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的复仇,千里奔袭干掉恐怖分子!地球知识局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ID:diqiuzhishiju


本文为我局的第216观察文章,今天我们讲讲恩德培行动的故事

文字:瓦罗恩佐夫 |  制图:孙绿  |  编辑:大绿


1976年6月27日夜,10名恐怖分子劫持一架法国航空班机,以机上的一百多位犹太乘客要求以色列和西方社会释放自己的伙伴。

面对这架停在乌干达恩德培国际机场的空客飞机,充满争议的摩萨德会怎么反应?请看今天的文章。



好端端的旅行,被绑架到非洲内陆



计划出炉


早在劫机事件之初,以色列人就意识到不能放任恐怖分子的威胁行径,但精密的筹划仍然需要在一片平静的水面下进行。


被劫持的法航客机(编号F-BVGG),

摄于1980年



7月1日早晨,以色列同意与恐怖分子进行谈判,把释放其同伙的最后期限延长到7月4日。


下午,总理拉宾召开会议,由总参谋长摩德凯·古尔报告未完全成型的作战方案。军事行动和外交行动将会同时展开,但营救行动不能迟于7月3日晚间。这也就意味着,营救方案的准备还剩下48个小时。


拉宾同志正在筹划..


尽管此时此刻很多关键情报都不具备,但以色列人特有的“先干再说”的狠劲还是发挥了作用。


按照参谋总部的计划,营救小队将乘坐C-130着陆恩德培机场,冲进恩德培机场的旧航站楼救走所有人质(顺带着干掉恐怖分子)。在救援行动全面展开之后,增援部队再着陆控制新旧航站楼之间的滑行道,打击增援。


摄于1994年的恩德培国际机场旧航站楼,

以及停在它前面的C-130运输机。

1976年所留下的弹孔还清晰可见。



至于所用的C-130加油问题,则需要随机应变。方案中是在恩德培机场就地加油,后备预案是起飞之后在沿途进行空中加油,或者找一个友好的国家加油(至于这个“友好国家”在哪,还没人知道)。


救出人质返航时

飞机加油是个问题




摩萨德的情报


制定作战计划时,相关情报也开始汇集。

以军顾问在几年前曾训练乌干达军队,对旧航站楼较为了解。


前期释放的非犹太人提供了恐怖分子和人质的人数、分布及建筑布局、灯光等。


恐怖分子肆无忌惮的行为得到了亲巴勒斯坦的乌干达独裁者伊迪·阿明默许。


然而情报的增加并没有降低营救的难度。


为了避免惊动恐怖分子,C-130只能在远离旧航站楼的跑道上降落。降落后,必须尽快穿越开阔地冲进旧航站楼。这其中还不能与暗中支持恐怖分子的乌干达连队发生正面冲突。


一片争执过后有人提议,干脆借乌领导人阿明7月4日回国的机会冒充总统部队,直冲旧航站楼。


最终的作战方案是:

C-130上的突击队将伪装成阿明车队。指挥官乔纳森·内塔尼亚胡、副手贝策少校和7名突击队员隐藏在奔驰里,路虎里装载更多的突击队员和强火力。


如果乌干达守军没有察觉,那就直冲旧航站楼消灭恐怖分子、解救人质。如果被发现则转为强攻,不计代价冲进去。


旧航站楼塔台这个制高点的存在,使突击队的行动受到很大的威胁;但提前打塔台又会惊扰恐怖分子。最后以色列人决定先冲进去,战斗打响用机枪和火箭筒打掉塔台。



旧航站楼的塔台




第一波进攻只能有30人,奔驰和路虎装不了更多士兵了。


突击队的第二波将需要四辆装甲车,用以增援路虎压制塔台的火力,还用于机动警戒和阻击可能的援军。


最后部署的两架C-130撤退人质,并搭载军医,准备处理官兵和人质可能的伤亡。行动中官兵若有伤亡不得停下医治,一切以救出人质为优先。




准备行动


7月2日上午,全体人员第一次集结起来,开始按照作战计划训练。更多的照片也从曾在乌干达做过军事顾问的以军人员中收集起来。航拍照片指明更多地图上没有的小路,但从旧航站楼塔台上看下去停机坪仍然如同靶场。



