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为什么要搞计划生育?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048-韩国计划生育


作者:太极斧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韩国社会现在正在为少子化的问题而困扰。2014年就有专家预测,如果韩国继续保持当时的总和生育率(1.19),且没有统一和移民进程的影响,那么到2750年,韩国人将从世界上消失

60年代之后的韩国生育率

来自statistics korea


几年过去了,韩国的总和生育率非但没有上升,反而跌破了1,到了0.9的超低位,比以少子化著称的邻国日本更低,老龄化社会呼啸着冲向了这个拥有5000万人口的小型发达国家。


今年年初统计 韩国生育率首次跌破1 


这让年长一些的韩国人不由得记起朴正熙总统在位的时候,韩国所经历的那场风风火火的计划生育运动。


 


战后婴儿潮引发的恐惧


二战期间,世界各国的生育率都降到了历史低点。兵荒马乱的时代,青年男女自身难保,没有人想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受苦。


女人以及孩子,烧焦的尸体

(死于东京大轰炸)

(图片来自wikipedia@Ishikawa Kōyō)


不过到了战后,已经憋了好几年的年轻父母们都开始了大规模的造人计划,世界各国在战后都迎来了婴儿潮。无论是盟军方还是战败方都是如此,但唯有朝鲜半岛上的婴儿高峰来得晚了一些,因为朝鲜战争没几年就爆发了,战争仍然在延续。


美国出生率变化

二战后有个飙升的过程

(图片来自wikipedia@saiarcot895)


1953年7月,中朝美韩各方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议,韩国才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和平。已经憋了十年的韩国国民实在是绷不住生孩子的冲动了,本着半岛传统文化中“生下来就不会死,总能活下去”的精神,韩国的婴儿出生率直线飙升。在当时的韩国家庭,有五六个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朝鲜战争中的韩国儿童

(图片来自wikipedia)


然而尽管人民为国生娃的意愿强烈,国家却并不领情。因为当年的韩国,是真正的一穷二白,半岛上最有价值的出口资源——矿产,全部都在北边。南边不仅没有天然资源,甚至连农业开发都不如北边,如果没有美国孜孜不倦的援助,喂饱自己人都是个问题。至于教育、医疗、社保这种福利性设施,更是想都不敢想。



相似的局面在战后恢复生机的各国其实都出现了,所以针对婴儿潮,出现了很多节育派人口学家。他们请出已经去世一百多年的祖师爷马尔萨斯,在各国宣传马尔萨斯陷阱理论,并给出了生育计划政策建议,希望各国能够控制婴儿潮继续泛滥,以免最终把地球吞噬。


这方面最大规模的实践者居然是紫薯


1954年,美国传教士乔治·沃斯就为韩国带来了这种流行的学说。由于他美国人的特殊身份,在韩国高层多受礼遇,在宗教界、学界和医药界培养了不少信徒。到了60年代,这种理论开始作用于韩国立法和执政者,专家们纷纷呼吁韩国尽早颁布计划生育政策,最好能以立法的方式固定下来。


战争需要美国人指导

生孩子也需要美国人指导?

美国陆军参谋长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和李承晚  

(图片来自wikipedia)


节育理论在60年代突然引起政府的重视,也和当时的现实情况有关系。


50年代的婴儿潮虽然涨势凶猛,但毕竟时间有限,尚未在人口结构中体现出来。幼儿时期的孩子占用的社会资源也不多,能有口米汤喝确实就能活下来。


计划生育海报

(图片来自韩国文化百科encykorea)


然而到了60年代,第一批婴儿潮的孩子需要上学,他们的父母也搞出了二胎、三胎,人口尚只有2500万的韩国每年人口净增长已经达到了70万,人口增长率为2.8%。高出生率对人口结构和福利支出造成的影响开始显现。体现在政府层面,就是预算捉襟见肘,后继发展乏力。毕竟光是要让这些娃吃上饭,农地贫瘠的韩国就要支出大量外汇向美国买粮,哪还有钱搞建设呢?


1880至1960年韩国人口结构

和数量变化趋势

蓝男红女

(图片来自wikipedia@Rickky1409)


这一切又赶上了信奉实用主义的总统朴正熙,一场针对育龄人口的计划生育运动,很快就要到来了。


朴将军一看就是狠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

 


柔性政策建奇功


1962年,稳定了执政局势的朴正熙政府推出了韩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针对当时韩国低投资、低生产、低收入、低外汇储备却人口高增长的恶性状况,一五专家组做了开源和节流两方面的规划。在开源方面,计划将工业化设为发展重心,强调重工业出口,借助美国尽快构建完备的工业体系,增强外汇储备;在节流方面,朴正熙基本忽视了国民福利,并提出了“家庭计划”,也就是韩版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促进草案 1961

(图片来自韩国国家档案馆)


为了配合“家庭计划”的执行,韩国政府还组建了一个计划生育审查委员会,下辖于卫生和社会事务部,力求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将人口增长率降到2.5%以下。


这并不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只比60年代初降低了0.3个百分点,所以计划生育审查委员会认为,只要使用柔性的宣传政策就可以了。在这一时期,韩国街头和大众媒体上有关节制生育的口号俯拾皆是,成为了一个时代印记。


比如朴正熙自己就不止一次在公开演讲中表示,“不节制生育的后果不免是乞丐。”类似的话语还被印在邮票、烟盒、戏票、公交车、出租车上,保证国民出门就看见。


印有计划生育标语的日历

文字大意:你知道最有效、安全、简单的方式是上环吗?请去福利或计划中心!

