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我已经尽力了…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397-意大利的尽力局


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目前,意大利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

 

在疫情爆发之初,人们对意大利的局势是非常担心的。毕竟在刻板印象中意大利就是懒散低效的代表,而当前的执政者又是民粹政府搭配毫无经验的总理,面对突发事件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奇葩反应都不出人意料。


毕竟形势已经相当严峻了

(参考: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Italy)

 

不过最终这届意大利政府还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治理水平,疫情防控好于很多人的预料。

 

但是相比较疫情,疫情之后的经济问题可能更需要引起关注。意大利引以为傲的手工业,以及极具意大利特色的行会组织,已经在这场疫情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去年9月才趋于稳定的意大利政坛会不会再起波动也是个未知数。


 


意大利并不容易


虽然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但意大利的21世纪其实一直不是很顺。


08年金融危机对意大利打击非常大,终结了意大利将近十年的景气时光。特别是,作为欧债危机的主角之一,意大利的衰退一直持续到2010年。加之2012-2014年,和2018年的两次经济衰退,意大利的经济十年衰退了三次,至今意大利的人均GDP还没有恢复到07年的水平。


和旁边两个大国俱荣俱损,仿佛也能从中看出些规律

(图片来自:google.com)


2014年难民危机爆发,地处南欧与北非隔海相望的意大利成为难民重要的必经之路,或索性成为目的地。2014-2018,有超过65万难民从意大利登陆,而意大利人口只有六千多万,这些难民对于社会的冲击可想而知。


显然,引入难民救不了意大利,而大量难民和非法移民反而与经济衰退,民粹主义思潮一起加速了政治危机的爆发。


难民进入欧洲两条最重要路线

一个是从中东经希腊进入,一个是北非从意大利进入

虽然最想去的是德国,但能呆在意大利也不错


米兰的移民办公室工作量骤增

(图片来自Alexandre Rotenberg / Shutterstock.com)


意大利作为议会民主制国家,总理才是政府首脑与最高行政长官,由议员提名,议会确定人选、信任投票,最后由总统任命。2018年,疑欧派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他们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北方联盟联合组阁,本就迎来了不好的风评,最后议会推选出的总理是毫无执政经验的法学家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更令人摸不着头脑。


一个让人很意外的结果

(图片来自Presidenza della Repubblica / Wikipedia)


组阁后,意大利也确实经历了政治变革之后的剧变。尤其是2019年8月孔特总理与极右翼副总理矛盾表面化,最后以副总理出局为结果,意大利的政治危机才算告一段落。


有这样一个内部充满矛盾的政府和议会,人们对意大利疫情防控满怀疑惑也不足为奇。


那他们做得怎么样呢?

 


逐渐增强的防控措施


目前意大利新型冠状病毒确诊4680例,死亡179例,死者平均年龄81岁,治愈523例。确诊患者中,2613人都来自于伦巴第大区,与中国、韩国、伊朗相似,意大利的疫情中心也在交通发达,经济繁荣的地区,且疫情扩散主要源于本土而非输入。


主要在北部,确诊数字还在快速增加

不过以意大利当前的防控程度,南部很难幸免

且从北意大利出发,整个西欧都很紧张…

(参考: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Italy


1月30日,两名中国游客在意大利确诊新冠肺炎,隔离收治后,意大利随即中断了与中国的航线(包括港澳台),并进入为期六个月的紧急状态,成为欧洲最早对疫情做出如此反应的国家。


在之后的二十余天时间里,除了一名武汉归意人员外并无确诊,疫情看似已经平息。


2月21日伦巴第地区出现意大利本土第一例确诊病人。这位38岁的男性出现呼吸问题后,医生判断他并未出现疑似身患新冠肺炎的特征,导致病毒传感了他怀孕的妻子、跑步的同伴和医护人员。


伦巴第第一例

(图片来自:twitter@ISS)


