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风云脱还是不脱,确实是个问题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来之前,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个欧盟第二经济大国会就这样轻松地退出欧盟大家庭。而她的退出似乎也给许多其他国家指了一条明路:许多反移民政党和极右政党都在欧洲各国策动着人民离开欧盟。从这个角度来说,英国算是为欧盟这个组织的稳定作出了巨大的负面贡献。


脱欧前24小时,兴奋的英国人民


反欧元到反伊斯兰难民进入,这些国家极右政党的政治主张多种多样。但他们最终指向的问题只有一个:欧盟作为整体能不能为它的会员争取到足够的利益?


从长远和更大的格局来看,大联盟显然对欧洲各个小国家是有利的。毕竟在国际谈判的格局上,你恐怕很难想象葡萄牙能平等地和美国对话,或者罗马尼亚和日本谈出什么大新闻来。但是如果把欧洲各国捏在一起,它就确实能够成为世界西端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


英国与欧盟


可人都是关注眼下利益的,欧洲长期以来经济发展不平衡和最新的伊斯兰难民风潮让很多国家不得不开始怀疑欧盟在短期内是不是一个有利的选择。人心往往就是这样,生活水平提高感觉不出来,生活水平下降一点点就能感觉出来。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开始幽灵一样地盘旋在欧洲上空……

欧洲各地区发展状况

英国是不是对自己单飞比较有自信?


的确来自东欧和南欧经济不发达国家的移民,大批量的进入生活水平极高的奥地利,丹麦,瑞典等国,他们本来人口就少,受到大量移民的冲击,当地居民的工作岗位自然就没有了。因此这些国家的脱欧口号是叫得最响的。



荷兰

民意调查显示,英国脱欧成功让荷兰国内有50%的民众认为荷兰也应该举行公投决定荷兰是否继续保留欧盟成员国的位置。但从法理上讲,荷兰不允许通过全民公投脱离。


荷兰宪法规定,全民公投虽然可以搞,但只能够针对尚未签署的法律和条约。既然现在荷兰已经加入了欧盟,就不能通过全民公决这样的法律途径。


也因此荷兰的极右政党悲痛地认为,“荷兰已经和欧盟这个死尸绑在一起了。”为了达成自己的政治诉求,荷兰极右政党甚至提出了修宪的建议。但从宪法草案起草到在国会得到2/3以上的多数支持,荷兰的脱欧之路仍然路漫漫其修远。极右政党党魁赫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奇迹发生荷兰不会很快出现多数派支持脱欧公投。”


极力号召脱欧的威尔德斯



关心荷兰经济的人不会轻易允许荷兰这样脱离欧盟。作为世界上以自由贸易出名的国家,荷兰人对航运贸易的关注让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轻易脱离欧盟会影响荷兰在国际贸易格局中的作用。因此虽然对于极右政党来说,欧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不断涌入欧盟的伊斯兰难民更是让人觉得恐怖,可超过一半的荷兰民众仍然认为自己是留欧派。


当年赫赫有名的荷兰贸易帝国

海上马车夫今何在?


奥地利

人口八百多万的奥地利现在已经接纳了十多万难民。当地居民的反伊斯兰情绪非常高涨。顺便对欧盟从布鲁塞尔发出的各种指令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抵抗情绪。


今年12月初,奥地利就将举行他们的总统选举,而总统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已经承诺选民在当选总统之后考虑推动脱欧公投。这个口无遮拦的自由党候选人似乎很有希望像特朗普一样成为一匹欧洲政治黑马。


难民前往德国的路线与奥地利

在奥地利萨尔兹堡火车站休息的难民们


奥地利在历史渊源上就跟穆斯林不对付。曾经奥斯曼土耳其的骑兵漫步在维也纳城下,着实把奥地利人吓出了一身冷汗。今年年中的土耳其政变里,对土耳其最不客气的欧盟国家就有奥地利一个。奥地利总理直接表态拒绝土耳其加入欧盟,指责土耳其走向独裁。而土耳其则撤回了驻奥大使,两国一度如历史上一样剑拔弩张。在众伊斯兰国家中,土耳其已经算是比较开明和世俗化了,两国关系仍然让人忧心,就更别提那些宗教气氛浓厚的穆斯林到达奥地利之后会与当地人民发生多大的冲突了。


奥斯曼帝国与维也纳

维也纳之战

维也纳差点就是我的了

然而上帝站在我这边

奥地利街头的反穆斯林组织


丹麦

丹麦的骚动来源自英国。英国在传统上就是丹麦最好的贸易盟友和海洋伙伴,英国的脱欧对丹麦人来说无疑是一记耳光。虽然丹麦政府官方口吻表示英国无法从丹麦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但一向指着英国人赚钱的丹麦似乎也有动作。


