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连换4个总统,这个前苏联国家还有救么?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你身边的人都在悄悄关注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本文为我局的第265观察文章,今天我们讲讲格鲁吉亚的故事

文字:猫斯图 |  制图:孙绿  |  编辑:大绿


一个大陆型国家想要做到左右逢源、长袖善舞似乎天生就困难重重。大陆国家的扩张往往伴随着邻国的吃亏,这种零和博弈下,残酷战争时有发生。


陆地邻居想要和睦相处殊为不易,更多情况下,“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竞争”。


但凡事总有例外,地球上真有那么几个国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跟谁都能称兄道弟。在被称作欧亚火药桶的高加索地区,格鲁吉亚就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今天作为一个游客,想要游历俄罗斯以南,夹在里海和黑海之间的外高加索地区其实并不简单。


位于这一地区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两国长期因为资源问题不合,民族和信仰冲突更是激化矛盾的助推剂。


外高加索三国


如果把土耳其、伊朗、俄罗斯这三家周边大国加进来,这里的问题就更复杂了。


最简单的一个问题:从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很难进入亚美尼亚,陆路要受到严格盘问,空中航路则是禁绝的。


外高加索三国


想看亚美尼亚的同学

点击下图即可打开


但是在这一地区,格鲁吉亚始终处于一个比较超脱的地位。除了和俄罗斯有些摩擦以外,从来不树立什么敌人。即使是跟俄罗斯,也是在明面上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会真的使绊子。


这种明智的合作态度,和格鲁吉亚的国家发展策略有关系。


苏联解体之后,除了身大力不亏的俄罗斯,所有其他的加盟国都面临经济无法自立的问题。


高度计划经济的苏联

一旦国家解体

原有的经济体系必处于解体的边缘


和今天金氏王朝下的朝鲜一样,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白俄罗斯等国的自主粮食供给都非常勉强,更别说在之后建立全套工业体系了。


其中格鲁吉亚还有它的特殊性。


山地为主的格鲁吉亚

富饶的格鲁吉亚里奥尼河河谷


格鲁吉亚虽然是斯大林同志的故乡,但自从斯大林时代以来,这个加盟国就一直是苏联体内最顽固的离心势力。


在苏联鼎盛时期,格鲁吉亚虽然不能在政治上反抗,但却用意识形态的斗争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这里是苏联境内第一个胆敢举办摇滚音乐会的加盟国,为的就是唤起民众对红色意识形态的恶感。莫斯科错误的决策反而让事态更加恶化。


格鲁吉亚其实是一个

盛产艺术家的国度

比如孙绿非常喜欢的导演帕拉杰诺夫


苏联高层对格鲁吉亚的反抗采取了报复措施,一方面鼓动靠近俄罗斯的阿布哈兹族要求并入俄罗斯联邦,一方面从格鲁吉亚加征粮食和工业品,让当地人的生活越发困苦。


穷则思变,要求摆脱苏联的暗潮越来越汹涌。


强大的俄罗斯民族

对高加索南北各民族的分化瓦解同化

已经持续了数百年


后来格鲁吉亚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就是借助着这样的民族主义思潮上位的。


他那句最著名的口号就是:格鲁吉亚属于格鲁吉亚人。言下之意,就是格鲁吉亚不应该受到苏联的统治。


加姆萨胡尔季阿



由于当时格鲁吉亚宪法删除了将格鲁吉亚语作为官方语言的规定,让本来处于观望状态的知识分子也大受冲击,他的这一口号得到了更广泛的社会支持。


但是独立之后,格鲁吉亚面临的问题比分裂前更加严重。由于格鲁吉亚共产党长期以来对国内政局丧失了控制,苏联一经解体格鲁吉亚便出现了权力真空,匪患横行得一地鸡毛。


再加上边境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有样学样的民族独立运动,国家坐在内战的火山口上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的分裂倾向

一直是格鲁吉亚的心头大患


后来内战果然就爆发了,加姆萨胡尔季阿被赶下了台,由曾经出任苏联外交部长的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接管国家权力。


谢瓦尔德纳泽是个长袖善舞的外交家,迅速修复了和周围国家的关系。


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



首先,压制国内的反俄呼声,尽量避免俄罗斯插手格鲁吉亚内政;随后与邻居阿塞拜疆修好,允许他们和突厥兄弟土耳其建立经由格鲁吉亚的陆上通道和输油管道,让内忧外患的格鲁吉亚可以腾出手来,组织军力扫荡前总统的反抗军。


从阿塞拜疆开始

经过格鲁吉亚、土耳其

前往欧洲的能源通道


但格鲁吉亚总统的宝座似乎是有毒的,谢瓦尔德纳泽这位在苏联高管群体中以廉政高效、思想开放著称的老政治家也在随后遭遇了腐败丑闻,反对者认为他操纵议会选举、让亲友执掌国家经济命脉,是不折不扣的窃国贼。


谢瓦尔德纳泽也不得不在2003年下台,格鲁吉亚民众举行庆典史称“玫瑰革命”


玫瑰革命



随后接替的总统萨卡什维利一改前任的中立政策,完全倒向西方,奠定了今天格鲁吉亚外交重点的基调。但是后来也被曝出贪腐和滥杀反对派,只能逃回乌克兰。。。


萨卡什维利



民族主义者上台也搞独裁,思想开明者上台也搞独裁,亲西方主义者上台也搞独裁,格鲁吉亚独立后十年的政局就是一部高管独裁腐化史!


