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舱后忘记中医药



3月10日,湖北武汉实际投入使用的15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

休舱视频热传:护士们摘下口罩露出笑脸,有的护士跳起海草舞欢送患者,有些患者唱起《我和我的祖国》……

方舱医院全部关闭,标志着武汉疫情防控形势大有好转。在人们庆祝着防疫关键的胜利时,一位老人家重复着一句话:不要忘了中医药。

3月10日,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在新华社等采访,他在最后言辞恳切地说:“疫情过了不要又忘了中医药。”

这是张伯礼近期第二次发出的恳求。3月3日,张伯礼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最后,我想提醒的是,疫情过后也别遗忘了中医药,还是要继续推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张伯礼眼神忧郁,内心伤感,就像祥林嫂,向每个采访记者念叨着这句话。他在担忧着什么?

近日,中国-世卫组织的疫情考察专家组中没有中医药专家,疫情报告中,中医药几乎没有涉及。

“这令人十分遗憾。”张伯礼在人民日报的采访中如是说,这一次方舱医院休舱时的采访,张伯礼仍然耿耿于怀,“中医药应得到国家相关部门及世界卫生组织的正确认识啊,为全球公共卫生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

可是,可是,世卫组织疫情报告没有,社会上也没有多少中医药的消息,他担心疫情过后,人们很快又会忘记中医药。

张伯礼是谁?

如果不是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中国老百姓可能不知道一个叫张伯礼的老中医,更不知道张伯礼还是上一次抗击非典的英雄。

作为中医防控专家组专家,张伯礼已经七十古来稀,发间银丝清晰可见。

1月27日,大年初三,正在天津指导防疫战的张伯礼院士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急召飞赴武汉,从这天开始,他就一直坚守在江城。

忙于抗疫的他偶出现在电视镜头前,一直带着口罩,掩饰了疲惫和沧桑。

“不要忘了中医药。”张伯礼重复的这句话,意味深长又无奈。他应该知道,中医药在中国面临的处境。

新冠疫情来袭,社会弥漫恐慌焦虑情绪,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怎么办?只能隔离起来、等啊、熬啊。

张伯礼说,没药物没疫苗,应该首先关注人命,让更多人获得拯救,“中医药完全是可以拿下新冠的。”

你信吗?当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建几支中医队驰援武汉,到武汉发现,中医药推广难、患者不买账啊。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庞涓,作为援助湖北的中医医疗队队员,曾录制视频公开呼吁:“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有显著疗效在不断被证实,为什么让患者吃上中药这么难呢?不是供方供应不足,而需要方拒绝。绝大部分国人不愿意哪怕至死也未曾考虑过看中医、用中药。”

是啊,这些年,中医被扣上了不科学、伪科学的帽子,中医被黑得里外不是人,老百姓不再相信中医,不再使用中药,即便治好了病也会被认为是侥幸,治不好那是正常,中药最多只是幅安慰剂。

但是,疫情汹汹,人命关天啊,不能坐等瑞德西韦特效药啊,因为西药要研发、要试验、要临床,至少还要几个月的时间。眼下,疫情确诊人数一天天增长,死亡人数很快突破一千,社会恐怖情绪蔓延。

怎么办呢?中医药有效,但没有多少人宣传,只能喊话,庞涓连续录制视频说:中医好的疗效已经在验证,得不到大力宣传,“美国连三期临床未做的瑞得西韦却惹得无数国人对其殷切期待追捧不信。”

人最难改变的是观念意识,对中医药的态度似乎成了集体无意识。

最终还是用事实、用数据说话吧。全国每天公布疫情数据,全国其他地区的治愈率随着中医的参与率提高,治愈率明显提升!尤其是甘肃、宁夏等中医药传统地区,治愈率一直排在第一、第二。

当时,媒体采访这些高治愈率的省份,一个词频频出现:中西医药结合。

中医药的参与

2月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消息称,中药清肺排毒汤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可达90%以上,各省使用中医药取得较好疗效。于是肺炎一号等中药开始推出,全国各地中药的参与率不断提高。

但武汉,这一比例不高。一直到2月10日,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的《关于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及信息统计报送工作的紧急通知》中显示,湖北省中医药参与治疗率仍仅为30.2%。

