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伊朗人说他是海,俄国人偏说他是湖?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605-傲娇的里海


作者:斑马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地球上有数不清的江河湖海,虽说都是水,却因为不同的地理形态有着不同的性情和状态。不同的水滋养着不同的人,在其流域周围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形态和地缘格局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中亚腹地,就有这么一片奇怪的水域,其性格傲娇,水位变化让沿岸国家操碎了心,也引发了无尽的争端。其实对沿岸的人们来说,这片水域甚至连是湖还是海都说不清楚,设定极为模糊。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把目光投向奇特的里海。



 



气蒸莫斯科 波撼德黑兰


位于中亚西部的里海,沿顺时针被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和阿塞拜疆包围。


里海五国


地理学上一般认为里海是,而且是“海迹湖”——它曾经属于古地中海,后来随着大陆漂移成为一片封闭独立水域。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里海就是世界最大湖泊。130多条河流汇入其中,面积达37.18万平方公里,和日本差不多大。一岸之隔的咸海或许会对邻居心生羡慕:人家烟波浩淼,我却气息奄奄,朝不虑夕,真是惭愧惭愧。


真气息奄奄,朝不虑夕


不过里海却并不一定会有太多优越感,它记几也控几不住记己啊,水位起伏像过山车,给沿岸国家带来了无数伤脑筋的难题。


一对难兄难弟


20 世纪 30 年代,为了大力发展农业,苏联政府宣布要大力开发伏尔加河的水资源。经过不断建设,终于在1952年以伏尔加河-顿河运河的竣工为标志。


1952年关于伏尔加河-顿河运河的报道

即将完成的苏联伟大的共产主义建设之一


这一工程实现了伟大的五海通航——波罗的海、白海、亚速海、黑海和里海得以联通。河上建造的水坝也为城市输送了充沛电力,为农田提供了不竭灌溉,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波建设很6


但正当人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有人开始察觉好像哪里不对……里海的水好像越来越少了


由于气候干旱,水域蒸发量巨大,加上大量河水被用于工农业,里海在水利工程落成之后出现了水量赤字,面积日渐缩小。从1933年到1940年的7年间,水位急剧下降了1.7米,从40年代到70年代末,里海又悄悄溜走了1米多的水位。


如果降低15米,简直半个里海都要消失了


当时的苏联专家警告,如果再变本加厉地从伏尔加河取水,那作为世界最大鲟鱼产区的里海北部将于2010年-2020年失去渔场价值。这可吓坏了苏联领导人,赶紧开始在里海周围寻找补救的办法。


里海水下北高南低

所以北部也最先遇到干涸的威胁


在里海东部有一汪湖水,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潟(xi)湖,叫作卡拉博加兹湾。两湖之间有一道长7公里左右的小口沟通,里海的水得以飞速冲进这片蒸发强烈的潟湖,一年流走6-9立方公里


1955年的卡拉博加兹湾


背锅侠终于找到了,苏联领导人立马决定建设一个堤坝将卡拉博加兹湾和里海彻底隔开。


赌住这个小口子

对苏维埃强国简直易如反掌


建一座水坝对苏联来说不费吹灰之力,1980年只用了三周就建好了,完全堵塞了水道。


很自然,断了粮的卡拉博加兹湾的蒸发速度令人目瞪口呆,三年面积就从5000平方公里萎缩到了372平方公里,到了1984年竟然彻底干涸。湖水干涸后,苏联失去了能贡献40%硫酸钠产量的盐厂,对周边经济造成了毁灭性打击。


1972年和1987年的卡拉博加兹湾


但其实在大坝兴建之前,就有水文学家发现,里海已经浪子回头了。1978年里海水位上升了7厘米 ,1979年上升32厘米,到了1983年初,里海水位较1977年升高了将近1米。主流解释认为,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气象条件的变化或地壳构造的变动和修没修坝没什么关系。里海的水量,果然会谜一样的起伏。


里海的水源众多,流域范围广阔

要把它研究清楚可不简单


到了1992年,人们终于意识到这道大坝没有什么用,将其拆毁。结果谜一样的里海水位并没有下降,反而继续上升了,又一次打了主张修坝者的脸。


1988年和2000年的卡拉博加兹湾



 

水文变玄学 水族苦石油


里海水位的回升着实让沿岸国家高兴了一阵,但傲娇的里海又秀了一波过犹不及的操作。自从1978年水位突然回升,里海水位就开始一涨不可收拾,1994年一年就上升了将近40厘米,到1995年水位已经回升了2.5米。海岸线向陆地推进了20-40公里,个别地段达70公里。


关于“海水”入侵这件事

西边的阿塞拜疆显然比东边的沙漠国家

更加着急

(可横屏食用)


