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地缘格局在北方挣扎的战斗民族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ID:diqiuzhishiju


本文编译自美国斯特拉福战略预测公司地缘政治系列俄国篇,并在做图上予以增补


从地理上看,俄罗斯是一个难以自我防卫的国家,大部分国家的核心区都有一定的地理屏障以建立防御线。而俄罗斯的核心区从中世纪的莫斯科大公国延续至今,周围并没有山川、海洋等为其提供保护,其防御更多不是靠地形上的障碍,而是靠恶劣的气候耗尽敌人的力量,这种对自身损伤极大的防御方式使俄国在一次次外敌入侵中痛苦挣扎。


俄国在世界

俄国东欧地形图


历史上,对俄国的入侵主要来自两个方向:欧亚大草原和波德平原,前者代表如蒙古人,后者如条顿骑士团、拿破仑、德意志第一帝国、纳粹帝国。对蒙古人的驱逐助推俄罗斯国家的形成,对欧洲的防御则一次次以惨胜告终。


为了弥补自身防御上的弱点,对于俄国来说,扩张就是最好的防御——要一直扩张到山脚下与海岸边。俄国人开始了三个阶段的扩张史:


俄国人的扩张之路

第一阶段:藏身于森林


15世纪晚期,伊凡三世统治下的俄国向西扩张至普利皮亚特沼泽(涉入现今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恢复与原基辅罗斯地区的接壤。然而,俄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北方和东方,蒙古人才是此时最大的威胁,俄国人没有直接进攻蒙古人,而是向北至北极、向东至乌拉尔山脉,占领了广袤但相对无用的森林(因为无用所以容易占领….)。


第一阶段扩张大致范围


此时,将自身包裹于森林的层层包围中,可能是此时最好的防御手段。蒙古骑兵以机动性称霸草原,唯快不破,不过在森林地带骑兵则受到极大限制,蒙古人不得不与步兵短兵相接。


我还是更喜欢在草原驰骋!森林不利于我滴发挥


第二阶段:向草原前进


至16世纪中叶,伊凡四世统治下的俄国终于深入南俄草原,向南直达里海——高加索山、向东直达乌拉尔山,并控制了一些要害地方,如里海边的阿斯特拉罕、格罗兹尼等。


第二阶段大致扩张范围


阿斯特拉罕位于伏尔加河下游,其原主阿斯特拉汗国长期与俄国为敌,由于控制了伏尔加河下游,从而也控制了从中亚草原——伏尔加河——顿河——欧洲的草原贸易路线(草原丝绸之路)。俄国控制此地,一可作为前出草原世界的桥头堡、二可以此为起点向东沿西伯利亚南侧扩张。


阿斯特拉罕

草原丝绸之路以及阿斯特拉罕的重要性


格罗兹尼则位于高加索山脉北坡(现在的车臣),俄国人以此控制高加索山北坡,与小亚细亚和波斯人在高加索山-亚美尼亚高原维持平衡(高加索各国和亚美尼亚高原则成为缓冲区)。而在边界与莫斯科之间的南俄草原则成为广阔的缓冲带。


格罗兹尼——高加索——伊朗


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的俄罗斯国家,都很难指望天然屏障来保护自己,虽然北方有北极保护,南方以黑海-高加索为防线,但东西两面却是门户洞开。西方的入侵者可以轻易绕过普利皮亚特沼泽,而东方的游牧民族即使有广阔森林的阻挡,但也只是“放慢”而非“停止”他们的脚步。


东西侵略


面对东西两面,俄国就需要不断的扩展缓冲区,靠消耗和时间来赢得胜利,但占领大量缓冲区需要驻军、内务警察、情报部门来维持统治,这形成了巨大的成本(最明显如苏联阵营的东欧和中亚五斯坦)。以至于为了获得充足的防御,俄国需要不断向外扩张,并对内集权甚至推行恐怖政策。


第三阶段:向欧洲前进


18世纪,在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大帝的统治下,俄国竭尽全力向西扩张,西南方向,吞并乌克兰,一直推进至喀尔巴阡山,吞并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以彼得堡为中心通向海洋世界。


第三次向西扩张大致范围(暂不论及西伯利亚)


然而,由于欧洲北部平原向东一直连接到东欧平原,俄国人虽然在喀尔巴阡山建立了防御线,但面向西欧仍是一路的平坦(这样看来莫非要一路征服到法国。。),虽然在波罗的海地区消灭了条顿骑士团、立陶宛大公国等势力,但也相当于将外部威胁转为内部威胁(如今他们当然随着苏联解体而独立出来了)。这种表面上的快速扩张掩盖了俄罗斯帝国内部的巨大差异,这种社会整合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完成。


俄罗斯国内的大量少数民族


并且俄罗斯也缺少压倒性的人口优势,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虽然地域广阔,但相对于面积,却人口稀少,其人口集中在欧洲部分,但由于在扩张中吸收大量其他民族,俄罗斯民族的人口只能勉强超过50%。


