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又摊上大事了……

给凤来仪打 call

作为反对普京政府最有名的民间人士,纳瓦尔尼已经成为“反对派”的中坚力量和代表性人物。

被害人站在普京的对立面,毒素是俄罗斯特有,发生地俄罗斯境内……
估计默克尔这会心里也是大骂普京,而特朗普呢,肯定一边看着笑话,一边看默克尔怎么处理德俄关系了。

昨天,欧洲发生了一件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德国政府周四证实,俄罗斯反对普京的著名人士纳瓦尔尼(Alexei Nawalny)是被神经化学毒剂“诺维乔克”毒害,这是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袭击可能是由俄罗斯国家特工实施的。
默克尔出来亲自说这需要俄罗斯人解释并负责,这事玩大发了!

德国总理默克尔指出,纳瓦尔尼体内的确留有“诺维乔克”同系列毒剂

这事德国既然出头了,就不可能“半途而废”。让我们抽茧剥丝,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纳瓦尔尼是谁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是俄罗斯当前最著名的博主,博文多为商业爆料和指控。2003年,从莫斯科人民友谊大学毕业后,纳瓦尔尼成为一名房地产律师。在此过程中,他掌握了行业第一手的内幕。
他曾爆料,俄国家石油管道公司的官员从一条俄罗斯通向亚洲国家的石油管道工程中捞取40亿美元的好处。一些腐败分子设立了很多空壳公司,专门为国家石油管道公司的这个3000多英里长的输油管项目承揽工程。
纳瓦尔尼在他的个人博客上设计了一个类似双头鹰的俄罗斯国徽图案,只不过它被纳瓦尔尼简单修改了,即双头鹰的脚上抓着一把木锯。
纳瓦尔尼解释说,因为在俄罗斯的俚语中,拿回扣就涉及“锯”这个词。他用这把国徽上的锯暗示俄罗斯腐败的严重程度。
纳瓦尔尼曾经与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高级官员耶夫根尼·费德罗夫共同参加了一个电台节目,两人谈的主要问题是纳瓦尔尼对该国腐败的指控,特别是其对统一俄罗斯党的批评。
在录制节目时,当着费德罗夫的面,纳瓦尔尼对所有听众读起了一连串该党涉腐官员的名字,例如盛产石油的巴什科尔托斯坦前州长以权谋私,将自己的儿子塞到该州石油部门当一把手;索契所在的克拉斯诺达尔地区官员22岁的侄女,拥有当地一家工厂数百万美元的股份。
纳瓦尔尼质问费德罗夫:“为什么这些天才的企业家少年,都是统一俄罗斯党高官的孩子?
费德罗夫并未在节目中拿出有说服力的辩驳之词。他只是指责纳瓦尔尼是“恐怖主义分子”,并暗示他被美国收买了。
有社会学家指出,俄罗斯的社会出现了“电视机一代”和“互联网一代”的分野。年轻人通常喜欢接触网络,能够发现整个系统的脆弱性。据预测,这些人中将会有人成为未来俄罗斯的政治活动家 。
作为反对普京政府最有名的民间人士,纳瓦尔尼已经成为“反对派”的中坚力量和代表性人物。

支持者坚称纳瓦尔尼是被下毒的

多年来,他组织过多次全国性示威活动反对普京,为此多次被捕并被监禁,此前也被几次袭击,但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


诺维乔克是什么


诺维乔克(Novichok)是一种超级厉害的神经毒剂。1973年,苏联启动了一项代号为 “巨册” 的神秘计划,任务之一是开发新的神经麻痹毒剂,其毒性远高于当时世人皆知的V类毒剂。
研发诺维乔克之科学家声称,这是他们所研发出最毒的神经毒剂,当中有些衍生物的毒性可能为VX的五至八倍,有些衍生物质毒性可能为梭曼(甲氟膦酸频那酯)的十倍。

诺维乔克的分子式
“诺维乔克”系列毒剂编为1-9号,其中最有军事价值的是A-232(诺维乔克5号),基本上中者立毙
之前被公众熟知的一次被使用是2018年在英国的索尔兹伯里,被英国庇护的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前上校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尤利娅被发现处于无意识状态。据英国政府消息称,两人是被俄产神经毒剂诺维乔克毒害,中毒的还有一名随行警员。

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尤利娅
事件发生后,英国政府怒不可遏,首相特蕾莎梅当即驱逐了23名俄罗斯外交官。之后俄罗斯也进行了报复,普京在一公开场合痛批斯克里帕尔是败类和卖国贼,认为媒体应该早些停止对此事的炒作。

英俄关系在那段时间跌入冰点。


德国为何要插手此事?


