地与近畿平原为基逐渐扩张,整合小国与地方豪强的同时,设法垄断与朝鲜半岛、高句丽、中原王朝的交流。遣隋、唐使就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他们也为大和国政权带来了先进的文化与科技。虽然新建的国都奈良城此时具有更高的政治意义,但坐拥向西港口的大阪,仍然是日本的经济和文化中心。


大和政权的势力已经相当大

颇有日本版秦汉的意味▼


与中国的文化交流,催生了大化改新这场影响深远的集权改革。圣德太子在大阪修四天王寺,则确认了大阪作为外来文化入口的地位。


随后难波宫的修筑,帮助大阪再次成为日本首都。虽然这里很快因为僧院势力做大以及从中国传入风水学的原因,让位于京都,但是三面环山的京都在很长时间内都只是一座单纯的政治城市,大阪作为第一大经济都市的地位并未动摇。


经过多次重建,现在四大天王寺不仅是宝贵的历史遗迹

也是佛教徒常去参拜的寺院和游客打卡地

(图片:beeboys / Shutterstock)


但此时的大和政权其实还没有真正统一日本,本州岛东北部还属于被统称为虾夷的外族,山地里还有因为生计问题啸聚山林的山贼,此后能与大阪一战的东京(江户)还没有得到充分开发。大阪长期的特殊地位,也是因为大和人尚未找到更好的落脚点。


面积上来看,关东平原显然是最大的

不过一方面受限于技术和开发较晚

一方面气候的变化,关东平原在历史上并非一直宜居

(底图:NASA Goddard/MODIS Rapid Response Team)


变化总是要来的。


随着时间推移,大化改新确立的班田制逐渐崩溃,天皇、豪族、寺院都拥有私田,农民只能选择虚报户口、种植豪族私田的方式维持生计。而豪族则趁机用高利贷、藏匿公田的方式吞并公田,天皇目力所见处处都在搞土地兼并,人地矛盾尖锐。


一面是巨大的人口压力和官民矛盾,一面是东日本大片平原未被开发利用,大和人把目光投向了东方……


这么好的地,不开发真是可惜了

(底图:Chelys srl )


 


经济中心转移


随着东日本越来越多的平原、盆地被逐渐开垦,日本经济重心东移的历史进程开始加速。大和人很快认可了越后平原、关东平原、浓尾平原这些面积广大、人口压力较小的农业适宜区。能够定居在此的拓荒队,在经过数百年的开发以后,就成了能挑战近畿平原的势力,这也是战国时代乱世中割据大名的前身。


其实除了关东平原之外

日本其他平原都颇为狭小

但相互之间以山地相隔,想要相互吞并也很难

(图片:google map)


但西日本,特别是沿海的重要港口,在战国时代依旧具有自己的优势——贸易。


此时葡萄牙人、西班牙人与后起之秀荷兰人都在寻求与日本进行贸易的机会,而苦于明朝海禁无法通商的日本商人也正好需要贸易伙伴。在长崎港与平户,被日本人称为“南蛮”的伊比利亚人与被称为“红毛”的荷兰人为日本带来了欧洲的科技成果。


欧洲人远航东亚的最远端

不是澳门,而是长崎


来自西方的产品经过能工巧匠本土化以后,品就变成了西部日本特产,既有铁炮、胸甲这样的军事装备,也有钟表、香料这样的玩物。对于当时的日本来说,这都是高度稀缺的物品,附加值极高,为港口城市带来了丰富的工商业收入。


葡萄牙大帆船来到长崎(17世纪)

(图片:wikipedia@Kano Naizen)


而东西日本货物的运输、南蛮贸易的成果向东扩散,都需要依靠大阪这个中枢,大阪仍然是一座坚挺的城市。甚而,比其他大城市更早地,大阪出现了农业商品化的迹象,逐渐成为日本的大米交易中心和棉花生产交易中心。优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物产与商业财富都使得它在战时成为了豪杰们眼中的必争之地。


在北海道尚未并入日本的时代

大阪可以说是日本中部最关键的海陆枢纽所在

 

这为战国时代大阪曲折的命运拉开了帷幕。


先是织田信长与以大阪石山本愿寺为中心的一向宗佛教徒打了十年仗,最终以烧毁石山本愿寺,二者讲和为结局。信长死后,上位的丰臣秀吉在大阪石山本愿寺的旧址修建了城堡大阪城,并成为其家族的统治中心。而随着秀吉过世,德川家康崛起,大阪城又成为了大阪冬之阵和大阪夏之阵的战场,决定了未来日本权力的归属。


描绘了丰臣时代大阪城的屏风

(图片来自@wikipedia )


最终,大阪城破,丰臣家灭亡,德川家建立幕府,大阪要塞则被彻底破坏。


但大阪的民用功能仍然得到了很好的保留,德川家康甚至可以说很重视大阪地区,将其收为自己的直辖领地,并重修了更高更大的城堡。


大阪城,与名古屋城、熊本城并列为日本三名城

(图片:ESB Professional / Shutterstock)


