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山东为什么年年都被“绿”?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007-绿藻来袭


作者:今夕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酸奶泡


本文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北海局指导

自然资源部北海预报中心黄娟副主任担任顾问



每年春夏之际,山东青岛的市民走到最爱的海滩边,都可能会发现一片一望无际的“海上草原”。这其实是一种名为“绿潮”的海洋灾害,主要由一种叫“浒苔”的绿藻暴发造成。


14年6月千里岩附近绿潮分布  


我国的绿潮灾害是近十多年来才出现的,过去黄海南部虽然也有浒苔,但分布相当零星,沿海渔民还会把浒苔当做优秀的有机肥料和家禽饲料。如今浒苔大量增多,暴发时期成为了纯粹的海洋灾害,年年都“绿”一把苏北山东沿海各地。




紫菜引发的危机


要想解释这个问题,首先需要知道,每年聚集在青岛沿海的浒苔都是哪里来的


可以确认的是,青岛近海富集的浒苔不是“本地人”,而是“外来户”。目前有一种说法认为苏北浅滩是它们的故乡。


真是从苏北过去的?


看似平整的苏北海岸,其实都是黄河改道前带来的流沙冲积而成,地基不牢,容易受到海侵,无法建设大型基础设施。而且由于过于平整,缺乏良港必需避风停泊条件,除连云港外竟没有一处良港,海运经济价值很低。


海边的圩田倒是要多少有多少


但随着经济发展,生产分工变细,如今苏北人民也发现了浅滩的致富经。


2007年开始,我国紫菜市场需求突然扩大,苏北沿海人民迅速意识到了商机,在近海养殖紫菜,使得养殖面积迅速增大。到如今,苏北已经能够提供全国90%以上条斑紫菜的养殖、生产量,为提振苏北养殖业,满足全国人民的饮食需求作出了巨大贡献。


也已经走出国门了


但增长过快的养殖也引发了问题,绿潮便是一个糟糕的例子。


每年秋季,江苏沿海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紫菜养殖筏架。绿藻自上一年秋季开始,便附着生长在筏架上,待到来年春季,海水温度上升,绿藻开始迅速萌发。而浒苔则是其中最具生长优势的。每年4-5月,紫菜养殖户们回收养殖筏架时,附着的浒苔被刮到海里,这正是它喜欢的漂浮生长方式。


显微镜下的绿藻

(图片来自Wikipedia)


据研究,漂浮浒苔日生长率一般为15%~50%,按最低生长率计算,1吨浒苔经过一个月漂浮生长,可增殖为100吨,40天可达300吨。当然这种解释仍然需要更进一步的论证,但搞清楚浒苔是从哪来的对预测和防治意义重大。


浒苔一旦形成规模,便会“遮海蔽日”,阻挡阳光,抑制其他水生植物对溶解氧的吸收,更加强了浒苔在海中的竞争力。此外,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海水含碳量提高,入海河流带来的陆源污染物以及近岸农业、养殖业产生的污染物使海水富营养化等也是绿潮快速蔓延,无法根治的原因。


水体富营养化导致鱼类死亡


绿潮看似只是沿海出现的灾害,却与所有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死亡的浒苔消耗海水中的氧气,腐烂的浒苔使水中氨氮、亚硝酸盐急剧升高,会严重影响海参、虾、蟹等渔产品的生长。


对于港口来说,浒苔的大量繁殖不但会覆盖航道水面,还会覆隐养殖区遗留的养殖工具,影响船舶航行,甚至造成海上交通事故。一些小型的拖轮和引航艇由于吃水浅,船身短,浒苔容易被主、辅机吸入造成机损事故,增加正常进出港的时间,影响港口生产


浒苔是不是让人想起了某种日式凉菜


绿潮还会破坏近海水体、沉积、生物资源等海洋生态环境,打捞上来的浒苔异味刺鼻,堆积起来又会为蝇虫提供繁殖条件,严重影响滨海景观与水上运动。



谁能监测浒苔?


不论成因如何,浒苔总是一个棘手的对手。在黄海风场和洋流的推动下,海面上的浒苔会北漂至胶东半岛南部,具有明显海洋性特征的温带季风气候春夏的胶东沿海提供了充足的光照和降水,这让浒苔的繁殖更加肆无忌惮。


而位于胶东南部中心的青岛,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浒苔入侵青岛浴场

(图片来自youtube)


前已述及,浒苔危机出现于2007年,到2008年已成星火燎原之势。


而2008年,对青岛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它是北京奥运会的协办城市将在海滨举办奥帆赛,是世界瞩目的运动场。5月底,在附近海域作业的渔民突然发现,有大量浒苔源源不断地从黄海南部向青岛近海漂来。当时的国家海洋局立刻进行监视监测,发现汹涌而来的浒苔面积约1.3万平方公里。6月15日,浒苔漂至青岛近海,数量还在增多,早晨还是一片蔚蓝的海域,中午就完全成为了一片草原。此时距离奥帆赛开赛仅有一个月的时间。而青岛要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全新海洋灾害。