丹麦与英国

英国是丹麦第三大出口对象国

丹麦对英国出口量

英国对丹麦出口量


去年12月,丹麦就在全民公投中拒绝了加入欧盟的跨境司法合作的提案。可见丹麦对欧盟的信任程度正在与日俱降,但是对丹麦人来说在欧盟框架下和德国、瑞典等国进行贸易对本国经济繁荣是极有好处的。位于欧洲极寒之地,人口又比较稀少的丹麦,想要维持现有的经济格局只能选择与人合作。经济上的无法自给自足令丹麦退出欧盟面临诸多困难,


因此从理智上来说似乎丹麦人并不会很快退出欧盟。可从理智上来说,英国人不也不应该退出吗?未来发生什么真的不好说。


进出口贸易在丹麦GDP组成中所占比重极高


法国

表面上看,作为欧盟的发起国和话语权最大的国家之一,法国对欧盟的忠诚度应该不至于像英国那般淡薄。但事实上,法国国内的反欧盟情绪非常高涨。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领袖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早就已经放出话来说,一旦自己当上法国总统就将尽快在法国国内推动公投。但是,尽管这位激进的女候选人已经拥有了很多拥趸,法国的两轮选举模式却使得国民阵线很难生出,黑天鹅或许不会从法国飞出。



和其他小国家对欧盟的感情不同,法国对欧盟的主要不满之处还在于布鲁塞尔给巴黎的自主话语权不够多。作为欧盟成立的推动者,法国本希望自己能在欧盟占据更高的地位。但可惜自己国内经济不太争气,在欧洲其他小盟国里的大哥形象也比较萎靡,法兰西一直以来就被德国力压一头。话语权不大,支出却不少。


法国家大业大,被布鲁塞尔调配走了许多援助金支援那些东南欧的小兄弟们。赚的钱拿去养活和你自己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大多数人都受不了这个事。同样在欧盟占有主导地位的德国心态就好很多。毕竟对于西德人来说,自从上个世纪末以来一笔叫“团结税”的钱就一直被拿去支援东德,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欧洲援助计划


意大利

意大利政局自从这个世纪以来就没有怎么太平过,换总理就像日本换首相一般,每两年就要换一次。走马灯一样的执政时间让政府高层根本没有时间长远布局。唯独做得长久的贝卢斯科尼又是一个老流氓,搞事情的能力远强于执政水准。最高层如是,民主系统也受到了考验。


今天的意大利政治已经沦入了上世纪中期的拉美陷阱,代表不同声音的民粹政党在议会撕逼,互不相让。他们像冷战时期的联合国安理会一样,几乎没有任何议案得到通过,政府立法处于停摆状态。意大利国内经济又迟迟没有能从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缓过来,前景实在令人堪忧。


现任意大利总理伦齐就希望通过缩减议员人数解决意大利国内政治斗争繁复的问题,也间接地鼓动意大利经济增长。而这被很多人认为将会是他推动意大利脱欧公投的试水。


意大利总理伦齐(右)

现在的意大利

生产力低得吓人


意大利脱欧的最主要矛盾还在经济上。经济上一蹶不振的国家就很难在政坛上有什么发言权,意大利的货币政策又受到欧盟限制,没法用一些耍赖的方法赚取利益,自然头大。过去意大利可以通过贬值比索让国内劳工去德国赚取顺差,但现在这招就用不了了。意大利说是要脱离欧盟,但似乎更实际的看法是他们急于摆脱欧元的困扰和限制。



匈牙利

如果说经济发达的国家在欧盟内长期处于补贴别人的状态而感到不满想要退出我们还可以理解的话,那像匈牙利波兰这样的经济弱国也想要退出欧盟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东欧国家里最想退出欧盟的就数匈牙利。匈牙利国内极右政党尤比克一直以来就在法律和民意两条路上精心耕耘着脱欧这块试验田。他们唤起的底层需求是通过脱离欧盟树立起边境防护线,让来自中东的难民再也无法通过匈牙利这个重要的中转站进入欧洲。作为中欧国家前哨站,匈牙利接纳了太多难民,转运工作和难民的赡养让匈牙利政府不堪重负。这也难怪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多次在公共场合表示,“在欧盟我们没有在家的感觉。”


难民路线中的匈牙利

在匈牙利边境躲避岗哨的难民

难民女孩坐在匈牙利塞尔维亚边境的铁路轨道上


保加利亚、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情况也都差不多。当地国民可以没有远见,政客们却不得不思考清楚自己的国家要何去何从。这些国家通过脱欧虽然能一时挡住难民的入侵,可一旦和周边经济大国断开联系它们的经济增长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经济弱国脱欧还是要谨慎再谨慎啊。


在匈牙利边境等待的难民儿童

波兰华沙,民众聚集反对难民进入波兰


如此的政治动荡,究竟是欧盟自身之错,还是因为它生不逢时地遇到了经济危机和中东战争威胁?也许两者兼而有之,但它的前景确实不容乐观。欧盟作为可以和中日俄鼎足而立的二流世界势力,在未来又该何去何从?也许明年欧洲各国的大选的结果会给我们一个清晰的判断。如果民粹政党席卷全欧,那欧盟的挖掘确实指日可待了。


END


下期预告


本文为地球知识局作者原创,转载需经作者同意,请勿私自转载,违者必究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