犍陀罗,堪于敦煌比肩的佛教圣地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本篇为我局发布的第二篇文章,今天讲述犍陀罗文明

犍陀罗,古代印度十六国之一。今阿富汗之喀布尔,坎大哈以东,及印度之西北边省,悉为健陀罗故地。
犍陀罗的梵文是 Gandhālaya。又作健驮逻、乾陀罗、乾陀、乾陀卫、乾陀越。据《慧苑音义》记载,“乾陀是香,罗谓陀罗,此云遍也。言遍此国内多生香气之花,故名香遍国。其国在中印度北,北印度南,二界中间也。”那么,犍陀罗就是“香遍国”的意思。《玄应音义》则翻译为“香林国”、“香净国”、“香风国”。《阿阇世王女经》又称为“香洁国”

那,是什么香这么香呢?《宝楼阁经》中记载,乾陀啰树香就是安息香,而且,以乾陀啰树香与白芥子油和在一起可以降服一切龙。犍陀罗就是这样一个充满香气和神奇的国度。

下面几张摄影来自微博动脉影同学的支持,感谢动脉影同学(⊙v⊙)
犍陀罗佛教造像
犍陀罗佛教造像
犍陀罗佛教造像

不过,今天留给很多人的印象更多的是关于犍陀罗的佛教造像艺术。大多数人首次看到犍陀罗艺术作品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异域感。这来自于其多元一体的混合风格,简单来说,这是一种历史久远深受希腊影响的佛教艺术(约公元1世纪——公元5世纪)。相比我国的佛教造像,犍陀罗雕塑的立体感更强,人物形象有更偏写实。本来,早期佛教对佛的形象的描绘并不落于人形,多以菩提树、手印等佛迹表现。由于亚历山大东征直达印度,造成了希腊文化和艺术的东传,至贵霜王朝统治时期,具象化的佛教造像得以发展和完善,之后又随着佛教进一步东传形成中国化的佛教造像风格。犍陀罗造像若和古希腊雕塑相比,艺术风格的上的相互关系非常明显。

犍陀罗佛教造像
佛头 阿富汗 300-400 AD 英国VA博物馆
希腊人像与犍陀罗像比较

犍陀罗这种奇妙的艺术与文化融合,以及他传奇般的历史(先后被众多民族建立的政权——犍陀罗、波斯、希腊、孔雀、贵霜——统治,他们的文化在此融合)首先源于他特殊的地理位置。

犍陀罗在哪
亚洲内陆交通的核心区连接着东亚(通过新疆)、南亚、西亚(通过伊朗),这个核心区的核心是帕米尔高原,高大的天山、青藏高原(通过喀拉昆仑山)、兴都库什山在这里交汇,而塔里木盆地、五斯坦国、印度河流域则被这三大高山区隔开。
(上述方面更详细信息和地图可参考我团的“斯坦国的山山水水”)

中亚地区与周边-卫星图

围绕着这个高大的中亚核心区,靠着高山上的冰雪融水,形成或大或小众多河流,滋养着大量的绿洲(如新疆诸绿洲)和庞大的农业区(印度河流域),这些农业区自古至今都是重要的经济中心和人口密集区。

中亚地区与周边-灯光图

但由于天山、兴都库室山、青藏高原、塔克拉玛干沙漠、伊朗高原这些相对的地理障碍,不光阻挡了亚洲核心区周围的这些农业经济中心(印度河、新疆绿洲、斯坦国诸流域)之间的交流,而且阻碍了更外围的欧亚大陆边缘那些超大农业区和经济中心(东亚中国、南亚印度、西亚新月带和伊朗、甚至地中海与西欧)之间的交流。

但各文明之间的经济贸易与文化交流是挡不住的,由此出现了跨越亚洲内陆的长途贸易(我们称其为陆上丝绸之路),这些长途贸易的利润很高,使贸易沿线出现大量繁荣的商业城市,而在路线的选择上,连接亚洲核心区与边缘经济中心的一些关键位置具有重要的地位,这地位不光是财富的积累,同时也是文化的交汇于融合,而犍陀罗地区正是其中之一。

中亚地区与重要节点-卫星图

在亚洲内陆交通网中,与犍陀罗具有类似性质和地位的地区还有很多,如:敦煌河西走廊沟通亚洲内陆与东亚中国农耕区、呼罗珊沟通中亚与西部伊朗和新月地带和欧洲。

这两个地区离帕米尔高原较远,而紧贴着帕米尔的则是:犍陀罗、喀什地区、费尔干纳。喀什地区和费尔干纳这两个农业区在普遍干旱的亚洲内陆非常宝贵,而犍陀罗则是从西北方向进入南亚次大陆的重要入口。

