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这种房,你的人生就毁了……


大干快上,跑步前进,中国房地产蒙眼狂飙20年,一边是造富神话,一边是城市基建。

买入者重仓加价,参与者推波助澜利益均沾。

黄金时代下,风景这边独好,楼市繁荣映射了大时代的歌舞生平。

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楼市繁荣却也难以掩盖楼市下的众生相,不少买房者,在繁华之下干了一杯烧心的烈酒。

就像那屹立在每个城市的烂尾楼,像城市的痂,诉说着大时代下个人的不幸。


01
每座烂尾楼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提起“烂尾楼”,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它的形象与“鬼楼”、半截楼甚至房地产泡沫联系在一起,成了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不那么光彩的一幕,不管哪个城市总能找出几栋当地尽人皆知的烂尾楼。

说起烂尾楼,海南是无论如何都迈不过的坎儿!

1992年,海南继续上演着它的楼市疯狂,海南岛拥有两万多家房地产企业,土地使用权的出让价格在一年内从每亩10来万涨到了600多万;

这一年,海口市GDP名义增速达到83%,财政收入连续两年比上一年翻了一番,而房地产收入占到总收入的70%。

泡沫越吹越大,终于被炽烈的阳光晒成一地鸡毛。

海南的房地产恶性膨胀引发了高层的重视,1993年夏天,国务院出台16条整顿措施,收紧银根,终止房地产公司上市。

随即,海南房市一夜崩盘,从每平米近万元,一夜之间跌到200多元,经济增速也瞬间下滑。

投资者破产、逃亡甚至自杀者不可胜数,泡沫破裂留下的烂尾楼占全国空置商品房的十分之一,大约用了十年时间才被完全消化。

直到2007年,海南省处置积压房地产办公室撤销,这段历史才算画上句点。

在烂尾楼的版图上,不止海南一家。

如果说海南大规模烂尾是政策以及泡沫破裂的产物,那其他城市随处可觅的烂尾,则与好高骛远,蒙眼狂奔,不规矩经营的房地产生态有莫大的关联。

中国人好面,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高楼便是自己的门面,还有什么比高楼更能凸显企业的雄心壮志呢?


02
野蛮生长


记性好的武汉人应该不会忘记,2010年开工的绿地中心曾经被誉为未来的“中国第一高楼”。

武汉绿地中心是绿地集团超高层的巅峰之作。

这座摩天大厦由曾主持设计迪拜塔等多个世界著名超高层的建筑设计团队设计打造,预计总投资300亿元,规划设计高度636米。

武汉绿地中心原计划在2018年底前完工,但至今仍未交工,延宕近10年未完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拖欠工程款/资金周转不力/政策限高,都成为绿地中心按下暂停键的原因。

因为机场限高,绿地中心许可高度从636米一下变为475米,原本的顶部设计也从火箭式的“尖头”削成了“平头”。

如此大的变更对于每个参与方来说都影响巨大。

被打乱的招商运作,加剧了开发商的资金压力,大楼因欠付工程款停工,至此,绿地中心进入停摆和烂尾。

当然这并非绿地中心停摆的根本原因,而真正的原因在于绿地的开发模式。

开发超高层建筑具有耗资巨大、盈利难,开发周期长等特点,但是硬币的另一面是,超高层建筑作为地方政府的“脸面”之一,建摩天大楼可通过政府配比的“其他土地”来获得较大收益。

“做政府想做的事”是绿地集团长袖善舞之道。

一方面,绿地通过兴建超高层建筑地标、参与轨道交通、大基建建设等,使绿地在各地得以迅速打开局面;

但另一方面,绿地多城市超高层的经营战略模式,很难保证其经营的平滑,资金压力是“长期+巨额”开发模式不可避免的问题。

通过捆绑地方政府热衷的摩天大楼项目,获得其他土地收益的策略,曾为绿地开疆扩土立下汗马功劳。

但随着新一轮以收紧信贷为主要手段的楼市调控期的到来,摩天大楼正在变成沉重的负担。

武汉绿地中心是中国国内摩天大楼“野蛮生长”年代的缩影,而这也再次验证了摩天楼起来,经济下来的“摩天楼魔咒”。

比武汉绿地中心命运更惨,更受人关注的则是天津117大厦。 

天津117大厦是潘苏通拼尽全力打造的中国第一高楼,潘苏通,现任香港高银集团主席。

作为高银集团的董事长,潘苏通控制着两家香港上市公司: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在巅峰期,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的总市值非常惊人。

2015年5月的股价暴跌让他的个人财富直接缩水800多亿港元,而天津117大厦也随后面临资金压力。

天津117大厦,建设高度597米,耗费700多亿建造。

在当时,这是天津各界企盼的地标项目。

然而从开始建工后12年过去,这个地标大厦仍然还没有来得及完工资金链始终是困扰这个项目最大的问题。

面临资金链困扰的不止这一家,在石家庄同样有一个项目因为资金链的断裂,而沦为了知名烂尾楼。

祥云国际,项目占地1800亩,曾被列为河北省和石家庄市重点建设项目,数十栋大楼烂尾近多年,成为河北省最大一个烂尾地产项目。

祥云国际的烂尾以一种始料未及的方式揭开了盖子。

2014年10月,中央巡视组在河北巡视,石家庄桥西区委书记陶明法涉嫌雇凶伤害情敌被收监。

陶明法曾接受过联邦地产700万元贿赂,2014年10月,联邦地产掌舵人李生在祥云国际的售楼部被官方带走调查。

该事件引发资金层面的恐慌。

银行方面为了资金安全,在最后时刻否决了贷款事宜。

银行断贷直接将联邦推向了无底深渊,李生被查很多官员也在不断切割与联邦的关系,联邦从曾经的明星企业,一下子变成了问题企业。

对于这样一个需要靠融资借款才能开发的项目,现金流就是生命线,现金流慢下来,项目立刻便是周转不灵。

最终,祥云国际项目咣当倒下成为河北最大的烂尾项目。


03

被埋葬的安居梦想


几乎所有的烂尾楼身后,都有一段狂热的往事,而几乎所有烂尾楼本身,都标记着那些草草收场的雄心。

烂尾楼作为被冻结的建筑,在外人看来是城市奇观,而身处其中的人,却备尝等待的煎熬。

从一线城市到小县城,这些突兀的存在,除了滋生数不清的都市传说,还埋葬着许多家庭的安居梦想。

对资本家而言,烂尾只不过是资金链断裂后的一种选择,无需承担太沉重的后果。

但对于东拼西凑、贷款上车的刚需而言,望着开发商遁逃的背影,住不进属于自己的房子,心中又是何等滋味。

同一片土地上,建筑如同草木一样更替,烂尾楼终结的地方,总有新的高楼拔地而起,如果说城市发展造就了房地产,那么有些楼盘则注定是这座城市的死结,或闲置了十年,或荒废了更久,未曾离去,却融入不了。

但一些人的财富和时间,终究一去不回来。

功夫财经上线好物频道,
更多超值推荐,快捷购买链接

??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