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天山南北的枢纽在哪里?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692-热极吐鲁番


作者:赵百灵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吐鲁番可谓是中国的热极,每年被暴晒的日子达到了100多天,气温上40℃是家常便饭,地表温度有时候能上70℃,烤个鸡蛋完全不叫事。



在中国中学地理教科书上的吐鲁番是明星地区,这里的两大招牌:水果和火焰山,是中国版图内宝贵而特殊的财富,每年都吸引着无数喜欢探访秘境的人去那里参观。但其实在历史上,吐鲁番并不仅仅是一个有趣的旅游景点和瓜果梨桃的产地,更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座重镇。这个地区的区位,决定了它会在西域里吸引众多眼球的关注,从古到今都成为一座重要的盆地。


那么吐鲁番,究竟有什么呢?







沟通西域的南北孔道


地理研究者对中国新疆内部的地缘格局往往喜欢用“三山夹两盆”来形容。但其实这只是最宏观的新疆地理,如果我们把它的版图放大,会发现在这个非常宏观的结构中间,还有很多细碎的地理单元。由于天山和昆仑山西密东疏的走势问题,在东疆出现的零散地理单元尤其众多。


相比塔里木、准噶尔两大完整的盆地

东疆的地理要破碎得多

(如果中国拥有完全的伊犁河谷,伊犁或可称西疆界)


吐鲁番,就是新疆东部这些盆地板块中的一个代表,而且可以说是最特殊的一个。


围合吐鲁番盆地的两个重点山脉是西侧的依连哈比尔尕山和北方的博格达山。这两座山脉的平均海拔不高,也就是2000米左右的样子,但构造一个盆地是绰绰有余了。


北方的吐鲁番-哈密通道

与南方的罗布泊通道

是古代早期最主要的两条向西进疆通道

(后来罗布泊逐步干涸)


吐鲁番北方的博格达山可以认为是天山山脉东侧余脉的一部分。但它和天山之间,并不像其他余脉那样是紧密相连的,而是隔着一段河谷孔道。从吐鲁番市向西北去,沿着白杨河河谷穿过散碎的山体,就能到达西域著名的达坂城。继续向西北去100公里不到,就能看到乌鲁木齐城区了。


吐鲁番-白杨河谷-达坂城-柴窝堡-乌鲁木齐


而穿过了乌鲁木齐的商旅,沿着发源于依连哈比尔尕山的众多南北向河流,就能够进入准噶尔盆地的腹地,连接更广阔的北疆。也就是说,吐鲁番和现代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一起,构成了连通南北疆的一条适宜的通道


一头连着南疆,一头连着北疆


如此特殊地理位置,当然有着让吐鲁番成为丝绸之路重镇的潜力。但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地理区位非常关键的地区,由于自然条件太差,或是当地人对其开发水平过低,导致其无法作为商业中转的枢纽。


罗布泊就是一个衰败绿洲的例子


位置良好的吐鲁番,如果不是因为自然条件也很给面子,恐怕就要沦为其中一员了。

 


 

黄沙中的文明奇迹


吐鲁番最核心处是整个东疆地势最低的地方,有着良好的水源汇聚效果。从博格达山上融化的雪水,只要能到达盆地中央,就一定会汇入这个低处。这也就是艾丁湖这座吐鲁番母亲湖的来历。


就靠高山流水了…


但这样一座内流湖,长年累月地接收着被雪水带来的山间的矿物质,很自然会变成一座咸水湖,所以其实这里的水资源可利用程度不高,当地居民最重要的水源还是汇入这座咸水湖的大量雪山河流。


现在的艾丁湖是这么一副样子…


由于艾丁湖本身的海拔很低(湖底是中国陆地海拔最低处),两座山脉靠近吐鲁番的一侧有着明确的流动方向,因此在吐鲁番西侧,甚至还能形成大河沿河与白杨河这样的大河;即使是在水源量比较小的东侧,即使被火焰山拦截,也有大量暗河流出,可以为人类所使用的。


穿越火焰山


比起旁边连汤都喝不到的哈密,吐鲁番的水资源情况已经很乐观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里在汉人造访以前,已经进入了自主开发农业的阶段,比天山以北的游牧性少数民族更有对中原王朝的文化认同感。


汉朝人来到吐鲁番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被一个名为车师的国家所控制了。当然这个车师国内部还有不同的划分,有游牧区和农业区两种属性,人口也不过一两万人。如果把这个车师国再进行更细节的划分,每一个区域的人口就只剩几千人了。



内地的汉人肯定是看不上这样的国家规模,但在地缘成分复杂、生态承载力又比较差的西域,上千人立国的事情并不罕见,车师国已经是众多小国里规模相当可观的一员了。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能够仅仅依靠天山余脉的融雪和一座咸水湖提供的水资源支撑起一片绿洲,车师人的求生水平是相当高的。


还有这座很重要的火焰山

也和车师人的生存大有关系


车师人在吐鲁番附近修建的最重要的建筑,恐怕要数交河故城了。



交河故城位于吐鲁番市以西13公里的一座岛形台地上,由车师人在公元前2世纪开始修建,利用西域很常见的生土构建了一座沙漠绿洲上的大城市。营造这座城的目的,其实也就是为了控制吐鲁番盆地内最重要的大河沿河的入湖口。作为车师这样一个小国的都城,这样的选址方法其实是最简单合理的。