纳瓦尔尼是在8月20日俄罗斯的一次国内航班上喝了一杯茶,然后就晕倒了。最初在西伯利亚的鄂木思克住院治疗,随后德国派出专机将其接到德国最著名的医院——柏林夏里特(Charité)救治。
那么,这事为什么德国突然插手了呢?纳瓦尔尼明明是在俄罗斯国内航班出事的啊!
原来去接纳瓦尔尼的是德国人权组织“和平电影基金会”,该基金会以支持俄罗斯人权工作者而闻名,2018年也曾组织类似行动,接载俄罗斯异见人士到德国治疗。
纳瓦尔尼住院后,俄罗斯医院表示,他身体内没有毒性残留,应该不是中毒而是碳水化合物失衡导致的代谢紊乱。
然而纳瓦尔尼的亲属和支持者根本不信,他们向欧洲人权法院求助。在这种情况下,德国的人权组织已经出手,而政府如果不闻不问根本在国内交待不过去!事发后,德法政府都表示可以接受纳瓦尔尼去救治,前提是他本人提出这个要求。
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也在社交媒体上向普京请求放纳瓦尔尼去德国,估计也是觉得他再也醒不过来了。最终,纳瓦尔尼被德国接走治疗。
目前他还在昏迷中。要知道,这种神经毒剂对人体的破坏力很强,如果没有及时救治,最后就算不死,也会因为神经系统受损成为废人。

默克尔也算是赶鸭子上架,不想管都不行了。她表示对纳瓦尔尼陷入昏迷的消息“非常震惊”,承诺德国将提供医疗援助,又促请俄罗斯当局以透明的方式调查这起事件。


德俄关系受到考验,大北溪前途黯淡

现在医疗结果出来了,纳瓦尔尼确实是被神经毒素侵害了,而这次不是在国外,是在俄罗斯境内。
被害人站在普京的对立面,毒素是俄罗斯特有,发生地俄罗斯境内。这次,俄罗斯很难说纳瓦尔尼的中毒跟他们无关了。
既然已经出手就没有回头路走,德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必将被这件事严重影响。
对于俄罗斯来说,我就算想干掉国内的反对派关你啥事?
但对于德国来说,一向高举欧洲普世旗帜,这事已经管上了,你要是不给个说法,以后合作就很困难了。
而他们的合作最大项目,就是北溪二号石油管线。
本世纪初,俄罗斯通过乌克兰输往欧洲的天然气达1000亿立方米/年,占俄对欧出口天然气的85%。为摆脱对乌克兰管道的过度依赖,俄罗斯实施出口通道多元化战略。最重大举措,就是强力推动穿越波罗的海直达欧洲的“北溪”管道项目。
其中,北溪项目(北溪-1号项目)设计输送能力550亿立方米/年,2006年正式启动建设,管道东起俄罗斯北部港口维堡,穿越波罗的海一路西进,到达德国的格赖夫斯瓦尔德。该管线于2011年底建成投产,2017年,俄气公司过境乌克兰输气940亿立方米,占对欧供气总量的48%。
不言而喻,北溪管道项目给俄罗斯带来了巨大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红利。于是,2015年9月俄气公司宣布,与德国意昂(Uniper)能源集团、壳牌石油、法国能源(Engie)和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OMV)等6家欧洲能源公司合作组成联合公司,共同投资修建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
俄气公司计划在北溪-2号线投产后,撤销近4000公里的途经乌克兰等过境国的陆上天然气管线。
德俄合作,最不高兴的除了东欧国家,就是美国。去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关于制裁北溪-2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法案。根据法案内容,针对参与销售、出租、提供和协助提供船只铺设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任何人,美国将禁止其入境并在其司法管辖权范围内冻结资产。
默克尔则是顶着美国的巨大压力,在跟俄罗斯合作北溪2号线。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为此事当面指责默克尔,一方面享受美国驻军保护,一方面跟俄罗斯勾勾搭搭。
此前特朗普已经下令九月前从德国撤出9500名士兵,美德两国领导人也是越来越相看两生厌。
而现在,德俄关系也出现了重大危机,可以说默克尔如果处理不好这个问题,首先国内这一关就不好过。其次,北溪二号项目会不会受到这件事的影响,目前还不好说。
估计默克尔这会心里也是大骂普京,没有管束好麾下儿郎才惹这么大事。而特朗普呢,肯定一边看着笑话,一边看默克尔怎么处理德俄关系了。

猛戳“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