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国内有一个岛屿想归顺台湾?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412-台湾岛小兄弟


作者:小米桶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白鸥



琉球是个位于台湾与日本九州之间的古代岛国。


14世纪开始,这个海上的小王国就开始向中国朝贡,并在明朝第9代皇帝宪宗年间将国土扩张到顶点。琉球国土从冲绳本岛扩展至周边的八重山群岛、与那国岛、和奄美群岛,共同组成了一个三省三十六岛的国家。


曾经的样子


琉球奉中国为宗主的时日,大约持续了400多年。随后由于日本的势力逐渐强大,琉球国土也逐渐被日本蚕食。终于在甲午战争后,中国彻底失去了对琉球的发言权。


直到二战后美国将太平洋诸岛的主权移交给日本,琉球正式更名为冲绳县,中日美三国在琉球背后的博弈,暂时告一段落。


现在的样子


琉球群岛最西端,有一座小小岛屿,名为与那国岛。这个小岛曾经一度串联起了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日本之间的联系,却在不断的战乱中沦为了牺牲品。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看看这个小岛屿在东亚的沉浮故事。



与那国岛与西太平洋

 


姐妹之岛


与那国岛,是冲绳县八重山群岛中的一个,面积约28平方公里,人口不足两千人,是日本国土的最西端。近年来曾因被发现有海底遗迹,甚至被传言为传说中的姆大陆(Mu continent)而闻名。


看不出是海底遗迹的海底遗迹


《The Lost Continent of Mu》所附地图


与那国岛距离冲绳首府那霸市有五百多公里,与首都东京之间有两千两百多公里远,可是与中国台湾宜兰南方澳仅有一百一十公里。在天气晴朗的日子,站在岛上向西望去,可以看到连绵高耸的山脉,那就是台湾的中央山脉。


紧邻中国台湾岛


因此对于中国台湾而言,日本虽远,琉球群岛却是近在眼前。两地文化和经济的交流,籍着讨海人的渔船,一直没有中断过。


每年的中秋过后,白肉旗鱼会出现在台东外海。东北季风在海上卷起巨浪,旗鱼就在浪墙中若隐若现。每当这时,台湾的讨海人就会搭乘一种叫做“鏢船”的渔船出海,捕捉旗鱼。


鏢船与一般渔船最大的不同,就是有一座鏢台伸出于船头之外。捕鱼者也因此被称为“鏢手”,鏢手在没有绳索和护栏保护的情况下,站立在镖台上,手持长矛,顶着风浪追猎旗鱼。这样勇猛无畏的捕鱼法,便是琉球人教给台湾的。


大概是这个样子


随着与琉球的频繁接触,台湾逐渐产生了一些小小的聚落,给来台湾打拼的琉球人落脚。当时人们称这些聚落为“琉球厝”,一应建筑功法和装饰都是琉球民风。很多台湾人借着做茶叶生意,闯荡琉球,有些还娶了琉球太太,每次回乡,都会带些脆甜的日式酱瓜,给家里人尝新。


琉球厝



甲午战争之后,日本控制台湾岛,与那国岛与台湾的交流变的更紧密起来。两者之间不再是以往大清国与日本两块领土间的私交,而是完全被划入了同一政治势力中的同一个生活圈。


与那国岛的居民有生病需要去大医院看病,一定会来台湾。高中毕业生若要继续深造,也多选择来台湾上大学和就业。两地联手打通了一条由台湾连接香港、甚至中国大陆,由与那国岛连接冲绳、乃至日本本土的长链条贸易模式。



直到1945年初,美军大举进攻琉球,当时的日本政府还曾疏散琉球民众前往台湾避难。这段福祸相依的日子,使得与那国岛上的老人们,几乎都通一点闽南语,也都对台湾有强烈的亲切感。

 


各为其主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台湾和与那国岛又回到了分属两个政权的状态。岛民之间的亲密联系一夕之间被一道边界生生划开。原属日本的琉球成为了美军托管地,断绝了与台湾所有的联系,成了边陲之地的边缘。


美军在冲绳岛的基地分布


与那国岛终究远离冲绳本岛,物资运输十分不便。在与台湾割裂的情况下,居民莫论就医和求学,就连蔬菜蛋奶这些民生物资都极度匮乏。再加上岛上一度口蹄疫肆虐,连勉强支撑经济的畜牧业也近乎全灭。与那国岛的居民,除了能打几尾生鱼,其余的伙食,全靠美军用救济罐头支撑。


早已被另一种生产方式碾压


在这种弹尽粮绝的日子里,与那国岛与台湾之间逐渐形成黑市交易,人员往来与物资传递依旧热络。


与那国岛“大开后门”的动作让美国头疼不已,旋即开始取缔黑市并寄出严厉法则,以杜绝两地之间的私下交流。此举直接导致与那国岛大萧条,人口从一万两千多人直跌到一千七百多人,仅存原人口数量的十分之一。这其中大部分还是无法离开的高龄退休人口。


