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火可以燎原





安哥拉变大赌场,美苏各押一边



1966年10月,当中国大地陷入一片革命狂热的时候,远在非洲大陆的萨文比带领他一支名为“中国11”的小队,返回自己的祖国安哥拉,打算在这里掀起革命高潮。


这群非洲人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萨文比曾派遣11名战士在中国南京军事学院受训。他的组织“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以下简称“安盟”)宣布将走毛泽东主义路线,而且根据毛泽东思想对组织内部进行了改造。

 

然后他们就潜回安哥拉南部,在农村发动群众,建立起基层组织来。萨文比极富个人魅力,“他的声调是有磁性的且柔滑的,他转动他的身体面对不同地方的听众,身体向前倾并伸手向群众致意,把群众带到他面前” 。

 


一个新的政治势力在安哥拉缓缓升起。

 

萨文比是一条狡猾的蛇,日后和牵涉进安哥拉内战的美国、南非、葡萄牙等多股势力都有联系,所以他说和中国有关系也不足为奇。但其实中国并未给他太多好处,在他访华后也仅仅帮他训练了11个人,还给了他4万美元的经济援助,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相比之下,萨文比的老东家“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以下简称“安解阵”)则收到了更多中国的援助。这个“更多”也只是相比之下,因为中国并没有在安哥拉太多介入,而只是配合美国在安哥拉的行动。

 

美国支持“安解阵”是因为它奉行民族主义,可以在安哥拉与另一个奉行马列主义的政治组织“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 (以下简称“安人运”)抗衡。

 

而很显然,“安人运”得到了苏联的支持。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美国在越南战争中元气大伤,在全球处于守势,而苏联则咄咄逼人,又开始了全球攻势。美国没有办法,只能拉上关系刚缓和的中国来抗衡苏联。

 

安哥拉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还是葡萄牙的的殖民地,但那个时候“安人运”等组织已经开始发动武装斗争。尽管他们在面对葡萄牙殖民者时力量弱小,但长年的殖民战争还是拖垮了葡萄牙原本就不景气的经济,造成每年亿美元贸易逆差和高达23%的欧洲最高通货膨胀率。

 

1974年,不想继续殖民战争的葡萄牙军队发动了政变,葡萄牙独裁政权垮台。新政府上台后,迅速制定了葡萄牙在非洲的殖民地独立时间表,其中计划让安哥拉在1975年11月11日独立,至于独立之后这几个组织是否会打出脑浆子,优先级都不如葡萄牙政府能够安然抽身——于是在独立之前,为了争夺独立后安哥拉的控制权,“安人运”、“安解阵”、“安盟”这几个组织就开始干架了。

 

由于有葡萄牙殖民统治安哥拉,一开始美国和苏联对安哥拉的干涉还都比较克制,比如苏联也就每年给“安人运”2万美元左右的援助。等到葡萄牙准备撤离安哥拉的时候,几个政治组织开始蠢蠢欲动,美国和苏联才开始加大援助。

 

除了美国和苏联,还有不少其他玩家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安哥拉内战展现了浓厚兴趣。





小玩家纷纷进场,买定离手马上开赌



安哥拉北边就是扎伊尔,即现在的刚果(金)。扎伊尔当时的领导人是政变上台的独裁者蒙博托,由于他和“安解阵”高层关系密切,扎伊尔大力支持“安解阵”。扎伊尔境内的百万安哥拉难民成了“安解阵”的兵源,美国和中国对“安解阵”的武器援助也通过扎伊尔进入安哥拉北部。“安解阵”背靠扎伊尔,安哥拉北部成了他们的势力范围。

 

安哥拉中部是“安人运”的势力范围,他们的组织最成熟,政治实力最强,并控制着首都罗安达。由于高举马列主义的大旗,社会主义阵营的苏联、南斯拉夫和古巴等国支持他们,苏联和古巴的军事顾问为他们训练军队。古巴当年十分热衷非洲的反殖民斗争,切·格瓦拉还曾与“安人运”的高层会面,但70年代后古巴介入安哥拉内战程度之深还是出人意料。



安哥拉南部和东南部是萨文比领导的“安盟”的势力范围。“安盟”在三个主要玩家里实力最弱小,因此不得不和“安解阵”结盟对抗“安人运”,也相当圆滑,没有原则性。当中国给他们的援助很少时,他们就抱上美国等国家的大腿。安哥拉南部与纳米比亚接壤,而纳米比亚又被南非占据,“安盟”和南非搞好了关系,此后南非也开始干涉安哥拉内战。

 

南非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由于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政策,在国际社会上被孤立。冷战期间,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大力支援第三世界的反殖民斗争,让南非白人政权十分恐慌,他们把冷战视作白人资本主义和黑人反殖民斗争的较量,积极向美国靠拢反苏,尽管美国在很多时候出于国际影响考虑并不敢和南非走得太近。

 

