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阿萨姆出事了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296-印度出事了


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从11日左右,印度议会通过《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引起的混乱愈演愈烈,从直接受到影响,需要接受移民的阿萨姆地区,到国立伊斯兰大学,都出现了示威活动。事态扩大后,各地还爆发了冲突,引起的骚乱已经造成了多人死亡。


阿萨姆邦的抗议街头

(2019年12月11日,古瓦哈蒂)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GYAN PRATIM RAICHOUDHURY)


这些冲突并不源于洋葱涨价,也不源于工人失业,而是由于印度在近日通过了一项政府有权授予符合条件的外国人印度公民身份,但不包括穆斯林的法律。印度发布如此歧视性的法律事出有因,而示威活动也不仅仅有穆斯林群体参与。


抗议的是《公民身份修正法案》(CAB)

(2019年12月11日,古瓦哈蒂)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David Talukdar)

 


一纸法令引发的血案


2019年12月9日,印度议会人民院(下议院)高票数通过了《公民身份修正法案》。11日该法案又在联邦院(上议院)以125对105票通过。


这一修正案允许印度政府为来自孟加拉,巴基斯坦,阿富汗三国的宗教少数派,且已经在印度生活六年的移民授予印度公民权。


印度与周边国家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都是有大量印度教徒的国家

(不过两国最大比例为伊斯兰教徒)

而且孟加拉国人口压力巨大,有较大的移民动力


但可以接受的移民范围被限制在印度教徒,基督徒,锡克教徒,耆那教徒,佛教徒等宗教群体,唯独没有穆斯林。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其他群体,需要在印度生活11年才有资格申请获得公民权,而且能不能批准还要看移民局官员的心情。


印度主要宗教群体比例

穆斯林作为第二大群体,却被排除在外

恐怕是个令人不安的信号


很显然,这次修正案能够通过,与秉持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印度人民党,以及其领导的右翼政党联盟——全国民主联盟的做大不无关系。


以及一位与印度人民党密不可分的男人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run sambhu mishra)


从英国殖民印度的末期,印度教徒中就出现了右翼组织印度教国民志愿服务团(RSS),这个组织占领民族大义、宗教正统的道德制高点,同时配合准军事组织的加持和涉足各个领域的分支机构,在印度发展迅速。


成立于1925年的RSS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志愿组织

前期主要为了宣传印度教思想

(RSS创始人Hedgewar (一排左二)和其成员(1939) 

图片来自:Wikipedia)


随着印度国力的上升,占人口比例大多数的印度教徒自信心显著提高,莫迪这样出身RSS的右翼强硬派在印度更受欢迎,而传统上有领导经验的国大党反而因为立场中立而被冷落了。


印度人民党支持者众

印度教民族主义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

( 2019年5月23日,古瓦哈蒂,膜莫大军…)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David Talukdar)


作为对印度教徒的承诺,莫迪在2016年就试图推行这一法律,但是未获得联邦院的通过。这次能够高票通过,证明当前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力量在印度上层已经更为强大了。


一个印度教的印度在向你招手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eddees)


针对穆斯林的政策一出,很快就在印度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游行示威从东北部的阿萨姆地区开始,蔓延到印度东部和北部,主要的大城市孟买,新德里,海得拉巴和加尔各答也都出现了游行。


首先是阿萨姆邦

然后其他地区穆斯林也开始有点慌


不过有趣的是,反对者有截然不同的派别,甚至针锋相对。


最冲动的一派当然是认为自己受到歧视的穆斯林。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国立伊斯兰大学的学生们激烈抗议这一法案,成为新德里反对法案的中心,至少三辆公共汽车和数辆摩托车被烧毁,道路被堵。印度警察攻入学校,学生用石头反击,警察则用催泪瓦斯回应,最终逮捕了不少抗议学生。这又引起百人在警局门前抗议,警方随后释放了约五十名学生。


