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是如何被欧洲人打通的?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554-征服阿尔卑斯


作者:猫斯图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欧洲在漫长的文明史上一直是一个相对割裂的大洲比利牛斯山-阿尔卑斯山-喀尔巴阡山这三大山脉将欧洲的陆上空间隔得四分五裂,很难出现一个足够强大到统一整个地区的国家。直到今天,欧盟仍然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内部的隔阂始终难以弥合。


由于三大山脉的存在

欧洲大致分为南欧洲与北欧洲


而在这几大山脉中,最重要的还要数阿尔卑斯山。它横亘在中西欧平原和意大利之间,让南北两边产生了巨大的文化差异,放在中国来看,其地位和秦岭可有一比。


要穿越这道欧洲秦岭可并不容易。



 


罗马军团的征服之路


阿尔卑斯山在地质上形成于欧亚板块和非洲板块的碰撞。大约在三亿年前,两大板块开始相互碰撞、挤压,岩石在雄伟的自然之力推动下不断拱起,形成了今天的高山和险谷。今天的人们大概很难想象,阿尔卑斯山脉沿线100多座高达4000米以上的山峰,在久远的地质年代里还是海底的岩石。


欧洲、地中海、阿尔卑斯的诞生


沧海桑田,不过如此。


高耸的山脉在今天的欧洲版图中横跨法国,瑞士,意大利,摩纳哥,列支敦士登,奥地利,德国和斯洛文尼亚八个国家,为它们提供了不少高山旅游资源。不过在历史上,阿尔卑斯山真正的作用是作为一道自然屏障,划分开了山南北两侧的文明,给欧洲的统一添了不少麻烦。


这八个国家中

最重要的当然是意大利、瑞士、奥地利、法国

摩纳哥和列支敦士登点缀其间

(可横屏食用)


以意大利为基地的罗马帝国是欧洲历史上第一个尝试整合整个欧洲的国家。


沐浴在地中海的阳光下,农业时代的意大利享尽了自然的馈赠,经济发达、文化昌明,和山北边的蛮族比起来可是富裕多了。想要大规模地翻越阿尔卑斯山,在当时的欧洲也只有罗马人才能做到



但是阿尔卑斯山并不好翻越。除了高山人种外,一般人类能够适应的海拔高度也就是2000米以下,超过3000米的山区就会给人增加额外的负担。而阿尔卑斯山脉并不缺乏高于这个海拔的山区,人员想要通过非常困难。


整个意大利北部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盆地

有众多通道可供通向外部

但也面临崇山峻岭和迅速抬高的海拔

(可横屏食用)


不过罗马人还是找到了一些合适的通道,取山间由水流形成的峡谷或者在地质运动中抬升不明显的陆地,向北方扩张。这些通道往往在海拔3000米以下,对人员身体影响较小。一队又一队罗马士兵,怀揣着征服的梦想,穿过这些隘口和通道,将罗马文明播撒向山北的蛮荒之地。


歧途众多,主干道寥寥无几

进去不要迷了路…


其实,罗马人的探索灵感源自老对手迦太基人。著名的将领汉尼拔为了奇袭罗马,强行翻越了阿尔卑斯山,给了罗马人沉重的一击。


但汉尼拔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阿尔卑斯山区风向风速变化无常,大风总会带来突变的天气,让士兵难以做好防护准备,很容易在急速降温中死去。当他的军队下山时,人数竟已经折损了一半。


之后的欧洲史中

法国将无数次从这里进入意大利….

(可横屏食用)

 


 

天主教朝圣者的圣土


罗马帝国向北扩张的脚步探索出了这些人类可以通行的山路,等到了太平年代,这些军用道路便成了旅行者和商人所需要的基础设施。欧洲南北之间的联络,因为这些山间通道,变得紧密起来。


阿尔卑斯如何将意大利与欧洲分隔开来

在太空中也是一目了然的


最重要的比如从都灵通往日内瓦的伊斯朗山口(Col de l’Iseran),海拔2700多米,在今天已经成为了徒步和自行车爱好者的天堂。


伊斯朗山口是相当不好走


山中部险峻的圣哥达山口(Gotthard Pass)沿着马焦雷湖上溯,经过曲折的山中小径直达卢塞恩湖,从意大利直接通往日耳曼人的领地


还有在山东侧最著名的布伦纳山口(Brenner Pass),连接着意大利北部名城威尼斯、米兰和奥地利名城因斯布鲁克,并最终通往慕尼黑。由于其重要的交通价值,这个山口今天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城镇。


向西接入法国的网络并通向巴黎

向北通向德国和莱茵河流域

是最重要的两个方向

(可横屏食用)


交通技术落后的古代欧洲,开发和维护这些通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在罗马帝国衰落之后的年代里,接过这份使命的便是富得流油的天主教会。


快叫pope


天主教会的中枢在罗马城,和散布欧洲各处的教徒其实联系并不紧密。为了让财富能够更快地集中到教会手中,从12世纪开始,罗马教廷就命令各地的基督教国家加强对山路的维护。美其名曰是方便朝圣者进入意大利,参拜梵蒂冈