中亚地区与重要节点-灯光图

前往犍陀罗
放大来看,犍陀罗地区的核心是南亚次大陆西北角的一个小盆地,东西北三面被高大的山脉半包围着,南面则正对着印度河流域的腹地。
(犍陀罗盆地是古代犍陀罗国的核心区,其外围更大些,向西甚至可以延伸到喀布尔)

除此之外,发源于兴都库什山(阿富汗)的喀布尔河在这里注入印度河水系,在犍陀罗的东北边也有发源于喀拉昆仑山脉的河流在此注入印度河水系。这两条河谷也成为外界从西北(阿富汗)和东北(中国新疆)进入犍陀罗地区和印度河流域的可选通道。

然而,由于东北方向雪山过于宽厚而并没有连续的河谷能从新疆直达犍陀罗,古人们大都还是从西北方向的喀布尔河流域进入犍陀罗。

犍陀罗周边山水-地形图

如下图卫星图可见,在兴都库什山北侧有另一个小型盆地——吐火罗盆地,以这里作为中转站和前进基地,翻越兴都库什山到达喀布尔河和犍陀罗是很好的选择。

由于伊朗高原的海拔较低,且没有昆仑山、天山这般巨大的山脉阻挡,从东伊朗前往吐火罗斯坦(阿富汗)是相对容易的,而从新疆到达吐火罗就要从北侧兜一个圈子绕过帕米尔高原(一般都要经过费尔干纳盆地)。

犍陀罗周边山水-卫星图

如果要横穿帕米尔高原也可以选择瓦罕走廊,瓦罕走廊就是下图中阿富汗向东延伸出的那条狭长地带,就是那个狭长地带的顶端和中国有着狭窄但非常重要的陆上边界。为何瓦罕走廊如此重要?因为他是从中国新疆到达印度河流域的最便捷通道!

瓦罕走廊位置

而沿着这条从东方和西方前往南方(南亚次大陆)的道路,沿线也形成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主要城市:昆都士、喀布尔、贾拉拉巴德、白沙瓦、伊斯兰堡、拉合尔。他们的重要性一直延续至今,并且可能在新丝绸之路中再度振兴。

前往犍陀罗的道路-地形图

当然,作为进入南亚次大陆的入口,犍陀罗盆地的故事不光是文化、宗教、艺术的融合,也有征服与战争。在历史上,很多来自中亚和西亚的民族穿过开伯尔山口、拿下犍陀罗盆地的西部重镇白沙瓦、占领整个犍陀罗盆地,而广阔富饶的印度河流域也就展现在他们眼前了。

前往犍陀罗的道路-卫星图

犍陀罗旅行者讲述
在历史上有无数的人曾经来到这里,并从这里走向四面八方,但其中有一非常著名人物,因其文化与宗教成就,亦因其著作——大唐西域记。

关于犍陀罗盆地的这一段经历记录,在大唐西域记卷第二,大致为:滥波国(大致位于今白沙瓦,犍陀罗古都)——呾叉始罗国(大致位于今塔克西拉,犍陀罗古迹集中地,我团下集将讲到),在这两地之间仍有名为犍陀罗国者,不过玄奘去之时当地已经今非昔比,佛教在当地已经衰落,所剩更多为古迹遗址,这些遗址很多遗留至今。

玄奘西行路线-局部
最上一行为滥波国(大致今白沙瓦),最下一行为呾叉始罗国(大致今塔克西拉)

为了了解玄奘在犍陀罗的旅行路线以及为之后的丝绸之路系列做准备,我团梳理了玄奘以及其他高僧的西行路线。

玄奘此行,按大唐西域记记述,玄奘前往印度的时候选择了北侧路线(在下图中为红色标志),从新疆前往费尔干纳盆地、再向西南到达吐火罗盆地、翻越兴都库什山沿喀布尔河到达犍陀罗盆地。

而在从印度回大唐时,则选择从喀布尔向东穿越瓦罕走廊进入中国新疆。

当然,按当时的道路状况和交通技术,无论是绕远路还是抄近路,都是颇为艰险的。


如果按现代的道路状况和交通技术,大致是这样:

在这条从吐火罗盆地到犍陀罗路线上的众多城市中,玄奘去过很多,并且在犍陀罗盆地的最东端塔克西拉,讲授佛法,当地似乎仍保留着据说是玄奘法师当年所坐的台基。

玄奘在犍陀罗地区大致行迹

塔克西拉重要古迹

不光是玄奘的石质坐垫,塔克西拉保存着大量佛教昌盛时期遗留下的古迹,关于犍陀罗与塔克西拉的更多历史故事,敬请关注我团下一集内容:塔克西拉。

END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