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枢纽高加索火药桶是如何炼成的?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ID:diqiuzhishiju


本文为我局的第102篇观察文章,今天我们讲讲高加索的故事


2008年08月08日——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北京奥运会吸引的时候,格鲁吉亚派部队攻进了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从而引起了俄格之间的武装冲突。对此,俄以保护南境内的俄罗斯公民为由,迅速出兵予以回应,并很快重新控制了南奥塞梯。


2016年4月1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纳卡地区爆发的这次军事冲突,双方在交火中使用了重型武器,造成双方数十名士兵和平民死亡,是1994年停火协议达成以来最惨烈的一次。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斡旋下,两国总统到俄罗斯索契会面,防止了冲突的进一步升级。


在乌克兰危机悬而未决、中东地区纷繁复杂之时,外高加索地方不大,人口不多,却是大国博弈、民族冲突与宗教矛盾的一个炸点。下面就带大家看一看外高加索独特的生存环境。


山地枢纽

大高加索山脉是亚欧大陆分界线的一部分(乌拉尔山脉-大高加索山脉-土耳其海峡),山脉以南崇山峻岭并连接亚美尼亚高原,山脉以北是平坦的俄罗斯大草原,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即位于此。


夹在里海与黑海之间高加索通道是中东与俄罗斯之间的狭窄陆上通道,虽然其位置很重要,但其地形无疑阻挡了北方民族的南下,并使周边势力与这一地区的一个个河谷与山地国家之间形成复杂的国际关系。


欧洲与亚洲之间

耀眼的厄尔布鲁士山,欧洲最高峰(然而却是在高加索山脉这条亚欧边界上),普罗米修斯据说被捆在上面日夜受着折磨,可能挺冷的。。


大高加索山是高加索地区的一部分,而高加索地区又与其南方的亚美尼亚高原共同成为一个重要的山地枢纽地带,连接着南俄草原、小亚细亚半岛、伊朗高原和两河流域。


这一地区在历史上并不是重要的贸易通道,其周边强国很难对此地进行有效的控制和同化,越过这一枢纽地带进击远方也是难以持久的。


奥斯曼帝国可以东征占领波斯人的大不里士,但却无法长期驻守,俄国在近代由于技术和组织优势短暂做到了这一点,但也在苏联解体后退回了山脉以北的平坦地带。


高加索地区与周边

虽然厄尔布鲁士山在俄罗斯境内,但也临近边界,对面就是高加索三国之格鲁吉亚


在俄罗斯的角度,称大高加索山以北为内高加索,这部分如今属于俄国,俄联邦的达吉斯坦、车臣、印古什、北奥塞梯等共和国都分布在这里。大高加索山以南则称为外高加索,即高加索三国: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


俄罗斯眼中的高加索


虽然历史上的俄国曾经并吞高加索三国,但当时的压倒性优势如今已被制衡,高加索-亚美尼亚高原再次成为周边各方之前的缓冲地带,在山地中建立前沿据点或扶植当地势力是可以的,征服或者同化已然行不通,甚至可能吞下苦果(如库尔德之于土耳其)。


库尔德人不止是“山地土耳其人”那么简单

一直很喜欢这位库尔德女兵(⊙v⊙)


高加索地区内分作高山与河谷大高加索山与小高加索山之间形成众多河流以及向东西两方伸展的两大平原区里奥尼河与库拉河是其代表,分别流向黑海与里海,并成为格鲁吉亚与亚美尼亚两国的核心地带。


相比平原,还是阿塞拜疆的石油更值钱吧?


走海上路线,格鲁吉亚属黑海圈,阿塞拜疆属里海圈(更不用提他的油田就在里海),这是一对儿分别向外看的邻居。虽然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是高加索地区的地缘中心和交通枢纽,然而却缺乏一条有效的战略通道将东西两侧连接起来,里海至黑海或土耳其的油气管道是一个巨大的可能性,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是另一个可能性。


高加索能源通道能否打通?