伞兵旅和戈兰尼旅的参战人员还是第一次看到恩德培新航站楼和塔台的照片,而此时离行动已经只有一天多时间了。焦急的总理拉宾本人也是到了当天中午才第一次看到作战计划和作战准备。他对作战方案基本同意,但否决了在恩德培就地取用燃油的提案,要求飞机在肯尼亚落地加油。


接下来,突击队成员和C-130机组反复练习车辆的快速装卸。飞机一共5架,4架参加行动,第5架待命。


第一架运输机的驾驶员反复在沙姆沙伊赫机场演练夜间无导航着陆。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


沙姆沙伊赫机场位于西奈半岛南端

所以离目的地也最近

等下,这里不是埃及的领土么?

可能当时西奈半岛在以色列人手里?…


但即使经过了精心准备,演习中还是出现了不少岔子。奔驰车和伊迪·阿明的座驾颜色不符、车厢内人员太多、驾驶员不熟悉进行路线等都是问题。


直到7月2日深夜,演习才告结束。士兵们将破奔驰涂成黑色,贴上用硬纸板剪出来的乌干达汽车牌照和国旗,手持AK-47奔赴乌干达。


演习中的奔驰车


3号下午2点,以色列内阁紧急会议全体通过本次行动的决案。实际上在内阁决议之前一个小时,突击队的飞机已经出发了。


一号机由沙尼中校亲自驾驶,装载总参突击队尖刀组的29名成员和他们的奔驰及两辆路虎吉普,这其中装载着指挥官乔纳森·内塔尼亚胡。


身先士卒是以色列军队的传统,作为地面行动的指挥官,乔纳森·内塔尼亚胡必须冲在第一个。 


指挥官乔纳森·内塔尼亚胡




剩下的飞机分别装载拦截队、火力组、指挥组、医疗队先后起飞。


各架飞机都严重超载,勉强地在跑道尽头拉起,过了好久才转弯向东南飞行。为了避免邻国雷达的注意,飞机在60米超低空飞行,直到埃塞俄比亚海岸才拉高到6000米,飞向恩德培。


埃塞俄比亚无法发现以色列飞机。肯尼亚是友好国家(前文提到的友好国家找到了),接下去就是乌干达了。


进击恩德培



行动成功与阵亡


晚10点半,机群到达维多利亚湖上空。一号机继续向恩德培飞行,二号、三号、四号机盘旋,等一号机着陆后再跟进着陆。两架担任后方指挥的波音707也已经到达,进行空中现场指挥。


一号机还在下降和准备接地过程中,机尾门已经打开。看到两边的跑道灯时,侧门也打开了。


当地时间12点01分,一号机接地,伞兵不等飞机停稳就已经跳出去,安放着陆引导灯。


飞机滑行到滑行道时转弯停下,尾门还没有完全放下来,早已点火的奔驰和路虎就冲了出去,直奔旧航站楼。


 

距旧航站楼还有200米,出现了两个乌干达的哨兵,一个正在举枪。现场指挥官内塔尼亚胡和后座的人同时伸出无声手枪射击,击中该名士兵。车队加速,冲向候机楼,另一个乌干达士兵开始逃跑,被路虎上的机枪射倒。


老爷奔驰冲到塔台和旧航站楼之间黑暗的空地急刹车,突击队员下车呈三角队形直冲候机厅入口。


  为了伪装,

以色列人穿的是乌干达军队的伪装服



恐怖分子听到枪声正在疑惑之际,突击队员已经冲到了门前。


但是突击队员穆吉·贝奇突然减慢了速度,闪身到了候机楼门口右边墙根处,向入口的广场上射击(按照预案,他应该不计代价带人直接冲进候机楼)



这停顿耽误了近20秒,里面的恐怖分子和乌干达士兵已经反应过来,开始向外射击。


乔纳森·纳塔尼亚胡催促贝奇继续前进,一面亲自带领本来应该靠后的指挥组超越贝奇前冲。没想到还没达到预定位置,乔纳森自己便中弹倒地。



突击队员之中有人已经意识到乔纳森中弹,却依然经过他的身边继续前进。尽管指挥官一死没有人发布命令,但突击队员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各自朝着自己的预定目标前进。


