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如何受益于智慧扶贫?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192-精准扶贫的挑战


作者:常教员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生菜


1979年,总设计师对来访的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描绘了他对未来中国的设想:中国将会在世纪末达到小康社会。不过鉴于中国的底子比较薄,贫困人口多,这个小康社会的定义和发达国家的小康还是有所不同。总设计师的想法是,到世纪末,中国的人均产值达到800美元


那么当时的美国人均GDP是多少呢?

接近13000美元

(图片来自wikipedia@Schumacher, Karl H.)


然而改革开放的大潮来势太过凶猛,睿智如总设计师也没有想到后来的历史发展走向。2000年,中国的人均GDP就达到了960美元,在21世纪更是一路暴涨,如今已经接近10000美元大关。


其实中国人均GDP离世界平均还有一点差距

不过这可是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提升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在高涨的数据下,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现象确实存在。在东部地区高速增长的同时,中西部还有大量贫困地区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摆脱贫困。


湖北宜昌市夷陵区分乡镇农村

扶贫宣传标语多(图片@图虫·创意)


正因为此,扶贫成为了全国上下的共同心愿,扶贫攻坚不仅是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也是很多企业和个人所关心的事业。


尽快让扶贫路上不落下一人,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梦想


 


如何让输血变造血


中国扶贫的概念早在90年代就已经提出了。总设计师当年的那句“先富带动后富”,为中国未来的改革发展设下了遥远的目标。


巨量的劳动人口在东西之间迁徙

这是一个涉及十几亿人口的内部全球化分工

(图片@图虫·创意)


但当年中国的经济实力还远不如今日一般强大,扶贫的理论和方法也尚在摸索过程中,扶贫的手段失于简单,甚至有些粗暴:通过地区间转移支付的方式,一帮扶就是一大片,款项还会被截流,真正贫困的家庭和地区却得不到救助


云南贫困山村家庭已经坏掉的老电视

(图片@图虫·创意)


这才有了今天“精准扶贫”的概念。和改革开放后很多出现的很多新鲜事物一样,这个概念也源于改革的排头兵广东


广东省很早就成为了中国的第一经济大省,但广东省的发展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在粤东、粤北、粤西的山区,仍然有大量无法走出大山的贫困户,其中有200多万户还居住在茅草棚里。他们为珠三角提供着劳动力、农产品、水资源,却没能共享珠三角的发展红利。


广东经济发展程度地图


为了让这些同样为广东发展做出贡献的人也与珠三角一起共享“幸福广东”,广东省在2009年提出了“规划到户、责任到人”的“双到”战略,通过区域协调发展的方式,让这些地区也接入世界分工当中,两年时间就让贫困户的平均收入水平提高了121%,绝大多数达到了脱贫标准。


这项先进经验,后来就成为了“精准扶贫”推广的模板。帮助贫困地区“造血”,成为了和“输血”同等重要的扶贫方式。


“双到”战略实施,广东封开县地税局扶贫送温暖

(图片@图虫·创意)


常洁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的建档立卡贫苦户,她的丈夫外出打工时腰部受伤,从此卧病在床,她不仅要负责家里的收入,还要料理丈夫和孩子的生活,不能也像其他人一样外出打工。


但乌兰察布的北部,地貌以黄土丘陵为主,土地贫瘠水资源匮乏,很难发展农业。又因为大青山的阻隔,这里与市南的前山地区交通都不方便,更别提与北京等大城市的联系,工农业发展都很艰难。像常洁这样只能留在本乡的人,收入非常微薄,连孩子买书的钱都筹不起来是常有的事。


乌兰察布附近一个平凡的村子

出生在哪真是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的命运

(图像来自google map)


2017年3月,她听说有一家新开的阴山优麦公司招员工,公司就在本村不远。渴望改变现状的常洁立刻跑去应聘。因为是在册的贫困户,她当即被录用了。


她农忙时在家种地,农闲时来公司上班,每年有半年时间在包装车间工作,每月工资2000多元,随着订单越来越多,加班费和奖金更是丰富了她的收入。原本贫穷的家庭,也有了起色。


现在的常大姐对生活充满感恩

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了▼


其实,这家燕麦公司,是由来自广东的中国平安投资创办的。乌兰察布的土地虽然贫瘠,但也有种植优质杂粮的潜力,而这正是现在大城市白领最愿意消费的健康食品,是把自然条件、扶贫和商业化结合的优秀案例。


为了让村民们能毫无后顾之忧地种粮,平安还承担了产业保险,如果发生农业意外,比如因天灾造成歉收,或是遭遇病虫害导致减产时,则风险由双方共担


阴山优麦(图片@中国平安)


类似的产业案例在大江南北还有很多。


南方的广西来宾,有75%的民众都是少数民族同胞。他们聚居在市区两翼的山区里,因为语言不通、交通不便等原因而难以脱困,在当地形成了连片的贫困区。


还有很多人是在缝隙中求生的

(广西-来宾,图像来自google map)


