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国难之际,陛下当有何作为!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027-欧洲王室逃亡记


作者:图南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1939年开始,纳粹德国在欧洲叱咤风云,先后横扫了斯洛伐克、捷克、奥地利、波兰、丹麦、挪威、卢森堡、荷兰、比利时、法国、英国、希腊、南斯拉夫等国家。面对纳粹雷霆暴雨式的进攻,波兰27天就缴械投降了,德国北部的丹麦不到24小时就放弃抵抗,就连号称“欧洲最强陆军”的法国也只扛了39天。


国破家亡的年代,当年仍然皇室遍地的欧洲,高贵的帝王们都去哪了?




朕才不想颠沛流离呢


二战开打之后不久,纳粹德国在很短时间内就连连得胜北方小邻国丹麦瑟瑟发抖。


1940年4月9日,德国撕毁了两国之间互不侵犯条约,大举进攻丹麦。人口和领土都不及德国十分之一的丹麦,一天之内就全国投降,沦为德国的“合作国”。国家快完了,但是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十世拒绝出国避难,他选择与臣民留在一起,并亲自出面跟纳粹德国交涉德军占领之后的事宜。


这点火力是根本不够的

(图片来自wikipedia)


国王亲自上门,希特勒也要给面子。况且在伟大元首的世界观里,丹麦人是接近自己的雅利安人种,也没什么资源,与其赶尽杀绝倒不如将该国变成“保护国模范”,给其他反抗者做个好榜样。


相比丹麦,可以威胁英国的挪威

才是希特勒真正的目标

(图片来自wikipedia)


沦为纳粹国的保护国,丹麦国王自知无法反抗,但是总不能每天在王宫里干坐着,不然真成亡国傀儡君主了。于是克里斯蒂安十世每天骑马在哥本哈根街头巡视,激励丹麦人的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


大家一定要熬到解放的那一天

(图片来自wikipedia)


拒绝跑路的不止丹麦国王。1940年,德国突破马奇诺防线占领法国,防备薄弱的低地国家比利时吓坏了。1940年5月24日,比利时政府经过讨论,决定集体投奔英国


当德国伞兵拿下比利时要塞的时候

比利时政府估计已经知道自己战败了


但当时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看法跟政府相反。他认定英法联军肯定干不过德军,英国迟早也要完犊子,倒向德国才是识时务。国王明确表示,如果政府走了的话,他就作为国王单独投降。


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

(图片来自wikipedia@Willem van de Poll)


这惹恼了当时的比利时首相赫伯特·皮埃洛特,于是他马上跑去警告国王,投降是只有政府才能做出的决定。经过一番争论之后,利奥波德三世还是一意孤行,要带着军队投降纳粹。政府眼看拗不过国王,就自己先跑路了。


还是皮首相政治经验丰富,看得清未来的趋势

(图片来自wikipedia@Yousuf Karsh)


1940年5月,英军、法军与比军被包围在敦刻尔克。5月25日,利奥波德三世突然电报通知英王乔治六世要告辞,顺便告诉英国国王比利时跟英法联军的友谊走到了尽头。5月28日凌晨4时,国王宣布比利时投降。


德国士兵在布鲁塞尔皇宫

(图片来自wikipedia)


比利时突然投降,这狠狠坑了英法联军。当时英国正忙于组织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比利时突然撒手不管了,英法联军不得不面对防线左翼突然出现的真空。本就捉襟见肘的英国远征军不得不调配大量士兵去填补比军的缺口,要不是后来元首的谜之手下留情,英法联军差点就回不去了。


一船又一船逃出来的士兵

早晚还要打回欧洲大陆

(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利奥波德三世,被他的国民和英法领袖狠狠“喷”了一顿,他的首相赫伯特·皮埃洛特在法国发表无线电广播,指责他违反宪法;法国总理保罗·雷诺5月28愤怒谴责他投降,英国首相丘吉尔也在英国下议院发表讲话,对他擅自派使者去德军司令部投降表示指责。


不肯逃跑的利奥波德三世彻底沦为亡国之君和众矢之的。


英国人则打算奋战到底,决不投降

(丘吉尔穿过考文垂大教堂的废墟)

(图片来自wikipedia)

 


打不过?赶紧跑!


