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了!美国国运,或就此改写……

金斯伯格去世,人们说些赞美话是常情。但左派又造神,把她捧为传奇。

她成长于布鲁克林的一个普通家庭。在她成长的那个年代,美国还存在对于妇女的种种歧视,多数家庭不送女孩读书,图书馆甚至不向女孩开放,众多职业也不雇佣女性。
她能读上大学,日后成为美国大法官,这既是她的幸运,就是说,与有一位开明、愿意供她上学的母亲有关系,也与其自身勤奋努力有关系。但作为左派人士,她对美国的伤害远大于贡献。
作为大法官,她的极左判案对美国有重大损害。她践踏大法官保持中立、不评论政局的原则,不断批评川普,尽管她为此公开道过歉。
她公开指责川普是骗子。她说过,如果川普当选总统,她就搬到新西兰去。她背叛自己的宗教信仰,带头堕胎。
在奥巴马任期,她已经重病,哪怕为了左派利益也应辞职、给奥巴马提名的机会,但她自私不辞,结果给了川普机会,成为对保守派和美国特殊的贡献:美国保守派大法官很可能由5:4变成6:3。
这就是为什么支持川普的人,支持法律和秩序的人说:感谢神,感谢神再次保佑美国!保佑川普总统!

1

对一个人的歧视就是对所有人的歧视
金斯伯格说,性别歧视对所有人都是一种伤害。
曾经,因为怀孕,公司就可以解雇女性雇员。金斯伯格说服法官:如果怀孕导致身体功能受损,暂时无法工作,那么就不应只是女性受到歧视。
毕竟,男人在受伤或生病期间,也需要离职一段时间,那为何单单只在制度上苛待女性呢?为此推动了法律对于孕妇的保护。
1975年,一个单身父亲在妻子难产离世后,选择了全职在家照顾孩子,但是却因为不是母亲,领不到单亲家长的保障金。金斯伯格接下了这个案子。她提出,《社会保障法案》中的条款违宪了。因为该条款规定,只给守寡的母亲福利,而不给鳏居的父亲福利。
她的举证得到了法官们的认同,取得了胜诉。这个案子让公众明白:男权与女权并非是对立的,而是相互交织、相互促进,同为人权问题的一体两面,应该同等保护。
金斯伯格能有那么多的支持者,除了在她身上体现了美国人的自我奋斗精神之外,由于她的长期不懈的努力,也的确在很多方面改变了美国社会诸多不合理现象,推动了社会进步。
然而,真理向前跨越一步就是谬误。平权运动向前一步,跨越了它应有的边界,就变成破坏权利,走向了她所追求的目标的反面。这既是金斯伯格的悲哀,也是美国社会的悲哀。

2

对一部分人的过度保护

也是对所有人的歧视

金斯伯格法官支持同性恋婚姻领养孩子,她关注保护同性恋父母的权利,但她没有考虑这样做对于孩子的影响。难道孩子的权利就不是权利了吗?她不懂权利平等保护的性质!
金斯伯格毕生推动、被认为是其伟大贡献的男女平权、种族平权最终于是走向了反面。
曾经,美国的确存在歧视黑人、妇女的严重情况。因此推动种族平权、男女平权具有重要的进步意义。但他们忽视了,这种平权只能局限于政府机构、国有企业、公共场所,跨过了边界,要求私人企业也平权,那么就破坏了普遍权利保护的原则,就走向了事物的反面。
既然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我的财产我做主,那么当然可以自由选择东西卖谁不卖谁,雇佣谁不雇佣谁。法律和政府出面干预,就是破坏私有产权,就是破坏普遍权利保护的原则。
这并非是鼓励这样做,而是政府和法律不能出面干预。一定要歧视黑人和妇女的人,他就会失去黑人和妇女这样的客户,就少了黑人和妇女这样的劳动供给,市场自然会给他惩罚。
美国平权运动发展到今天,要求私立学校也按比例招收少数族裔学生,要求私有企业也按比例雇佣少数族裔员工,这就走向了破坏产权、破坏普遍权利保护原则的反面了。
可以要求政府部门同工同酬,但不能要求私人部门。如果法律可以干预价格,那还叫市场经济吗?
今天美国的种族问题已经演变为因为特殊照顾一部分人而在事实上歧视另一部分人了。

