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被灭与挽救

上篇西医的科学谎言发布后,引发争议,今天说说中医。中医怎么会与骗子和装神弄鬼混为一谈?有不少国人为什么会对中医产生怀疑甚至偏见?很多中医乱象背后的原因何在?一起分析。

?

濒临灭绝的中医

武汉人民医院对25例新冠肺炎死者进行了解剖,发现无一例外所有患者均死于呼吸衰竭。说白点:就是临死前已经无法呼吸,窒息而死,临终无比痛苦。具体特征是,肺里有大量黏液,氧气无法进入肺部交换,输氧无法吸收。

三千多死亡患者恐怕都是死于呼吸衰竭,这就是西医所谓科学治疗结果。实际上无论轻症患者,或者转为重症患者,都还有救,那就是中医有很多种清肺祛痰药方,比如伤寒论中的麻杏石甘汤。大部分咳喘药物都含上述成份。

当然对于相信的人无须赘言,对于很多总觉得中医不科学的人来说,从心底抵触,说太多也没多大用处。即便在2003年非典疫情和最近的新冠肺炎疫情数以百计的现实案例面前,迷信西方”科学”的人依然不会相信。

中医行业目前局面,医生人数下降到不足50万。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三千人里面才能找到一个中医生。相比于300多万的西医生,已经越来越势弱。做一个对比,日本人口规模是中国的十几分之一,然而日本超过十万汉方医生,日本的汉方医生就是我们的中医。换言之,中国的中医生比例低于日本。

完全按照中医传统方法行医的中医师,具备相应的能力和水平的,基本年龄已经在七十岁左右,这一批人倒下之后,很多技能失传。不是濒临灭绝?哪怕每个地市的那些传统世家能留下那么几家,也就是留下珍贵的火种!

如果中医真的不堪,日本80%医师能给患者开汉方(也就是中医处方),倒是中国有多少西医有能力给患者开中医处方?有关部门推中西医结合,就是搞成把中医丢光了的这个熊样?不觉可耻?

全面西化的日本,如此发展中医符合哪门子科学道理?不仅如此,日本明目张胆采用中医方剂,制作中医药,很多药店方便购买使用;日本申报数百项源自中药的医药专利,这不是有病?

这就是比华夏大地更早全面融入西方世界,全面拜西方为师的日本。无数精英谈起日本眉飞色舞,觉得中国都该学习日本,为何恰恰对日本在中医医药领域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这又是哪门子客观务实的科学精神和态度?

如果日本还不能说明,那来看看精英心目中的美国。美国把针灸和中医混为一谈,用针灸指代中医。两年前美国有执照的针灸师接近3.8万,按照最近二十年增长2.6倍的速度,现在预计超过4万人,其中过半数是白人,华裔反而只有四分之一左右,大约是白人针灸师的一半。

美国有62所经过认证的中医大学(不是野鸡大学),当然跟中国的中医药大学规模无法相提并论。就针灸师而言,我国目前只有五万多针灸师,发展速度缓慢,美国每年增长接近13%,不用十年时间美国的针灸师数量就会超过中国,而且临床经验丰富。我国现在一万人里面没有一个针灸师,差不多三万人才有一个针灸师,美国现在壹万人里面已经有一个针灸师。

为何在发达国家美国日本呈现朝气蓬勃的中医,在我们华夏大地反而不受待见,像王小二过年,每况愈下?

寂色风光小提琴曲

?谁在毁灭中医?
先说一组数据。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医占据主导地位,在整个毛泽东时代中医都发挥了医疗普及作用,尤其是百万数量的”赤脚医生”功不可没。赤脚医生的基本套路:土
中医人数,1950~1958年近50万,现今剩38万。西医人数由1930年4000人,现今在500万左右。中医药学在各方面都与西医药学不平等,中医接近被消灭边缘。骨子里加以消灭情况更严重。
第一,医疗主管部门骨子里消灭中医
当然并非始于新中国之后,而是一百多年来医疗行政主管部门一直在致力于前赴后继消灭中医。
早在清朝晚期1900年之前,高中进士第十九名并进过翰林院的俞樾,仅仅当了一任河南学政(大概相当于河南教育厅长)就被御史弹劾,削职归田。大概受到亲友误于庸医影响,最早提出废除中医的《废医论》,主张”医可废,药不可尽废“,从此开始一发而不可收。

1929年2月,南京政府卫生部召开了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全部由西医所谓“名流”的会议,也就是没有一位中医人士的会议,讨论了余云岫起草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

余云岫主编报纸公布“废止中医案”后,医界鼎沸,全国震动,立即爆发了中医历史上空前的抗议风潮。群情激愤,成立国医公会,通电全国,游行集会、请愿罢市。中医先生们与当年的学生一样,走上了街头,走到国大会议的会场,进行静坐绝食抗议。

