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雪糕简史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网红雪糕简史


作者:小滢

编辑:生菜


没有雪糕的夏天是不完美的。


冰淇淋到雪糕的进化,从线下消费到线上消费,从夏日特供到四季皆可,国货雪糕在电商平台兴起。


今年天猫618破亿品牌6成是国货,国货品牌全面超越自我。天猫618遇上夏日烈焰,雪糕的销量也形成了高歌猛进之势。在6月16日首个小时,就卖出了140万支棒冰。




前身


雪糕并不是造物主一开始就送给人类的。


雪糕制作上和冰淇淋相似,不同的是冰淇淋一般为杯碗盒装,雪糕一般为棍装,也有少部分为拿装和筒状。另外就是国家标准中要求冰淇淋的脂肪、蛋白等含量比雪糕的高


冰淇淋是从中世纪早期的普通冰冻饮料和冰水发展而成的。它最早起源于罗马帝国的时代,据记载,当时罗马帝国皇室用从山上取来未化的冰雪冷冻酒类,或用蜂蜜、果汁等揽拌制成冷冻食品供皇室享用,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冰淇淋”。


取用方法如此复杂,因此在欧洲尚未学会大规模储存冰水之前,冰冻食品仅局限于王公、贵族们享用。


中国的有钱人对冰品的渴望也不遑多让。在中国历史上,作为抵御酷暑的头号神器,在漫长的岁月中发展出了各种形态,从先秦“挫槽冻饮,酌清凉些”的冰镇米酒,到唐代流行的“冰商”、宋代出现的冷饮专卖店,终于到元代,来自草原的大汗带着奶制品让中国人民实现了“奶冰”这一创举,产生了雪糕的雏形。



其实想到把奶冻住吃并不困难,核心技术是制冰。


不过这难不倒中国人。公元前2000年,中国就有食用冰制食品的记录。大约在唐朝末年,人们在生产火药时使用了大量硝石,偶然间发现硝石溶于水时会吸收大量的热,可使水降温到结冰,于是国人在夏季也可以制冰了,在莲子绿豆汤或薄荷百合汤中放入冰粒成为旧时很流行的饮品。


同时中国很久以前就开始食用“冰酪”了。宋人杨万里对“冰酪”情有独钟,有诗《咏酥》云:“ 似腻还成爽,才凝又欲飘。玉来盘底碎,雪到口边销。 ”



所以冰淇淋就成为了一种“东学西渐”的产品。


15世纪时,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把在中国吃过的用牛奶和冰块制作冰酪的配方带回威尼斯,于是欧洲的夏季冷饮中便增添了冰淇淋这一品种。 很快,意大利上流社会就被冰淇淋迷住了,当佛罗伦萨的凯瑟琳要与法王亨利二世结婚时,冰淇淋师是她指名道姓要带上的。


而当冰淇淋在欧洲大陆风靡两个世纪之后,英格兰国王查尔斯一世又从一个法国厨师处买下“冰冻牛奶”的配方,成为了自己的私人收藏。


“冰冻牛奶”,也就是Ice cream,也就是冰淇淋,开始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然而由于制冷压缩机还没有发明,当时人们都是通过冰盐混合后的降温效应来制造冰淇淋的。先在一个桶里放入足量的冰和盐,然后将装满冰淇淋原料的金属容器放在桶中,随后不断的对原料进行搅拌;当容器壁上出现了一定量的冰淇淋后,将它们刮下来放到保温容器中,经过多次重复才能制造出一份冰淇淋


由于制造过程繁琐,成本高昂,冰淇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贵族专属的食品,难以走入大众的生活之中。所以当它在30年代传入北京的时候,被老北京们当稀奇玩意儿看,说是“搅冰的”。


有人说冰淇淋像极了爱情,

《罗马假日》中赫本在石台上吃冰激凌的场景,

成为了意大利冰淇淋最好的广告。


到了近代,随着科技的发展,制冷技术取得突破,大规模制冰有了可能。19世纪70年代,德国人卡尔·冯·林德发明了工业化制冰的设备,推动了大规模制冰,冰淇淋才由此正式走进平民百姓的生活中。


此后,蛋卷冰淇淋出现于1904年,紫雪糕出现于1921年,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多姿多彩的雪糕世界的先驱。价廉物美的冰淇淋也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并被普遍认为是一种有营养、美味可口的食品。



家庭化


上世纪30年代,中国出现了第一个冰淇淋品牌,叫美女牌,它的拥有者是上海海宁洋行。从名字就可以推断,这是一家外国厂商,外国品牌,但凭借强大的资本和技术实力,它是当时中国最畅销的冷饮品牌。


新中国成立后,海宁洋行被接收,厂房成为了上海益民食品厂的一部分,连带着在厂里工作的那位毕业于上海交大的工程师,一起转而为新中国建设服务。这位工程师,也被擢拔为第一副厂长。