更令人费解的是,疫情期间这名病人没有离开过意大利,虽曾与从中国回国的同事吃饭,但是那名同事并未患病。这使得对病毒来源的研究中断,是否存在第零号病人也成了迷。


此后政府检测了数百名密切接触者,却没能阻断疫情,同一天意大利还确诊了16例。而从那一天开始,确诊人数就呈现井喷式增长。


戴口罩不积极的意大利人

抢购生活物资倒是很积极

(图片来自Nick.mon / Wikipedia)


意大利医学专家推测,疫情已经传播了数周,但是初期没有被发现,也就无法采取应对措施,进而导致疫情大规模蔓延。


疫情中心伦巴第大区拥有四个机场,其中三个服务于米兰都市圈的机场。这些机场客流量巨大,接待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来宾。米兰的中央车站则是北意大利最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便利的交通也方便了疫情的传播。


年运客量达到1.2亿人次的米兰中央车站

便利了出行,也便利了病毒传播

(2019年9月27日,意大利-米兰中央车站)

(图片来自:fotoliza / Shutterstock.com)


到2月22日,疫情爆发的第二天,意大利已有79人确诊,并出现了死亡案例。面对确诊病例增长迅速的情况,意大利部长会议宣布采取紧急计划,对疫区伦巴第和威尼托两个大区中11个市镇(后增至12个)进行封城处理,这样的反应速度并不算慢。


封的这11个市镇,有10个在伦巴第大区

但即使这样紧急处理,对于遏制扩散已经收效甚微


这11个城镇被称为“红区”(之后又加入一座小城),身处其中的5.5万居民两周内不得离开所在城市,私自逃离可能被拘捕三个月。他们被允许外出散步,但是建议减少外出,禁止集会、私会,体育赛事、宗教、演出取消,关闭学校、酒吧等人员密集场所,药品将配送到居民区,熟悉的味道来了。


其实这11个城镇,放国内规模更像村镇,而且都挨着

(下图仅标注部分城镇,图片来自:google map)


靠近红区的部分地区被划定为黄区,黄区内大型公共活动和大型公共场所被取消、关停,居民也被要求减少外出,注意保持距离。


虽然旁边的米兰不至于封城

但部分米兰市民已经戴上口罩了

(2020年2月22日,意大利-米兰)

(图片来自:praszkiewicz / Shutterstock.com)▼


随着疫情的发展,意大利的防疫手段也逐渐升温,大型活动纷纷取消,全国学校停课,连意甲比赛都纷纷推迟。对病人的排查、公布也比较到位,确诊、死亡人数一直在合理增长,少见瞒报谎报的情况(这一点与韩国相似),这样统计数据虽难看,但绝对要好过不查等于没有的鸵鸟心态,对本国国民和全世界都是负责的。


社会媒体也迅速反应过来,虽然民众应对速度较慢

(图片来自:praszkiewicz / Shutterstock.com)


(图片来自:praszkiewicz / Shutterstock.com)


从铁腕防疫的角度看,意大利政府可能是除中国外表现最好的,这一点远超很多人的预料。


同时意大利的三十万中国侨民这次也给华人长脸了。3月2日,米兰华人群体向伦巴第的红十字会捐赠了2300个医用口罩,缓解当地口罩紧张的状况,得到了意大利主流媒体的报道,既为抗击疫情,也为抗击疫情发生以来的歧视做出了贡献。


(截图来自:la Repubblica Milano/facebook)

 


疫情中心即为经济中心的尴尬情况


意大利作为世界排名前十的经济体,是欧盟重要的成员国,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特别是欧盟各国人员往来频繁。同时它还拥有55项世界遗产,以及梦回罗马的历史IP,是西方国家中颇具旅游吸引力的一员。


意大利全国遍布历史旅游资源

在北部的伦巴第大区和威尼托大区也很多

(意大利-米兰大教堂)

(图片来自:Bestravelvideo / shutterstock.com)


如此的一个意大利,如果不严控,会对国际社会特别是欧盟造成巨大的防疫压力。而意大利也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采取了西方国家中最雷霆的手段,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持。然而它的国民经济却为此作出了巨大牺牲。


威尼斯狂欢节也取消了

对于旅游业高度繁荣的意大利

这次疫情无疑是巨大的经济灾难

(2020年2月24日,意大利-威尼斯)