面对全国中医界和各界人士强烈反对,为息事宁人不得不取消废止中医案,但舆论上打击中医影响巨大,全面否定中医基本理论,等于给很多人洗脑,被很多人接受。

新中国成立之后70年,医药主管部门权力被西医人士垄断,中医话语权被不断排挤和蚕食边缘化,始终没有得到遵循中医理论和规律性的保护和发展

1950年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卫生部第一副部长党组书记贺诚(当时卫生部长是民主人士李德全)及副部长王斌,邀请南京政府时期废止中医案的主要人物余云岫邀请参会,并支持他废止中医观点,引来中医界一片哗然。

当时国家文委副主任钱俊瑞发现卫生部消灭中医做法并上报中央,毛主席在1953年召开会议,撤销贺诚、王斌的副部长职务,并于1954及1955年在《人民日报》开展对中医问题的讨论和对贺诚、王斌的批判。

但问题并未解决,中医主管部门变明目张胆为阳奉阴违。1954年毛泽东震怒卫生部错误思想行为,发出“看不起中医,这种思想作风是很坏的,很恶劣的”评价,甚至发出了“卫生部没有人干,我来干”的怒吼!

漫长的七十年时间里,中医始终被排挤在医药事业边缘,得不到发言权,得不到财政倾斜。以经费为例,卫生部十几二十个部门,中医部门只能得到象征性极少的经费,而按照中医规律发展中医的设想和方案全部被推翻,卫生部等都是一律按照西医的套路来彻底肢解和碎片化中医。

第二、挂羊头卖狗肉肢解中医教育和人才培养

新中国新办了一批中医学院和大学,但是在学科布局、课程设置、教材和人才培养方式上,釜底抽薪剥离了中医的系统理论,抛弃了中医诊断方法和药方药剂机理,反而全部按照西医的方式设置,让中医彻头彻尾变成了挂中医羊头卖西医狗肉的假中医。
中医学院和大学,不研究中医理论,不传承和总结提高与时俱进,借鉴西医的工具和手段,不去解决传统中医因为客观环境形成的家族传承和师徒传承,转换为现代的学院;反而研究西医的所谓”科学”,实际上完全彻底背离中医精髓,而学习西医的皮毛。所培养人才的思维方式和逻辑思路,完全西医化。
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面临严重经济困难,卫生部主持要把23所中医院校削减到五所等于削减百分之七八十。在周总理等努力挽救下,最终只削减了2所而保留了21所中医高等院校,再次表明党中央对中医的扶持决心和意志。
据查西医有一百多位院士,每年花着多少科研经费?区区几个中医院士,又能得到多少科研经费?中西医的学术地位,连西医的零头都不到。怎么振兴?
第三、竭力消灭中药
无论中医主管部门打着什么样的旗号,中医现代化、改革、创新、与国际接轨等等,都在一步步干着吃里扒外事实上灭绝中医药的客观效果。举几个例子。
世纪八十年代,我国还有一万两千多种中医药原料,中药品种上万,如今只剩下几百种中药成品。百分之九十以上已经被主管部门消灭。
把中草药种植归于农业部,鼓吹大规模农业化种植,完全背离了中草药必须根据土壤、气候等等自然条件种植,乃至于初级加工的基本原则,导致中草药品质严重下降。2007年调查发现百分之二十以上中药原料草药已灭绝。
大规模建设中草药专业市场,而又不按照中草药标准和要求加以管理,绝大部分中草药市场的中草药原料质量不合格,达不到标准要求。
用完全西医的标准来对传统世家的中草药汤剂丸粒进行管理,背离中医药核心原则,把自制传统中草药列为假药严厉处罚,人为消灭很多中药制品。
用美国标准来强制要求我国中药企业标准化改造,强行投资约8000亿元改造中药厂商生产线和设备配置,导致众多中药厂商破产倒闭,大规模人员失业。
对最应该保护的知识产权,漠不关心,在国内严厉打击中药制剂,却又听任美英日抢注中药配方专利。已经有成千项中药配方专利被美英日抢注成功,主管部门毫无作为
未来作为无数中药发明发源地的中国人民,恐怕要给美英日专利拥有者缴纳专利使用费才能使用,大家觉得中药真的一文不值,美英日为何如此急不可耐抢注中药配方专利?难道主管部门没有失职渎职和吃里扒外为虎作伥之嫌?难道消灭国内中药,不是为西洋国家和企业抢注产品配方打开方便之门?
第四、消灭中医师消灭中药门诊
中医师职业资格,需要正规院校四年以上学历,还要英语考试。这样的规则等于直接斩断了传统中医学徒的生存之路。另一方面,主管部门又开设一到三个月的针灸培训班,颁发证件上岗,这是何等神经错乱的操作方式?
中医针灸不经历数年的反复学习和临床实践,怎么能够达到上岗标准?制造这些针灸师上岗,是给中医帮忙还是添乱?难道不是用行动砸中医针灸的牌子?
不许自制中药制剂,已经从中药断了特色门诊之路。这还不够,规定三百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和为数不低的注册资本许可。
三百平方米什么概念?等于三套房子的商业铺面,当然起码比同等住宅租赁成本高一倍,等于观上让本来薄利的中医药门诊无法维持下去。首先达不到营业条件,第二即便达到营业条件也维持不下去绝大部分唯有倒闭之路。
有关部门的振兴中医之路就是此等操作手法,简直匪夷所思。任何一步措施都是在摧残羸弱不堪的中医中药,进一步走向不归路,而给外资外企和海外资本豪强开辟市场通道。难道不是?
第五、控制舆论
中医舆论环境恶劣,除了极少部分时间,比如毛泽东同志倡导和推动大批量培养半农半医的土医生。表现出色有优异的土医生,也不是因为医术和服务被宣传报道,而是挂上学雷锋旗号被世人所知,才衍生出”赤脚医生”这个富有时代气息的鲜明称谓。
党中央国务院派赤脚医生作为中国代表团正式代表,在国际卫生组织大会上发言,客观为第三世界国家树立典范。毛泽东同志严厉批评卫生部变成了为城市老爷服务的部门,干脆改名叫城市老爷卫生部算了,表明毛泽东同志心底对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农村群众健康福祉的高度重视。
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新四军老战士也是中医世家的吕炳奎在2002年11月15日透露,现代教育报编辑郝光明,当时年仅28岁,对中医药处境做了充分调查,在2001年10月写出了“救救中医吧”的系列报导,对中医药学的失落痛心疾首,但之后他不知去向,下落不明。
涉及中医药的很多新闻报道,充满了负面消息,客观上起到了贬损中医和抬高西医的客观效果,相当于替西医给民众洗脑;却极难以看到对即便旧社会已经名满当地的特色中医世家的正面报道。

