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战:诸吕之变(2)非同寻常的神秘外戚家族

不过即便戚夫人不作,刘邦还是真的有换太子想法的。


有两个原因。


一个小原因,是太子刘盈性格柔弱,子不类父。


一个大原因,是吕家的势力太大了。


先来说第一个,接班人的性格问题。


他刘邦自己豪气干云,兴之所至可以砍大蛇,也可以把读书人帽子扔地上撒尿,可以回老家泪流满面的唱“大风起兮云飞扬!”,但这个儿子却太特么不性情中人了!


刘邦认为,自己的这个嫡子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子不类父,咋看咋碍眼!


刘邦在看着太子不时皱眉时,却忽略了自己就是儿子性格柔弱的始作俑者。


从小,刘盈这孩子就没怎么有过父爱,因为刘邦总是三天两头的不见人影,后来几岁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就成通缉犯了。


在一场兵荒马乱中,他和姐姐看到了父亲,兴奋地大喊大叫,幸福的觉得终于得救了。


但在自己屁股还没有坐稳时,自己就和姐姐被踹下了车。


夏侯婴叔叔将他们救了回来,但自己的爸爸又将他们踹下了车。


拍着满身的泥土,他从爸爸凶狠的眼神和不停地咒骂中,他听清楚了,原来是怕他和姐姐拖累了父亲逃跑。


父亲不应该是孩子们的最坚强的臂膀吗?


好在有夏侯婴叔叔,顶着凶神恶煞的爸爸将我们救了出来,但后来我又知道了一件事,一直陪伴我的妈妈被抓走了。


母子这一别,就是三年多。


刘盈在青少年阶段,缺乏父爱,突经大变,唯一的依靠母亲又离他远去,自己这位爹又是连自己孩子都不要的混蛋大流氓,这一切,让他的性格变得柔弱且缺乏安全感。


但好在,他的母亲还是回来了。


吕雉的青春流逝了,再也回不来了,付出的心血和苦劳,也不能指望自己的男人会怜惜,还是靠自己吧。


刘邦经常出去平叛,后方主要就靠吕雉和萧何,吕雉在不断地政务处理中慢慢的积累着经验,慢慢的积蓄着能量。


这些不断涵养的势能,慢慢的在不同的层面散发着热量。


刘邦曾经大庭广众的试探过换太子的问题,但效果就像惹了一群超级大弹簧,那家伙让人怼的啊。


朝中的元老们全都旗帜鲜明的站在刘盈身边。


叔孙通说:太子,国之本也,根本一动,天下震动!


周昌更是直接,急的嘴里磕巴,满脸通红,蹦出几个字:不可以!


除了刘盈是嫡子之外,他的沛县籍贯和他妈的政治影响,帮助他渐渐夯实了自己的太子之位。


从龙的这帮功臣宿将,大多起于淮泗,很多还与吕后久识。


比如夏侯婴,如果不是从小看着这俩孩子长起来的,是很难有勇气在那种紧要的关头,在迎着刘邦拔剑破口大骂的时候,铁着心护这俩孩子的。


吕雉母子,对很多大臣,除了君上的关系之外,还有另一层关系,就是乡情。


咱们战火中结交,斗争中成长,共同的团结在一个大流氓的旗帜下打下了这份家业,不挺我们刘大嫂我们挺谁?


除了吕后本身就极具政治手腕之外,他的娘家也成为了刘邦在做储君大位决断时的关键因素。


老刘的心情比较复杂。


复杂在于他不必担心自己这位柔弱的儿子坐不稳皇位,但又非常担心自己这辈子最终为谁辛苦为谁忙。


吕家的势力实在太大了。


吕家在古往今来的外戚集团属于比较特殊的,他们家并非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那种族以女贵的暴发户家族。


人家吕家对于汉王朝的军功贡献非常巨大。


由于吕家后来被汉功臣集团给团灭了,所以大量的史实也被销毁掩盖了,史书中往往仅能找到些许蛛丝马迹。



但即便是蛛丝马迹,也足够震撼吓人了。


比如说,汉初功侯封赏的阳都侯丁复,封了七千八百户,仅次于萧何的八千户排名第五。


曲成侯蛊逢(虫达),封了四千户,陈平不过五千户。


这都是明确从属于吕泽的大将。


比如刘邦的铁杆亲信,封了四千六百户的靳歙,起于宛朐的上一战中的关键爆破手陈豨,这些重量级人物都跟吕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来看一下吕泽在史书中留下的片段吧。


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入汉为侯。还定三秦,将兵先入砀。汉王之解彭城,往从之,复发兵佐高祖定天下,功侯。《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是时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间往从之,稍稍收其士卒。《史记·项羽本纪》。

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史记·高祖本纪》

吕后兄周吕侯将兵居下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汉书·高帝纪》


这里面有这么几个关键点。


第一,“客从”。


啥叫“客从”呢?


