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是如何解决生理需求的地球知识局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ID:diqiuzhishiju


本文为我局的第174篇观察文章,今天我们讲讲金门军中乐园的故事

文字:小米桶 |  制图:孙绿  |  编辑:大绿


金门旧称浯洲,古有盐场,罕为后人所知。明太祖朱元璋命人经略福建沿海时,赞此处“固若金汤,镇海雄门”,故更名为金门。


这个只有不到160平方公里的小岛,夹在两岸当中,因此一直都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是大陆的跳板,亦是台湾的屏障。




从明郑“反清复明”大业开始的那一天直到现在,金门曾经埋葬南明的亲王朱以海,也曾驻扎老蒋的“十万雄兵”,一直是个伴随着战争阴影的小岛。


1949年8月17日,福州解放,名存实亡的中华民国福建省政府将省会迁往金门县。同年10月25日,古宁头战役爆发,金门被撤销政府建制,成为特殊的“军管区”,并且到数十年后都是“以军领政”的状况。


从1958到1979年,两岸又持续了21年的炮轰,金门与大陆间只有炮弹能飞过。


相互打炮




这样的经历给金门涂上浓郁的战地风情,不仅有无数碉堡、坑道,还有以满地炮弹碎片所制成的菜刀,数十年来用之不竭,至今仍为名产。


炮弹制菜刀,一个字,好钢!




然而阳刚的战争亦在金门留下了阴柔的悲情,除了军事基地之外还带来了大小十余处所谓的“特约茶室”,其实就是给军人专用的妓院。


对从前的士兵来说,这些茶室是离岛生活中不光彩却十分重要的一环,如今不似菜刀或坑道一般众所周知,曾在茶室工作的女性们的心酸种种,也大多默默掩盖于历史中。


一回生两回熟



国共内战失败后,退守台湾的国民政府为了维持防务以及伺机反攻大陆,而在金门大批驻军,最多曾达十万之众。


政府行为创造的大量需求

容易造成供不应求和市场垄断



1952年后,蒋经国担任“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开始限制现役军人结婚。


此措施主要有两个目的,都是为了幻想中的反攻大业:


其一是要尽量让官兵们没有家累牵挂,随时皆可全心投入作战;其二则是因为当时国民党的部队几乎都是从大陆撤退而来,要激励他们早日返回故乡原籍结婚生子,若是在台安家落户,对反攻的热忱恐怕亦将大减。


然而并不需要他拯救…


这道命令推出后,兵力最为集中的离岛基地所受影响最大,大批无法结婚的青壮年男子,时常与当地女性发生各种感情纠纷,累累发生骚扰甚至强暴民女的案件,引发军民相怨。


对此《金门日报》曾有一篇报道,记述当时军中大佬,在开会检讨军队骚扰女性的案例时,有人建议比照古时的军妓,去解决士兵的需要。


极其恶劣的行径


此一做法虽有违新时代国民革命军的优良传统,更可能污辱了金门那块“三民主义模范县”的美名,但竟也得到了蒋经国的首肯,得以在极为严肃的军政会议中形成定案,并且还推广至金门、马祖之外的全台各处军区。


大胆岛(金门)上著名的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标语,

与厦门对岸的“一国两制统一中国”

标语遥遥相望。 


于是在1954年,在金门颇有声望的胡琏将军,便下令开设该岛第一间特约茶室,后人据此戏称他为“将军老鸨”。


当然,堂堂将军并不会亲手操办这些;金门本土作家陈长庆就曾提到,具体实施茶室方案的其实是个特聘来的上海人,名叫徐长庆,原本就在沪市经营风月产业甚久,此人才是军中茶室的开山祖师。


值得一提的是,当身为金门首例的仁武特约茶室启用时,该处使用的电话分机号为831,且因金门驻兵最多,令此茶室最为出名,大家便俗称此类场所为“八三幺”,而且不光是金门,渐渐全台军用茶室都如此称呼。


 特约茶室


当公司领导约你去八三幺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诸多八三一茶室开始运营后,首先是在民间设立招聘站,公开招聘女性“侍应生”。招募费用为一千至一千三百台币,新加入之侍应生还可获得一万元无息贷款做安家费,合约期满后如不愿续约,即可返家。