印度全国范围的抗议

一方面是出于东北部的地方自我保护

一方面则是全国穆斯林的深深忧虑

(2019年12月15日,印度-新德里,对CAB的抗议)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iamvipulmishra)


其他派别,则可以从地处东北部的阿萨姆人中窥探。


阿萨姆地区的情况本来就已经非常复杂,主体民族是讲阿萨姆语和孟加拉语的印度教徒,同时这里是印度穆斯林比例第二高的地区——3200万居民中有三分之一是穆斯林,还有其它种种少数民族杂居其间,今年来还有大量来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大多是穆斯林)。


印度穆斯林比例较高的一些邦(>25%)

阿萨姆邦和西孟加拉邦是两大重镇


所以阿萨姆地区的反应也是最激烈的。人数近半的讲阿萨姆语的人想驱逐非法移民;穆斯林对法律感到愤怒;说孟加拉语的印度教徒则认为优惠条件不够彻底,很多他们的同族也会被排除在优惠条件之外,诉求各不相同,表现却出奇的一致。


阿萨姆邦抗议人群

(2019年12月11日)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NK777)


为了平息这次事件,印度动用了大量警力,在部分地区实行宵禁,还关闭了互联网,这或许是莫迪政府上台以来要面对的最大规模的国家骚乱。

 


领袖指引下的分裂


其实莫迪政府对穆斯林的弹压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不光是针对巴基斯坦这个死对头,连自己国内的穆斯林也不放过。这在印度当然也是有群众基础的。偷牛的穆斯林动辄被私刑处置,甚至打死,连清真寺都有被拆除改为印度教神庙的案例。


以神的名义行事,真是太方便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rindambanerjee)


历史的恩怨源自印巴分治时期穆斯林独立建国的尝试。


英属印度逐渐解体的过程中,印度教徒与穆斯林都出现了自己的独立建国团体和领袖。穆斯林在印度一直不占人口优势地位,所以一直有被印度教徒孤立的恐惧。果然,1906年,因穆斯林在国大党中地位被明显边缘化,为了对冲政治失势的恐惧,很快全印穆斯林联盟成立。


1906年举行的ALME会议奠定了穆斯林联盟的基础

(会议合影 图片来自:Wikipedia)


后来被巴基斯坦奉为国父的真纳在1913年加入全印穆斯林联盟后,逐渐进入该组织的权力中心。然而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穆斯林,而是一个受英式教育的自由主义者,比较赞同国大党中的温和派,被称为“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团结的号召人”。


改变历史进程,修改世界地图,建立一个民族国家

(真纳(一排左二)和全印度穆斯林联盟成员 图片来自:Wikipedia)


同时,曾在南非反抗英国人的律师甘地回国并迅速成为国大党领袖。与老一辈温和派国大党不同,甘地主张非暴力不合作路线反抗英国人,这一路线有非常浓厚的印度教思想,和真纳乐见的国大党意识形态截然不同,两人的路线分歧也趋于公开化。


回归印度的圣雄,真纳可能会有些陌生

(甘地和真纳的争论(1939)  图片来自:Wikipedia)


随着1920年非暴力不合作写入国大党党章,国大党开始走群众路线,印度教色彩越来越浓烈,与穆斯林联盟的矛盾也浮上了水面,以至于真纳于1940年提出了分治方案,并在此后始终坚定要建立一个南亚穆斯林国家的立场。


1943年,在新德里发表演讲的真纳

(图片来自:Wikipedia@British Library)


1947年,在英国人的居中调停下,印巴还是分治了。原本是邻居和兄弟的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一夜反目,国家分裂也造成了人口大迁徙和大动乱,保守统计也有1200万人流离失所,50万人在冲突中丧生,宗教分歧变成了算不清的血债,并在此后引发了三次印巴战争。


1947年6月3日,真纳通过全印度广播电台

宣布巴基斯坦成立

(图片来自:Wikipedia)