为了防止黑人反殖民斗争扩展到南非危及白人政权,南非力图建立缓冲区,占领纳米比亚,积极和在安哥拉的葡萄牙殖民者合作以隔离非洲的反殖民斗争浪潮。葡萄牙在安哥拉的殖民统治崩溃后,南非深感恐慌,很快就直接介入安哥拉内战以遏制反殖民浪潮的不断南下。

 

在内战前夕的1975年1月,“安解阵”大约有7000到9000名士兵在安哥拉境内,另有1.2万士兵在扎伊尔境内受训,总人数估计为2.1万人,还得到了来自中国、朝鲜和罗马尼亚的162名军事顾问,军事实力在三派中最强。“安人运”则大约有5000到7000人,另有新招募的5000人在刚果与安哥拉境内分散各地受训中,但其政治优势最大。“安盟”仅有1500名装备较差的游击队员,实力最弱,内战后选择与“安解阵”结盟。





古巴南非加重注,庄家美苏看傻眼



还没等葡萄牙人完全移交权力宣布安哥拉独立,内战就爆发了。

 

美国介入安哥拉内战是相当谨慎的,目标也局限于不让苏联轻易地在这一地区渗透,因此主要通过中情局的秘密行动来支援“安解阵”和“安盟”,输出的也只是少量武器装备。通过扎伊尔的陆上通道,美国武器能够相对轻易地送到“安解阵”的势力范围。

 

苏联本想通过海运给“安人运”输送武器,但独立前安哥拉的海港还掌控在葡萄牙人手中。无奈之下苏联只能请求古巴的帮助。

 

没想到古巴相当豪气,一上来就是大手笔。1975年8月,古巴决定向“安人运”派遣480人的军事顾问团,并准备建立四座训练营。计划在6个月内将4800名安人运新兵训练成16个步兵营,25个迫击炮营等,还计划提供一队医生、通讯专家、115辆汽车以及可供5300人半年的补给。

 

在古巴的支援下,“安人运”在内战中节节胜利,眼看就能在独立前驱赶走其他组织,成为代表安哥拉唯一的政治组织了,这个时候,其他国家坐不住了。

 

南非直接派军队入侵安哥拉,亲自上阵支援“安解阵”和“安盟”。南非入侵安哥拉是很隐蔽的,只有国防部长等少数人知道,就连外交部长也是事后从葡萄牙的抗议中才知道的。

 

南非介入后,战局逆转,“安人运”节节败退,“安解阵”和“安盟”眼看就要在安哥拉独立那天会师罗安达了。这个时候出乎美国和苏联双方意料的是,古巴居然加码了!卡斯特罗在11月初派遣652人的内务部特种部队和炮兵团前往安哥拉,要求他们阻止“安解阵”和“安盟”攻入罗安达。

 

苏联也是在事后才知道古巴的行动的,震惊之余考虑到南非人背后可能有美国的支援,苏联还是默许了古巴的军事冒险,还为古巴军团提供了大量武器。

 

比起安哥拉本地的新兵蛋子,古巴人可是老革命了,战斗力相当强悍,在北线和南线分别挫败了“安解阵”和南非的攻势。这回轮到美国坐立不安了,他们害怕古巴会进一步扩大战果,于是满世界寻找支援。

 

1975年底,美国总统福特访问中国,表达了希望中国介入安哥拉内战的愿望。邓小平机智地提了一个条件:由于南非在非洲名声太臭,介入安哥拉内战时与南非在同一战线会得罪其他非洲国家,中国只会在没有南非插手的情况下介入内战。

 

由于南非是帮助“安解阵”最便利的国家,美国显然无法让南非停手,中国也就没有全部压上趟这次浑水。但舆论战还是要打的,苏修这样欺负一个刚刚独立的第三世界小伙伴,罪名自然大大地。



美国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加大援助,却没想到美国国会投票禁止将年财政年度国防预算用于安哥拉行动,美国对“安解阵”的大规模援助也就只能告一段落。南非也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计划从安哥拉撤军。

 

与之完全相反的是,古巴却在安哥拉加大军事存在,到1976年1月已经有1.2万古巴军人驻扎在安哥拉。苏联也趁机大规模向安哥拉输送武器。





穷则忍气吞声,达则穷追猛打



美国在军事援助上已经使不上劲,只能通过外交途径迫使苏联妥协。然而当美国与苏联进行战略武器限制谈判时,苏联方面明显知道美国已不可能大规模援助“安解阵”,于是勃列日涅夫装聋作哑,表示苏联只是“独立前我们卖了些坦克”。



而等到基辛格和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会谈时,基辛格提出以美国施压使南非撤退换苏联使古巴撤退,但葛罗米柯表示不会这么做。当基辛格指责苏联一直使用飞机运送古巴士兵,葛罗米柯避开了直接回答说:“南非还在那,没有离幵迹象。”基辛格提出“南非在撤军中”。葛罗米柯表示“如果这项消息被宣布,我们会知道的”。

 

苏联这是得了便宜,也明知道美国无可奈何了,美国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苏联援助一到,古巴亲自下场帮“安人运”打仗,“安人运”形势大好,在1976年2月就扫平北方,把“安解阵”扫下了安哥拉政治舞台。3月打退南非援军后,“安人运”开始对小伙伴“安盟”下手,逼得他们不得不跑到农村打游击。“安人运”完全控制了全国局面。