前文说到丹麦一天之内就被德国人占领了,但是德军北上的目的并不是丹麦,而是挪威。德军占领丹麦犹如探囊取物,一天就完事了,斯卡格拉格海峡对面的挪威近在眼前。纳粹铁蹄很快马不停蹄北上进攻挪威。


瑞典已经服软,挪威打算继续抗战


德军逼近奥斯陆之后,挪威王室和内阁立刻从奥斯陆撤离,先是跑到奥斯陆北97公里的哈马尔,又跑到了埃尔韦鲁姆。挪威虽长,最远可以跑到北极,但国王也受不了了。万般无奈之下,挪威国王哈康接见了德国的挪威部长柯尔特·布劳尔


德国外交官告诉哈康国王停战也可以,但是要接受希特勒的要求,结束一切抵抗,并任命维德孔·吉斯林(Vidkun Quisling)为总理。


德军进入奥斯陆

(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位维德孔·吉斯林是挪威的法西斯政党领袖,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在奥斯陆自封挪威总理了,如果真让这个人合法上台,挪威就完了。更何况,挪威军还有抵抗之力,凭什么听德国人的!最终,哈康国王和挪威“正牌”内阁拒绝了德国人的请求,继续跑路。


避难中的哈康国王及王子

(图片来自wikipedia@Per Bratland)


元首还未曾被这么严厉地拒绝过,一气之下决定把挪威国王和政府肉体消灭。1940年4月11日,德国空军轰炸机袭击了挪威政府和国王所在的小城尼伯格松,挪威国王和政府只能再次跑路。


尼伯格松就是这么个小城

不知挪威国王要不要经常躲到树林子里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尼伯格松小城距离瑞典只有16英里,哈康国王一行人本来打算跑去自己的“友好”邻国躲炮弹,但明面中立的瑞典其实私通德国,下令如果挪威的哈康国王越过边界,就将他和他的大臣们抓起来。


挪威国王和他的大臣们只能躲进了白雪覆盖的树林中,白天长途跋涉,晚上还要提防野兽袭击,继续向北方的挪威西部的莫尔德前进,投奔英国皇家海军。


瑞典这威望真是一落千丈


德军追击更猛,很快就咬住了国王一行人,后者只能搭乘英国巡洋舰向北行驶1000公里到达特罗姆瑟,并于1940年5月1日在那里建立了一个临时首都。最终,哈康和奥拉夫王储还是只能舍弃国土,来到英国,并在英国组建流亡政府。


挪威国王还是逃进了北极圈

这逃亡路线堪称传奇

值得后代国王反复忆苦思甜


哈康国王刚到伦敦,德国人又来了。


1940年9月伦敦空袭开始,英国首都也不安全,他们搬到了伯克希尔的波顿宫。后来英国政府在温克菲尔德专门辟出一间房来作为挪威公使馆,帮助挪威王室和挪威政府落脚。


德国He 111轰炸机飞临伦敦泰晤士河南岸上空

(图片来自wikipedia)


安顿下来的哈康参加每周的内阁会议,并为英国广播公司世界服务部定期向挪威广播的演讲做准备。这些广播有助于巩固哈康作为挪威抵抗运动的重要国家象征的地位。


纳粹德国对占领区往往极尽所能的搜刮

挪威人民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图片来自wikipedia)


尽管国王和重要官员都跑了,但是希特勒并没有放过哈康国王。希特勒两次强迫挪威议会废黜国王,但都遭到拒绝,最后不得不勒令挪威法西斯官员宣布王室“丧失了返回权”,解散了民主政党。


