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被解放的伊斯兰国首都,是怎么一座城市?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314-叙利亚-拉卡


作者:猫斯图

 制图:孙绿 / 编辑:大绿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17日,“伊斯兰国”首都拉卡得到了解放。解放拉卡的先头部队,正是得到了外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SDF。



这座城市曾经是叙利亚北部的大都会,也是这个国家第六大的城市。历史上光辉夺目的过往更是让这里的旅游业颇为繁荣。可是战火一起,没有人能从中幸免,拉卡也不例外。人们从天堂堕入了地狱,等待着脱离极端分子的救赎。


今天的文章,就带你一起看看这座北叙利亚名城的前世今生。



 

沙漠中的水城


拉卡城位于叙利亚北部,两大文明长河之一的幼发拉底河流经城南,自古以来就是水上商贸繁盛的港口城市。


拉卡与幼发拉底河


阿萨德湖这个天然水库的存在,和中东很多地区的死亡干旱不同,拉卡的水资源覆盖比较完善。由于水资源的禀赋太好,这一地区最重要的经济作物是耗水极高的棉花,作为织物原料出口到周边无法生产棉花的国家。


守住了阿萨德湖的大门

拉卡一方面获得了稳定的水源

一方面也控制了下游的水源


叙利亚北方的两座名城阿勒颇和代尔祖尔将拉卡城从东西两侧围定,这座城市便又成为了陆上交通的重要枢纽。4号公路穿城而过,在和平年代不仅是阿勒颇和代尔祖尔之间的运输命脉,更在其延长线上辐射土耳其南部伊拉克西北的纺织经济。


由于拉卡兼具水陆枢纽

也就成为了两河流域与地中海

印度洋世界与地中海世界

之间的贸易枢纽之一


因此在历史上,拉卡对于叙利亚北部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早在泛希腊化时代,拉卡就已经因其重要的交通作用被建成城市。这个商贸传统一直延续到了罗马帝国时代和此后的拜占庭帝国时代。在拜占庭早期,这里是东西方文明交流冲突的前线。


拜占庭帝国和东边萨珊波斯在拉卡发生过多次冲突,不过在双方暂时和解以后又将拉卡设为少数几个边境货运栈。这些历史事件,确立了拉卡的商业基调,并且一直保持至今。


拜占庭与萨珊波斯两强相争

阿拉伯半岛趁势而起


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来了,拉卡的陷落比君士坦丁堡后来的陷落早了整整900年。但是早年的穆斯林征服者还没有这么唯我独尊,他们和城内遗留的基督徒达成了协议,允许他们在原有的教堂内礼拜。唯一的条件是,不允许建造新的教堂。



不得建造教堂的命令之外,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清真寺和爆炸的人口。周围国家的民族,尤其是穆斯林群体,纷纷迁入拉卡。阿拉伯人、波斯人、库尔德人在拉卡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古代的拉卡是一座中东大都会,像幼发拉底河一样容纳着所有人。


其后,伴随着奥斯曼帝国崛起,拉卡又被北方的土耳其人吞并,成为了一座帝国城市。现代以拉卡城命名的拉卡省,便来自那一时期。尽管那个时候拉卡省的首府并非拉卡城,但是凭借交通的便利,拉卡仍然保持着巨大的吸引力。奥斯曼帝国庞大国境线内的各个民族,便沿着帝国开辟的路线,又来到了拉卡。


奥斯曼帝国与拉卡


民族融合与商贸繁荣带来的,是一座城市开放的风气与数之不尽的历史遗迹。


拉卡的历史遗迹×1


拉卡的历史遗迹×2


拉卡的历史遗迹×3


拉卡在陷落于伊斯兰国之手前,是一座拥有不少观光景点的城市,是北叙利亚著名的旅游城市。每年,有数万游客从叙利亚南方和邻国土耳其、伊拉克来到此地,重温当年拉卡的繁盛。改建自宫殿的拉卡博物馆收藏有丰富的拉卡文物,且包含了大量不同的民族的文明成果。


拉卡博物馆

Before.jpg


只是这样的美好并没有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拉卡博物馆

After.jpg

 


战火燃起 


拉卡城距离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400公里,在路况好的情况下驱车仅仅六七个小时便能到达。但是打下了摩苏尔的联军在拉卡并没有能够顺利推进。已经打下拉卡老城的消息自从8月底就开始流传,直到现在才终于有了确实的消息。


ISIS如日中天之时

掌控拉卡和摩苏尔

并严密包围代尔祖尔


如今的ISIS

摩苏尔已被伊拉克政府收复

拉卡已被库尔德武装解放

代尔祖尔正被叙利亚政府攻打


人们关注拉卡、叙利亚民主军必须打下拉卡,和拉卡在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内的地位有关。