在他的眼中,“美女牌”这个名字代表着国民党时期外资的腐败气息,与新中国即将带来的焕然新风完全不符。所以1951年,在他的倡议下,新中国注册了第一个冷饮品牌——“光明”。名字取自革命歌曲的歌词“走向光明,走向胜利”。而他们的拳头产品,延续着“美女牌”时代的生产线,正是日后风靡全国的“光明牌”小冰砖。


虽然品质过硬,但“光明”却并没有什么知名度。精明的上海消费者们,仍然在寻找过去“美女牌”的踪迹,“光明牌”的前途并不光明。


于是,这位充满干劲的副厂长,带领着工人们走街串巷,宣传自家的产品,还让妹妹泽慧邀请自己的同学和朋友们来厂里参观冰砖的生产流程,试图走通年轻人的路线。在工厂停电的时候,他则摆动着白皙的双手,指挥工人们一起唱《咱们工人有力量》,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


最终,“光明”冰砖和其他系列产品赢得了上海克勒们的尊重。



一直到改革开放后,上海人第一次接触到奢侈的哈根达斯时,仍然不屑地说,这不过就是一块洋光明冰砖。


的确对于这些成长在在50、60年代的人来说,“光明牌”正如它的名字一样,给物质匮乏的生活,带去了真实可盼的希望。哪怕有了孙子孙女,他们也还是会买上一杯光明三色杯,一边喂孩子一边细数:白色是香草味的,粉色是草莓味的,棕色是巧克力味的。



光明横扫了华东市场,却无法撼动五羊牌雪糕在华南的霸主地位。老广都知道,五羊牌甜筒之外,还有红绿灯、飞鱼脆皮、红豆批、绿豆批等,俘获了一批爱好者,堪称雪糕界的文艺复兴。


然而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时代,即使是这样简单的幸福,也不好获取。


到了80年代,孩子们的零花钱涨到了1毛钱,也算可以买到一根长又直,只有甜味的冰棍。后来,五颜六色的冰棒分享装出现了,那就是七个小矮人,算是当时的网红。撕开薄薄的塑料包装纸七个五颜六色的矮冰棒依偎在一起,颜色还互相染上了,但没有人会在意的。


另外还有一款叫“随变”的雪糕, 用“吃什么雪糕,随变”给无数80、90后造成了童年的心理阴影,但吃起来还是真香,那童年特色的(劣质)巧克力裹挟着浓郁的奶油,滑入咽喉的一刻,足以让人虎躯一震。


和它齐名的还有巧乐兹,同样是夏天课间操和活动时间学校小商店的热门单品。不知道有多少人把它当成了童年时代Lindt和Godiva的替代品,在小卖部的冰柜前,体会漫步欧洲的滋味,还把贵重的它献给心上人,作为自己爱的见证。


大概没有人意识到,这两款当年的网红冰棍,都来自大北方的内蒙古呼和浩特。巧乐兹属于伊利,随变属于蒙牛,两大奶制品巨头,背靠奶源地的优势,开启十多年的两分天下格局,竞争起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除了随变和巧乐兹两个主力良心产品外,小布丁、火炬、老冰棍、绿豆沙等都是蒙牛伊利各出一款,连名字都让人难辨雌雄。



哦,我们还差点忘了东北


中街大果、东北大板、马迭尔、长春饭店小奶油四种雪糕在江湖中素有东北雪糕四大天王的传说。


沈阳老牌冰企中街冰点的代表作就是四大天王之一的中街麻酱大果。哈尔滨地标性景点中央大街上巍然屹立的马迭尔更是成为名贯大江南北的知名雪糕品牌,距今100多年历史,分店也遍地开花。

 

国内雪糕战国时代风起云涌,看中了巨大市场的外资冰淇淋也开始进入中国。


说起Wall’s(和路雪)可能很多人都不大熟悉,但提起可爱多,在中国就无人不知了。这家英国食品公司在1993年进入中国,在快闪这个概念没火之前就已经开始搞一日店,把互联网思维用在了刀刃上。


如今和路雪已经进入中国26年,用可爱多、奇彩旋、梦龙等覆盖高中低端全线市场的产品长期吸引着中国消费者,也一度是产业内的标杆产品。


但轰轰烈烈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快就到来了,标杆会不会败于网红手下,谁又会是社交网络上的下一个卖货狂魔,谁也不知道。


 

爆发


2000年前后,正是中国雪糕大爆发的年代。


今年51岁的赵文斌,26岁来到上海,在老乡的介绍下进入上海一家冷饮企业当冷库搬运工。2016年入职中街1946以后,他发现这个没听过的新品牌货运目的地居然涵盖了全国大部分地方,“甘肃这么远,送过去不会化吗?”

