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万租办公楼,4000万搞装修……一个烟草局长的花样作死之路

给今纶打 call

珠江城位于广州珠江新城CBD的核心区域,这一块的租金水平就一个字——“贵”。

刘依平将广东省烟草局搬入珠江城的一个理由是“不要造成国有资产的浪费”。
刘依平的问题恐怕不是烟草局搬离珠江城就能告一段落的。

这两天,“广东烟草专卖局拟搬离豪华办公楼珠江城”的新闻刷屏。

据媒体根据公开资料计算,该局每年在珠江城大厦办公区域的租金和物管费超过7000万元。我突然想起了“六亿人月收入1000元”的消息,感觉很心塞。

最重要的新闻爆点是“中央巡视组责令整改”,官方实锤。


1

6000万装修废掉,
重新装修花4400万


先说说珠江城这座大楼吧,到底有多豪华?位于广州珠江新城CBD的核心区域,这一块的租金水平就一个字——“贵”。地上71层、地下5层、总建筑面积216557平方米,被定位为国际超甲级写字楼
看了下资料,珠江城还被国外媒体誉为”世界最节能环保的摩天大厦”,因为该写字楼将气候技术、太阳能、风能方面的创新性方案融合起来,可自行生产其所需要的能源,利用风能、太阳能自行发电,据说“甚至可以把多余的电卖给电网”,这个没有考证过,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还看到有网友在网上炫耀他们组团去珠江城参观的情况,由此可见珠江城的“江湖地位”。
这栋豪华大楼的性质是国有资产,是广东烟草专卖局投资兴建的。虽然最早的定位是“综合业务用房”,但定位后来调整为“商务写字楼”。“商务写字楼”的意思是可以对外出租,可以做“包租公”,但是自己不要拿来做办公室,毕竟太贵、超标。
连续多年,广东烟草专卖局都在旧办公楼办公,本来也是很早就计划搬进珠江城的,花了6000万做装修,但是在大厦竣工之前就被紧急叫停。可见还是有明白人的,知道烟草专卖局这么一个政企合一有垄断性质的机构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林和东路的旧办公楼比较靠谱,低调又宽敞,不要高调激起公愤。
转折发生在2017年5月,刘依平从河北中烟调任广东省烟草局局长。他主推广东省烟草局搬往珠江城大厦的工作,本来以前就花了6000万做装修,现在全部重新来过,又花了4000多万。
问题来了,为什么刘依平明知道“商务写字楼”不能作为自用办公用房,还是要搬进珠江城?依据是什么?是旧办公楼有安全隐患?那么,相关的证明文件和检验报告呢?为什么旧办公楼由广东省烟草局下属的质监站、计算机房入驻,使用多年,啥事没有?安全隐患到底在哪里?
刘依平将广东省烟草局搬入珠江城的一个理由是“不要造成国有资产的浪费”。可是,将6000万的装修全部废掉,重新装修又花了4400万,这难道不是国有资产的浪费?前后一个多亿,差不多是一吨重量的人民币,想想就痛心。