就是拿出了一定的股本,有着自己的一套班子加入的,类似于股东。



举几个大家熟悉的例子。


萧何,郦食其,王陵。


郦食其和王陵不意外,都是一方豪杰,带着队伍加入的,但没想到萧大爷这个沛县高级公务员手中也有班底吧。


整个《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的一百四十三个封侯者中,“客从”的侯有十二个,其中包括吕泽、吕释之这哥俩。


第二,入汉为侯。还定三秦,将兵先入砀。


刘邦集团的最早第一波封侯中有他,还定三秦中有他,反攻中原后率先打进了当年的老根据地砀郡。


为什么要单独说一下这个“砀”呢?


因为吕家老家是砀郡单父县的,当初避仇到泗水郡沛县时是“重客”


人家吕家在还没天下大乱时,就属于砀郡非常有势力的家族了,人家这回是来拿回自己的地盘。


砀县加入到革命的封侯者中,高达23人,其中多人都跟吕家有关系。


因为雍齿突然叛变,刘邦最开始在丰邑各种吃瘪时,却轻松拿下砀,还收编了体量当时是自己一倍的砀郡子弟兵(收五六千人),这其中的凑巧,史书无载,但颇有玄机。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件事。


《侯者年表》、《项羽本纪》、《高祖本纪》、《汉书·高帝纪》在吕泽的史料全部被抹除后全部只留下了一件事。


因为如果这件事不留下,整个剧情就衔接不过去了!


当年刘邦在彭城大屠杀中抛儿弃女差点被项羽追死的时候。



是丧家犬般逃到吕泽那里的,而且是吕泽发兵帮他东山再起的!

 


汉王之解彭城,往从之复发兵佐高祖定天下,功侯。《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是时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间往从之稍稍收其士卒。《史记·项羽本纪》。
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史记·高祖本纪》
吕后兄周吕侯将兵居下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汉书·高帝纪》


这些史料中,非常一致的用了几个词。


“居下邑”、“从之”、“稍收士卒”、“军砀”。


啥意思呢?


“居下邑”(今砀山县)和“从之”说明刘邦一无所有后去投奔了这位大舅哥。


并非是去了自己的下属大将那里,而是去投奔!


这位大舅哥在下邑算是独立武装,并非完全从属于他!


“稍收士卒”和“军砀”,说明刘邦在这里,才算稍微立住脚。



这个位置离彭城大本营并不远,是项羽一通摧枯拉朽后没打动的,刘邦要是没有吕泽在这拦一脚根本逃不回荥阳!


《侯者年表》中“复发兵高祖定天下,这句话的分量极高。


其中“佐”和“天下”的字眼,在一百四十三位功侯表中,分别只在另外三个大神的功劳簿上出现了。


上定诸侯”,这是萧何的评语。


“常计谋平天下出六奇计,定天下这是张良和陈平的评语。


萧何国家操作系统的那种输出帮助,叫“佐”。


张良和陈平那种挽救革命级别的算无遗策,叫“天下”。


吕泽至少是跟汉三杰平级的!


而且只高不低!


再来看一下他弟弟吕释之的功劳簿: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击三秦。汉王入汉,而释之还丰沛,奉卫吕宣王、太上皇。天下已平,封释之为建成侯。


前面跟他哥哥一样“客从,击三秦”,中间这一句非常有意思“奉卫吕宣王、太上皇”。


吕宣王是他爹。


太上皇是刘邦他爹。


吕宣王不仅排太上皇前面,而且真打起来后,太上皇和儿媳妇被项羽逮走了。


倒是吕宣王无病无灾享天年。


更重要的是,吕泽“居的下邑(今砀县)”,这个刘邦能站住脚的地方离刘邦老家丰邑(今丰县)仅仅40公里。


说明啥呢?


吕家集团并非是完全从属刘邦的!


不然不可能对大领导的爹不上心,或者说他自己的爹要远比大领导的爹重要!


这一大串串联起来后,是一个啥框架呢?