(图片来自韩国计划人口联合会)


另外,当时韩国文化部门要求所有电视剧中出现的家庭,都不能有2个以上的孩子,并由政府出资办了一档人口科普节目,宣传马尔萨斯陷阱和少生优育的好处。


为了让宣传攻势能够落到实处,朴正熙政府还培养了一支庞大的避孕人员队伍。这支队伍继承自50年代就有的大城市生育咨询中心,逐渐扩散到了全国1473个乡镇。他们负责在无法接收城市宣传攻势的贫穷乡村宣传避孕的重要性和如何正确避孕。


到了1968年,瑞典国际开发署向韩国援助了一批口服避孕药,被韩国移民这世界第三大亚裔族群困扰的美国也拨发援助金支持朴正熙搞节育,计划生育人员的下乡工作变得更为顺畅。计划生育工作组甚至可以在村一级建立工作站,监督农民避孕。


乡镇移动节育诊所 1965年

(图片来自韩国国家档案馆)


在无孔不入的宣传攻势中,第一个五年计划目标超额完成,1967年韩国人口增长率只有2.3%。随之第二个五年计划也比较顺利,原定计划降到2%,实际降到了1.9%。


然而新生儿的绝对数量还是没有下降,反而升高了。1971年,全韩新生儿102.5万,达到了历史高点,人口压力仍然巨大。此时的韩国也快要进入最为困难的三五、四五计划攻坚阶段,朴正熙下的死命令是一定要提高人均产值,降低对外依存度,增加出口和外汇储备。没有劳动能力的孩子是一定要被控制住的。


韩国家庭计划邮票

(图片来自Amazon)


巨大的压力下,原本温和的家庭计划运动,面目也开始逐渐狰狞起来……

 


刹不住车的自我毁灭


1973年,韩国议会通过立法,当胎儿具有先天性致命缺陷时,家长可以要求堕胎。这是一个转折点,意味着不健康的怀孕过程可以被干预,而非必须完成的自然过程。这也只有在宗教伦理包袱轻的东亚国家能实现,放在欧美或是伊斯兰国家,堕胎的事不知道要讨论多少年才会有结果。


2020年 韩国将让堕胎完全合法


但将其用于优生优育或节育完全是两个概念。韩国堕胎合法化之后,很多妇女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被工作人员以胎儿不健康为由堕胎。到了1979年朴正熙政权倒台时,韩国的总体生育率为2.9,堕胎率竟也高达2.9,这在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出现过。


在男性方面,政府则更多使用利诱的方式。在已经有一胎的情况下,如果父亲选择绝育,则手术费由国家承担,并且可以豁免预备役训练


80年代的海报

大意:两个孩子也很多!

韩国人口已经超过4000万

(图片来自韩国计划人口联合会)


韩国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全体健康年轻人都要参与兵役,退役之后还要服8年预备役。而在冷战时期,朝韩战端一触即发,在十几年的兵役/预备役过程中很可能就要被送上战场,所以韩国男性总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躲避兵役。生了一胎做绝育就能免兵役,当然乐意至极。


如果你一定要保留生殖能力,那日后一定会后悔。因为这样一来你就必须参加预备役服役,而节育医生正在兵营等待着你的到来……


没错,1970年代后期,韩国在后备役训练中引进了输精管切除手术,“免费”为前来服役的预备役老兵绝育。请注意这是输精管切除,不是结扎,理论上接受手术的男性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下一个孩子了。


监狱中的男性囚犯也不能幸免,到1977年,接受了绝育手术的囚犯达到了23.5万人,同不同意都是没有用的。


即使朴正熙被推翻,这些政策仍然延续了一段时间,让韩国人口增长率在1980年代前期迎来了一波断崖式下跌


80年代初的断崖式下跌

(图片来自世界银行)


1985年开始,这个国家的人口增长率就再没超过过1%。这时,已经习惯了家庭计划的韩国人才意识到多年来的政治宣传和隐秘手段对国家竞争力的危害,对这一系列政策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但人口增减是一个沉重而缓慢的过程,突然醒转并不能扭转大局。再加上韩国社会进入了东亚模式晚期,增长乏力、城市肥大化严重、生活工作压力巨大、老龄化严重,生育率和人口增长率已经不需要节育政策都会自己往下掉了。


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促进会议(1985年)

(图片来自韩国国家档案馆)




去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只有0.9,换言之一个妇女一生只生一个孩子都不到,甚至不够妈妈们自己的人口替代。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2030年韩国人口将进入负增长,2050年韩国老龄化率将达到恐怖的38%,不需要别人动手就自动亡国灭族了。


这个时候再看看近年韩国政府提出的“给我生个弟弟吧”的口号,是不是有一种韩式黑色幽默的感觉?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韩国国家档案馆


END



扩展阅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