其实广西气候温润适宜,土壤也比较肥沃,不仅是南方重要的农业省区,也有发展特色养殖业的潜力。但限于养殖业高投资高市场风险环保压力等因素,不少村民没钱养猪,不敢养猪,也不知道猪肉的销路怎么找。


但去年,这里的村民们却找到了一条安全的养猪致富路。


平安为当地养猪场提供了3000万产业贷款,并帮助农户通过土地承租、劳务用工等各种方式参与到养猪当中。平安还带来了猪脸识别等高科技辅助手段,减轻了农户看管的负担。


刷脸就知道这只猪什么状况(图片@中国平安)


为了让养猪的效益最大化,这些猪场使用了先进的循环技术,将猪粪堆肥用于果树种植,而猪场废水也可以生化处理后重新用于浇灌。过去那种会因环保政策收紧而被推翻的养猪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环保又能帮助脱贫的猪场


扶贫,早已不再是政府独立支撑的任务,企业往往能用独特的产业视野为贫困地区找到最适合的精准扶贫产业,为他们带来强大的造血能力,永远告别贫困的噩梦。


这就是中国平安“村官工程”找到的新思路。

 


如何创造健康平权


然而找到了产业,也并不意味着贫困农村的问题就全部解决了。从产业布局到盈利需要一段时间,从盈利到完成原始积累服务设施建设,又需要很长的时间。但贫困地区的人们可能已经等不及了。


2017年,中国人均寿命达到了73岁,但在农村,却是69岁。原因很简单,大城市的医疗人员专业水平更有保障,处理疑难杂症的经验也更丰富,这是长寿和健康的重要保障。


毕竟这种手术室农村很难见到啊

(图片@图虫·创意)


而即使有的村民进了城,高昂的医疗费用也有可能让他们一夜返贫。从小病到大病再到放弃治疗,往往只在转瞬之间。


但贫困地区的人们和大城市的居民一样,拥有活得更健康,更长寿的权利。国家从2002年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农村地区广受好评的农合医疗保险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此后国家还不断加码新农合的补助力度,如今已经达到了每人450元,尽力让贫穷的村民们也能放心求医。


2009年2月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观音山镇中沙村农民

进行城镇医保登记缴费(图片@图虫·创意)


而在医疗健康的基层看,从农村基础保健做起,及早发现重症,同时提高贫困地区的医疗水平,让人们不用进城就能享受靠谱的医疗,会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韦明生是广西百色市田东县平略村的村医。


说是村医,但他从来没有受到过系统的医学知识训练。像这样的赤脚医生,在中国的贫困农村里有很多,但他们正是构成了国家基层的第一道卫生防线。


赤脚医生是村民们患病时的头一层希望

(图片@图虫·创意)


长期以来,韦医生也对现状不太满意,平时治病很大程度上依靠经验和临时摸索,很有可能耽误了村民的病情。他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得到原上海瑞金医院副主任医师望亭松的“一对一帮扶”。通过线上系统,韦医生遇到疑难杂症时,随时能得到望医生的建议,处理起病情来得心应手了许多。


这是平安“村医”工程的一部分除了韦医生,来自广西各地的600多名村医都在2018年得到了平安的专项培训。通过平安捐献贫困农村的健康检测一体机,他们能快速调查村民的身体状况,还能通过村医专属APP实现村民病历联网,与来自大城市的同行交流经验,让村民们更健康。


不出门看名医(图片@中国平安)


而在同一年,江西革命老区瑞金的贫困地区迎来了一辆“移动健康检测车”。平安用这辆车带来了数字化医疗设备和数位名医,在这里进行了三天义诊。村民们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医疗设备,也在义诊中学到了平时极为匮乏的卫生知识。


群众喜闻乐见▼


这是中国平安“村医工程”的雄心:让曾经缺医少药的农村卫生条件正在逐渐改善。在不远的未来,因为担心返贫而不敢看病的他们,不用走进医院就能享受到安心的医疗。

 


如何击碎贫困的链条


有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让我们能看到贫困人口也享受到了发展带来的红利。但担忧也随之而来——扶贫绝对不是一代人的事,消灭了绝对贫困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能为子孙后代带来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呢?