张伯礼说,中医药参与救治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影响了救治效果。后来在中央指导组的支持下,中医药才得到普及推广。

2月12日,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份紧急文件上报:湖北新冠肺炎患者中医药使用比例只有30.2%,远低于全国87%的水平。对疫情最有疗效的中医药,未能得到充分发挥,严重影响了救治效果。

2月13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要求:强化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当天晚上,各大媒体推送《中央: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

在中央支持下,中药参与率迅速提高。2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信息:28个省(市、区)630多家中医医院已派出3100多名医务人员支援湖北,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确诊病例共计60107例,占比为85.20%。

85%的参与率,这个数字让人感到有些诧异。很快,有关中西医的讨论和争论多起来。一些中医黑说,所谓的参与率没有参考价值、新冠属于自限性疾病,有些属于自愈的,中药仅是安慰剂,还有的中医黑借着攻击体制,说公权力在为中医药撑腰。

就连一向温和的罗大伦博士也忍不住了,在微博发声,声讨中医黑的罪行。罗大伦博士说,老百姓不愿意喝中药,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中医黑是脱不了干系的。

疫情之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响。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发布多篇报道,实事求是地报道了中医药的疗效,指出“中医要尽快上一线”。

社会上,开始为中医发言、为中医正名的声音多起来。

2月22日,有人在封城记《目前疫情的蔓延,并未完全控制》中写到:现在很多医院的整个病区全部由中医医生接管,取得很好的疗效。当然中医也用西药及西医手段,中西医结合,效果非常明显,也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认可。刚开始,西医都竭力反对,各种嘲讽。现在效果出来了,所有反对的人都不吱声了。

张伯礼说中医药
这个时候,张伯礼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希望打消人们的疑惑,用科学事实让人们相信中医药是有效的。
2月24日晚,张伯礼载着口罩出现在白岩松《新闻1+1》节目对话中,出现在全国人民面前。
“这个病是一个疫病,是具有感染性的温病,中国3000年历史上大大小小瘟疫有500多次,记载比较明白,大规模的也有300多次,这是其中一次罢了。”
张伯礼:“中国历史上成功解决了多次瘟疫,我们不必恐慌,《伤寒论》、《瘟疫论》等各种老祖宗的东西,经过了几千年的验证,还是有效的,而中医团队治疗的思路很多也是源于此。”

《伤寒论》、《瘟疫论》等历史典籍,就像穿越几千年时空,走到现代人们的面前。央视上,张伯礼和白岩松还探讨了《温疫论》、《黄帝内经》的精典名句“正气布满,邪不可进”

张伯礼的短短十几分钟的采访,清澄了几个关键问题,比如中药只是安慰剂的说法,张伯礼说,中医治疗轻症患者是有效果的,评价的两个重要标准病人痊愈的时间和是否会转向重症,这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成重症。

张伯礼还说:“西医可以救重症患者的命,中医也一样可以力挽狂澜。自古以来救急症是中医的强项。

张伯礼特意提到,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的三个同事感染新冠病毒,进入重症期。此时领导已经认为“没大希望了,尽量抢救”。但当病人服入张伯礼与刘清泉教授共同研究的配方之后,3天的时间,病人的状况大为好转。“

张伯礼说:“这是中医立竿见影效果,中医治疗急症有自己独特的东西。”还用了“中医清垃圾、西医杀虫子”的比喻。

张伯礼言谈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君子风度,强调中西医发挥各自长处,“中国人应该感到幸福,有两套医学为中国人健康保驾护航。”

而这次连线采访,距离张伯礼手术只有一周多时间。

2月16日,张伯礼因劳累过度引发胆囊旧疾,但在“武汉保卫战”关键时期,张伯礼依然奋战在一丝,后来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领导强令他住院治疗,2月18日,张伯礼做手术时,他的胆囊已经化脓、胆管结石嵌顿坏疽了……

人民日报曾报道这一新闻:《致敬!张伯礼院士把胆留在了武汉》。一个敢把胆都留在武汉的抗疫英雄,是什么让他耿耿于怀呢?