乱世的终结对商业都市总是有好处。德川幕府时代的大阪发展非常迅速,继续承担着联通东西日本,集散商品人流的枢纽。对于陆路不便的日本来说,大阪港也是海上动脉的关键节点,过去繁盛的稻米与棉花贸易继续畅通,使它有了天下厨房的美称。


1686年的大阪地图

(图片:wikipedia@Hayashi Yoshinaga UBC Library Digitization Centre)


只是,对于整个日本来说,大阪已经不再是历史的选择。而关东平原不仅是全日本最大的平原地区,坐落在这里的江户城,还是德川幕府的老巢,在政治和农业经济上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在此后的江户时代,江户城不仅拥有将军坐镇的政治地位,而且也因为大阪不再拥有通商口岸的优势,而在经济上后来居上。直到倒幕运动之后,江户改名东京,并迎来了天皇,成为了事实上的首位城市,尽享改革期的政治与技术红利。而大阪却不可避免地相对衰落了。


皇居鸟瞰图,相比幕府时期的江户城御所相差不大

(图片来自@Wikipedia)

 



宏伟的愿景


二战之后,曾经乘改革东风而起的日本变成了一地废墟,经济重启有赖于占领军和官僚系统的政治性指导。此时东京的优势变得更大,成为日本的机械制造与重工业中心,只是将部分轻工业留给了大阪。


东京铁塔,建于1958年

在经历了数年的回复和朝战的机遇期后

日本工业机器再次快速崛起

(图片:superjoseph / Shutterstock)


在随后的产业升级中,大阪也无奈滞后,眼看着东京占据了金融、保险等服务业制高点。随着日本城市化进程加快,东京一家独大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大阪虽然表现突出却与东京差距越来越大。


作为实质上的首都,东京是这个岛国当之无愧的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在2010年就已经成为了世界人口最多,GDP最高的城市,在环太平洋地区拥有相当的话语权。如今日本的城市化进程业已完成,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老龄化与劳动力人口减少的问题也变得日益严重,东京却仍然能在其他地区劳动力人口萎缩的情况下,持续吸纳人口,创造财富。


欢迎来到东京,一座世界级的资本制造机

(图片:taihern / Shutterstock)


大阪的命运就显得落寞多了。和日本大多数城市一样,大阪的老龄少子化问题凸显,在产业升级中,过去培育起来的阪神工业带企业,也纷纷把工厂迁到了第三世界,把总部挪到东京,将家乡弃之如敝履。


不过作为一座古都,旅游业还是很合适的

(旁边还有京都奈良,堪称古都群)

(图片:deposit / 图虫创意)


大阪人也希望能改写自己的命运,首先就要从行政级别上确立自己的身份。


根据1947年的日本《地方自治法》,日本行政区分为都道府县四种。其中以县最为常见,有43个,北方开发程度较低的北海道是唯一的道,2府分别为京都与大阪,而东京最为特殊,是唯一的一个都。东京都的特殊身份,避免了其他城市可能遇到的府市两级机构的内耗,机构精简,职权也相对明确,这样的制度设计,是苦于不同层级机构叠床架屋的大阪所心心念念的。


相当于一个首都,两个直辖市,一个边疆区….


备胎首都计划,于是应运而生。


2012年,大阪市市长桥下彻和他领导的政党“大阪维新会”推出政治纲领《大阪都构想》,旨在参考东京都,合并大阪府与其下辖的大阪市与堺市等已经成为城市群的市,为一个“大阪都”。虽然不一定真的要承担首都职责,但“都”的行政级别,可以规避多头领导、府市政府互相掣肘,以减轻公共资源浪费,加速大阪的发展。


虽然已经完全连成一片

但其实大阪府下面的是众多“市”组合在一起

(图片来自:google map)


计划很诱人,但如何协调大阪市与其他卫星城的地位、如何划分大区、需要多少预算等等细节问题都需要权衡各方利益。这些问题未能解决,导致议案15年投票时以微弱劣势被否决。而大阪维新会不愿放弃这个美好的计划,准备在2020年年末投票。


大阪维新会(可爱画风)

(图片来自@Wikipedia)


变数在于,如今全球受到疫情影响,恐怕届时民众态度会趋于保守,大阪想做都,还是没有那么容易。




参考文献:

https://oneosaka.jp/tokoso/question.php

https://www.wikiwand.com/zh-cn/%E5%A4%A7%E9%98%AA%E9%83%BD%E6%A7%8B%E6%83%B3

https://www.nippon.com/hk/japan-data/h00433/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16/03/27/national/life-good-clean-prosperous-japans-backup-capital-osaka-2060/#.XsJNgkQzbIX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59146060V10C20A5AC8000/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9%98%AA%E5%B8%82#%E8%BF%91%E4%BB%A3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23512-2017-02-02-13-59-19.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vigator Fortuner



END



扩展阅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