1、吕家兄弟在刘邦革命时最开始是加盟股东。


2、手下有一帮很厉害的将领,丁复、陈豨、蛊逢等。


3、最早一波封侯时就有他们哥俩。


4、能打,还定三秦的关键战役是主力,打出山东后先拿回了老家。


在项羽核心地不远率先占住了砀郡根据地,后来项羽大杀四方反攻时没打动他家。


5、并不完全从属刘邦。


6、在刘邦后面的征战中,是至少和萧何、张良一样“佐”定“天下”的关键性功劳。


具体吕家的细致功劳,将来如果想真相大白天下的话,估计要看考古突破了。


但是,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已经很能说明吕家的功劳和势力了。


吕家的这兄弟俩有势力,有人脉,有军功,有资历,对于刘邦集团举重若轻。


因此,刘邦对于立不立刘盈有着巨大矛盾。


他不用犹豫在于,刘盈的这个姥家肯定能帮他坐住江山!而且吕雉这个太后的政务能力还是加分项。



但他又犹豫在于,吕家这一家子从媳妇到舅子们忒特么厉害了,万一吕家把这外甥给踢一边上去呢?



别我最后全扫平了成了给你家做嫁衣裳了。


这是汉初的太子位归属大戏频出的真正原因!


他一个劲的扫平异姓王不把地收回来而是安排给自己的亲戚们一个很大的关键,也在于他在防着吕家这一点。


最好的齐地,他给了大儿子刘肥,配了最好的国相曹参。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深算计的安排。


刘邦的重大疑虑在高祖八年时其实散了一大部分。


吕家的掌门人吕泽在这一年死了。


但是,刘邦对于太子大位仍然没有最终拿定主意。


他对吕家,仍然不放心,老大死了,老二吕释之还在,再加上太后的妹妹,这个势力依然强大。


关于太子之争,曾经一度闹得比较凶,吕后还派吕释之去威胁已经不问世事的求仙达人张良。


原文比较目瞪口呆。


吕释之“劫”张良,说:现在皇上要换太子,你能置身事外吗!(今上欲易太子,君安得高枕而卧乎?


吕释之强迫张良:赶紧帮我想办法!(强要曰:”为我画计。


这透露出两点。


第一,吕释之也非常牛。


第二,张良其实是跟吕家有联系跟往来的,尤其那句“君安得高枕而卧乎?”


张真人对吕释之说:炮火狼烟中,皇上听我的,现在皇上的家事,我就递不上什么话了。


但“强要画计”后,张真人又说:在商山中,有四位高士,皇上一直仰慕,但人家却一直不出山,江湖上人称“商山四皓”,想办法让太子请这四位出山吧。


不论是当年的张指导还是如今的张真人,不变的永远是疗效。


吕雉派人带了太子情真意切,言辞谦卑的亲笔信,并配了一份厚礼,前去商山求贤。


好在是命中有缘分,四位大神共同出山并成为了刘盈太子位的最强背景光。


汉十二年,上从击破布军归,疾益甚,愈欲易太子。留侯谏,不听,因疾不视事。《史记·留侯世家》


看见没,刘邦重病后,被吕家“强迫”的张良可是主动“谏”了哦!


这可是自从修仙后,啥都活明白了的子房兄首次发声哦。


涉及到吕家,张真人这仙休的可真不那么清净。


看到张良在帮吕家使劲了,刘邦人生中第一次没有听张良的话。


这说明刘邦很可能知道张良跟吕家有关系。


在张良劝不听后,不久的一次朝宴上,商山四郜这四位老人终于使上劲了。


宴会上,刘邦发现太子身边有四位毛发全白的老人侍立,衣帽考究,飘飘若仙。


刘邦很奇怪,问道:你们是谁?

 

四位老人上前自报姓名: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


刘邦听说后大为吃惊:“我请了你们多年,你们却总是逃避我,为何现在反而要跟随我的儿子呢?”


四位老人回答道:“陛下轻视读书人,又爱骂人,我们坚决不愿受辱,所以才因为恐惧而逃亡。如今听说太子仁孝恭敬,爱护天下读书人,天下人都愿意为太子效死力,所以我们就来了。”


刘邦长叹一声,道:“烦请诸位好好替我照顾太子吧。”


刘邦是天下最会看事的,他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政治信号。


太子羽翼已丰。


吕家是他一直提防担心的,但商山四郜却侧面说明了一件事:太子有能力打造自己的班底了。


他并非是个被摆布的软弱二百五。


自己都没请来的四位老爷子,吕家也不可能,倒是刘盈这孩子此时的政治符号是好使的,市场上是认账的。


自此,纠结了好几年马上要走人的刘邦终于放弃了挣扎,再也不提废立太子的事了。


在这一系列的连环博弈下,刘盈最终坐稳了皇位。


吕后,也迎来了自己主政的十五年。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渤海小吏的封建脉络百战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