比如单单宁波,就有陆氏伤科、钟氏内科、董氏儿科、宋氏妇科四大家最为出名,最长的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但都处于步步萎缩状态,痛惜后继乏人。

很多舆论平台包括体制内电视台和报纸杂志互联网,唯利是图,丧失基本公正性和客观立场,要么为西医西药张目,要么为”某田系”那样的为非作歹团伙摇旗呐喊,助纣为虐,要么成了国际医药资本豪强的马前卒和帮凶。

第六、罪恶的幕后黑手

最近新冠肺炎疫情,不少国人感叹为何我们一帮疾控领域的高官和一批西医院士都在热衷在美英刊物发表论文,热衷替幕后有制药基金和制药跨国集团的药物和开发疫苗奔忙(包括那些个钟高李),引发很多国人愤怒,阁下看清幕后就明白咋回事。

美国人汉斯·鲁斯克撰写过一本揭露《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将洛克菲勒对中医的阴谋策划和盘托出。

洛克菲勒集团策划了一个阴谋,于1915年在中国成立了某协和医学院,把西医打进来,并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免费培训中国人学习西医。

这个基金会给中国教授西医的学校赞助,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给这些学生并通过这些学生给中国人灌输这样的思想:即放弃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而相信昂贵的西药。

但中医是安全有效且廉价的,竞争力非常强,怎么绕开这点呢?通过“科学”!于是洛克菲勒财团打着“科学”的旗号说:中医不科学。参见笔者的西医的科学谎言

如此绕开中医核心竞争力,从思想上灌输科学是最好的,中医不科学,所以中医不好。这使得自古以来为中国人所发展的中医学逐步消亡。同时洛克菲勒集团也收买文人、收买媒体、收买社会精英从体制内来批评中医。

洛克菲勒财团在政府体制内推行取缔中医、提倡废医留药(竟然有如此荒唐的逻辑不少官僚还照单全收)等等。发挥西医在手术、抢救方面的优势,因此洛克菲勒集团的医用器械、西药的销售量大增。

大清王朝末期采取以洋压汉政策,连帝都皇宫的太医院都被废置,中医境地可见一斑。大量的官派西医留学生归来,这些日后越来越受到重用的学生成为一致反对中医的急先锋,也成为中医掘墓人。

看清一百多年以来帝国列强在医药领域长远布局和人才豢养政策,大家就该明白,那个发表几百篇学术论文,没有一样可用的应用成果,也没有任何一项有中国人知识产权保护的成果问世,却三十年不间断从留学进修到拿学位一直得到英美基金资助,盘踞中国有关机构高位,却忙于给基金搜集资料合作开发。

背后逻辑还不清楚吗?难道不是为制药基金和制药集团服务?很多国人还幻想着这种人全心全意为国民服务?恐怕太天真。一百多年来,西方制药集团打着基金的旗号,培养精英人才,登上中国体制高位,意欲何为?