这部腐化史顺便还带着一点血腥的色彩,战斗从来都没有停止,甚至曾经爆发过在首都第比利斯的巷战,死伤惨重。格鲁吉亚的经济倒退由此可想而知。


走在今天格鲁吉亚的街头,荒凉破败的气息还是随处可见。首都第比利斯的老城中心还算装点一新,餐馆和旅游纪念品商店还算漂亮。但这一片区域只消一刻钟就能走个过场。


祖格迪迪的街头



一旦经过了第比利斯市中心的这一些门面型的建筑,破落的房子就会霎时出现。这些带有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民房在全盛时期应该与发达的西欧城市无异,游客从剥落的墙缝里就能想到第比利斯曾经的辉煌。有点可怕的是,这些看上去危房般的民居里仍然有不少居民。


第比利斯街头



能够想象,第比利斯曾经新修的市中心要比现在的市中心范围大得多,由于国家财富的衰退或者说门面意识的减弱,这里的中心城区正在快速萎缩。以公共服务的资金,也仅仅只能维持这点规模的市区了。


在第比利斯街头,乞丐几乎是随处可见的,已经成为了颇受欢迎的职业。这些乞丐不仅会说英语,还有相当的死缠烂打的功夫,一旦抓住游客便不松手,有时能跟出去几百米之远。


他们往往派出小孩和貌似怀孕的妇女,让人不忍拒绝,又不能与之推推搡搡,颇有些套路。


和想象中不同,这些人并不偷窃,也不只是要钱,而可能是真的饥饿不堪。我们曾经把半盒吃剩的饼干给了要饭的孩子,他也欣然接受而不再纠缠。



红色政权往日的权威在格鲁吉亚的衰退也让人闻之心寒。在中国游客中相当著名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厂就位于第比利斯东郊的一个大院里。


作为斯大林遗物的卧室已经不当成文物管理,任凭游客把玩。那台曾经保存良好的德国印刷机由于此地地势较低已经被市区来的下水浸泡了18次,成了一堆废铁。


30年的时光就能产生恍如隔世的变化,再过30年也许红色会在这里消退殆尽。



正因为格鲁吉亚的经济衰退在过去几十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重新振兴经济发展才成了现在格政府的首要议题。


从意识形态和民族斗争中解放出来,格鲁吉亚欢迎所有能为这个国家带来金钱的活动。


俄罗斯、土耳其、西欧,格鲁吉亚在官方态度上欢迎任何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


在重建工业体系尚待时日的情况下,这一届政府提出了大力发展旅游业,开发北部雪山风光的政策。


雪山风光



政治上则向能够提供更多经济援助的欧盟靠拢,作为北约安插在东方钳制俄罗斯的一颗钉子。


格鲁吉亚的未来又待如何呢?似乎是不容乐观的。作为一个地区性国家,格鲁吉亚由于经济体量小而且没有严格的军事传统,在高加索的话语权相当有限。


土耳其和阿塞拜疆这两个兄弟国家想要靠拢的心思永远不会停止,在中间碍事的就是格鲁吉亚和更加麻烦的亚美尼亚。


结盟关系


而亚美尼亚则死死抱住俄罗斯的大腿,把自己作为莫斯科的棋子安置在高加索。拦在亚美尼亚和俄罗斯之间的倒霉蛋又是格鲁吉亚。


俄土矛盾又是由来已久的老问题了,格鲁吉亚正好被两股势力挤在中间,上下不得。


它的盟友欧洲对高加索事务毕竟鞭长莫及,一旦边境冲突再起,欧洲在多大程度上愿意插手也是个未知数。




总结一下,30年来的政治乱局和经济衰退给现在的格鲁吉亚人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成长空间。但是想把这个空间填满,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天的格鲁吉亚仍然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性国家,也许长袖善舞的外交策略会是他们的机会。


他们的风险在于和俄罗斯长久以来的矛盾。一旦俄土冲突再起,站边第三方欧盟的格鲁吉亚很难得到确实的援助,很可能面临上下不得的窘境。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美国  |  日本  |  英国  |  法国  |  俄国

省区:河南  |  山西  |  甘肃  |  西藏  |  东北

城市:南京  |  徐州  |  长春  |  大连  |  楼兰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