俄国始终面对来自东西两面的威胁,东面是无止境的草原,西面则是拥有大量人口和强大生产力的波德平原。建立广阔的缓冲区使俄国陷入东西两面压力的同时,又要在内部镇压国内叛变。


如何走向工业强国

俄罗斯国家不止缺乏地理屏障,其土地的生产能力也较低,虽面积世界第一,高价值的土地却是小比例。俄罗斯帝国位于北方的高纬度,故而外号北极熊。莫斯科与纽芬兰同一纬度,而其产粮区则与美国缅因州同一纬度,故而其农作物生长季节很短,不止单产低,粮食运输的效率也很低,对城市的供给成本高昂。


俄国的纬度


这一问题也导致人口倾向于分布在靠近农业区的小城镇,以避免承担交通运输带来的成本,但是俄罗斯的产粮区(西部和南部)都是被征服民族,至于为什么不从莫斯科迁都到基辅,希特勒的入侵证明了定都莫斯科这一迫不得已的正确决定。


俄国人口分布——密度还不如乌克兰


这无疑使得俄罗斯陷入两难,要么让莫斯科等城市地区挨饿,要么以行政手段强制低价获取粮食,帝国选择了后者,列宁以此度过内战难关,斯大林以此供养城市的工业人口。同时,这也需要更强大的警察体制来镇压被剥夺者的反抗。


一定要保住革命的果实


俄国这种地理-政治体系迫使其要么以中央集权来维持统一,要么因民族运动和区域差异而解体。缺乏中央的强制操作,俄罗斯的城市化和工业化都是困难的。


大家好,我的小名儿叫“铁锤”


俄罗斯地缘政治的核心问题在于,需要靠扩张保持帝国的安全,但扩张又导致内部安全问题和解体的风险,以至于需要强硬的政治体制来维持帝国的存在,而当体制崩溃或外部强大入侵时,内部的区域解体和国家安全问题就同时爆发(比如纳粹入侵和苏联解体)。


俄罗斯的地缘诉求

一、向北、向东扩张,在乌拉尔山脉以东建立一个大后方的大后方,这里的条件过于恶劣,即使莫斯科陷落,仍会有一个“西伯利亚俄罗斯”因难以被征服而生存下来。


二、向东深入大草原并尽量在草原和西伯利亚方向扩大缓冲区,向南扩张至高加索山脉和黑海北岸,建立南部防线。


三、尽量向西扩张,向西南直达喀尔巴阡山并向巴尔干半岛其他部分渗透,向西的扩张则没有尽头,控制德国是最好的结果(不怕南北夹击的话可以攻法?),因波德平原是西窄东宽的,越向西则防卫线越短。


四、以强硬手段中央集权,以此维持之前的的扩张成果。


五、扩张至暖水港,获得出海口,参与国际分工。


俄罗斯地缘诉求


帝国的边疆

一、西伯利亚


西伯利亚铁路是帝国与远东区之间的生命线,沿线扩张以及部署军事力量都是可行的,但如果亚洲强权一意进攻的话,这条生命线是很脆弱的。可是这种进攻可能性不大,占领西伯利亚的成本高昂,而其土地价值太低,其条件恶劣令后勤和驻军都成本高昂,且若与俄国全面开战,由于乌拉尔山的阻挡,难以从西伯利亚威胁俄国东欧部分。


亚洲的两大强权,日本不具有陆地入侵的能力,海上侵略俄国的远东沿海倒是可行,中国则无意扩张至西伯利亚,且中国新疆与俄国远东形成了一种相互互有长短的平衡状态(远东边界中国占优、新疆边界苏联时期俄国占优)。昔日蒙古帝国则已无力复出,虽然他们曾经真的从蒙古打到了东欧。


东西平衡


二、中亚


19世纪末的俄罗斯帝国以及苏联在此地占有巨大的缓冲区,为了推进至自然山脉防御线,俄国占领了整个中亚五斯坦,以天山山脉等天然界限与中国平分了这一地广人稀的亚洲内陆(五斯坦与新疆)。这一优势甚至使其得以入侵阿富汗向印度洋渗透,且帝国对斯坦国人民的文化渗透也是颇为持久的,但在苏联解体后却也面临着斯坦国人民反渗透的问题(人家孩子生得多)。


俄罗斯南部民族分布


三、欧洲


从乌克兰敖德萨向北到波罗的海这一俄罗斯的西部边界线,这里是俄罗斯柔软的腹部,这条西部边界线一直在变动,当前的边界则是苏联解体后大幅向东退缩的结果。而这条边界向西南、向西推进到哪里则是至关重要的。


喀尔巴阡山脉从斯洛伐克穿过乌克兰西部至罗马尼亚,形成一个区分东欧与巴尔干的拱形,若俄国控制乌克兰则控制了山脉的中段。而喀尔巴阡山的东端并没有直到黑海,而是留出了很大的空隙,由于河流的走向,历史上俄罗斯帝国与罗马尼亚的边界在数条河流间互有进退,其过渡地带——比萨拉比亚则成为今日的摩尔多瓦。虽然苏联在二战后领土达到极盛,也没有跨过喀尔巴阡山去吞并巴尔干。