后面路虎吉普上的人也已经下车,参与行动。所有人都记住了最基本的命令:冲击!他们拔腿飞奔,直冲进了候机厅,只要面前有恐怖分子就马上开枪将其击毙。


之前的情报显示人质都在小候机楼,但是实际上已经被转移到大候机厅因此当恐怖分子均被击毙时解救人质的任务已经完成。然后突击队士兵喊出了那句著名的希伯来语:“大家趴下!”


但另一个突击小组仍冲进了小候机楼。此时小候机厅是恐怖分子们当成休息室使用的。剩下的3个恐怖分子被突击小组的火力击毙。


第三,四突击小组冲上二楼,将没有来得及逃跑的乌干达士兵击毙。


最后一组突击队没有找到楼梯,回到门前广场上,按照原计划压制塔台的火力。


塔台上的乌干达士兵一直没有停止射击,这些乌干达士兵的射击一直持续到最后人质从塔台之前撤离。然而乌干达人什么都没有击中。



机场滑行道另外一边,伞兵们向新航站楼前进。当他们听到大候机厅这边的枪声,马上开始突击。其中一名士兵被乌干达警察手枪击中重伤,脖子中弹,脊椎被打断,其他人则占领了新航站楼。


中弹的士兵:苏林



指挥组在黑夜之中等待二号机降落,接着是三号机,四号机。乌干达人清醒了,关闭了跑道灯,不过三号机和四号机是按照一号机的伞兵放置的引导灯降落的。二号机、三号机上的装甲车冲下来后布防,一辆车压制塔台,两辆警戒公路。


旧航站楼这边已经在打扫战场,空中的指挥员下令摧毁停放的战斗机,免得乌干达空军起飞追击。乌干达的死对头肯尼亚人愿意提供机场给以色列人加油,条件是干掉乌干达空军的飞机。以色列装甲车于是按照预案执行命令击毁了所有飞机。


返回途中(蓝线)

经过肯尼亚加油


相互不对付的两个邻国



撤退人质与行动结束


人质在营救行动开始时,都在地上睡觉。突击队击毙所有恐怖分子之后,为了避免误伤,才命令人质继续躺在地上。不过即使听到了那句著名的“大家趴下!”仍然有几个不听话的人质站起来,差点被打死。


撤退开始时的混乱在在所难免。人质们在路虎吉普上抢座位,还不顾突击队的命令,要带上自己的行李。


有一个女孩负了伤,拒绝自己走,突击队员阿莫斯·格伦像背麻袋一样把她背走。几天后阿莫斯在电视上看到女孩,眼泪鼻涕地说自己留在候机厅里没人管她,一个年轻的勇士救了她,让阿莫斯哭笑不得。


获救以后的人质



整个行动一共用了1小时39分钟。一名人质死亡,两名人质重伤,后来不治死亡。突击队里,指挥官内塔尼亚胡阵亡脖子中弹的士兵(苏林)后来瘫痪,除此之外无人伤亡。


指挥官内塔尼亚胡的墓碑



如今的苏林和那时击中他的子弹



行动结束后士兵的合照



此次行动的评价充满争议。有人认为以色列行动果敢、教会了乌干达做人;也有人觉得用强硬的军事行动解救人质太过冒险,一旦出岔子后果不堪想象。请留言告诉我们,你对以色列突袭恩德培的这次“霹雳行动”怎么看?

 


文中多幅精彩战斗插画来自:

《Israel’s Lightning Strike: The raid on Entebbe 1976》

by Simon Dunstan  (Author), Peter Dennis (Illustrator)


另,关于以色列摩萨德,推荐两部电影:

《慕尼黑》、《守门人》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美国  |  日本  |  英国  |  法国  |  俄国

省区:河南  |  山西  |  甘肃  |  西藏  |  东北

城市:南京  |  徐州  |  长春  |  大连  |  楼兰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