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为什么被迫“迁都”中国?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904-韩国临时政府


作者:图南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音乐:李东木《重庆》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政府退守西南,定陪都重庆。但与此同时,这座城市还是韩国临时政府的首都


在抗日战争的凄风苦雨中,易守难攻的山城,庇护了两个国家和民族的新生火种,为日后形成抗日燎原之势保存希望,不仅有中国军民顽强抵抗日本侵略者,国土沦落的韩国人也在此走上了艰难复国之路……





一城两都


1897年,朝鲜高宗李熙在日本人怂恿下,宣布朝鲜脱离大清自立,改国号“大韩帝国”终于实现了“帝国梦”。可惜,李氏家族皇帝还没当过瘾,1910年就被日本人强迫签订了《日韩合并条约》,变成日本殖民地。“三千里”国土说没就没了,朝鲜半岛上的政府成了日本人的傀儡。


1897年7月,日军攻入朝鲜首都汉城


1919年,“三·一运动”以后,朝鲜半岛进入抗日高潮期,韩国有识之士各自宣布组建政府,一时间政府遍地开花,有俄国的“大韩国民议会政府”,还有朝鲜半岛本土的“大韩民间政府”,中国的上海也有一个“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等等。


三一运动中被逮捕的抗日志士


然而多政府的局面不利于团结抗日力量,兵合一处方能光复祖国。半岛十三道代表共同选举产生了统一的汉城临时政府,总部则设在上海。从1919年开始,位于上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开始运作,成为当时东亚地区唯一一个流亡政府。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诞生地旧址 

上海法租界金神路22号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上海偏安了13年,多次策划针对日本高官的暗杀行动。最成功的一次当属1932年4月,义士尹奉吉用自制的水壶炸弹炸死日本白川大将和多名高官。但这也为他们带来了大祸,日本军警大肆搜捕韩国复国人士,临时政府在上海混不下去了。


意志坚定的好同志


此后他们相继转移到杭州、嘉兴、镇江、南京、长沙和广州,却没想到1937年中国抗战全面爆发,日军大举侵华,国民政府战略放弃东部,搬迁到重庆。局势大变,临时政府委员金九便在广州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表示希望搬迁到重庆,并得到了蒋的同意。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对日宣战书


韩国临时政府得以从广州出发,经过广西柳州,在1939年抵达重庆,经历几次搬迁,最终落定在重庆莲花池的附近。蒋介石还特批韩国临时政府每年40万法币租金和每月6万的生活补助。就这样,在远东地区抗日的最关键时期,韩国临时政府获得相对稳定的环境,专注推动对日斗争。


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


重庆也成为近代史上少有的两个不同国家政府的并存的城市。

 


武装斗争和外交努力


外部环境稳定,半岛常见的内斗就开始了。派系林立的临时政府开始内讧,差点解体,最后是靠着主要领袖金九和金若山的威信,领导了其他派系,并改组临时政府,由金九正式当选临时政府主席



有了完整的领导层和稳定的办公环境以后,韩国临时政府决定不再搞暗杀袭击这些“小把戏”,而是名正言顺的干票大的——组建军队。但是毕竟寄人篱下,他们还是草拟了一份组建光复军的方案,上交给国民政府,获得批准。


携手并进,驱逐日寇


半年后的1940年8月,韩国临时政府组建韩国光复军,在重庆举行成立典礼,重庆各界人士和国共两党代表200多人出席。国民政府代表还顺手带来大礼,将东北朝鲜游击队和中国军队当中朝鲜籍官兵编入光复军,并赠与每年的军费,让金九主席喜出望外。


突然多了一股抗日力量,岂不美哉


但天下没有掉下来的馅饼,礼物都是有条件的。根据蒋介石此后给到的《韩国光复军行动准绳九条》,光复军在中国境内一切行动都要受军事委员会的指挥,参谋长及各处处长职务均由中国军人担任。这个规定一直持续到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


从此,朝鲜光复军与中国军民并肩作战,同时也深入敌后展开游击战争,并在河北取得多次战斗胜利。


小有规模


除了抓武装斗争,临时政府也抓紧外交努力,希望获得同盟国的承认和战后韩国独立的保障。


韩国临时政府一直是一个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的政府,韩国人不想龟缩在重庆自娱自乐。一个流亡在外而且内部分裂的政府要得到承认,这让临时政府焦头烂额。


民族意识快速觉醒


就在这时,二战形势突然发生变化。1941年日本作死偷袭珍珠港,美国参战,不久以后反法西斯同盟成立。国民政府也需要联合中国周边抗日力量,但是中国北面的苏联被德国搞得焦头烂额,其他国家基本沦陷,外交上能撑场面的也只有这批韩国人了


来和罗斯福总统讨论国际大事

身后没几个小弟怎么行呢


中国国民党由是公开支持韩国临时政府,给枪给钱帮助他们上战场,成了率先在外交上支持韩国流亡政府的盟友。但是中国此时仍然不愿承认这个流亡政府的合法性


为了抗日大业,需要联合尽可能多的力量

朋友再小再远也比没有好


这样的支持暂时是够了,1941年《大西洋宪章》发布以后,韩国临时政府借机隔着太平洋,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承认韩国的请求,并在同盟国参战后表示支持美国,支持英国,支持苏联,不断刷存在感。