 

他也许还没有理解,发达的中国电商正在重塑东北雪糕的生存状态。

 

据英敏特咨询统计,以往年轻人在路边小店买根冰棍边走边吃的场景,已经越来越难看到了。如今大约只有不到40%的消费者会这样做。年轻人更愿意在线上或独立的冰激凌店购买冷饮,而立之年的80后们不得不承认,那些跟在爸妈屁股后面去商店抱回一大袋雪糕放进单门冰箱,然后躺沙发上边吃边追《还珠格格》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但冰淇淋的出货量却从未疲软。

 

2014年,我国冰激凌市场规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冰激凌消费市场。销量在上升,雪糕的价格也从1毛钱卖到20元,翻了200倍。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冰淇淋市场的总量达1239.37亿元,产销量高达506.42万吨,其中蕴藏着巨大机会。赵文斌没能想明白东北雪糕是怎么进关的,但它们的的确确是在排队进关。

 

东北雪糕的南下风潮是黑龙江东北大板闯出来的。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与冰雪作伴的东北人对雪糕的认识与众不同,毕竟在他们老家的冬天,雪糕放冰柜还不如放外边凉快。虽然到了南方雪糕就丧失了这个特技,但照样让吃客赞不绝口。

 

奥雪则成为了这股风潮的继承者。东北的雪糕鬼才们把咸鸭蛋与甜味雪糕结合,包装得也很可爱,不管你是想拍照打卡,还是品尝美味,这一抹橘色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网红当然要有网店配,东北品牌同样深谙此道。2017年,“东北雪糕四天王”中的马迭尔、东北大板先后开出天猫旗舰店,把零散的冰柜集中到了网上。

 

老树开新花值得庆贺,新生力量则后生可畏。2016年至2018年,中街1946和钟薛高这两个原生于天猫的雪糕品牌,分别先布局线上天猫旗舰店,一炮走红,线上用户持续积累,这才有了线下门店。



国货品牌在天猫完成了规模化的品牌品质双升级,这背后是强大的大数据和完备的物流体系的有力支撑。

 

今年4月,中街1946推出一款榴莲味冰激凌,一上市就被铁粉们抢爆。原来是在去年底的时候,天猫反馈“榴莲口味”在平台搜索量剧增,建议中街1946研发榴莲味冰激凌。过去对消费者评价两眼一抹黑的厂家,终于能在电商大数据的帮助下,快速做反向研发,找到更高市场匹配度的产品。

 

钟薛高同样如此。在去年天猫双11,钟薛高推出单支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被誉为雪糕界的“爱马仕”。粉色巧克力的原料来自南美和非洲丛林里的可可豆,产量极其稀少,供货不稳定,在上市之前谁也不知道销量几何,不敢多做。结果去年,2万支粉钻雪糕被一抢而空,坚定了钟薛高和他们供货商的信心,今年以十倍的量投放市场。



结果2019年6月16日,仅21分钟,20万片钟薛高雪糕在天猫一扫而光,中国雪糕电商纪录诞生。

 

市场在发生剧变——随着家庭消费的整体升级,消费者开始更关注产品带来的感观享受,同时也希望冰淇淋这类的产品也能兼顾健康。市场研究咨询机构英敏特的数据显示,59%的中国消费者更愿意多花钱购买100%纯天然和无添加的冰淇淋产品。

 

这就是中街1946开网店的契机。

 

这家老字号关注到了冰淇淋市场消费升级的趋势,也参考了不少国外品牌的产品和形象定位,决定做品质升级和形象升级主打全球选材、无添加剂的健康理念。中街1946这个子品牌应运而生。它的第一家店,正是中街1946天猫旗舰店——区别于其母品牌中街的传统定位,这是一个新锐国货品牌,主打产品定价最高达到28元一支。



在这些或老牌或新锐的品牌带动下,从去年下半年起,越来越多的冰淇淋大品牌相继开出天猫店,希望在线上做品牌升级。和路雪和伊利就在今年4月双双入驻天猫,并第一时间上新了其主打进口品质原料的升级产品。线上冰淇淋市场将迎来更为激烈的竞争,也将因为产品的多元化,满足更多消费者的差异化需求。

 

他们赶上了好时候。今年,5月8日,阿里巴巴发布新国货计划,提到将创造200个年销售过10亿的国产品牌、帮助200个老字号年销售过亿。

 

截至6月16日23点59分59秒,天猫618冰淇淋成交同比增长281%。这个线上冰淇淋消费井喷的夏天,中街1946、钟薛高、田牧国货品牌是主角。国产冰激凌在电商的刺激和改造下加速成长,在匹配消费升级之路上试图弯道超车,从过去的战国混乱期转变到了多足鼎立,并连续两年占据了中国消费市场的前三把交椅。

 

益民食品厂的老副厂长当年把自家产品送到饱受战乱蹂躏的上海儿童手中的时候,大概不会想到,今天的孩子们已经可以在网上轻点手指,就吃上鲜美漂亮有营养的国产雪糕。但这正是发生在中国的,实实在在的改变。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