(图片来自:Kagan Kaya / Shutterstock.com)


虽然中、韩、伊等国的疫情中心也是本国的大城市,但武汉、大邱、库姆都尚不能称为一国无可替代的经济支柱。而意大利的情况严重就严重在,它的疫情中心在北部的几个大区,而那里正是意大利独一无二的经济火车头。


而且过了阿尔卑斯山就是法国、德国

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病毒传播上

意大利和西欧都是真正的命运共同体

(图片来自:ESA / NASA)


比如伦巴第大区,位于意大利最北部靠中心的位置,人口占意大利人口的六分之一,是欧洲GDP第二高的地区,人均GDP也高于意大利的平均水平。其首府米兰名声赫赫,是意大利北部最大的城市、商业中心和金融中心、众多跨国公司的总部设在此地。


米兰今年二月还召开了国际旅游博览会

结果疫情迅速恶化,旅游业的冬天来了

(图片来自:pcruciatti / Shutterstock.com)


在米兰这样的大城市周边的,是承载了全国半数人的小城市。欧洲的小城市人口通常不到20万,但众多毛细血管一样的中小企业还是能支撑起这里的经济运转,其中就包括意大利以为傲的手工业。


以米兰为首的伦巴第GDP占到全意大利五分之一强

(图片来自:wikipedia—List of Italian regions by GDP


这类兴旺的小城市在意大利北部尤其多,以酿酒、家具、大理石开采加工、皮革、服饰、丝绸等行业见长,通常品质好,单价高,以服务国际市场换取高附加值为主。这种传统的源头可以一直追溯到中世纪末到文艺复兴早期,手工业帮助意大利创造了资本主义萌芽,也留下了一众百年老店的品牌遗产,伦巴第与威尼托的小城市尤其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很多类别的技艺上仍然有独到的优势

不过中国的产业也在快速追赶(甚至直接取代)

(图片来自:MariaTsyganova / Shutterstock.com)


个体手工业者抗风险能力差,从中世纪起,各行的工匠们组建公会把中小企业联合在一起,促进行业的发展。1946年建立的现代公会组织Confartigianato Imprese是目前意大利最强大的公会之一,它成为了服务手工业者与小微企业、制定行业标准、给予特许权、提供融资、促进技术变革的重要存在,成为了意大利经济的特色组成部分。


然而如今伦巴第与威尼托地区的中小城市不在红区便在黄区,大多处于停产与半停产状态。虽然意大利政府给予红区停工30天以上的中小企业减税,员工享受补贴的支持政策,但是对于挽救经济损失只是杯水车薪。


红区所受损失的具体数字尚未查明,周边受疫较小地区反馈的数据也并不理想。


伦巴第大区西侧皮埃蒙特大区库内奥省的Confartigianato Cuneo(可以理解为库内奥省手工业匠人公会)给出了省内70%中小企业受到影响的数据,运输、旅游、时装、服务、食品受影响尤其大,部分外国公司则因怀疑这些企业的生产能力,以至于终止合作,情况继续恶化可能会变成长期影响。


虽然疫情挡不住那追求时尚的灵魂

但今年的收入还是应该担忧一下

(图片来自:praszkiewicz / Shutterstock.com)


而在平时,伦巴第和威尼托两个区贡献了意大利三分一的GDP和半数的出口额。它们发烧,也就意味着整个意大利的经济都要重感冒了。


即使政府铁腕手段不断,但意大利也确实因为疫情迎来了7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经济衰退。而经济持续衰退对社会稳定的危害已经有无数先例证明了,没有人知道正在努力灭火的意大利将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参考文献:

https://milano.repubblica.it/cronaca/2020/03/02/news/coronavirus_milano_lombardia_comunita_cinese_regala_mascherine-250052732/?ref=search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1606522

侯丽 意大利城镇化的社会经济与空间历史进程及模式评述

https://cuneo.confartigianato.it/home/associazione/chi-siamo/

https://www.lastampa.it/cuneo/2020/03/05/news/

http://www.oliannet.com/eu/2020/03-07/319864.s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praszkiewicz / Shutterstock.com



END



扩展阅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