发现这三个人才是真正有话语权的

蒋公从大腿退居小腿


然而从1941年到1945年,韩国临时政府就请求承认问题于美国交涉20多次,跟中国国民政府交涉更是多达28次,最终却得不到任何一方承认。既然写信没用,那就亲自去刷存在感吧。韩国临时政府外务部长赵素昂干脆跑去找宋子文等人,要求带他去参加同盟国的国际会议。


为了争取支持也是没少想办法


韩国临时政府拼尽全力还是没用,到了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接近尾声时,美、英、苏正式向中国提出朝鲜半岛实行国际托管方案

 


虾米挑战鲸鱼


朝鲜半岛只是中国和日本两头鲸鱼之间夹着的一颗虾米,这是古代朝鲜人对自己国家地缘政治的形象描述。战后的朝鲜半岛的地缘政治,并没有因为日本的退却而改善,两头鲸鱼反而变成三头。


苏联慈父未必承认有第三头鲸鱼


面对借“国际托管”之名行占领之实的国际强权,韩国临时政府从1943年开始不断发表声明予以谴责驳斥,痛陈千万朝鲜同胞血染半岛,抵抗日寇却得不到独立的悲惨结局,还将罗斯福和丘吉尔签订的《大西洋宪章》和一些列关于尊重民族自决的国际条约拿来撑腰。


当时是为了团结尽可能多的反法西斯势力

所以英美给出的理想和自由也比较多


但是条约终究难以抵过现实利益,连丘吉尔本人都狠狠讥讽根本没人会关心韩国这个地方,国际共管板上钉钉。


消息传到重庆,韩国临时政府人士无比悲痛,无助之际,他们再次想到国民政府。金九致信蒋介石,希望得到帮助,列举朝鲜人已经和中国军民多年的袍泽之谊,希望得到中国的帮助。


友邦悲痛来求,蒋公甚是欣慰


金九所言非虚,另一方面国民政府也不愿卧榻之侧有欧美人插手,决定助其一臂之力,派出外交部长官等人跟美国和英国方面接触。然而盟军势大,中国谈判能力弱,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在超级大国面前,蒋公莫可奈何


1945年,日本投降,朝鲜半岛由苏联和美国分别占领,并且划定北纬38度线为界。同年,韩国临时政府结束在华26年的侨居生涯,在近三十年后,临时政府的爱国志士终于回到他们魂牵梦绕的故乡。


回家建设祖国


离开重庆前,周恩来和董必武等还专门为金九等人举行欢送会,在重庆的中国各界人士亲自到机场欢送。金九看着曾经生活多年的山城,发表了《致中华民国朝野人士告别书》,对过去近三十年来中国的庇护表示感谢,对曾经并肩抗倭的中国战友表示感激。言罢,含泪转身起飞。


在当年光复军成立大会上的来宾签名中

右侧部分可以找到周恩来和董必武的签名


然而,朝鲜半岛已经不复当初,大国的博弈彻底撕裂了南北半岛。临时政府人士分别回到南北故土时,都未曾想过重庆一别,就成了今生最后一面。


金九和一部分爱国人士回到了朝鲜半岛南边的政权,他们受到汉城各界热烈欢迎,金九后来被拥戴为“韩国国父”,在韩国社会享有崇高威望。但是,另一个人却因为近水楼台的优势成为韩国实际上的掌权人,他就是李承晚


李承晚与金九、安在鸿


李承晚曾经是韩国临时政府要员,并于1920年在上海宣誓就任大韩民国临时大总统,但因内部纷争被韩国临时政府罢免并赴美。但是,他因此得以留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政治活动,得到美国的重视和栽培,最后在美国的安排下回到南方。


在当时朝鲜半岛有识之士看来,金九长期生活在兵荒马乱的异国他乡,是一个长期为抗日斗争和民族独立事业呕心沥血的领袖。相比之下,李承晚更像是一个躲在美国等待时机的投机分子。


但是,民意再汹涌也抵不过超级大国的意志,1948年南北朝鲜分别宣布独立,李承晚被美国人摆上了韩国总统的宝座。


带着美国老朋友一起开国


听到南北朝鲜分别独立建国的消息,金九悲痛万分,无量头颅无量血,换来的竟然的祖国分裂和骨肉分离的局面。他在1948年写成《向三千万同胞泣诉》,并且在南北朝鲜之间奔走呼号,希望能促成国家统一,成立联合政府,但是在南北两边都吃了闭门羹。


1948年四月南北联席会议上的金九和金日成


1949年6月,金九被暗杀,朝鲜民族独立统一的力量遭到毁灭性打击,此后朝韩在美苏之间各自站队,最后酿成朝鲜战争,开始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敌对。


金九的葬礼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迁回南京,重庆的一城两都时代结束。


山城宛如一个舞台,记录着两个不同民族并肩作战的历史时期,韩国人也在这里上演着追求民族独立和山河一统的大戏,但是舞台终将落幕,戏曲终究虚幻,半岛分裂之局至今没能松动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巴西  |  泰国  |  印度  |  日本  |  越南

省区:安徽  |  广西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城市:广州  |  苏州  |  杭州  |  黄石  |  玉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