玩得很开心……


为保障赛事正常举行,国家不惜一切代价打响了“青岛保卫战”。卫星、飞机、船舶不停地监视监测,应急指挥部整夜亮灯,各地专家学者齐聚青岛,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研究和决策。各类作业的渔船、驳船密布海上,甚至军队也派出专业打捞船,用泵吸,用网兜,用手捞……用尽一切办法歼灭浒苔。在岸边,从驻青官兵到青岛市民,上万人配合各种机械清理、运输浒苔。


北海局工作人员驾船实地监测


通过1个多月的全力奋战,青岛近海海域清理浒苔100多万吨,奥帆赛场警戒海域恢复了一片碧海,赛区海域及近海海域水质为一级标准,符合赛事要求。最终保障了奥帆赛的顺利举行,维护了国家形象。


自此之后,绿潮监测和预测成为了国家海洋局的一项重要工作。而原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现自然资源部北海局)成为了牵头负责黄海浒苔监测和预报的单位。


09年和13年黄海海域卫星遥感浒苔监测图

第一张是09年

第二张是13年



如今,自然资源部北海局已建立起卫星、飞机、船舶、岸站、浮标等多种手段互为补充的立体、全天候监测体系全面监测绿潮发生、发展、影响情况。从2008-2018年连续11年,权威发布绿潮预警信息,是地方政府的“千里眼、顺风耳”,为处置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全方位的监测


2018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在青岛举行,又遇上了浒苔出现的高峰期。因此改组后的自然资源部在4月至6月黄海浒苔绿潮发生发展期间启动联防联控机制,组织山东省、江苏省、青岛市协同应对浒苔绿潮灾害。


自然资源部北海局下属的北海预报中心从3月份开始,每半个月进行浒苔绿潮发生发展趋势滚动预测3月中旬开始,每天进行卫星遥感监测,并于4月下旬开展苏北紫菜养殖情况调研。从5月上旬开始每天根据绿潮监测情况,进行未来3天的浒苔绿潮漂移预测



在及时准确的监测和预报工作下,各地在重点区域全面布防,组织大量人力物力开展源头防控、海上拦截和打捞处置等工作,最终打捞浒苔共计18.7 万余吨。经各方努力,峰会期间浒苔绿潮对青岛主城区沿岸海域未产生影响,海洋环境保障任务圆满完成


在“草原”上捞啊捞


今年,又到了浒苔蠢蠢欲动的时间。北海局预测,2019年黄海绿潮漂移路径仍为偏北方向,中心路径偏东;影响北海区的时间接近常年,预计为5月下旬影响到青岛海域的时间为6月中旬。今年绿潮的发生规模为中等年份,浒苔分布面积与2018年接近。


北海预报中心实景

工作人员通过众多屏幕监控浒苔和其他海洋数据



难对付的浒苔


事实上,受到绿潮骚扰的国家不只有中国。从近邻韩日到欧洲的西班牙、法国,甚至更高纬度的英国、荷兰等地,全世界13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过绿潮灾害的记录。


其中法国的布列塔尼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每年的4-10月都有大量浒苔光顾,成为了欧洲海上草原的观景平台。政府为了拯救当地滨海旅游业,与浒苔进行了几十年你死我活的斗争,却收效甚微。


长期在“海里”种田的荷兰人

在这方面应该是很有心得的了


其实浒苔和水葫芦一样,并不完全是有害生物,甚至有一定的经济价值


北海局专家表示,特定生长阶段的浒苔,在确保卫生的情况下,是可以拌菜吃的。《本草纲目》中记载,浒苔可“烧末吹鼻止衄血,汤浸捣敷手背肿痛”,说明古人就已经意识到浒苔的价值了。现在的研究也发现,浒苔具有降血糖、降血脂、提高免疫力、抗病毒等多种功效,甚至一些肿瘤细胞都可以被浒苔提取物抑制,其实是件宝物。


凉拌浒苔

(图片来自@做菜网)


四面环海的日本早就学会了开发这种海洋宝物,从上世纪开始将其加入食品加工业,比如将其研成粉末,做成饼干。不过日本现在已经很少自己生产浒苔了,改为在各地进口。宁波象山港加工的浒苔产品品质极优,出口日本的价格高达每吨20万元。


当然,你在海边游泳时看到的浒苔大多已经处于生长末期,人类是消受不起了。而且海中污染情况未知,野生浒苔的生长过程也不明,贸然食用非常危险,最多也只能当作肥料。我们也在此提醒周边居民、企业单位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当浒苔漂浮到附近海域并影响生产生活时,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积极配合处理处置,不要自己打捞食用。


这种可不能吃


但不管是吃还是作肥料,与其和浒苔缠斗,还不如把绿潮消灭在萌芽状态。


近年来,江苏积极配合浒苔防控,苏北浅滩紫菜养殖作业方式已经得到改进,自2017年起,养殖季结束后,养殖户们都将紫菜养殖网帘摘下直接运回陆地处理,附生的绿藻进入海中的数量大大减少。


在5月10日自然资源部发布的《2018中国海洋灾害公报》中可以看到,2017年以来,我国黄海沿岸海域浒苔绿潮的最大分布面积和覆盖面积明显减少,山东群众可能很快就能放心畅游心爱的黄海了。



在这一切的背后,都要感谢自然资源部北海局的队伍默默地进行着监测、预报和保障工作。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