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40个长腿模特拍裸照,“欧洲子宫”的血泪惨剧



欲望是人的本质。

——斯宾诺莎




四十裸女



近日,光天化日之下,40个乌克兰长腿模特竟一丝不挂,公然趴在旅馆阳台拍裸照。



 女模之一伊琳娜ins图


40名裸女公开全裸搔首弄姿。这在任何地方都算得上是有伤风化。而此事还发生在以保守著称的阿联酋,因此,当地警方很快就以违反法律为名,逮捕了这批“悍妇”。

 

在警局里,伊琳娜泪眼婆娑地说道:“我是被迫不穿衣服的,然后又被迫去阳台发了个骚……”

 

根据她的说法,如果不这样做,就拿不到拍摄的报酬和回国的机票。

 

乍一看,这是一起妙龄女子受黑势力胁迫无奈出卖色相的人间悲剧,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这里面并不简单。

 

根据流出来的照片,这些女子在拍摄时神态都很自然,那旁若无人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不相信有人胁迫。



更诡异的是,伊琳娜满口的“被胁迫”,却又绝口不提自己为何会出现在照片里。

 

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伊琳娜的男友,没错,她有男友,据这个头顶发绿的男人透露,自己的女友去阿联酋,是为了参加一名富豪在迪拜举行的裸体派对,而所有参加这个派对的女模特也都很清楚,自己会被拍裸照。

 

40名裸女,自愿拍摄裸照,甚至自己的男友还默许了这件事的发生?

 

这让我们不禁发问: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答案的关键词只有三个字:乌克兰!




欧洲妓院


 

2013年7月,娜塔莎形单影只地站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街头。

 

她在寻觅着生意。


 

“男人们都是一样的,足球和啤酒对他们更重要。”24岁的她跟前来采访的法国记者这样说道。

 

娜塔莎对男人的这番评价是有原因的。3年前,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抛弃了她。随后,为了养活儿子,她成了一名站街女。再之后,为了有个相对安全的卖淫环境,她进入了一家地下妓院。

 

据路透社调查显示,在有着“欧洲妓院”之称的乌克兰,有大约52000名-83000名色情行业从业者。这些乌克兰女人,大多都有着跟娜塔莎相似的性爱观:为了生计,是可以出卖肉体的。

 

对很多乌克兰女人来说,性早就褪去了那层神秘感,如吃饭喝水般正常。而在40名裸女事件中,绝大多数女人,也都来自于乌克兰。

 

随便找个男人拉活儿都不是事,拍张裸照又算得上什么事儿呢?

 

但这可不代表乌克兰女人真的就天生放纵。成为全职妓女后,娜塔莎经常积极健身和购买性感衣物,目的是想多接生意,好给自己的儿子筹学费。

 

而据娜塔莎透露,在乌克兰,当一名收银员,一个月大概只能赚220美元,而当一名妓女,每天至少能赚100美元。

 

在她们眼中,打工是没前途的,只有出卖肉体才能维持得了生活。可对乌克兰女人来说,这种谋生方式可不是什么走捷径,而是在冒风险。


细心的人会发现,“模特”出国引发的40裸女事件发生在俄乌边境不安稳的近期。这里面也有值得说道的地方。


2006年,乌克兰修改法律,卖淫不再违法。自此以后,每当夜幕降临,首都基辅的街头随处可见性交易现场。一国之都,沦为大型成人影片拍摄现场。这一惊世骇俗的一幕吸引了大量外国游客前往乌克兰寻春。


色情业,逐渐成为乌克兰重要的外汇支柱产业之一。


可俄乌边境时不时就会闹出点动静,紧张的边境局势让前往乌克兰的外国嫖客越来越少。为了把失去的市场找回来,皮条客们就盯上了海外市场。

 

国际移民组织2015年做过一个统计:在国外不定期工作的乌克兰人比例达到了41%,其中有数十万人从事的都是非法性交易。

 

这些“下海”的乌克兰女人到达目的地后,皮条客就会没收护照,把她们囚禁在妓院。她们每天要接几十位客人,只要拒绝或者逃跑就会遭到毒打。而为了满足客人的特殊癖好,39%的妓女在卖淫过程中都被迫不使用避孕套,性病和艾滋病就此与这些女人终生为伴。

 

据乌克兰官方说法,有17%的妓女感染了艾滋病,但实际数字只会更高。因此,乌克兰还有着“艾滋病培养皿”的别称。


 

这些原本就已经下海的乌克兰妓女遭遇悲惨。而更令人发指的,还是逼良为娼。

 

为了赚钱,皮条客们甚至会把乌克兰的良家妇女以“乌克兰媳妇”的名义,像卖猪仔一样卖到中东和南欧。而这里面最大的拐卖市场,就是土耳其。

 

不少乌克兰女人被皮条客绑到土耳其的地下红灯区。由于土耳其人与斯拉夫人有世仇,很多土耳其嫖客会在床上肆意蹂躏和虐待乌克兰女人,通过这种发泄兽欲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跟那些被皮条客关在妓院和那些被绑到土耳其的女人们比起来,模特伊琳娜的选择无疑好太多了。组织这次裸女派对的,是一名乌克兰富豪。在出发前,富豪跟模特们说,只需赤身裸体,最多会拍些照片,就能拿到不菲报酬。

 

这样的条件,对那些没办法养活自己的乌克兰女人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事。但这些模特,真的只需要拍几张裸照就能拿到钱吗?