伊斯兰国获得拉卡,是在2013年叙利亚内战的交火中。当年3月,臭名昭著的努斯拉阵线攻下了拉卡,并推倒了前总统老阿萨德的雕像。但仅靠他们的实力无法维持当地统治和把防线向外扩张,于是这些基地组织的余孽引进了更残暴的伊斯兰国势力。


孩子们在被推倒的阿萨德雕像上玩耍


双方在拉卡兵合一处,于一年后彻底控制了拉卡地区的政府势力,并从叙利亚政府军的基地里获得了大量补给。在拉卡附近建立的防线,于是成为了伊斯兰国内最难啃的骨头之一。


尽管没有明文确定,但伊斯兰国和其领导人巴格达迪似乎已经把拉卡当作了自己事实上的首都。这也是有道理的。


巴格达迪


无论是伊斯兰国在2014年底的鼎盛时期,还是现在被联军逐渐逼迫收缩的时期,拉卡都位于其疆域面积内比较核心的位置。考虑到这样一个非正常政体的存在必然招致所有邻国的抵制,把首都放在正中心在战略上是非常安全的。


巴格达迪的好运还在于,拉卡不仅军事位置重要,更是一座富饶的城市。对于没有外贸能力、对民间经济根本不做长期考虑的伊斯兰国来说,找到这样一头可以榨税的奶牛,当然是弹冠相庆的事。


ISIS极盛时期掌控的三座大城市

拉卡、摩苏尔、代尔祖尔(半个)

如今拉卡和阿勒颇已被解放

代尔祖尔完全解放也已指日可待


又能捞钱又能保平安,拉卡于是成为了事实首都的佳选。


 

悲惨的市民


恐怖组织支配下的拉卡市民,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和他们所习惯的过往生活绝不可同日而语。



2013年前的拉卡,是中东最开放的城市之一。男人们可以在家功课后睡个懒觉,不必大清早就去清真寺;女孩子走上街不用严格地包头裹身体,被允许穿着短裙谈恋爱;同性恋不用隐蔽自己的取向,甚至还可以在酒吧里大张旗鼓地聚会。


如果不是因为肤色或是语言的阻碍,也许你甚至会觉得这里只是西方世界在中东的一块飞地。


可是这一切在伊斯兰国入驻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正如他们在几乎所有的占领地区做的那样,拉卡也一下倒退回了中世纪。


男人们作为“虔心”的教徒,每天清晨就要去做礼拜;女人必须把自己彻底裹起来,没有父兄的陪伴不可外出;同性恋、通奸者会受到最严苛的刑罚,只需简单的审判即可。



任何科学理论,在宗教的威权施压下,全都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医生、教师、工程师,凡是跟科学思想有些关系的人都被伊斯兰国大批处决。他们全然不顾这些专业人士的死亡会造成什么结果,这就是宗教狂热的典型场景。


而伊斯兰国当然也为自己愚蠢的狂热付出了代价。


拉卡自从2014年彻底被恐怖分子控制以来,疫病横行、死者无数。由于没有足够的医生,更没有足够的医药输入,拉卡的市民根本连基本的卫生条件都保证不了。工程师大批死亡,导致拉卡市内只有几个区还在维持电力供应和自来水供应。


图为拉卡女性在排队领取饮用水


当然,这些有限的电力和自来水,都通往了伊斯兰国领导人的寓所,和拉卡市民没有一毛钱关系。


恐怖分子对新闻媒体和学校教育的言论管制也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教师们被枪口逼着讲授自己都不相信的知识。


所有和进化论、宇宙学有关的科学常识都在被禁之列,连阿拉伯语的教材也换成了全部都是宗教题材的文字。有良心的教师大声疾呼这是在毒害青少年的思想,随后便被蒙着黑布的恐怖分子拉出去处决。


被ISIS残忍杀害的

考古学家哈立德·阿萨德先生

(帕尔米拉古城的保护者)


一切异见,在这里,都是不被允许的。

 


 

痛苦的人们,在黑衫匪徒的注视下多年,终于得到了解放。但是对抗恐怖主义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叙利亚这个国家也还远没有到能够松一口气的时候。


拉卡城的解放,远不是结束,而仅仅只是回复中东秩序的一个开始。库尔德争取建国的诉求、阿萨德政府控制局面的要求、反政府武装对东山再起的渴求、恐怖组织转入地下的隐藏危机,乃至沙特、伊朗、土耳其等伊斯兰大国对此地的觊觎,和美俄在中东利益的博弈,让这里仍然坐在混乱的火山口上。


当前状况,也并不简单

库尔德与叙利亚政府

分列幼发拉底河两岸

之后会发生什么?


拉卡人民在赶跑伊斯兰国之后,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找回自己的位置。愿他们能平和富足地生活下去。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美国  |  日本  |  英国  |  法国  |  俄国

省区:河南  |  山西  |  甘肃  |  西藏  |  东北

城市:南京  |  徐州  |  长春  |  大连  |  楼兰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