与那国岛这个曾经主导陆台日贸易的国际港口,由此风光不再,成为美国限制日本的前出阵地,百业凋敝……


琉球人民的态度


1972年,美军终于将琉球托管权移交给日本,可却留下了一个后门,那就是与那国岛的航空识别区问题。


这里虽名义上是日本国土和领空,但是三分之二的天空被美国人划分给台湾做航空识别区。从冲绳本岛或者石垣岛飞往与那国岛的飞机,一旦到了这片空域,日本就丧失了管治权。这给日本对冲绳的控制带来了诸多不便。


2010年,日本政府曾试图与台湾谈判解决这个问题,无奈双方谈不拢,台湾拒绝修改航空识别区,该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如果说航空识别区之事与民生无碍,那么收不到电视信号这件事可就难以忍受了。


作为边陲地带,与那国岛的居民长期收不到日本本土的电视广播讯号。1964年日本举办奥运会时,岛上居民自己立起大天线对准台湾,通过接受台湾电视台转播,才能收看奥运节目。这已经比邻居石垣岛幸福太多,因为石垣岛上的居民连台湾的电视图像讯号都无法接受,只能勉强收到音讯。这件事情竟成了与那国岛孩童儿时的骄傲。


大家也累了吧

别看电视机了

回去睡吧

 


独立大计


艰难求生之中,与那国岛的人在小泉内阁上台后,又迎来了一个噩耗——日本政府计划大幅删减政府补贴和渔民福利。以至于地方政府连到东京出差请愿的旅费都凑不齐,差不多已经到了坐以待毙的地步。


别以为我们岁月静好就不会搞事情


终于,找不到出路的与那国岛居民决定要自救,而这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新寻回与台湾的联络。2005年,与那国岛发出“自立自治”宣言,推出全面性的自治主张,并且谋求建立亲台政府(这个独立诉求与冲绳的“琉球独立运动”不同)。在“与那国岛独立宣言”中,岛上行政首长提出四项主张:


1.推行与那国岛本土使用的国际护照

2.与姐妹市花莲发行共同使用的货币

3.与花莲港直航

4.台湾岛人民和与那国岛人民实现免签证交流


花莲市作为“策反”与那国岛的大推手,私下还鼓励他们“要勇于突破法令”。大有帮台湾再拉来一块领土之意。这对好姐妹城市的交情一直都很不错,与那国岛区政府将“与花莲缔结姐妹市”的大石碑就立在门前;在与那国岛居民的家中,也都挂着姐妹市纪念裱框;学生凡有课外旅行都会来花莲体验生活;就连那块刻有日本最西端的大石头本身,还是花莲捐赠给他们的。


日本最西端之地


各路台商也早就相中与那国岛美丽的海滩,多样的物种,还有神秘的遗迹。如果两地能实现直航,与那国岛马上就能成为台湾人最好的度假圣地。


度假胜地示意图


此外,船舶直航还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每年从台湾出发,通过石垣岛转发往大陆的商船有四千多艘。石垣岛仅靠发停靠证明书和收转运手续费,就赚到盆满。与那国岛在地理位置上比石垣岛更接近台湾和大陆,如果能开放成自由贸易区,一定是钱途无限。


然而这份自立自治的雄心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与那国岛此后不仅没有成功倒向台湾,反而被日本更加牢牢地捏在手里。


“放心,我们的还是我们的”


1996年台海危机时,解放军曾对台进行导弹演习,3月8日在对基隆外海试射的一枚东风导弹实际的着弹点距离与那国岛仅有60公里。使得这个边陲小岛一越成为战略要地。日本政府开始在岛上驻扎沿岸监视部队,并且开始着手建筑自卫队常驻基地。


军事基地与自卫队


随着中日关于钓鱼岛的领土争端升级,与那国驻军也从两百人逐渐提升到两千人,比居民还要多。这些自卫官的任务是加强监控钓鱼岛海域,因此雷达站等电子观测仪器也被陆续运抵,与那国岛上时隔几十年又一次开始大兴土木。


更有传闻要部署地对舰导弹基地,如果日本引进萨德系统,也会部署在此。一旦日本将此彻底改造成军事要塞,则一切民用航运和度假开发都成为了泡影,与那国岛的复兴也变得遥遥无期……



 

然而与那国岛居民心心念念盼来的商机,终于还是来了。可惜对象不是敞着花衬衫的外国观光客,而是身着迷彩服的阿兵哥。开工建设的也不是民宿旅店,而是爱国者导弹。


曾经讨海人呼和着拉网的号子,曾经往来台湾的商旅,曾经悠闲的三味线弹唱,确实都已被时间带走。与那国岛最终蜕变成了一座要塞。虽然她还是矗立在那里,可面对台湾和中国大陆,面对着钓鱼岛,眼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警惕。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巴西  |  泰国  |  印度  |  日本  |  越南

省区:安徽  |  广西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城市:广州  |  苏州  |  杭州  |  黄石  |  玉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