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赶超广州!一线城市格局,就此改写?

最近几天,各重要城市纷纷发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其中重庆、广州、深圳尤为受人关注。重庆在经济总量上超过广州,在增速上超过所有一线城市,包括深圳(重庆是0.8%,深圳是0.1%),因此引发很多讨论。

今天我们集中讨论几个问题:重庆超越广州了吗?深圳未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重庆

狂飙突进


毋庸讳言,今年上半年(本文数据除非特别标注,均为今年上半年),重庆在经济总量上已经超过广州,重庆生产总值11209.83亿元,同比增长0.8%,广州生产总值为10968.29亿元,同比下降2.7%。

2020上半年城市GDP排名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
2019年,重庆GDP曾逼近广州,广州仅微超重庆22.83亿。对此我曾明确表态:“GDP总量的短期接近或者超越意义不大,即使2020年重庆的总量超过广州也不奇怪,因为天津和重庆的增速和总量都曾在2012年一季度超过深圳,结果如何?我们要看的是现实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力度、金融、人口以及未来的潜力”。
所以,我个人既然已经见过天津和重庆短暂超过深圳,因此,即使重庆短暂超过广州,我一点也不惊讶。
广州的牛逼之处在于,2020年一季度居然大幅度反超重庆:广州的数据直接大幅度甩开追兵重庆241.14亿,广州市完成的地区生产总值为5228.80亿元,重庆市在一季度实现的地区生产总值为4987.66亿元。
但很有意思的是:诸多媒体、自媒体、网民对此似乎视而不见。
那么,为什么在半年的成绩单上,尤其是二季度,广州的复苏,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复苏不如重庆、深圳给力呢?
因为疫情对于广州的影响远大于重庆、深圳。
相比较重庆而言,广州、深圳的制造业有更多的外来务工人员,包括相当一部分湖北的以及武汉的务工人员。
所以,当重庆制造业陆续复工的时候,广州、深圳还在苦盼工人返岗。
工人、白领陆续返岗之后,广州、深圳的制造业本来就可以大面积复工了,深圳基本做到。
但广州受到了第二波疫情的影响,这里只摘录官方消息:
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欧阳资文介绍,3月27日6时起,广州市根据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决策部署,对所有入境人员全部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并全覆盖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4月7日上午,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广州市第68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有关负责人对相关谣言进行辟谣。当时甚至谣传广州要“封城”,当然,最终广州努力解决了相应的问题。
而且正因为这一波疫情的影响,导致包括广交会等在内的重要展会被迫取消线下展会活动,最终改为线上。

广交会线上交易平台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会展业,“广州会展、娱乐场所自疫情以来基本处于停业无收入状态,导致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持续低迷,同比分别下降20.0%和49.6%,降幅比1-2月分别扩大5.9个和收窄0.6个百分点”。
消费当然也受到影响,“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0.4%,降幅比一季度收窄4.6个百分点。其中,批发和零售业零售额同比下降7.5%,住宿和餐饮业零售额下降40.3%,降幅比一季度分别收窄4.5个和5.9个百分点,消费市场持续好转”。
广州第三产业本来就占比最高,这样的局面对第三产业影响颇大,也影响了最终的数据表现。
随着国外疫情以及国际局势的复杂化,广州、重庆、深圳上半年的外贸都受到影响:
重庆货物进出口总额2759.2亿元,同比增长3.5%。其中,出口1699.6亿元,同比下降0.7%;进口1059.6亿元,增长11.0%。进口增长迅猛,说明内需在占据上风。
广州进出口总额4253.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7.6%,出口总额同比下降1.7%,进口总额同比下降13.8%。受第二波疫情影响大。
深圳进出口总额13356.75亿元,同比下降0.5%,出口7150.37亿元,同比下降5.9%,进口6206.38亿元,同比增长6.5%。深圳的外贸同样是负增长,但进口增长迅猛,应该与国际局势的快速变化有关。
重庆的外贸盘子小,受到的影响小,而且受益于内需提升。
深圳的外贸盘子大,出口受冲击比广州还惨,但是重要企业短期内大量进口部分支撑了进口数据。
广州与重庆、深圳情况不同,总体受影响较大。
因此,以疫情的影响而论:在三大城市中,重庆自始至终受到的影响最小,而且劳动力基本都在本地,占了先机。深圳在受到第一波疫情的冲击之后,迅速复位,这和东莞的情况类似。只有广州在三月底、四月初的第二波疫情冲击下,不得不采取守势,因此在半年度的“成绩单”留下遗憾。