 

“安人运”掌权后,仿效苏联在安哥拉大搞农业集体化和低价收购粮食政策,造成粮食短缺,“安盟”则趁机吸纳日子过不下去的农民继续进行游击战,不断袭扰“安人运”的统治基础。饱受打击的“安人运”却并不低调,还表示要向南非方向输出革命解放纳米比亚,推翻南非白人政权。它背后的两位大佬苏联和古巴却就这样被拖入了安哥拉的泥潭

 

八十年代后期,美国缓过劲来了,重新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与苏联的争霸。然而苏联却走向了衰落,此消彼长之下,美国有了更多手段干涉安哥拉内战。即便如此,古巴还是在苏联军事顾问支持下击败了支持“安盟”的南非军队,在撤军前迫使南非承认纳米比亚的独立。这是苏联和古巴阵营在安哥拉最后的胜利了。

 

此后苏联进一步衰退,不得不大幅减少对外干涉开支,在安哥拉能够为所欲为的只有美国了。美国一边和“安人运”建立的安哥拉政府做生意,另一边还大力援助“安盟”打内战,两面手段一直玩到冷战结束,终于得到了美国想要的效果——安哥拉政府宣布放弃社会主义路线,开展大选。

 

在美国的监督下,萨文比在1992年的大选中失败,却不愿承认大选结果,重新挑起了内战。这次美国发现自己养虎遗患了,“安盟”靠着美国支援的先进武器,节节胜利,一度占领了安哥拉70%的领土。美国只好开始对“安盟”进行制裁,这才让安哥拉政府重新掌握主动。2002年,萨文比被击毙,长达27年的安哥拉内战才宣告结束。

 

纵观安哥拉内战全程,按照某些人的理解,美国和苏联是棋手,南非和古巴是棋子,安哥拉是棋盘,幕后大佬最终达到了目的,其他小国则背锅扛罪。但在真实世界里,棋子可不是什么木偶人,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正是南非和古巴两个“棋子”的不断冒险,让安哥拉局面越来越失控,让美国和苏联深陷其中,完成了完美的坑队友、下妨上。对照一下近年在叙利亚发生的事情,只能说这样的历史还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轮番上演。





好好工作,戒赌吧老哥



真正倒了血霉的,只有棋盘国。


内战给安哥拉带来了无尽的苦难。1976 – 1990 年,安哥拉全国 20 多万人丧生,60 多万人流离失所。 1992 年到 1999 年间,又有近 50 多万人死于战乱。

 

安哥拉原本有着丰富的石油和钻石资源,却因为内战变得的贫困落后。整个国家经济几近崩溃,全国75%以上的工矿企业关闭,近90%的农场荒芜,铁路和公路基本停运,2001年人均GDP只有621美元。

 

等到内战结束后,中国打算投资安哥拉,以便从安哥拉进口石油资源时,发现这个国家连基础设施都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如果没有基础设施,很多石油资源就无法利用。可是安哥拉又没什么钱开发基础设施。

 

于是中国开创了“安哥拉模式”,批准安哥拉政府向中国贷款,用于中国企业对安哥拉出口产品或承包工程项目。同时安哥拉政府与中国石油企业签署长期石油供应协议,以对中国原油出口收入作为贷款担保。这种“以基础设施换资源”的援助模式既解决了以安哥拉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融资难的问题,又解决了中方作为援助国的贷款安全问题和能源安全问题,算是一个双赢的方法。



2005 年,安哥拉对中国出口石油 1746 万桶,占中国从非洲石油进口总量的 45.5%,超过伊朗成为中国的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2012年安哥拉和中国的双边贸易金额突破了 376亿美元,相比于1998年增长了 196倍。“安哥拉模式”初见成效。经过实践,“安哥拉模式”后来又被应用于中国对其他非洲国家的投资实践中。

 

这种非洲投资模式里,商业互助是最重要的,并没有什么附加协议。但这容易两头不落好。在国内一些满脑子“星辰大海”的人看来,中国在非洲还没有多少军事存在,实在不够强硬,无法保护其商业利益;在西方媒体看来,中国不附带条件的援助是在帮助非洲腐败的政府“维稳”,不能促进非洲的改变。

 

不过回顾一下安哥拉内战的历史,你就会发现,所谓的星辰大海,到头来很可能成为一大片烂泥潭,就中国现在的国际实力,连古巴那种等级的盟友都没有,实在不适合在非洲趟浑水。通过扶持势力搞内部颠覆,把钱花在对别国政治势力的军事援助上,导致他国内战一打就是快三十年,数十万人死亡,似乎也并不符合当地人的利益,只会白花钱把自己的名声搞臭。

 

说白了,非洲各国内部错综复杂,外部国家也各怀鬼胎,如果不顾实际情况一味搞颜色革命,和平局面被打破,只会让局面越来越难以收拾。

 

闷声发大财,那是坠好的。



本回完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