 

富豪可没那么好心。“模特”只是另一层身份的掩饰。



即便是一名妓女,如果留在自己国家就能维生,谁又愿意去往没有安全保障的异国他乡呢?

 

“模特”也好,“乌克兰媳妇儿”也罢,对生活在乌克兰的女人来说,俄罗斯和乌克兰还没真的打起来,她们就已切身体会到了动荡时局带来的影响。

 

但更令人心酸的是,不管乌克兰边境局势如何发展,这些乌克兰女人其实一直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因为乌克兰最出名的称号,是“欧洲子宫”。

 

 


欧洲子宫

 


波尔塔瓦是乌克兰东部城市,养猪业发达,还设有多所高校。

 

从当地高校毕业后,玛琳娜一直靠着做美甲维生。

 

玛琳娜和做妓女的娜塔莎有着极为相似的经历:都在年少时未婚生子,又都在孩子出生后被不负责任的男人抛弃。

 

但跟娜塔莎不一样的是,玛琳娜是乌克兰女人中极少数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

 

即便接受了高等教育,玛琳娜依然找不到体面工作,只能靠做美甲的微薄收入养活自己和孩子。

 

她渴望改变。

 

一天,她在路边看到了代孕广告。


“报酬相当于我四年的收入。”


在“天价”报酬面前,玛琳娜动心了。很快,她的子宫内移植了一对双胞胎。


和自己孩子一起等待分娩的乌克兰代孕母亲


但这个“天价”有多少呢?


两年前,知乎一位答主分享了自己在乌克兰代孕的经历:“给中介26万,包成功。”


2018年,美通社报道,在美国一些代孕合法化的州,一次代孕需要花费的费用在15万-25万美元之间。而在中国,代孕属于非法行为,国内的地下黑市做代孕也需要60万以上。


只有乌克兰,代孕完全合法,又继承了前苏联留下来的较为完善的医疗体系,确保了代孕所必须的硬件设施。最关键的是,价格只需30多万——全球最低。

 

从各个角度看,对全世界的客户来说,乌克兰都是代孕的最佳选择地。

 

但这笔钱,在层层剥削后,真正落到提供子宫的乌克兰女人身上时,只剩15万左右。再刨除各种必要费用,真正的收益其实只有十万左右。

 

为了十万块,出卖自己的子宫,替她人承受十月怀胎和分娩之痛。在绝大多数国家,任何一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都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但在乌克兰,同样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玛琳娜却能欣然接受。

 

答案无他,正是上文提到的“报酬相当于我四年收入。”

 

因乌克兰东部的边境冲突,原本就工作难找的乌克兰,一时间又多出来了大批年轻的失业女性。低迷的经济环境,让愿意加入代孕母亲大军的乌克兰女性人数在这两年内大大增加。

 

据《基辅邮报》估计,近年来,乌克兰每年的代孕数量可能高达2000~2500次,而每年都有大约3000个代孕孩子在乌克兰出生。


基辅最大的代孕中心,每月约有100名代孕儿在此出生

 

数据的背后,是数以千计的乌克兰女人不得不面临的现实:不是卖淫,就是代孕。这是她们唯二的选择。

 

而这一残酷现实,既是乌克兰女人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乌克兰种种乱象背后的答案。

 

为什么女模特的男友会默许女友出国拍裸照?

为什么基辅街头沦为大型A片拍摄现场,但所有人都对此见怪不怪?

为什么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大学生,也会把代孕当作改善生活的选择?

 

生活所迫只是表层。上面一连串疑问,其实都说明了一件事:乌克兰的女人地位极低。

 

当子宫成为市场认可的生殖交易工具后,乌克兰女人就彻底沦为生育工具。

 

2014年,乌克兰的离婚率高达42%,排名全球前十。对乌克兰的男人来说,乌克兰的女人是一件可以随意丢弃的生育工具。

 

2018,乌克兰女性组织进行裸体抗议,呼吁政府关注性交易中出现的人身安全问题。当其他国家的女性在争取同工同酬和呼吁关注性侵时,乌克兰的女人喊的却是保障妓女在性交易时的人身安全。


 呼吁政府关注性交易安全问题的乌克兰民间组织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2016年到2017年,乌克兰的代孕市场需求激增10倍。

