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山县举债400亿,镇安县7.1亿建”豪华“中学,借来的钱就不还了么?




康熙四十六年,黄河暴涨,十几道河堤缺口,上百万灾民流离失所。


当时还是四阿哥的胤禛(后来的雍正帝)在户部清查钱粮数量后,发现国库空虚,户部已经到了无粮可调,无款可拨的程度。


康熙震怒,下令追查,结果发现国库的存银早就被大大小小的官员给借空了。


于是康熙皇帝下旨:


朕委派胤禛为追缴国库欠款大臣,上自王公贵胄,下至文武百官,凡借款者限十日内还清,倘有抵赖不还者,由步兵统领衙门捉拿追逼,决不姑怠。


然后,即便是皇帝的儿子,鼎鼎大名的冷面王胤禛亲自追款,最后也仅仅追回了三成不到。


康熙皇帝无奈的说道:


“朕不明白,欠债还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干起来就这么难办?居然还有人以死抗争,我大清的官员都穷到这份上了?


欠钱的是大爷,追债的是孙子,哪怕是皇帝也不例外。


那么,借来的钱就不还了么?





01


我们把时间切换到眼前。


这几天,有两个在全国不怎么出名的小县城突然火了,一个叫做独山县,一个叫做镇安县。


独山县火的原因是因为一则探访视频,这个视频将贵州黔南州独山县负债400亿事件带入公众视野。


视频中的拍摄者提出疑问:


一个只有8个乡镇和一条街道的独山县,却借了500亿打造景观,平均每个乡级政府负债44亿元,是否合情合理?


视频中,独山县拥有全球顶级的高尔夫球场、“独山版紫禁城”、古风博物馆、独山盘古庄、”独山大学城、“天下第一水司楼”……


然而大多数的项目,如今却成了烂尾工程。


比如,号称花了两亿建造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结果成这样子,别说参观了,进去都难进去,只有一个空壳架子。



再比如最大的一笔投资,独山大学城,更是烂尾至极。


2013年,贵州省第一座县城大学城落户独山县,这所大学城距离县城2公里,占地1.5万亩,规划容纳10所大学,在校生8-10万人,总投资135亿元。


然而时至今日,独山大学城内,仅有黔南民族师范、独山县中等职业学校等几所高校,大学城项目也已经停工。



短短十几年,独山县已经借债400亿,然而2019年,独山县的全县财政总收入仅10.08亿。


整个县城不吃不喝40年,才能够还清欠债。





02


无独有偶。


2020年7月,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三所高中的学生离开了他们的母校,来到了镇安县为他们举债修建的学校——新镇安县中学。


学校占比10公顷,可以容纳120个教学班和6000名学生,学校景色宜人:


唐式建筑飞檐青瓦,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削掉真山建的假山瀑布群,气派的仿古牌坊式大门进入校园,4层喷泉水景沿步道拾级而上,16尊石刻鲤鱼分布两侧,一方约8米长、1.5米高的校训大理石碑位于喷泉尽头。


四周有假山、水车、栈道、水景、石拱桥,尽显奢华。


1.4万平方米的学校餐厅,4层有多个包间,红木铺地、座椅扎花、极具考究。


这么豪华的学校,建设成本就花了7.1亿元,光是假山瀑布的绿化带就花了8000多万。



当地的干部说,之所以要将校园建设为仿唐式建筑风格,是由于当地要打造唐文化,以“促进文化和旅游融合”。


要知道,镇安县原来是个深度贫困县,上级给过很多补贴,2015年,财政补贴大概有18个亿。


然而,镇安县在去年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县里的财政一落千丈:


1.7亿。


而镇安县债务,已经达到了25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但是这两笔债,又要由谁来还,政府借来的钱就可以不还了么?





03


有人可能会问,政府借钱也是为了国计民生,只要是为百姓好,借多少都是应该的,再穷不能穷教育。


这话说错了么,没错。


要知道,中国是一个“基建狂魔”,很多城市都大力搞基础设施,哪怕掏再多钱,都义无反顾。


那么,搞基建的钱哪里来,这种明摆着不赚钱的项目,也只能政府出,于是政府就拼命地借钱。


建桥、修路、引进人才、建医院、学校、引入科研机构高校、建开发区招商、都是需要地方政府出钱的。


没有这些,招商引资进不来,GDP起不来,政绩就更无从谈起了。


但是地方政府没钱怎么办?


一种办法是向中央要,就是所谓的“跑部钱进”,意思就是多往中央的部门跑跑,就能要到钱了。


但是县一级的政府怎么办,就只能借钱了。


但是按照规定,地方政府是不能发行公债,更不能直接向银行这些金融机构借钱的。


于是就诞生了一种地方性融资平台,也就是政府的白手套。


这些借债的地方,不光是一二线,七八线的小县城也是如此。


有了政府做担保,谁还担心欠的钱不用还,哪怕是七八线的小县城,那也代表着政府,于是地方政府疯狂的开始借债。


对一些一二线城市来说,凭借未来经济发展,他们是有能力承担高额债务的。


但是对于很多小城来说,各种新区,工业园区,都欠着上百亿的钱,连公务员工资都发不出来,财政收入仅仅够偿还利息。



偿还不了怎么办,接着借债,继续加杠杆呗。



2018年6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累计发行58497.12亿元,其中普通专项债券达55453.08亿元,占比高达94.8%。


它的用途主要为债务置换,说白了就是偿还旧债。


借新债还旧债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善于玩的套路,而中国的地方债,债务规模简直无边无际,只不过这个雷被很好地隐藏起来了。


当然以债补债是不可能长久的玩下去的,这一切必须要有实际收入才能支撑。


然而此时的地方债早已经是一笔烂账,根本没办法盘算。


拍板的领导落马了,但是背上的债总得有人来还,这笔债的最终结果只可能均摊到每个纳税人身上。


两个偏远地区的小县城,在短短几年内,就折腾出了一堆浮夸的“奇观。”


这种无节制的举债发展,一味地追求GDP,不仅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劳民伤财。


盲目举债,贪大求快。


这种通病如果不尽快解决,一旦某一个地方债出问题,不仅会给地方政府带来危机,甚至会引发中国版的次贷危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无论是个人,企业,亦或是政府。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杠爷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