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科幻】女娲(一)

  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务剧,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其后天柱折,地维绝。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

  “扑通”一声,白发苍苍的吴难跪倒在两座坟墓之前。涕泪纵横的他,口中不断地重复着:“母亲、姐姐,我终于做到了……”。坟墓里埋着的是他的母亲与姐姐,两位经历了巨大的痛苦后过早离开人世的女人。而跪在这里痛哭流涕的吴难教授,则是国际知名的生物医学权威。是什么样的事让已经进入老年的吴教授如此激动,这要从头说起。

  吴难的人生是以苦难开始的,他的母亲在生他时,就因为难产去世。好在吴难的姐姐当时已经十岁了,在父亲忙于工作挣钱养家的时候,主动担起了照顾小吴难的责任。在吴难的记忆里,姐姐就是母亲的形象:为他做饭洗衣,为他讲故事哄他睡觉,陪他玩耍逗他开心……

  相对于同龄的孩子,小吴难是那种很懂事的乖宝宝,他很少哭闹总是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可能是母亲的早逝使得他的性格早熟吧。但他同时也有比其他孩子更难应付的地方,就是思维非常活跃,经常能提出各种奇怪的问题。比如一天晚上,在姐姐给他读完故事后,他就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姐,你知道人是怎么出来的吗?”

  这个问题对于自己也处于青春期懵懂之中的姐姐来说,未免有些难度。正在她支支吾吾想如何能在不骗小孩的同时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的时候,小吴难却狡黠地一笑:

  “还要想这么久啊!你昨天不是刚给我讲了女娲造人的故事吗?当然是女娲娘娘用泥土造出来的啊!”

  “哦,对对对!”如释重负的姐姐急忙说,“难难真聪明,还记得昨天姐姐讲的故事。”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小吴难又说道。

  “又是什么问题呀?”姐姐说。

  “嗯……嗯……嗯,是这样的,你昨天说的女娲娘娘造了人,世界上才有了那么多人,她做了那么多工作 ,她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还需要她去补天啊?其他人不能帮帮她替她去做吗?”

  “难难真乖,真懂事,知道心疼女娲娘娘。”姐姐的声音里满是欣慰的语气,“如果大家都像难难那么懂事的话,就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帮女娲娘娘分担工作的。”

  古灵精怪的弟弟,代替母亲奉献慈爱的姐姐,这样的画面经常出现在这个残缺的家庭。如果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吴难和他的家庭也能勉强算得上平安。但是在吴难17岁那年,不幸又降临这个家庭。吴难的姐姐此时已经出嫁,并生下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却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家人眼看着她日渐消瘦,变得沉默不语。吴难去看她时讲小时候的事逗她开心,姐姐才勉强做出了微笑的表情,但是不一会却又开始流泪。这样持续了半年,终于传来噩耗:姐姐趁婆家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爬上楼顶跳了下去。这个消息对吴难打击很大,他整个人像痴呆了一样,对别人的问询没有任何反应。刚受到丧女打击的父亲,害怕唯一的孩子又有什么意外,发了疯似地摇晃着他,吴难的眼睛才恢复神采。他看着泪流满面突然间苍老的父亲,说:“爸,我没事,我不会让你失去我的。”父子俩抱头痛哭。

  但是父亲并没有完全放心,在处理完女儿的丧事后,他对儿子加倍地关心。除了在家对儿子嘘寒问暖之外,他还频繁联系学校老师了解儿子的最新情况。老师们知道他家的特殊遭遇,对父亲的反复打听也积极配合。据老师们的反映,吴难虽然没有以前开朗了,但是并没有其它的消极举动。而且他在学习上更加勤奋了,几乎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用于学习,而且会经常上图书馆查资料……听了老师们的消息,加上自己的观察,吴父才渐渐放下心来。

  就这样直到吴难参加高考。在填报志愿时,吴难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意外的决定,他选择了生物医学专业。按照老师们的估计,他的成绩是可以选择任意一所一流大学的任何专业的,而生物医学专业虽然号称前程远大,但实际在国内的发展却很尴尬:往医学上发展,不如正途医学专业的;往生物研究上发展,又背离了专业学习的初衷。据说有的该专业毕业生最后只能去干兽医。虽然老师们都表示了反对意见,吴难却坚持自己的选择。吴父经历了太多的人生磨难,已经看得很开了,孩子喜欢又不是做奸犯科,那就随他的意吧。

  就这样,吴难在国内最好的大学读了一个看似没什么前途的专业,并且一路读到了博士。吴难在选择博导时根本不存在什么选择困难,因为在偌大一所大学里,他要攻读的方向只有一位导师,而这位导师据说是一位怪人。这对于吴难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他在学校短短几年赢得的名声除了“学巨无霸”(据说是高于学霸的一种存在)外,还有就是怪人。