海水淹没了200万公顷农田,无数人背井离乡,另谋出路。在水位下降时期兴修的众多工业设施,如巴库油田、舍普琴科核电站都被上涨的水位威胁。


阿塞拜疆巴库港

不止是航运枢纽,更是能源枢纽


为解决海进人退问题,哈萨克斯坦成立了临时的“里海科研分析中心”,其政府供水工程委员会甚至认为“唯一的办法是筑起1100公里以上的堤坝”。


正当人们急得像热锅蚂蚁一样时,里海又一次调戏了世人:据《地球物理通讯》的一篇报告,里海水位经历近20年的上升后,于1996年转为下降,到2015年总共下降了约1.5米。目前里海水位约为海平面以下27.5米,仅比历史最低值高出1米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与全球变暖关系密切,并且警告,如果里海水位保持每年7厘米的下降趋势,那么里海北部较浅区域将在约75年后消失


这么混乱的么


不过……2008年,《伊朗市民报》声称里海水位又出现猛……或许德黑兰大学地理系教授Mr. Mohammad对里海水位的评论最无奈也最准确:里海水位不稳属自然现象,每20-25年发生一次,但我们无法预测和预报。


相比干旱的伊朗高原

里海沿岸算是伊朗不多的宜居地带了

(可横屏食用)


或许里海的水位还会上演跌宕起伏的戏剧,我们暂时不用担心里海会像咸海那样弹尽粮绝,但这并不意味着里海的生态问题就可以让人掉以轻心。


里海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石油资源开发早、储量多、质量好,1901年的石油产量甚至占当时世界原油产量的50%。根据后来的勘探统计,其石油储量可达到350亿吨以上,已被证实为世界三大油气田之一。而每个石油钻井每年都会向里海排放30-120 吨原油、50-400 吨泥浆和200-1000吨钻渣。


里海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

2013年8月


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里海的最大污染源其实是贡献了64%水量的伏尔加河。它每年“吞”下的海量污染物——30 万吨有机物、1.4 万吨废油和上百吨的化学废料,最终都送入里海。里海的封闭性也使污染物会在水中遗臭万年,甚至永远。


一只巨大的三角洲-伏尔加河三角洲

 



五国争蛋糕,是鹿还是马?


里海资源的过度开发和重度污染,本来可以由人为干预而制止。但主权归属的不明确,让里海的开发和保护陷入更大的混乱,无论是沿岸各国的法律还是国际法都很难对里海进行有效的管理。



在苏联解体之前,里海周边只有苏联和伊朗两国,它理所当然地被看作两国的内湖,被称为“苏联-伊朗海”。两国分别于1921 年和 1940 年签订过两个关于里海的条约,确定里海为两国共有,划分了管辖范围及权利和义务。


然而,苏联解体后,沿岸两国变五国,形势瞬间复杂起来。各国都对里海丰富的石油资源蠢蠢欲动,而里海的名分则决定了每家能分到多大的蛋糕。


苏联时代北边四国都是苏联所属

只留给伊朗一个小边边。。


按照国际法,如果里海是湖,那么它是沿岸国家的共同财富,应当携手开发资源;如果里海是海,那么沿岸国就拥有其领海、毗连区及其开发利用其管辖海域的一切资源的权利,无需得到其他沿岸国的认可


作为第二个波斯湾

这个“共同财富”实在是太诱人了


随着争执加剧,沿岸五国分成了“湖派”和“海派”。


湖派”以俄罗斯和伊朗为代表。俄罗斯一直将里海看作自家游泳池,叶利钦宣称“里海不容瓜分,其资源五国分享”;之前获得里海半壁江山的伊朗也不想吐出太多。


来来来,喝了这杯“湖水”!


海派”的代表是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这样哈国就可以借助自己绵长的“海”岸线来使利益最大化;阿塞拜疆则可以名正言顺的引进外资开发石油。土库曼斯坦则是中立派,不敢得罪俄、伊两国,又想按照海派的划分多分一点蛋糕。


经过漫长的谈判和不断的妥协,俄、哈、阿三国在本世纪初基本达成共识,都同意按中心线原则划分海底,但水域共管。不过伊朗对此表示不服,主张要么共同开发,要么等分资源。


最下面的伊朗只能分到很少

精神领袖绝不会满意的


为了尽快解决里海地位问题,2002年,在土库曼斯坦的推动下,五国成立了专门讨论里海问题的里海沿岸国家首脑理事会


不过,截止到2014年,里海峰会已经召开了四届,五国签署了很多协议,达成了很多合作,但里海法律地位公约却还在路上。今年8月又将于阿斯塔纳举行的第五届峰会或许值得期待——俄副外长卡拉辛表示,“峰会上可能签署里海法律地位公约”。


普京:大家同我说


不管这次是不是又是忽悠,都祝愿水资源开发权益的争端和矛盾早日解决。人能在谈判桌上耗着,水里脆弱的生物和其他资源可等不起了


两只里海老虎的插图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该地区灭绝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巴西  |  泰国  |  印度  |  日本  |  越南

省区:安徽  |  广西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城市:广州  |  苏州  |  杭州  |  黄石  |  玉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