而每当印度出现印度教徒与穆斯林的冲突时,印度周边的伊斯兰国家往往会表示关切,在这些国家生活的印度教徒也往往会受到骚扰。


一列去往巴基斯坦的难民火车

车上载满了穆斯林

(图片来自:Wikipedia)


最让印度头疼的还是国内的分裂势力以及领土争议区。


印度曾出现过多个穆斯林武装,他们往往有谋求独立的倾向,其背后即使没有来自巴基斯坦的支持,也至少被巴基斯坦分治的历史所鼓励。在印度政府看来,穆斯林中的激进分子就是不安定因素,更何况还是从宗教极端势力较多的外国来的非法移民呢。


难民,真的太多了,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

有的人目的地是德国,也可能是孟加拉、印度

(从缅甸来到孟加拉的罗兴亚穆斯林难民)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k Hasan Ali)

 


印度穆斯林的真实生活


为了消解穆斯林对印度造成的分离影响,印度采取了胡萝卜加大棒的战略。


其一怀柔,对穆斯林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和空间,保证占印度人口六分之一的基本盘的稳定。印度的宪法和法律保护穆斯林的权力,在政府中为底层穆斯林(不是全部)预留比例较小的高等职位,并给予文化上的一定优待比如设立国立伊斯兰大学等。


这座图书馆是沙特国王萨尔曼捐赠的

算得上同教支援

(国立伊斯兰大学图书馆  图片来自:Wikipedia@Nomu420)


其二镇压,对敌视印度的穆斯林进行镇压和归化,镇压的效果随着印度军力的加强和经济的发展变化显著。比如在争议地区印控克什米尔。今年三月武装冲突爆发,五月印度军队就击毙了武装分子头目,以儆效尤。


战斗过后的斯利那加街头

(印控克什米尔-斯利那加)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rindambanerjee)


印度政府也在努力提高穆斯林群体的受教育水平,加速完成民族整合。


然而伊斯兰教人口可是高达两亿。


相当于印度国内装下了一个巴基斯坦或孟加拉国

(图片来自;google.com)


何况他们的聚居区高度集中,几乎全都在北方邦、西孟加拉邦、比哈尔邦和安得拉邦等北部地区。以地方势力来看,穆斯林在北印度可称得上与印度教徒势均力敌。而在东北部,印度与孟加拉接壤地区,穆斯林移民也在不断涌入,让人口天平向着新德里不愿见到的方向倾斜。


旁边的孟加拉国才是真正的伊斯兰大国

(1.6亿人,绝大部分信仰为伊斯兰教)

可以源源不断得维持印度东北诸邦的穆斯林比例


人口占比的变化会改变政治力量的变化,在靠近邻国的地区出现大量穆斯林移民聚居区是印度政府和印度教徒无法忍受的,特别是新入籍的穆斯林需要更久的时间进行磨合。在此背景下,莫迪政府给出的政策最终获得通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根据。


铁粉纷纷表示同意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aikat Paul)


莫迪政府甚至还对国际社会的批判感到冤枉,因为在修改前,印度禁止任何非法移民取得印度公民身份。考虑到它的邻国是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局势不稳定、生活水平极低的国家,轻易让难民获得印度国民身份是冒险的行为。如今允许他们有条件缩短入籍限制,印度政府还认为这是一种进步,却没想到被搞成了大新闻。


支持者众,反对者众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David Talukdar)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印度号称没有对穆斯林采取残暴的镇压政策,穆斯林在印度的保护之下却没有活得多滋润。


据统计,印度穆斯林的贫困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大多数人在小企业和非正式经济单位工作,政治参与度则更低。至于印度教徒对穆斯林的日常隔离与歧视,可能只有身处其中才能理解个中滋味了。



参考文献:

Citizenship Amendment Bill: India’s new ‘anti-Muslim’ law explained  BBC NEWS

Hindustan Times

纪立新 甘地与真纳之比较

姜景奎 印度印穆冲突的历史文化因素浅析

刘向阳 印度穆斯林的发展困境及政府的应对措施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David Talukdar



END



扩展阅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