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增加侮辱英烈罪,我一个外行都知道不对

上次写了刑法修正案里大快人心的条款,今天说说这次修订中新增的我认为影响非常坏,并且可能造成危害非常大的条款。
 
刑法第二百九十九条之一
 
侮辱、诽谤或者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刑法修正案(十一)中新增了上面这条侮辱英烈的罪名。
 
个人认为,侮辱英烈是一个边界极不清晰,历史观与实事求是完全背道而驰的罪名。维护英雄烈士荣誉的动机非常合情合理,但用刑法来维护怎么看都是一种高级黑。设立这一罪名对法治环境以及社会价值观的破坏将极为深远。
 
英烈是人不是神
 
新增这一条罪名的背景是2018年通过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由于罪刑法定的原则,要对相关行为进行针对性的刑事处罚就需要在刑法里新增一条侮辱英烈的条款。

英雄烈士邱少云事迹绘图


其实问题并不在于保护英雄烈士这个事情不对。倡导学习英烈的精神,维护英烈个体的名誉、荣誉,维护英烈这个群体所代表的国家共同历史记忆,这都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必须要明确的一点是,英烈是人不是神,他们崇高伟大纯粹,但毕竟没有神圣性。英烈也都曾经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有着身为一个人的复杂性,有着生理需求和人性弱点,那么,也就难免可能存在道德瑕疵。
 
个人认为,英雄烈士某些小的道德瑕疵无损于他们崇高的形象和荣誉,反而会因人性色彩的完善而更加凸显相应英雄壮举的伟大与可贵。然而英烈保护法的实施与刑法中侮辱英烈罪名的设立,在实践层面等于完全禁止了对英烈事迹的客观探究和对英烈形象的主观评价。

因为英雄烈士的事迹与评价都有了固定的官方版本,任何超出官方版本的事迹探讨与主观评价都有可能被认定是质疑和损害烈士荣誉。

在我看来,这完全不是对英烈的保护,而是根本上的歧视与伤害。难道立法者认为我们的英烈事迹经不起探究,英雄形象经不起讨论吗?
 
只有神圣的、高度抽象的事物才不可侵犯、不容讨论质疑。侮辱英烈的条款是增加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九条的下面作为之一,第二百九十九条是什么呢?是侮辱国旗国徽罪。
 
由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边界模糊的英烈群体,怎么就有了与国旗国徽相提并论的神圣性呢?
 
谁是英烈说不清
 
再说执行层面,那就更糟糕了。

侮辱英雄烈士的罪名连英雄烈士的定义范围都没有明确规定,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法条要如何执行。刑法条款中没有定义,我特意去查了《英烈保护法》,其中也完全没有客观条款规定到底哪些人属于英雄烈士。

 
这在司法层面就会留下一个极为巨大和可怕的漏洞,就是司法者可以主观地、随意地去认定英雄烈士的范围,而公民在发表相关言论时则很难去预判自己评价的对象是否会被认定是英雄烈士。
 
你认为他/她只是一个历史人物,你以为只是寻常地讨论了一个历史问题,但是法院/当地政府/党史专家认为这是英雄烈士,你就有可能犯罪了。
 
我们看看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就能明白,英雄烈士群体的认定完全是没有客观边界的。

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夸张一点说,光绪皇帝也曾经为争取民族独立练过兵,为增进人民幸福而推过洋务运动,慈禧太后更是向全世界的外部敌人豪迈宣战。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他们是英雄烈士吧?
 
具体一点说,曾经的副统帅算不算英雄烈士,你能斩钉截铁地回答?
 
在这种极其荒唐的局面下,近代史专业将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犯罪率最高的专业。
 
再补一刀,你以为只有历史人物是英雄烈士?在司法实践中还有2019年牺牲的消防员被认定为烈士,而侮辱这位消防员的男子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的真实案例。
 

2019年因侮辱英雄烈士被判刑的案例
 
如果你只看了救火的新闻,没有看到三天后被追认为烈士的新闻,你能知道他是受刑法保护的英雄烈士?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会随时代变化
 
稍微熟悉中国近现代史的人都知道,对一个人物的历史评价是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的。今天还是开国元勋,明天可能就成了叛徒工贼,死前可能是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反动学术权威臭老九,死后却可能被追认为爱国科学家……
 
2020年在官方话语体系里认为是英雄烈士(很可能根本并不存在这样的共识)的这些人,你能保证到2025年的时候每个人都还被认为是英雄烈士?
 
假如有曾经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人物,被新发现的历史证据证明当时是冒名顶替,那他还受不受刑法侮辱英烈罪的保护呢?
 
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向来坚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为什么在英雄烈士的认定这件事上就不能坚持实事求是呢?

实事求是是写进党章中的要求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会随着政治局势的变化而变化,会随着国家在不同历史时期倡导的价值观而变化,会随着历史真相的发掘澄清而变化……

到底是怎样的小脑瓜会想出来用刑法去保护一群范围模糊不清的历史人物免于被质疑和评价呢?


总结:我支持保护英雄烈士群体的荣誉,反对刑法设立侮辱英烈罪名。但我只能遵守。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