国有企业的钱难道不是钱?这样的费用是怎么报销的?是怎么通过审计的?里面太多蹊跷了吧。


2

办公室居然配卧室,
一把花洒价值几万


刘依平的“任性”不仅仅体现在高调和装修费上面,还有一系列的豪华配置:
先不说观光用的中空楼梯,也不说办公区域家具家电追求高档配置。光是刘依平的办公室就和高档酒店的豪华房间一样,居然配有卫生间、冲凉房、卧室,还有舒适的席梦思、高档衣柜。
我很疑惑,局长办公室配卧室,以烟草局为家,里面还有席梦思、高档衣柜,这真的合适吗?怎么那么多规定对于刘局长就完全无效?他生活在“真空”中?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然后国企给他买单,凭啥?
工程公司的《结算评审报告》显示:刘局长的冲凉房连花洒都是好几万一个,一个毛巾挂钩是3000块,这是按亿万富豪的标准采购的吧。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装修材料厂家均要求按合同价上浮20%提货,均有“报关单”作为价格证明材料。我也想做该局的工程供应商,这买卖利润太高。
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广东省烟草局的确是办公面积不够用,需要这么大的办公场地,那还算是一个勉强的理由:可是现实情况是“会议室、接待室多达40余个”,很多基本用不上。
刘依平是个胆子大且斗志昂扬的人,对于媒体和舆情也有自己的一番理论。面对舆论监督,刘依平多次在员工大会上表示 ,“面对省局(公司)新办公场所搬迁舆情事件,我们发扬斗争精神,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成功防范化解了恶意炒作和不实舆情的影响”。
如今,媒体把这些都曝光出来了,刘局长将何以应对?
我认为,刘局长真的是太“兴奋”了,太口不择言了。什么叫恶意炒作?什么叫不实舆情?现在不但有正规媒体的曝光,还有“中央巡视组责令整改”,这回还敢说“发扬斗争精神,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吗?跟谁斗?
现在的某些国企一把手,尤其是是垄断高收入国企的一把手,只要把门一关,就觉得自己是“独立王国”的老大,想花几千万就花几千万,想怎么胡折腾就怎么胡折腾,让普通群众情何以堪?

刘依平的问题恐怕不是烟草局搬离珠江城就能告一段落的。装修合同、相应资金应该重新严格审计,办公室超标的问题应该有个说法,至于还有没有更多的问题,那就要等候有关部门深入调查以后的结论了。


3

烟草系统应该考虑过“紧日子”


正如我们所知,很多地方烟草局、烟草公司的办公室都是非常豪华的:比如安徽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大楼、河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大楼、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大楼……这些办公大楼在网上都有图片展示。我们当然不主张拆除这些已经有些年头的大楼,这样又是一种浪费。
强调一下,刘依平就是从河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一把手的岗位调回广东的,估计在豪华大楼办公习惯了,实在习惯不了林和中路旧办公楼的低调朴实,于是执意要“豪”一把,要搬到珠江城,结果撞到了中央巡视组的手上。
那么,烟草系统是不是可以从事件中反思一下:本来政企合一的模式已经颇受外界诟病,收入高,利润高,低调才是最好的工作基调,如今这么多烟草公司的办公大楼“鹤立鸡群”,是不是可以考虑过“紧日子”?是不是可以节俭一些?
各地烟草公司有没有办公大楼过于奢华的情况?在不造成新浪费的情况下,在不增加任何开支的情况下,如何调配到完全合规或者基本合规?重要的是,一把手的办公室有没有超标?到底有多少一把手的办公室配有冲凉房、卧室和高级衣柜?真的只有刘依平一人而已?
所有的采购合同、办公室装修合同敢不敢拿到阳光底下晒一晒?我建议中央巡视组有必要对烟草系统进行重点巡视。如果有问题,当然应该依法依规处理。
烟草公司本来就是最赚钱的,2015年至2017年,中国烟草总公司连续三年税利总额超1万亿元。
这样的行业是块“肥肉”,掌握一定权柄的人,位居重要岗位的人,不知敬畏、低调,反而大肆张扬、嘚瑟,买个洗澡的花洒都要几万块,还敢大大咧咧放在办公室旁边配备的冲凉房里,不但是忘了初心,恐怕也是寒了很多人的心。
烟草系统应该和全国人民一起过“紧日子”,而且不仅仅是烟草系统。

活动预告


9月12日,欧神、王牧笛、紫竹齐聚宁波,分享双循环下的投资选择


 地产教父欧神,分析下半年楼市走向和潜力城市,提升你的财商;

 功夫财经大师兄王牧笛,分享后疫情时代宏观经济与投资门道,助你看清大势;

 2019年度投资黑马紫竹,帮助你在危机中抓住2020年投资新机遇。

更有现场互动答疑,各位大神1v1解决你的财富困惑。不管你是刚需,还是投资客;不管你是炒股,还是买房,都能各取所需,有所收获。

本次活动门票免费,但仅限500席

名额有限,扫码报名,先到先得!

猛戳“阅读原文”,抢占宁波站财智会名额!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