  他与导师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实验室。这个挂着“国家级重点实验室”牌子的单位位于一栋摇摇欲坠的建筑里。楼道里的灯光昏暗,房间里的灯光也不见得明亮多少。室内分几排摆放着巨大的桌子,桌上除了各种仪器与器皿之外,最有特色的是许多大玻璃罐子里泡着的各种动物的残肢断体,加上音响里播放的如野兽嘶吼的诡异音乐,为这个地方添了沉重的恐怖气息。相对于科技感十足的实验室,这里更像是一个中世纪的魔法屋。此时斜靠着大桌子坐着的那位巫师,不,是导师,是一个头发花白并且蓬松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可能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面色惨白,穿着皱皱巴巴的工作服,原本白色的衣服上有左一块右一块的污渍。

  吴难简短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对这个全系知名的明日之星自投罗网的行为,对面那一堆白色垃圾一样的物体并没有什么动静。过了半晌,才飘起两根焦黄的手指把叼在嘴上的香烟捏了下来,一个混浊的嗓音说道:

  “吴难,我知道你,你很有前途。”停了一会,他继续说,“听我一句劝,别选这个方向,搞不出来什么东西的。”

  对面的年轻人却微微一笑,说道:“谢谢您的好意。”稍作停顿,他接着说:“我已经看过您的所有论著并且仔细了解了您的全部科研成果,您有一项成果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就是动物胚胎的人造环境孕育技术,也就是俗称的‘人造子宫’。您把羊胚胎进入人造子宫的最早时间从第6周提前到第3周,也就是几乎在胚胎着床之后立即可以进行迁移,并且最终培养至幼体娩出。这已经接近极限了。”

  导师苍白而麻木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微不可查的上翘的曲线,毕竟任谁在别人提起自己的得意之作时都会自然而生得意之情,更何况这是在一条少有人走而且倍受冷落的路上孤独又执着前行中难得的高光时刻呢。不过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却依然没有温度:

  “那又怎么样?”嘬了一口烟,吐出一团烟雾以后,他接着说,“这已经是十年前的成果了,十年来世界上没有任何新的进展。再提前几乎不可能,胚胎太脆弱了。国际上的同行都放弃了这方面的努力。”

  “为什么要继续提前呢?”年轻人发出了疑问,“胚胎脆弱不能迁移,那就不要迁移。直接在人工环境里进行受精卵着床就可以了。”

  “你这个想法并不新鲜。”老同志以丰富的经验直接进行了敲打,“着床环境是个大问题,受精卵的着床随机且不可控,如果完全模拟自然过程,人造子宫将是一个天价产品,并且成功率接近于0。”

  “这个我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年轻人的眼中闪动着自信的光芒,“只需要一个袖珍的着床环境,最多提供3至5个着床点,同时增加受精卵的数量,刺激其相互竞争,提高着床成功率。着床成功后,只需将着床装置外面套上人造子宫,并逐渐破坏着床装置使内外联通就可以了。这就类似于养花的带盆移植……”

  “唉哟!”导师的手应该是被烟头烫了,发出了一声惊呼。

  接下来的事就没有太多需要叙述的了,无非是导师与学生喜相逢,教学相长同心协力开始了艰苦的长征。无数个废寝忘食的日子,反复经历着希望、失望、重燃希望、被浇熄的失望、死灰复燃的希望、又变为死灰的绝望……但不管路上的过程如何艰辛,这条路的方向在师生相逢的那天在那个破旧的实验室里早就已经决定了,最终成果的出现所需要的不过是时间以及一路上的坚持不懈,好在这一对怪人师生并不缺这些。一个世界顶尖科技突破在那次见面后的第七年终于诞生了。

  其实纵观人类的科技发展史,所有的科技成就的产生离不开两个元素:人才和努力方向。这个两个元素的不同组合,造就了科技发展中光怪陆离的许多故事。故事中的那些人可以归纳为四种类型,即:在大家对方向都清楚的时候,能够率先拿到成果的幸运儿,可以称之为人才。明明方向是错的,误打误撞成功了,那是歪才。独辟蹊径,特立独行,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方向上执着地努力,并最终坚持到胜利的天之骄子,那就是天才。除了这些之外,那种提出了对的方向,自己却没有等到成功,死后才证明他的正确的,那就只能当鬼才了。

  吴难毫无疑问是一个天才,只是这个天才除了对科学的发展方向有敏锐的预见之外,还背负了许多不愿他人分担的东西,他在做一个科技史留名的人物外还有更大的计划。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跟陶叔学编程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