另一种侍应生的来源则是女囚,例如在“扫黄”期间被取缔的私娼,在看守所里坐牢时便会被狱监游说不如去劳军,还能赚些钱。


应聘的侍应生需年满18岁,通过体检,并备妥“本人同意书”和“切结书”,经金门防务总室复合后,依照年龄、外貌、才能分派至甲、乙、丙三种等级的茶室,各自服务不同阶层的军官和士兵。高级军官使用最高级的甲等茶室,侍应生也更年轻貌美,有的还懂得外语。


 茶室服务守则


至于报酬,侍应生则和军方分帐,有些三七分,也有五五分。


侍应生在莒光日(士兵上政治思想课的时间)和生理期不必工作,茶室中亦设有军医并提供避孕用品,每周还歇业一天,用作环境整理和疾病防查。


金门欲前往茶室之国军,需自向金门防部购得“娱乐票”,票券期效仅限当月,逾期作废。


 娱乐券


进门是要门票的


各时期的娱乐票价格不同,1951年约10-15元台币(当时人均收入300元),到了1989年则涨至150-200台币(人均收入8820元)。


 各年份的价格表


娱乐票共分四类价等:校官票、尉官票、士兵票、和公务员使用的特价票。每张票限时30分钟,从进入房间算起,逾时补票。


茶室门外有宪兵看守,滋事者会被军法论处,可见来访者想必很多,需严格地维持秩序。


然而民风淳朴的金门本地居民,却很少有机会踏入这个特殊的场所。直到近年,一处位于金门的小径茶室旧址开放参观,一般民众才可窥见里面相貌。



该处大致保留了过去的陈设,每个房间里的床铺、梳妆台和卫浴设施均如旧时。



唯一不同之处,是为了保护当事女性的隐私,墙上不再挂着侍应生的照片,但从前的官兵们凭票进入后,其实可从诸多照片中选出一人,然后再被引入房内。


而与民间风月场所不同,茶室里的侍应生照片不能夸张美化,得用类似证件用的朴素人相照,以便维持公家的严肃。

 

当时还都是黑白素颜

现在大都不是了



此外,侍应生也不得使用本名或花名,每人如囚犯一般只以编号相称。据说这是为了防止军人与侍应生熟识后日久生情,例如在金门小径茶室曾有个很有名的美女,便仅被称为“7号姐姐”,无人知其姓名。


 房门前整齐排列的编号


移去这些官腔官调的可笑措施,茶室内发生的事与妓院并无差异,在被宪兵而不是流氓把守的红墙内,无奈的女性们同样过着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日子。


重复工作对人的异化

似乎是难以避免的


这吊诡的一幕在战地金门竟延续了40年,直到1990年左右才被完全取消。


80年代,当茶室产业进入末期后,曾有文史作家管仁健前往金门调查,后在电视访谈中道出密莘。许多侍应生都是家境穷苦,逼得得来挣这皮肉钱,但也有一些是为求减刑而自愿前来的女性罪犯。


这些人除了私娼和其他刑事罪犯之外,还有一些是十分可怜的“票据犯”。这些女性是因为身份证件遭到丈夫滥用,被拿去开空头支票,事发后警方依照票上姓名捉人,便将无辜的妻子以诈欺罪逮捕入狱。


假如妻子无力偿还支票上承诺的金额,便需服刑较长时间,而此时逍遥法外的丈夫早已另结新欢,根本不可能筹钱营救旧妻,女子监狱的狱监就会引诱妻子与茶室签约,自己赚钱还债。


不过除了被冤枉的人之外,某些侍应生也传言曾与重大刑案相关,譬如前言提及的小径茶室7号姐姐。


人称她真的年轻貌美,很多人来争睹芳颜,连带小径茶室的生意都比别的八三一要好很多,但民间却流传她就是70年代台北有名的“鸳鸯大盗”。



事情发生在1970年,某徐姓军人和程姓女友抢劫银楼,被抓捕受审,时逢社会严打,蒋经国严责结伙抢劫严惩不怠,且徐男又为现役军人,即以军法叛处死刑,枪决过程还要全程直播。