纳粹德国占领下的挪威议会大楼

(图片来自wikipedia@Anders Beer Wilse)


入侵挪威第二个月,德军在1940年5月10日采取入侵低地三国和法国的军事行动。同样,荷兰女王威廉明娜带着她的政府跑路去了英国,在当地建立流亡政府,并仼命主战抗德的查尔斯·勒伊斯·德·贝伦布劳克为首相,誓要跟德国干到底。


德军轰炸下的荷兰鹿特丹

(图片来自wikipedia)


德军空袭英国的时候,女王差点被炸死。但是女王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使用广播对荷兰的民众精神喊话,其画像也成为荷兰人反德的象征。为了揭露德军暴行,壮大同盟国势力,她也在流亡期间于1942年访问美国,并在国会演讲,又在次年访问加拿大。


1940时女王使用收音机广播

(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样一个刚烈的女子,让丘吉尔一度称为“荷兰政府中唯一真正的男人”。

 



 有人欢喜有人忧


说回每天骑马游街的丹麦国王。虽然他表面臣服了希特勒,但暗地里授意丹麦驻美国大使亨利克·考夫曼组织自由丹麦运动。在国王和丹麦政府、人民的支持下,丹麦的地下抵抗运动发展迅猛。1943年8月,德国占领军终于撕破脸剥夺了丹麦政府的一切权力。但是国王一直坚持游街,直到德国投降。


最终迎来解放的丹麦

(图片来自wikipedia)


在德国控制下的五年里,许多挪威人秘密地穿戴由印有哈康姓名字母的衣服或标志,作为抵抗德国占领和团结流亡国王和政府的象征。国王的签名也被印在各种建筑和物件上,激励国民抵抗纳粹。


人民期盼已久的胜利

以及期盼已久的国王的回归

(图片来自wikipedia@Zimmerman, E A (Lt))


战争结束后的1945年6月7日,哈康和挪威皇室乘坐“诺福克号”巡洋舰返回挪威,港口挤满了欢迎国王的民众。而荣归故里的哈康国王,到死都不原谅瑞典人当初拒绝他入境的作为,挪威与瑞典的关系一度极为僵硬。


而在荷兰,1945年德军撤出后,威廉明娜回到祖国,受到热烈欢迎,被盛赞“抵抗之母”


1942年的女王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也并不是每个君主都可以在民众的爱戴和欢迎中回到王位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就是下场比较惨的一位。


纳粹即将战败之时,投降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被掳走作为人质。流亡英国的比利时政府回国之后,国王还被关押在德国,向他的内阁隔空求救。仍对国王卖国举动感到愤慨的政府讨论过后一致通过:这个国王我们不要了!


利奥波德三世的弟弟查尔斯亲王被选上台代理国政。尽管后来利奥波德三世夺回王位,但是国王的威严也受到损害,况且因为在二战中同情轴心国的立场,利奥波德三世终究在战后被迫退位


战胜国的君主都被迫退位,战败国则更惨,意大利国王就是典型。


似乎就是右边这位

(图片来自wikipedia@Enrico D’Albertis)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从1900年开始统治意大利,在二战期间被法西斯政权首相墨索里尼夺取政权,沦为傀儡。但是这位熬过一战的国王并不能顺利熬过二战。盟军进入意大利后,意大利都灵、热那亚及伦巴第地区工人运动和反法西斯运动风起云涌,激化意大利国内矛盾,最终国王在1946年逊位,又在意大利实行共和国制以后流亡国外。




在君主立宪制度的国家里,尽管管理国家的权力已经彻底从君主手中转移给了国会,但君主依然要扮演着超然于政治的重要角色


在这样的国家,君主是国家主权和民族灵魂的人格化象征,当国家面临入侵和分裂时,君主也应该承担起团结民众抗争的责任。如果连君王都沦落到卖国,自然会在正义到来时被民众质问“陛下何以造反呐?”,最终身败名裂。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扩展阅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