广州

转型已见成效


仅仅就GDP总量数据而言,我们能否据此就说重庆超越了广州,重庆进入一线城市了呢?
我先给出结论:并没有。短期数据扰动,并未动摇广州一线城市的地位。为什么?
什么是一线城市?我们可以借助全球权威机构GaWC“世界一线城市”的标准来加以认识:
世界一线城市指的是在全球政治、经济等社会活动中处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导辐射带动能力的大都市。其主要体现在城市发展水平、综合经济实力、辐射带动能力、对人才吸引力、信息交流能力、国际竞争力、科技创新能力、交通通达能力等各个层面。
世界一线城市在生产、服务、金融、创新、流通等全球活动中起到引领和辐射等主导功能,其中生产性服务业已成为当代世界城市产业发展的战略制高点。
GaWC就此确认了13项标准,在2018年世界城市排名中,中国入选的世界一线城市(Alpha级)有六座:香港、北京、上海、台北、广州、深圳。

GaWC2018年世界城市排名
重庆当时排在Beta-级,和广州在这个排名中的位置差了三个级别。
因为,所谓一线城市的名头,不是简单粗暴看GDP总量,还要看:

国际性、为人熟知;

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且具影响力;
重要的国际机场,作为国际航线的中心;
先进的交通系统;
国际金融机构、律师事务所、公司总部(尤其是企业集团)和股票交易所,并对世界经济起关键作用;
蜚声国际的文化机构,如博物馆和大学;
浓厚的文化气息,如电影节、首映、热闹的音乐或剧院场所;
交响乐团、歌剧团、美术馆和街头表演者;
强大而有影响力的媒体,着眼于世界;
强大的体育社群,如体育设施、本地联赛队伍,以及举办国际体育盛事的能力和经验……
而这些综合因素的考量,广州仅次于北上港,与台北并列,超过深圳。
时至今日,广州的排名其实没有太大变化。2017年、2018年时,深圳的GDP已经超过广州、香港,但是,在世界一线城市的排名中,深圳还是在香港、广州的后面,看来GDP高低确实不是判定是否一线城市的唯一重要指标。
而且重庆的情况非常特殊,人口数量达3124.32万(2019年常住人口),总面积8.24万平方千米,这完全就是一个省的规模。
重庆的土地面积只比浙江少2万平方公里,比宁夏自治区、台湾省、海南省、北京、天津、上海都要大。

重庆市的立交桥
即使只看重庆主城区,面积也达到28657平方千米,常住人口2032.90万 (2019年)。
广州的人口数量为1530.59万 (2019年常住人口),面积7434平方千米。
也就是说即使只计算重庆的主城区人口、面积,重庆也比广州多将近500万人,面积是广州的3.85倍。
但是重庆在计算GDP的时候是按重庆全域来算,即人口比广州多1600万,土地面积(当然,很多是山地)是广州的11倍。
即使是体量如此不对等,重庆也只超出广州241亿,那么,谁的人均、地均GDP含量高,谁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高,还用说吗?
当然,重庆是个优秀的城市,这些年进步很大,但是这种进步也确实和体量有关系。
既然说到“一线城市”这个话题,拿金融数据说说:
重庆上半年,全市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余额7.97万亿元,全市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3.88万亿元,同比增长13.2%。人民币存款余额4.09万亿元,同比增长7.0%。
广州上半年,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11.63万亿元,同比增长14.2%。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6.48万亿元,同比增长13.0%。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5.15万亿元,同比增长15.9%。
实际上,广州的经济结构一直在发生渐进式的良好变化,疫情既对广州造成了影响,也会推进广州向加速结构转型的道路上进发。