 

在从“欧洲子宫”通往“世界子宫”的路上,乌克兰一路狂奔。

 

遥想当年,在前苏联时代,乌克兰被称为“苏联的心脏”。


这个国家怎么就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乌克兰的惊变


 

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

 

同年,季莫申科正式接手家族生意,成立了“乌克兰汽油公司”。

 

说是家族生意,其实是她丈夫的家族生意。因公公在政界平步青云,而丈夫又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本是贫民区出生的季莫申科就此开启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彼时,乌克兰每一天的局势都在激烈变化,社会动荡。但这却成了生意人崛起的好时机。

 

独立初期,乌克兰学的是俄罗斯的模式。面对内忧外患,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强行对经济推动”休克疗法”。这导致俄罗斯物价飞涨,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

 

与此同时,大量企业家却趁机抢占国有资产,迅速崛起成为寡头。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乌克兰。

 

1993年,乌克兰的通胀率达到了令人咂舌的4734.91%。一年后,季莫申科的“乌克兰汽油公司”改组为“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到了1996年,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成为乌克兰向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主要进口商。

 

乌克兰本国天然气储量匮乏,在每年消耗的数百亿立方米天然气中,四分之三都依赖进口。可以说,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垄断了全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季莫申科也被称为“天然气公主”。

 

随后,季莫申科逐渐控制了20多家大型企业,成为乌克兰最有名的女富豪,同时,也成了一名副其实的寡头。

 

同是寡头,命却不同。俄罗斯的寡头后来遇上了普京,但季莫申科却靠着公公的政府人脉,一路顺风顺水,甚至直接从政。

 

2004年,乌克兰大选。季莫申科站到了候选人尤先科的一面。


大选前夕,因遭人投毒,尤先科一夜毁容


11月21日,选举结果出炉。尤先科败选。但民间突然爆出选举造假的声音,尤先科公开呼吁选民抗议选举,要求重选。

 

在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的号召下,一天后,乌克兰各大城市集中爆发大规模抗议,基辅独立广场挤满了50万人参与抗议。



最终对手的胜选资格被取消,乌克兰重新进行选举。

 

当时参与抗议活动的主要群体是学生。据《卫报》报道,早在1988年的时候,美国政府就开始支持乌克兰发展民间学生组织。到了2004年,包括美国外交部、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多家美国部门或机构都向抗议组织提供资金和成熟可行的抗议战术。

 

2005年1月,尤先科成功当上总统,季莫申科当上了总理。

 

为了提升自己的支持率,总统尤先科将全国80%的财政预算都用于福利支出,以便讨好选民。国防、教育、基建……剩余的一切,都只能在剩下的20%里分。

 

只哄选民,不顾发展。这一政策推出后,直接导致乌克兰经济急剧下滑。

 

从苏联独立出来时,乌克兰继承了前苏联三分之一的工业生产力,可谓潜力无穷。但到了2018年,乌克兰人均GDP为3095美元,是欧洲最穷的国家。



同年,女寡头季莫申科几经起落后,宣布参加新一届总统大选。她的对手波罗申科同样是一名寡头,身价10亿美元,而乌克兰的GDP总量约为2000亿美金。

 

即便寡头早已掌握了国家命脉,但在两大寡头争夺总统位的2018年,乌克兰国有财产基金还是决定,要把100家掌控了国家命脉的国企私有化,制造更多寡头。

 

从苏联解体至今,乌克兰正好走过了三十年。这三十年来,乌克兰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连前苏联时期都不如。为此,乌克兰的女人们开始出卖自己的身体和子宫,色情业和代孕在乌克兰大行其道。

 

而当这两个产业成为乌克兰重要的外汇产业,政府又将其合法化——乌克兰终于成为了“欧洲子宫”。

 

 


尾声


 

1991年,苏联解体前夕,被称为“苏联心脏”的乌克兰将体外受精合法化。

 

很快,乌克兰诞生了前苏联国家里第一个合法的体外受精婴孩。这名女婴的名字叫卡佳。

 

29年后,一名年仅19岁的乌克兰少女,以十万欧元的价格,在网上公开拍卖自己的贞操。最后,来自慕尼黑的58岁商人用120万欧元天价买到了这名乌克兰少女的初夜。


似乎是冥冥中就已写好的剧本,这名乌克兰少女的名字,也叫卡佳。


END

本文作者地中海螃蟹,血钻故事首席主笔。

部分参考资料:
1、乌东局势与难以消化的冷战遗产,中国经营报,孙兴杰
2、“欧洲子宫”乌克兰的代孕血泪,南风窗
3、多名女子在阳台拍裸照震惊阿联酋,组织者曝光!环球时报
4、乌克兰年轻女孩以120万欧元在网上售出了自己的童贞,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戳下方小程序,直达血钻B站
欢迎给我一键3连

文章精选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