比如阿尔卑斯山各大隘口中知名度最高的大圣伯纳德山口(Great St. Bernard Pass),从12世纪开始就得到了罗马教会的特别关照,成为了朝圣者从北方到意大利的通道之一。人们到今天还能看到那个时候留下的旅店和修道院。


教皇也是有自己的“国土”的

养活这么多人,朝贡自然不能少


但阿尔卑斯山善变的天气仍然是问题。首次穿越山路的朝圣者经常被晴天迷惑,轻装上阵,然后被突如其来的风雪刮倒在路上。驻守在山口的修道士往往还要在山间穿梭,营救朝圣者。他们救援朝圣者时携带的狗,也就是后来著名的圣伯纳犬



不过这条通道如此为人熟知,还是因为拿破仑1800年,拿破仑率领4万法军由此通过进入意大利,那幅让人印象深刻的名画全称就叫《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


他一定认为自己

比汉尼拔更加成功


即使有了定期的维护,穿越这些山间的隘口仍然不容易。和中国人熟悉的茶马古道一样,当时的商人们为了在欧洲南北贩运货物,往往需要雇佣脚夫背着沉重的货包行走在曲折的山道上,严重影响了货物流通的效率。所以等工业时代一到,开山修铁路的技术成熟以后,阿尔卑斯山的曲折通道迅速就被铁路取代了


一辆怀旧的哥达号


比如前文提及的圣哥达山口,在1882年就迎来了第一条15公里长的铁路隧道,取代了被使用了快2000年的山间小道。铁路运力从此成为了在阿尔卑斯山南北进行货物运输的主要方式。1980年,在铁路隧道边,人们又开凿了公路隧道和一条新的铁路隧道


阿尔卑斯之国瑞士的交通成就

可谓有目共睹


欧洲的“蜀道”等待了几千年,才终于为人类所征服。

 

 


山间小道虽然丧失了商业和通勤价值,却变成了旅行的圣地。今天来到阿尔卑斯山的游客,依然能够和当年的军队和朝圣者一样,徒步行走在曲折蜿蜒的阿尔卑斯山隘口之中。如果旅行时间足够充裕的话,这远比搭火车在隧道中穿梭更能体会到大自然的壮美。


不过天气造成的麻烦并没有解除。徒步探险者面对阿尔卑斯山复杂的天气,总会对产生深重的焦虑。好在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探险者比起千年前的罗马军团和朝圣者可是幸福多了。


如何体验更多壮美奇观


始祖鸟2018春夏新款Nodin Jacket,正是应对阿尔卑斯山多变天气的最佳装备。 历史上被阿尔卑斯的善变天气欺骗的人不在少数,在突如其来的狂风中毫无办法。但是Nodin Jacket的防风性能极为出色,戴上防风帽之后,普通的大风不会让探险者感到寒冷。


挑战极限环境


除了防风以外,Nodin Jacket还具有在小雨中的防护力。水滴会在面料表面聚拢滑落,防水性能堪比硬壳,在时雨时晴的天气中保护探险者。但防水只是针对外来的雨水而言,使用者出的汗水会被快速排出,随时维持身体干爽,迎接更多挑战。



在皮肤衣最重要的轻便型和舒适性上,Nodin Jacket表现也令人惊艳。


传统的徒步皮肤衣,往往只能在两者中选一项,轻便的衣服不贴身,触感如同玻璃纸,很不舒服;舒适的面料则往往要牺牲重量,变成了探险家的累赘。


Nodin Jacket采用Tyono?20面料,在轻便型和柔软质感之间找到了最佳的平衡,自重仅155克,比一台手机还轻,同时又具有棉衣一般的触感。更重要的是,面料还具有一定的耐磨性,在野外环境中非常可靠。


极致挑战需要极致的产品


通过精妙的设计,Nodin Jacket也解决了传统皮肤衣难以解决的功能性和便捷性难以兼顾的问题。一般的皮肤衣为了追求轻便,就很难安置更多的功能性配件,低配到无法应对哪怕最简单的需求。而Nodin Jacket可以将防风帽StowHood收入衣领中,还有能够保存小物件的口袋,为使用者提供最大限度的方便。



即使不去山区健步,Nodin Jacket依然不失为一件好衣服。


在版型方面,Nodin Jacket采用修身剪裁、腋下三角接片拼接、弹性袖口设计,让穿着者能够搭配T恤、背心等内衬穿着,凸显健美身材和高端品味。


五款配色则让Nodin Jacket在日常环境中的穿着更具价值。从低调沉稳的夜色蓝,到阳光活跃的橘黄色,多种颜色选择搭配不同使用者的气质,在逼仄的城市空间中也能活出自己的风格


 

 


始祖鸟作为全球顶级的户外品牌,在户外服装科技的探索之路上从未停下脚步。这个品牌不仅仅是品质的代名词,更已经成为了体现使用者内涵的招牌。


无论是有志于如罗马人和拿破仑一样穿越阿尔卑斯的顶级旅行者,还是想在城市空间中找到一件高品质衣物的城市探险家,始祖鸟都是值得信赖的选择。春夏新款Nodin Jacket,恭候你的青睐。



永远  攀登



复制以下淘口令-打开手机淘宝


【始祖鸟2018春夏新款Nodin Jacket】

复·制这段描述€fZDt0xC4scA€后到淘♂宝♀




END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