广州国际金融中心
我们来看看广州的互联网、高科技等领域的数据:
上半年,全市新兴产业增加值2897.68亿元,占GDP比重为26.4%。IAB产业增加值增长2.5%,其中生物医药与健康、新一代信息技术,分别增长2.9%和4.0%。
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5%,比一季度提高7.8个百分点。
智能、高端、信息产品成为新增长点。上半年,新能源汽车加快产出,产量增速高达79.8%。
也就是说,广州的GDP增长超四分之一的数据来自于新兴产业,至于第三产业中的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快速增长19.6%,比1-2月提高2.2个百分点;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7.0%,比1-2月提高9.6个百分点。
而且不仅如此,目前,广州逐步形成了网游动漫、创意设计、网络文化三大优势文化业态,同时,随着工业机器人、3D打印等工业新业态的稳步推进,广州成为全国最大工业互联网基地(《广州蓝皮书:广州创新型城市发展报告(2020)》)。
广州的游戏产业在全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全国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游戏公司都在广州,而这些并不为外界所熟悉。
结论是:广州一线城市的地位不会因为短期的GDP排名而受到动摇,随着广州在新兴产业道路上的加速,经济结构的逐渐改善,完全可以继续保持现有的一线城市的位置。
何况,广州已经逐渐回到正常增长状态——“工业生产自4月增速转正,形势继续向好,6月当月生产超过去年同期。6月份,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7%,增速高于去年同期水平1.9个百分点”。
再说一遍:GDP总量不是确认一线城市的唯一重要指标。否则如何解释杭州是一线城市入围的最大热门城市?
另外,单列一下四个一线城市上半年增速:深圳0.1%,上海-2.6%,广州-2.7%(其实上海广州在同一级别),北京-3.2%。
在四个一线城市中,广州虽然受到二次疫情冲击,其实已经很努力了。

深圳

增速回正


对于深圳的GDP增速,很多人有争议,我的看法:尊重现有的官方数据。上半年,深圳生产总值12634.30亿元,同比增长0.1%。
不过,深圳的挑战并不仅仅是来自于经济总量和增速,至少不是最大的挑战。而是来自于城市到了一个重要的嬗变节点,市民开始觉醒:以前只管拼命挣钱,现在发现除了挣钱之外,还要拼命和房价赛跑,还要努力为孩子的学位呼吁,还要为医疗条件焦虑。
深圳今年上半年发生了两个新闻,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其一是房价暴涨,媒体6月22日报道:火到爆炸的光明某项目,394套房源,一共计8998批客户认筹,中签率4.37%,一个筹100万,共冻结89.98亿!另外,还有宝中某公馆千人抢5套房!
其二是关于学位,某中学附近的部分家长因为学位问题和有关部门发生争议,引发较大面积关注。
深圳这些年来之所以能够在增速上保持一定的优势,除了营商环境、政府努力以及市民本身具有的市场意识等优势之外,较多的优惠政策,尤其是税收优惠政策是一个重要原因。深圳前海、珠海横琴具有特殊税收优惠政策,比如同为鼓励型企业,前海、横琴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是15%,广州南沙是25%。
其实,某种意义上,广州和深圳根本不是在一个规则下“赛跑”。
另外,深圳这些年在经济上衔枚疾进,但是对于教育、医疗投入甚少,现在已经开始看到一系列的不良后果,当然,深圳也在想办法积极补短板。
至于房价方面,过多向商业用地倾斜供地,比例超过75%,而住宅用地供应只有24%左右,将深圳房价推向中国第一,同样是深圳人的焦虑。
简而言之,深圳一方面在各种政策上享受优惠,一方面长期对教育、住房、医疗等投入不足,其实这种模式是其他城市难以效仿的。
深圳的金融、科创很强,政府财政收入也不错,但是每到经济发展的微妙关头,屡屡靠放松房地产或者卖地来对冲可能的数据下滑风险,在狭窄的市域面积中引发一轮轮抢房狂潮,这个路子也难以持续。
日前,深圳对楼市调控祭出了“深八条”,后续又会如何?还会放松调控吗?拭目以待。
深圳的压力也大,主要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压力。
高房价对深圳有多伤?
在《深圳市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2019年深圳小学生招生人数是20.4万人,比2018年下降了1.1%;幼儿园招生人数为17.98万人,比2018年下降了7.1%。
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越来越多年轻的夫妇选择离开深圳,因为学位缺乏,因为高房价。他们只能回老家,或者去到适合自己的地方。
再来看看移动电话用户的数据:2018年是2977.6万户,2019年是2896.5万户,81.1万户“消失”!
深圳去年的常住人口增加已经比杭州少了十几万,仅仅比广州多了1万,但是深圳是大专就可落户,广州是本科才能落户。
深圳的经济增速高,经济实力强是公认的。
不过,深圳人也在思考:“增速这么高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是深圳未来发展要面临的重大命题。
中国的三大重要城市:重庆进步显著,广州转型已见成效,深圳保持增速为正,都是各方努力打拼的结果,祝福三大城市在下半年继续有效解决问题,继续争取高质量增长,因为这关系几千万人的工作和钱包。

这半年,大家都不容易,希望下半年,大家能够稍感轻松。

热文回顾

猛戳“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功夫财经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