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当初怎么过河?

作者/明海論策

编者按   很多人总是爱说“摸着石头过河”,然而事实上恐怕不完全如此?今天我们就聊聊这个话题。

?钱学森方案

周恩来总理生前曾希望钱学森把组织领导我国进行“两弹一星”设计研制发射的工作班子与工作方法——总体设计部,推广应用到社会其他领域。钱学森在周恩来聂荣臻领导下,主持这项工作,也就是把“两弹一星”所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方法,扩展到更宽范围。

费好大劲儿也没查到准确时间,考虑到周恩来总理1976年初逝世,猜测嘱托时间起码应该是在1975年甚至更早。钱学森本来对系统论有国际前沿水准学术造诣,并且钱老的创新理论物理预测后来得到科学验证。

1979年,钱学森经过认真系统筹划研究,提出了“国民经济总体设计”送到了国务院,提出设置社会主义建设总体设计部,不知何故石沉大海。1990年,钱学森从国家的宏观决策科学化、民主化的角度,又提出了社会主义文明建设总体设计部体系的建议。(《钱学森提出建立中国经济总体设计构想》原载美国《侨报》1993年4月18日)
建议从四大领域、九个方面的工作和问题,进行商品化分析、总体论证、总体设计、总体规划、总体协调,又抓住关键,提出现实可行的各种配套方针政策和发展战略,为决策者和决策部门提供决策方案。
钱学森认为,中国新时期发展建设事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而艰巨的社会系统工程,需要面对许多重大的、全新的理论和实际问题。总体设计部就是从整体上用系统工程的方法去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它是科学、民主决策的咨询部。
钱学森运用整体观和系统科学方法,分析综合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系统结构,四大领域九个方面(《人民论坛》1992年第9期)

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包括民主建设、体制建设和法制建设;

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包括经济建设和人民体质建设;

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包括思想建设和文化建设;

社会主义地理建设,包括环境保护、生态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
钱老认为我们社会和社会存在环境是一个非常复杂开放的巨系统,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又必须使各个方面协调发展,相互配合,相互促进,才能获得较高工作效率,取得预想成就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钱学森在总结现代科学技术最新成果以及国内外成功经验(特别是我国老一代领导人的智慧)基础上,结合运用以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高新技术,提出“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研讨体系”,即“大成智慧工程”,为建立总体设计部找到理想的组织形式和工作方法。
或许有些人会问:为何钱学森的意见没有得到全面采纳运用?
?吴敬琏方案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和恢复高考不久,也是中美正式建交后不久。当时社会上很多思潮,比如帝都西单“MZ墙”、共产主义渺茫论、重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所谓“补课”论,当然还有导致苏联解体的戈尔巴乔夫在苏联东欧鼓吹的那些所谓“新思维”甚嚣尘上。
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吴敬琏郭树清荣敬本周小川楼继伟等人接受福特基金会(有中情局出资背景)资助,完成了《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设计》一书。
吴敬琏在书中明确指出:”传统社会主义经济或某些战时经济在朝向商品经济的改革的逆转通常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发生政治上权力变化,这里且存而不论。另一种是”HP演变式”的逆转”。
吴敬琏说改革是”摸石头”摸过河。但在《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设计》开宗明义是设计一套整体的、系统的中国经济”演变”纲领。其内容包括”物价、税收、财政、金融、外贸”的整体纲领……
吴敬琏们深知从理论上讲”政治权力变化”是推行资本经济路线捷径,但是吴敬琏们深知在社会主义中国办不到,他们巧地选择了经济“演变”的方式。
改革前十年这一套没市场,”演变”纲领启用是改革十年之后。根据《百位经济学家论国富》一书介绍”吴敬琏、郭树清等人在上世纪80年代末完成的那份《中国经济改革总体设计》的研究报告,后被时任副总理的朱RJ找出来,他不但对这份研究报告很感兴趣,而且建议逐步采取这一方案。
有人提到说这样的”演变”方式容易发生逆转。
老吴胸有成竹说:”在社会主义国家,即便改革发生逆转,也不会回到与原先一模一样的状况。由于市场机制的引入,人们的追求利润的动机会普遍增强。行政官员也难于免俗。而一旦强化行政分配,指令性计划管理的水平回不到原有的状态,而以权谋私、贪污受贿、滥用权力等渎职腐败行为却会急剧增加。整个经济在退向旧体制的同时。会或多或少地滑向腐败的官僚经济,给日后再度改革增添严重的障碍。”(《中国经济改革整体设计》第77页)
?摸哪块石头?
现在回顾近三十年的演变历程,高唱着摸石头过河有些人,恐怕不是大家所想象那样,毫无规律的瞎碰,边走边摸,是不是有按照某种套路在推进?大家或许有自己的独立判断。
单纯从前文两方案看,钱学森提议在前,找到方法论在前。改革之初,钱学森敏锐认识到中国社会主义改革靠“摸石头过河”靠不住。
他在一次讲座中指出:“我们国家的宏观管理方法就需要改革,过去我们采用方法有以下几种:一是经验法。譬如说,见到什么问题就抓什么,也叫分散处理办法;还有一个,就是抓重点法,认为哪个是重点就抓哪个;还有一个常说的办法叫’摸着石头过河’。我觉得这几个方法面对整个国家这样一个复杂问题,而且又在急剧变化、发展的社会,要真解决问题恐怕是困难的(《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1988年02期)
钱老认为指导思想离不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因此这座桥梁的指导思想应该是马克思主义去指导基础理论,指导应用理论,指导技术理论,指导改革实践。
宋健归纳总结钱学森架桥过河思想时说“桥梁者,两’岸’之间的联接部也。各部门共有的“三个层次一座桥梁”的学科体系结构。”(宋健主编, 《钱学森科学贡献暨学术思想研讨会论文集》 , 2001年12月第1版 , 第239页)
1988年价格改革闯关失败,通货膨胀几乎失控,抢购风盛行,很多成年人心有余悸。上世纪九十年代实行很多政策和重用的人,往往出自吴敬琏方案《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设计》,如郭树清周小川楼继伟。
福特基金会明目张胆公开资助扶持数以百计旨在改变中国政策项目,竟然能够畅通无阻,令好些人震惊。
很多人反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吃香,西方经济学地位上升。有些根本没有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纯粹西方经济学“海归”占领高等院校讲台,甚至占领党校的经济学讲台,直接灌输西方经济学思想……
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丧失立场,被西方经济学灌输的干部丧失政治立场,比如发展房地产完全站在地方政府财税、房地产开发商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完全没站在人民群众角度出台政策,大家还觉得奇怪吗?
所有政治都会产生经济影响,就如同经济问题导致政治问题一个道理。世界上有纯粹的经济学吗?经济背后就是政治立场,就是为谁服务根本问题。当今天下,有为资本服务的经济学,有为人民服务的经济学。为钱服务还是为人服务,就是最本质的立场差异。
如果不是摸石头过河,那就有套路;如果是摸石头过河,那摸的哪边石头关系重大。历史不能重新选择,但未来在我们手上,值得深化改革……不论有多么困难,因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责任就在其中!

参考资料

哲学研究1993年第12期 钱学敏
图片来自网络非商业用途侵权即删

两万多人看这篇,快看看


数万老朋友尚未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也好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