喀尔巴阡山


俄国在此处因有喀尔巴阡山而较为安全,东西向的波德平原则无险可守,这一区域南北最窄处不足300英里。


这一区域的危险在于,波德平原是西窄东宽的,而在更宽的长度上组织防御难度更大,这就导致一旦俄军前线失利并后撤,防线会越来越宽,兵力也越摊越薄。俄军这一退就是一路无险可守,越是向东撤,入侵者的优势就越大,简直就要从波兰一路退向莫斯科。


入侵三角

二战中德国的东线攻势


俄罗斯-苏联帝国遭受过三次重大入侵:拿破仑、德皇威廉二世、希特勒,威廉二世在一战中重在法国战场,没有猛攻俄国,但拿破仑和希特勒都利用俄国地理上的劣势一路扑到了莫斯科。


在波德平原方面,俄国有三种战略选择:


俄罗斯面对欧洲的选择

一、利用俄国的战略纵深和恶劣气候拖垮对手,对抗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是这样做的,但这对自身的伤害极大,俄国退至寒冷地带相当于中国退守大西南,富饶省份尽丧敌手,每一次都是灾难性的惨胜。


我差一点儿就征服俄国了

我也是!

纳粹帝国与苏联


二、以大规模陆军与敌人在正面长期消耗,一战中的东线战场就是如此。这似乎可以保护俄国的经济腹地,但也相当危险,因俄国的国内压力和民族矛盾过大,且前线远离俄国核心区(离德国倒是很近),一旦前线消过大,可能削弱对缓冲区民族的控制力,而1917年发生的正是兵变导致的沙俄政权瓦解。


如果不是两面作战,我肯定打到莫斯科了


三、俄国人还可以将自己的边界尽力向西推进,压缩对手的空间,这一策略在苏联-东德时达到很好的效果,但将更多欧洲民族纳入俄罗斯帝国,增加了大量的防务和统治成本,最终以解体收场。


苏联在二战中获得的巨大地缘优势,一直持续到苏联崩溃前夕


可见,俄国这种政治重心与经济重心分离,且经济重心为其他民族所占领的状况,使俄国只能以帝国统治之,而经济重心又靠近战争前线,加之地理因素,导致战败则很容易经济崩溃+国家瓦解。


当代俄罗斯及其命运

苏联帝国在1945-1989年达到历史扩张的最大范围,历史性的控制了半个德国这一地缘对手,但苏联解体使其边界迅速收缩到17世纪俄罗斯帝国的范围(三个世纪白忙活了?…),俄国保留了南俄草原以及西伯利亚,但是失去了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地区的西部缓冲区(这是最重要的),在南边失去了高加索山地国家和中亚五斯坦,这些国家成为俄国与伊朗、中国等国家的缓冲国。


俄国也由一个参与全球霸权争夺甚至海洋争夺的国家退缩为陆地国家,只要丹麦和土耳其留在北约,俄国在波罗的海和黑海方面都是不安全的,何况黑海的克里米亚也只是最近才成功收复的。


波罗的海-黑海


当初苏联的大规模扩张分散了帝国的力量,并迫使其卷入更大规模的全球竞争,而苏联的陆地经济体系相比海洋贸易成本要高,加以大规模的军事和统治成本,以及俄国计划经济本身的僵化,苏联的统治地位最终被动摇以至于解体。



在新的边界线上,中国无意与俄国争夺西伯利亚,但是南面与西面损失巨大,俄罗斯在乌克兰方向的收缩令人震惊,其腹部暴露在北约面前。虽然并没有国家想入侵俄罗斯,但在俄国人的历史记忆中,几乎每个世纪都会发生一两次剧烈变动。如果以当前的俄国地缘条件再遇到一次纳粹式的进攻,不一定能幸存。


俄罗斯国家的地缘条件使其天生具有攻击性,由于没有天然屏障,而以进攻代替防守,但是完全安全的自然边界对于他来说太遥远了,以至于扩张过大而内部虚弱和不稳定,最终不得不收缩其边界。当今西方联盟-北约的进一步东扩对俄国无异于噩梦,乌克兰可能只是个开始。


1990年的北约与华约

2016年的北约与俄国


这一切与俄罗斯的意识形态和民族性格无关,是地理特征塑造了他的意识形态与民族性格,俄罗斯必然永远面临这种痛苦的挣扎。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这里:

美国地缘格局(上) | 最后的世界强权

美国地缘格局(下) | 海陆帝国与世界平衡手

粟特文明 | 连接丝绸之路的一曲赞歌

甘英出使罗马 | 第一个到达伊拉克的中国外交官

鸠摩罗什传法 |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原来是他的杰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