很快这座交河故城就变成了西域交通和发展的标杆性城市,甚至一度是唐王朝建立的西域都护府的首府。不过树大招风,这样一座风口浪尖上的城市,也很容易成为中原王朝和西北游牧民族之间斗争的牺牲品。到了元末,这座交河故城已经基本上被废弃了



现在的人想从河西走廊自驾辗转去交河故城玩耍就没有当年那么难了。而且从敦煌出发的话,沿途还能够看到同样是丝绸之路带来文化巅峰的敦煌莫高窟和鸣沙山。进入新疆以后,还有哈密五堡魔鬼城可以一试。


但除了那些真正想重走丝路的人,大多数人似乎还并不知道这样清爽而丰富的路线。

 



无法通过的屏障


为了让这些穿越千年的遗迹持续地展现自己的生命力,人们需要对这里投入更多的关注,也就意味着大量的交通投入。


国家交通规划层面也确实重视吐鲁番,让兰新铁路、南疆铁路在这里交汇,并将吐鲁番机场建成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的主备降机场,公路网络也全面铺开,G312国道穿城而过,在西侧与G314国道相交。吐鲁番已经成为了一座天山山麓交通通达的城市,等待着人们的到访。



今年9月,我局就接受了“2018雪佛兰最美中国行”的邀请,用五天时间重走了这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丝绸之路。从吐鲁番出发,辗转交河故城、火焰山、五堡雅丹魔鬼城、鸣沙山、最后到达敦煌,实际上是倒着走了一遍当年汉地出发的商人行走的路线。



敦煌月牙湖也是很壮观的


这些都是丝绸之路上的标志性地点,每一个的背后都有自己传奇的历史。



比如前文所述的交河故城,是见证了车师国作为西域国度的关键要点,历史和文化价值无法估量。所以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交河故城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非常值得一看。


交河故城本身是从台地上挖出来的一座城市,所有的建筑物都不是寻常的堆砌之城,而更像是雕刻作品。这更加增添了这里的传奇色彩。



但由于种种原因,包括交河故城、五堡魔鬼城、敦煌莫高窟在内的各种遗址,一度遭到了人为和自然的破坏,有一部分景观已经再也不可复现人间了。



这样的传奇景观,也正是雪佛兰本次行程所要关注的重点。雪佛兰希望通过对丝绸之路上这些充满民族、时代特色建筑和遗址的重新探索,点燃人们对这个国家、这个星球上曾经发生过的传奇的热情,也让更多的人能够投身于保护文明遗迹的过程中来


这就是雪佛兰最美中国行搜索极限之美旅途的真正意义。



吐鲁番的丝路之行,也同样是这次活动中的“极热之行”。不得不说,这一地区在历史上就是难以通行的死亡通道,吐鲁番的地面温度有时高达70℃,即使有了现代化的座驾也未必能顺利征服。面临着剧烈的风沙、干旱、高温考验的魔鬼地带,我们的摄影师驾驶本次活动的主角——探界者Redline尚·红系列重走这段路,感受到了它强大的全路况能力



在如此高温的情况下,发动机的进气温度偏高,散热系统的负担也会加大,这些都是对动力性能的严酷考验,即便如此,探界者Redline仍然能够以正常的水平完成百公里加速测试,无论高速还是国道,动力响应和加速性能都如平常一样敏捷、强劲。


高温暴晒后的车内气温比外界还高不少,在火焰山脚下更是如此。在探界者Redline车内开启空调降温,3分钟左右车内温度就可以降下来了,再配合座椅通风一起使用,凉爽的车内与外面的酷热简直是两个世界。



西北户外粗犷的自然条件,有时甚至是比高温更加致命的影响因素。在布满沙砾的道路和沙漠区域里,探界者Redline的智能四驱系统令人印象深刻,帮助我们渡过了很多其它车辆难以正常行驶的路面。每当智能四驱系统监测到前轮发生打滑,就会自动将动力分配给后轮,帮助车辆获得更多附着力,而在沙漠这样难度更大的路况下,也可以通过按下车内的AWD按钮,强制进入全轮驱动模式,足以应付大多数高难度路况。



除此以外,空旷地区不时出现的强烈横风也是安全行驶的一大敌人,坐在车身稳定性良好的探界者Redline内,几乎感受不到横风的影响,也很少需要修正行驶方向。而良好的密闭性则能成功隔绝风沙扬尘进入车内,保障了乘员的舒适。



结束了最美中国行极热之地的“烤”验,以性能强大的探界者为先锋,雪佛兰车队还将继续前行,下一站将深入中国极寒秘境,探寻那些最极限的景观、最精彩的遗迹。从极高屋脊到极湿雨林、极热沙漠,再到极寒冰原,在搜索极限之美的路上,探界者总有无限的好奇心和强劲的动力,敬请关注。


本文由我局与蔡石人文地理工作室共同完成

航拍gif与部分摄影作品

由摄影师@杨建平提供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巴西  |  泰国  |  印度  |  日本  |  越南

省区:安徽  |  广西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城市:广州  |  苏州  |  杭州  |  黄石  |  玉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