这就要很认真地从长计议(图片@中国平安)


这不是一个好回答的问题。


1966年,美国学者克尔曼发表了一篇论文《教育机会均等》,提到了高收入家庭能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而高受教育水平的孩子能在未来找到更好的工作,甚至有更健康的身体。而贫困家庭则走上了相反的道路,贫富都会有代际遗传


这篇文章引发了学界轰动,此后人们又发现了更多影响贫富代际遗传的因素,比如父母的财富积累、工作学习经验、社会地位、家庭居住环境、户籍等等,都会让贫富有很强的遗传性质。发展越成熟的社会,寒门出贵子的难度也就越高,这不光是中国的现象。


爱读书还不行,关键是资源得给到位。

(图片@图虫·创意)


这些道理其实不言自明,要打破逐渐僵化的社会格局,扶持寒门子弟的教育显得尤为重要。


新中国成立之后,曾狠抓识字教育,基本完成了全国扫盲,这为我国提供了巨大的劳动力红利。而在新的发展时局中,仅仅扫盲已经远远不够,对贫困地区教育的重视,也拔高到了“科教兴国”战略的一部分。


为了更好地发展农业

现在很多农民也在学习数字科技

而从家乡走出去的大学生也正是把技术带回来的人

(图片@图虫·创意)


早在90年代末,我国就启动了国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要求即使是贫困地区的孩子也必须完成9年义务教育。2001年,国家又推出了“两免一补”政策,让贫困少数民族地区的孩子们可以几乎免费上学。这类扶持此后不断推出,既有在国家层面的“名校走出去”,也有各种由大学生组织的丰富的支教活动。


但如何才能让这些活动性的教育扶持长期起到效果呢?


不到黄河不读诗,中国平安在黄河边开展远程支教

(图片@中国平安)


在中国教育界,有这样一群人最关心这个话题,他们也常常为了农村教育突围撞得头破血流,这就是贫困地区的小学校长们。他们一头联系着渴望知识的孩子,一头又联系着紧张的政府预算,还要维系希望更体面生活的农村教师。


乡村教师的流失,往往既是扶贫效果不彰的果,也是贫困的孩子们继续贫困的因。


在广西柳州乡村破旧的教室坚守了27年的最美乡村教师

(图片@图虫·创意)


杨照俊就是这样一位在压力中前行的小学校长。他来自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临溪镇小学,在国家不断给到新的资金补贴的情况下,他却发现年轻教师和资深老师因分配不均产生的矛盾更恶化了。很多优秀教师,就在这样的争斗中离开了学校,空留老校长和孩子们默默流泪。


2018年,杨校长接受了一场有意思的培训。这堂课是由中国平安带来的,名字叫《乡村教师职业发展驱动力》,讲的是如何发掘教师们内心深处对农村教育的责任感和成就感,在待遇有限的情况下,为孩子们留下受教育的机会。


平安集团董事马明哲也与数十位小学校长

交流了教育的未来

图为马明哲为平安希望小学颁发结业证书

(图片@中国平安)


毕业的杨校长笑着说:“我现在从这个问题中跳出来了!”他们找到了新的办法留住优秀的乡村教师,也为亟待改变命运的农村人保留了一分希望。


其实随着技术的发展,杨校长们早就可以不用担心师资力量流出的问题了。大城市的教育质量好,名师多,完全可以通过信息传输大城市的课堂和农村课堂连在一起,让孩子们听到最优秀教师的讲课。


在粤东,就有这么一个美好的案例。


这样就有条件接受更好的教育了(图片@中国平安)


广东东江上游的河源市,位于珠三角的边缘地带,城市周边山区起伏,自然禀赋不太好。这里虽然没有国家级贫困县,但有省级贫困县,经济条件在省内属于较低水平。广东河源紫金县龙窝镇洋头小学就位于河源的贫困地区,这里的优秀教师也流失严重,孩子们很难得到足够好的教育。


幸运的是,他们紫金县二小结成了对子,如今能通过直播与县二小的孩子们“做同学”,听县中老师的同一堂课。这场别开生面的示范课,也是由平安提供的技术支持。平安希望通过这样的援助,彻底解决贫困地区师资力量不足的问题,让孩子们对学习有兴趣、有抓手。


平安三年内将覆盖当地150个农村小学

为学校配置远程教学平台

支撑远程教育(图片@中国平安)


这样他们才能走出农村看到更大的世界,也才能带着更大的世界回到农村,把家乡带出贫困的泥潭。


在平安“村教工程”的努力下,这些孩子会成长为贫困链条的击碎者,更为中国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2020年,中国即将消灭绝对贫困,这是数千年来中国人未曾实现的梦想。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也已经40多年,这段不算长的历史,却如此波澜壮阔。


今年也是平安新30周的开局之时,平安这样企业,坚定地与国家站在一起,把扶贫同样当作了自己的事业,这不仅是一份善心,更是一份重大的责任


(图片@图虫·创意)


由“村官”、“村医”、“村教”三个部分组成的“三村工程”,就是由平安率先摸索出来的先进扶贫模式。


截至今年6月末,中国平安已经在13个省区落地了“三村工程”,提供了103.73亿元扶贫资金;“村医工程”则援建了622所乡村卫生所,培训村医6926名;平安“村教工程”下的智慧小学也有607所,累计培训了5898名村教。


但帮助贫困地区的任务却还远没有结束,对贫困偏远地区的投入永远不应该中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是孩子们的幸运,也是平安的幸运

(图片@中国平安)


愿这中国,终将如你我所愿。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