很多人把种族歧视、妇女歧视等等看作是极右的表现。似乎之所以现在美国严重左转,是因为曾经严重右倾。所谓物极必反。
但是,破坏产权、破坏普遍的权利保护,这怎么可能是右呢?这恰恰是极左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我们千万要留意,别换个马甲我们就不认识了!
金斯伯格的问题是,一个不理解平权的本质是普遍权利保护,尽然成为了美国社会的平权勇士。她从反左倾最终走向了另一种左倾。这也是美国社会所深陷的怪圈。

3

作为大法官竟然带头破坏法治
行政是权力,法律也是权力,为什么人们害怕行政权力,却相信法律权力?
因为行政是主动权力。政府可以主动管理社会,于是官员就可能利用行政权力以权谋私。
然而法律是一种被动权力。法治讲究民不告,法不究。例如,明明法官看到有人杀人放火,但作为法官,他应不应该干预?不应该,也不能干预。这就是法律权力的被动性。
法律权力的被动性保证了任何人很难利用这个权力去伤害他人、谋求自己的私利。
据说,西汉时期,有一次丞相陈平看见有人杀人,他视而不见,扬长而去,转眼看见拉车的牛气喘嘘嘘,却赶紧停下来探明究竟。原因是违法的事归大理寺管,他要管的话,就越位了。
而牛气喘嘘嘘与生产生活有关系,这正是丞相的职责。什么事什么部门管,有分工,不能越位。一个大法官,对美国的选举主动发表倾向性的意见,严重破坏了美国的法制传统。
说得严重一点,金斯伯格不仅不理解权利平等保护的性质,而且也不理解法治的精神。

4

曾经的大美女为何老了并不慈祥
大家是否注意到,所有的左派人士,不管年轻时多么漂亮迷人,年老了都不慈祥。
这是年轻时的金斯伯格,绝对的大美人,人见人倾心!

这是老年的金斯伯格,竟然一点也没有老人应有的慈祥。

年轻时堪称大美人的金斯法官,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愈加慈祥。恰恰相反,她和佩洛西在面相上倒有许多相同之处:精致的装容和配饰下一脸梅超风的表情。
大家不妨将其与川普做个比较。川普的语言可能尖酸,但是面容绝不刻薄。
为什么有这种差异?我的判断:左派所追求的本来就是乌托邦,必然事与愿违。违背普遍权利保护原则,必然走不出魔鬼的怪圈。所以,他们必然对这个世界多有不满。这会写在他们的面容上。
右派承认世界参差多样、并不完美,内心就会宽容,他们的面容自然慈祥。
当川普第一时间知道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他这样对记者说道:
“她刚刚去世,
哇,我不知道,我只是……
你是第一个告诉我,
她(金斯伯格)的人生很精彩,还有什么可以(形容)呢,
她是一个非凡的女人!
无论你是否同意,她都是一个有着精彩的人生,很了不起的女人!
我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很伤心……
感谢你!”
很多人说,这是川普的政客表演,其实他内心恨死金斯伯格了。但我认为,川普是一个本色的人,这就是川普真实的想法。
金斯伯格和佩罗西不一样,后者是职业政客,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做着自己都不耻的事。金斯伯格所做的是她深信不疑的,这一点还是值得尊敬!

活动预告


9月26日,功夫财智会落地南宁,等你参加!

◆ 地产教父欧神,研判南宁楼市未来趋势,发掘新的投资机会;

◆ 功夫财经大师兄王牧笛,分享后疫情时代宏观经济与投资门道,助你看清大势;

◆ 2019年度投资黑马紫竹,专注东南亚赚钱机遇,帮你实现弯道超车。
更有现场互动答疑,各位大神1v1解决你的财富困惑。
不管你是刚需,还是投资;不管你是炒股,还是买房,都能大开眼界,有所收获。

本次活动门票免费,但仅限300席

名额有限,扫码报名,先到先得!

点击“阅读原文”,抢占财智会南宁站席位!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