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起来为地球生猴子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118–保护滇金丝猴


作者:小贝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生菜


1881年,法国传教士德洛维(J. M. Delavay,又称赖神甫)奉命来到云南西北部建立一个新的教区。这位神父十多年前就来到了中国广东,是个不折不扣的老中国通。教会派遣他进入滇西北的深山当此大任,也是看中了他对中国的熟悉程度。


相比待在对外通商频繁的广东,前往西南山区传教

可见当时这批教会人员的虔诚了


但连神父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传教工作日后将无人记得,他最为人所知的身份,竟是博物学家


赖神甫的人生,是来到云南的西方探险家们的缩影。这座中国西南的物种宝库,隐藏着太多有待发现和保护的动植物,任何人只要对博物学稍有了解,就能在这里成为发现无穷新物种的学界大师。




横断山脉:中华生物库


横断山脉与世隔绝,人迹罕至,同时又风调雨顺,植被茂密,是适合动植物安养生息的自然天堂。


南北向的多条山脉

加上发源于青藏的多条大河切出众多河谷

是的横断山区的海拔垂直落差巨大

适合不同海拔的生物群落都在此汇聚


赖神甫在云南的博物学成功公之于众后,欧洲震惊了。自以为已经了解世界的欧洲人这才发现,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生物学宝库有待发现。人们纷至沓来,在云南寻找新的动植物标本,把这些生物资料存入自己母国的博物馆。


云南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

(图片来自Wikipedia@prat)


这当中有科学家,也有外交官,更有军人出身的探险家,甚至还有退休的富翁和王室成员。


由于时局动荡、国力衰微,这些生长在中国土地上的动植物,往往被欧洲人抢先冠了名。比如很多原生于云南的美丽植物,苍山冷杉、山玉兰、紫牡丹等,在林奈命名法(二名法)中就都以赖神甫的名字delavayi命了名。


以他命名的苍山冷杉

(图片来自Wikipedia@SarahDepper on Flickr)


不过这也不一定是坏事,欧洲博物学家的开发,反过来让中国人意识到了云南的重要性。虽然在兵荒马乱的时代,中国人还无力去守护这些动植物,但等新中国局势稳定之后,国家对这个生物宝库便一直不吝投入,致力于为动植物提供更好的生存空间。


像云南珍稀物种滇金丝猴,就是从80年代开始受到国家重视,成为保护动物的。



这种金丝猴目前全球只剩下了3000只,全部生活在我国云南和西藏地区。由于猴子生性警惕,而且数量稀少,生物学家在野外很少发现它们的踪迹,在60年代以前人们甚至一度以为它们已经灭绝了。国家于1982年和1983年相继成立的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和云龙天池自然保护区,部分使命就是保护其中的滇金丝猴。


2015年,科学家们在云龙天池自然保护区南侧发现了一个新的滇金丝猴种群。这是他们发现的第16个种群,也是分布最南端的一个。新的发现让科学家们精神一振,但焦虑也随之而来。


滇金丝猴现存种群主要分布区域


在过去40年间,随着改革开放浪潮来到云南,当地也开始强调经济发展。这当然是让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好事,但同时,由于当地产业集中在林业、放牧、采矿、农业等领域,对自然环境的消耗大,很多原始森林都伴随着经济发展被牺牲掉了。


这些被推平的森林,对猴群的繁衍生息非常不利。


毕竟相比云南东南部

滇西北的山更多更陡、平地更少

人与自然的竞争也更多一些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做金丝猴真的太难了


对从事生物保存的科学家来说,“生境破碎化”现象是最让他们绝望的。


简单来说,“生境破碎”就是指一群动物原来生存的连续成片的环境,被分割成块块碎片,形成孤岛。生活在孤岛里的种群,无论现在看上去规模多大,也早晚会近亲繁殖或者失去繁育后代的欲望。最后等待它们的结局,就是“功能性灭绝”乃至完全“灭绝”,而科学家往往无能为力


比如在非洲刚果盆地

很多曾经是雨林的土地变成这幅样子

曾经连成片的大猩猩栖息地不得不被迫收缩割裂

(图片来自wikipedia@Julien Harneis)


天池保护区南边的那群滇金丝猴,就面临着这样的窘境。


虽然建立保护区之后对高污染高消耗产业管得更严了,但当地群众的生活生产仍然依赖人工开发的土地。尤其是那些未被划入保护区核心区的土地,在行政上也很难恢复成林区。而像滇金丝猴这样胆小的动物又只喜欢在树上移动,这些人类聚居区对它们来说,就是生命禁区



我们不得不遗憾地承认,40年来,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滇金丝猴的适宜生存空间减少了31%,这让它们无法迁移,无法与其他邻居来往。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了,南方的这个猴群现在只有20只左右相依为命。有研究指出,这个猴群是所有滇金丝猴中基因最分化的种群,和其他同类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基因差异。