高加索交通要道,第比利斯


亚美尼亚置身于南方的亚美尼亚高原,当东西两侧的中东国家相互征战时,亚美尼亚高原首当其冲,作为山地民族的亚美尼亚人,长期成为伊朗与小亚细亚政权之间轮番征服的对象,其势力范围亦被大幅压缩,所谓亚美尼亚三湖——凡湖、赛凡湖、乌鲁米耶湖,如今分别为亚美尼亚、土耳其、伊朗所据有。


亚美尼亚三湖


而继承这一四战之地的则是库尔德人,一个人数最多的没有国家的民族。所不同的是,曾经由区域大国决定的问题,如今已然是国际问题,高加索与库尔德的前景,可能决定了欧洲对俄国的能源依赖,以及土耳其甚至东地中海对俄国的态度。


反复争夺的山区

在俄国登上历史舞台之前,亚美尼亚高原才是帝国们争夺的焦点,来自伊朗高原和小亚细亚的政权都努力在此地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安全范围。


东风与西风此起彼伏,中间的山地小国则不断变换着自己的效忠对象。故而逐步形成西亚美尼亚和东亚美尼亚(虽然这个界限是一直在变化的),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则分别被西方与东方视作自己的势力范围。


最近一次的东西划分,被土耳其切走的就是西亚美尼亚


由于伊朗距离亚美尼亚高原较近,其在历史上的扩张是持久的经过了时间考验的(如大不里士就在乌鲁米耶湖附近),虽然存在民族矛盾,但尚在波斯人控制之下。


而土耳其的核心区远在西部沿海,对东方山区的控制力较弱,其最后的扩张时刻是在亚美尼亚脱离奥斯曼土耳其后再次夺得了西亚美尼亚,且在一战中对亚美尼亚人发动大规模屠杀,两国自此结为世仇。



这里每一次势力变动都会留下一定的遗产,新的势力即使努力擦除之前的痕迹(尤其是留在记忆、文化、宗教中的),然而持久的占领和同化是有困难的,故而形成一种复杂的结果,这最明显的表现在这一地区的宗教分布上。


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先后从东西两个方向向这一地区扩张,罗马-拜占庭(东罗马)时期基督教占据上风,而之后的阿拉伯帝国-突厥-蒙古-奥斯曼时期,伊斯兰教大规模扩张。


不过在伊斯兰教扩张之前,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的本地王国就已信奉基督教,将基督教文化扎下根来(先发优势啊)。纵是如此,当俄罗斯即将南下时,高加索地区已是伊斯兰教占主流,基督教的影响力正被逐步蚕食。


虽然我提倡宗教宽容,不过还是基督教好一点!

虽然我也提倡宗教宽容,不过还是伊斯兰教好一点!


俄国的南下与奥斯曼的瓦解减弱了伊斯兰教的势力,虽然俄国有着巨大的优势,却没能将此地改造为东正教世界,但俄国成功改造了大高加索山以北的南俄草原,而且是简单粗暴的改造方式(比如强制民族迁移,换人换血。。),如今俄联邦在高加索山脚下的共和国时有反心(如车臣),或许可认为是俄国人改造得不够彻底。。


高加索地区俄罗斯人分布区


苏联解体后,曾经在其统治下的高加索三国纵使获得独立,挨着体积巨大的俄罗斯也不得不怀着畏惧的心理(如同回到沙俄时代…),尤其是与俄国有着最长边界线的格鲁吉亚,两国甚至在2008年8月8日为了南奥塞梯问题而大打出手。


格鲁吉亚内部的南奥塞梯


南奥塞梯和车臣正好是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国内的分离势力的代表,当地复杂的民族关系,显然用单一民族标准来框定是不行的(何况还有外援支持),如果最终要靠战争及其导致的移民来重新划界,这过程显然过于残酷。至于在这个过程中会否形成新的认同形态(如同波斯压力下的基督教),仍需持续观察之。



END


扩展阅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