不要忘了中医药

2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到湖北武汉考察,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召开发布会并发布了相关报告,可是,为疫情作出重大贡献的中医药并没有出现在报告中。这点外媒敏感地捕捉到这个信息。

3月6日下午,国新办在武汉举办新闻发布会,美国记者咄咄逼人,质疑中医药的作用,意图抹杀中医在这次疫情的全部贡献。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盛气凌人问道:中国强调了这次疫情的中医作用,而世卫组织却没有提到中医药,提到的是一种来自美国的唯一对病毒有效的瑞德西韦,你们这样做不是与世卫组织矛盾吗?你们治疗的依据在哪?中医治好的病例是不是自愈的结果?

所谓的自愈,正是中医黑的逻辑,通过自愈来掩盖中医药的效果。

这时,中央指导组成员、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就中医药是否有效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中西医结合效果显著。目前5万余名确诊患者出院了,大多数患者使用了中医药。”“我们初步地总结了已经出院的近百例中医药治疗的病人,其中有不少病人都是重症,他们都是运用中药为主的治疗。中西药并用效果显著优于单纯西药。重症患者中,一项75例的临床对照试验显示,中西药并用较单纯西药组相比,核酸转阴时间、住院时间平均缩短3天。”

余艳红强调说,中医药防治瘟疫的实践经验和技术方法,发挥中医药整体调节、提高免疫的作用,激发自身的抗病能力和康复能力,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在近年的抗击SARS、甲流中,都已经证明了中医药的作用。正如中医常讲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余艳红的信心离不开几千名中医援助队的辛苦和努力。

而在3月5日,张伯礼接受人民日报的采访向社会释放出了信号:到3月底,武汉有希望新增病例基本“清零”。

人民日报在采访结束,张伯礼若有所思地说:“我想提醒的是,疫情过后也别遗忘了中医药,还是要继续推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在近日中国-世卫组织的疫情考察专家组中没有中医药专家,疫情报告中,中医药几乎没有涉及,这令人十分遗憾。”

除了没有获得世卫报告认可,还有来自现实的担忧。当年,非典庆功没有中医,中医这些年被世人遗弃,就像后妈的孩子,打入冷宫的妃子,只是需要时候才呼叫而来,等疫情过了,人们早忘了,无论生什么病还是去医院、用西医。

最近,方舱医院,一位出舱的患者被中医治好了,他在接受采访时,坦然地承认“我是中医黑”、“说不明白中医是怎么把自己治好的”、“我不理解”,即使治好了病,但依然不接受,对中医的偏见可见一斑。

时隔一周,3月10日,武汉方舱全部休舱之际,张伯礼再次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3月11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刊登了采访原文《张伯礼院士谈中医抗“疫”得失与四大启示》,对中医药抗疫进行全面梳理。张伯礼谈到了成就,也说到了问题,比如中药新药审批制、基层医疗体制、中西医结合等问题。

张伯礼首次说到了”中医黑“,要对于社会上有组织的“中医黑”、对于故意诋毁中医药的有害信息,要进行严格管理。

但是,让张伯礼念念不忘的是依然是那句话。

在采访结束时,张伯礼说:“中医药应得到国家相关部门及世界卫生组织的正确认识,为全球公共卫生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我们要真正做到中西医并重,不可过了疫情又忘了中医药!中西医应紧密合作,打造具有中国特色医疗急救体系!“

”不要忘了中医。“这位70多岁的老人家、老中医、工程院院士、中央指导组专家、把胆留在武汉的抗疫英雄,对着无数中医药拯救过的人,发出了意味深长又无奈的呼吁:“疫情结束请不要忘了中医药。”

第一听到这句话,我有些悸动,再一次听到时,只想落泪。

金微观察,由财经媒体人、科技工作者打造的财经+科技平台,关注我们生活的世界。有事可联系:jinway2010@126.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金微观察

★推荐本号精彩文章

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都是顶层权利

▲解析美帝资本权贵集团心心念念的梦想到底想干啥?

经常听说俄罗斯要急眼,到底啥事儿会让他们真急眼?
特朗普和克林顿一家子笑得如此灿烂,相信会清算?别逗了!

文章发布第二第三天就有相关措施出台,挺有意思!


数以万计的老朋友尚未回归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而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方便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