也不知道还能悠闲开心地活多久


这都是“生境破碎化”惹的祸,也可以说是人类经济发展对环境造成干扰惹的祸。


要让这20只金丝猴的继续发展壮大,扩展它们的基因库是唯一的方法。人工干预转移当然是一种方法,但生物学家还要考虑更多。


这个猴群生活在滇金丝猴分布区的最南方,占据了一个低海拔且易受干扰的生境,当地的植物多样性也高于滇金丝猴分布的其他区域,相当独特。对这群猴子的研究,能让生物学家对滇金丝猴适应不同环境的潜力有更多了解,也便于今后对这个物种的保护。


松果是滇金丝猴的主要食物之一


因此最理想的状态是,它们可以留在现在的生活环境中,同时又能和其他同类交换基因,保障种群的延续。


好邻居倒是有。离它们最近的猴群在保护区北边,有150只之多,是一个欣欣向荣的大家庭,基因库足够丰富。两群猴子的距离不过40公里,如果能用人工森林把南北两个猴群连接在一起,猴子们就可以跨越令它们紧张的人类用地,互相接触。等感情升温,两个种群自然就会“通婚”,壮大基因库现有生境保留这两个目的就都达到了。


所以一箭双雕的办法就是种树。当年人说要致富,先种树;今天我们要说:要生猴,先种树



一起在情人节生猴子吧


其实科学家们通过一次次钻进深山追踪猴群,甚至已经发现了两种适合作为金丝猴“高速公路”的树种——云杉华山松


左:云杉 森林家族最长寿树种 可以活9000岁

右:华山松 各大名景区常驻树木


云杉是云南的本土树种,分布于2400-3600米的中等海拔地区,生长快,适应性强,金丝猴也很喜欢这种树。华山松顾名思义主要产于陕西华山,树木挺拔、水土涵养性好,也很受猴子的喜欢。用这两种树连接相距40公里的两个猴群,会受到猴群的欢迎。


但理论已经说通,落实起来却障碍多多。谁来种树、怎么种树、今后谁来维护,都是大问题。这让想到了办法的科学家们也一筹莫展。凭保护区的预算和研究经费,想要种南北长几十公里的森林,实在是太了。


但还真就有种树好手愿意襄助一臂之力。


这就是中国种树界的网红——支付宝蚂蚁森林。在过去几年里,这个挂载在支付宝app里不起眼的应用在中国悄然走红,靠收集网友们的爱心能量,在全国各地种了不少树。用爱发电是个笑话,用爱种树却是实实在在的环保行动


蚂蚁森林入口


得知滇金丝猴群濒临灭绝的困境,蚂蚁森林非常着急。在向大理大学东喜玛拉雅研究院、云南省绿色环境发展基金会和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专家们了解了详情之后,蚂蚁森林决定主动请缨,负责金丝猴“高速公路”的种植


在他们的预想中,五年、十年后森林将初现成果,胆最大的公猴就能穿越这几十公里,去相邻猴群找小姐姐了。三五十年后的未来,森林将完全长成,所有的金丝猴都能去邻居家串门,基因库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当然要让预想成为现实,只有他们的努力是不行的,还要全国爱心人士的一致努力。无论你此前是不是支付宝蚂蚁森林的忠实粉丝,都可以在看完今天的文章之后去支付宝蚂蚁森林的主页出一份力,用自己平时积累的能量种下一棵云杉或者华山松。


不过这事要求可不低。专家介绍,适合金丝猴行走的树,都是高大的乔木,可不是梭梭树这种小乔木能比的。越高大的树,在支付宝蚂蚁森林里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多,所以想为猴子献一份爱心,还需要持之以恒地坚持绿色生活,才能攒下足够的能量。


但只要你攒够了能量,蚂蚁森林就将料理接下来所有的事情,保证让你在动画里种下的树,变成云南山区的一棵真树,为猴子们架起爱的高速路。


选在七夕情人节这天公布活动的意义想必你也已经猜到了:这不仅是为猴子的爱情种下的树,也可以是为有爱心的人们的爱情种下的树。七夕这天,种树的窗口才会开放,而且只支持合种,快去找你的老公老婆、男女朋友一起来参与吧。



如果你还是个单身狗,喜欢的小哥哥小姐姐总有吧,我们连邀请话术都给你准备好了:


“和我一起到蚂蚁森林合种吧,我们会一起生一个小猴子……”


生出的就是萌萌的我……


额不对,是“和我一起到蚂蚁森林合种吧,我们会一起延续一个物种的未来。”


谁能拒绝这么有爱的理由啊!


今夜,我们不谈现实,也不谈理想,只想为地球母亲再生一个小猴子。


去哪里种下你的猴?看看这份攻略

目前仅支持合种哦


END


– 广告 –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