然其共犯程姓女友竟未判死,而是轻判入监七年了事。时人猜测她是因年轻貌美,身材妙曼而被军方垂涎,这才留下性命,入狱后便发配去金门茶室里“重新做人”。


此事虽无确证,但此说流传至广,回想当时人们每看到貌美女囚,竟会很自然地做此联想,社会观念的扭曲可想而知。



更糟糕的是,由于国军官员的腐败,茶室制度长期都放任黑势力介入,于全台各处强迫、诱拐或贩卖女性前来“劳军”。


此问题又在金门最为严重,因为这里为军管特区,不受警察管辖,即使发现有人受害,只要女子已被送去金门,警方便无力相助,而管理茶室的军官为了不让自己和黑道的关系曝光,也绝少配合警察救人。


1987年便曾有震惊社会的一例。


一名16岁江姓少女被诱拐至金门,家人虽然报警,且少女的身份文件已证实她明显未成年,不符侍应生雇佣条件,理应即刻放人,但因警察无法触及金门的军方势力,少女还是被强迫做满三个月的最低期限才取回自由。



她在短短97天内被迫工作3200多次,用身体赚来40多万台币,茶室经营者还要分得一半。


江姓少女返回后提出告诉,最后只有无军籍的拐骗犯被轻判十个月,至于是哪名或哪些军官在金门违规扣留未成年少女三个月,却是不得而知。



由于陆军总部和金门防务部门官官相卫,埋藏家丑,军方对此案件的责任便如石沉大海般地蒙混过去,从未给人民一个交代。


如此黑暗的茶室制度如今纵已废止,现在的台湾社会对这段过去却甚少讨论或反思,可是历史的痕迹究竟是无法完全抹灭的,就算刻意隐藏,有时也会尴尬地露出些残影。


譬如2001年金门和厦门之间开放小三通,在开通典礼上曾挂出一副对联:“金门厦门门对门,族同情同同安同”。当时台上官员风光无限地讲演,殊不知这对联的出处,便是来自列屿青岐茶室的对联:“金门厦门门对门,大炮小炮炮打炮”。


细究起来,竟然还是低俗的原版词句对仗更为工整,新版将下联改的冠冕堂皇,却反而有些语焉不详。


曾经的人民公敌


台湾的女人,被叫成苦命的“油麻菜籽”,随风吹到哪里,就只能长在哪里,无奈而卑微地忍受着上天的戏弄。


日据时期被强征为慰安妇者众多,光复后有些又难逃侍应生的悲哀。更可悲的是茶室之内幕因为国民党长期威权统治,如今不仅无人追究,有时更会刻意遭到美化。


假如发生在你身上呢


现在唯一保存的金门小径茶室里,虽有开放些史料供人阅览,但其字里行间竟还将侍应生狡辩成为战争作出贡献的女性,赞赏她们在战火纷飞的岁月,用身体抚慰无数孤寂的灵魂,试图把国民党制造出来的“国军慰安妇”制度合理化。


其他史料又声称国军态度很好,茶室工作环境卫生,强于街头流浪;亦或轻描淡写地说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正常的军民服务,确能稳定军心,提高士气;又或者反过来为嫖客感叹,说这些无法返回大陆故乡的孤独士兵,在金门度过漫长岁月,是多么需要温暖。


这残酷的真相


现在的小径茶室里,仍有一幅对联记道:“大丈夫效命沙场磨长枪,小女子献身家国敞蓬门”。



充满着的不是风月悲情,居然是种舍身报国的豪迈,但若对比当年侍应生们的亲身回忆,可真是相当地讽刺。


金门这块小岛如能言语,将会如何评价此事?我猜它一定只会希望战争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一来,许多异乡的男男女女,便都不会来到这里。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美国  |  日本  |  英国  |  法国  |  俄国

省区:河南  |  山西  |  甘肃  |  西藏  |  东北

城市:南京  |  徐州  |  长春  |  大连  |  楼兰


下期预告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