事实上一百多年来,中国体制的政策背后,都能看到被操控的身影,这就是中医苦难的凄惨现实困境。把医药产业化,为列强敞开大门,逼迫无数医疗工作者为工资和福利挣扎,逼迫医疗机构一步步陷入既定的轨道牟利,逼迫无数无证传统医者流浪行医挣扎在生死边缘惨不忍睹,这样的逻辑难道是出于爱护保护国人的健康?有任何的事业和使命感存在?别做梦了!

小结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如此对待自己民族精华。旧中国中医,是豪强奴隶和附庸工具,得不到应有地位和尊重。现代丢掉中医传统理论逻辑内核,给中医打上守旧落后标签,舍本逐末,打着现代化旗号断章取义,毁灭中医。
新中国医药史,尽管党中央国务院明确提出要求,反复强调,但是由西医把持的主管部门,初期明目张胆被制止被撤职,转而变成长期阳奉阴违,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红旗反红旗,冠冕堂皇强词夺理,实质上干着消灭中医勾当。
惟有摆脱黑手操控,让医药成为终生追逐的事业使命和人生梦想,让悬壶济世重新焕发活力,优于西医药的系统理论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才能在借鉴和包容西医药中,为中华民族灿烂辉煌赢得应有的尊严和荣耀,保护国人!

?中医生存与局限

关于中医自身话题,本来就是个庞大的课题,笔者在此只说三点,即正视自身的不足和问题所在
中医这个词,严格来说并不准确,是相对于西洋医学的概念,准确说应该是诞生于公元前26至22世纪,也就是距今四五千年的岐黄医学理论,逐步繁衍发展而来的中华民族医学系统理论方法。姑且暂用中医来阐述。
《黄帝内经》、《难经》(医学疑难解答)、《伤寒杂病论》(汉代成型的临床医学著作,也含有传染病理论)、《神农本草经》(成型于东汉年代的药物学集成),形成了生理、病理、诊断、治疗、预防、临床、传染病及药物等古代大健康医护体系。四部伟大理论集成,跨越四千年以上独领世界风骚。
第一、工匠生存法则和家族师徒传承
尽管这些经典著作和后来演变发展,都有很多书面记录,然而基于时代背景的文盲甚多,读书人限于小范围学而优则仕,绝大部分人没有人引导是无法学习和掌握高度概括的理论,并应用于临床实践开方抓药制药治病救人。
几千年来因此行医成为一种工匠式职业,地位不如官员,不如读书人,甚至不如农民。士农工商,官员和读书人算是上等人,有地农民次之,工匠第三等,只略微比不受人待见被视之为投机渔利的商人略微好一点。
当然在工匠之中,恐怕比木匠石匠稍微好点,但问题也很突出,衣食无着属于普遍现象,毕竟多数情况下只有皇帝才有医馆和成群的医者,豪门才会养那么个别的医者,绝大部分医者能开馆行医的数量有限,尽管各地都有。
普遍性文盲背景下,医者的文化水平不会太高,真正读书人是志向做官。缺乏社会性普遍化的医学系统教育,那么家族传承和师徒传承成为必然。基于现实社会普遍状况,想从普通百姓赚钱养家不大可能,最多维持。
惟有豪门患者才出得起大价钱和赏金,因此对于疑难病症医治,往往成为谋生赚钱主要渠道。就像我们现在很多人做生意,小单不赚钱,靠大单赚多点儿才能维持下去。苦苦修炼独门绝技,解决疑难问题,自然成为医者诀窍。
这种诀窍往往积累了多年甚至很多代人的传承优化,自然不肯轻易示人,传男不传女和仅仅传给个别人而不是普遍性传承,就成为不二法门。从社会意义上说当然阻碍了技术进步,然而却是世家和师徒的生存法宝。
打破这种怪圈,让很多中医绝学绝技普及,一方面需要教育文化普及,现代基本具备条件,另一方面需要形成稳定机制,让这群人不为生计发愁,衣食无忧方能在一定程度和一定范围内开放绝学,符合价值规律成为公共财富。

第二、夸大和装神弄鬼

世界善恶有道,一方面任何一个数以万计数以十万计的群体,都难免出现害群之马,这属于正常现象。

其次,历朝历代都会有半桶水的医者,因为种种原因生存不下去,而又无其他技艺甚至自身本来就是残障人士(历代都有很多残障人士习医从医),为了生计被迫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当饥寒交迫无所依托之际,难免夸大其辞。

多数人多数情况下,往往聪明医者会看患者病情决定是否医治,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无能为力之际医者会言明。冒险救治或者夸大疗效,是冒着巨大风险的行为。

现代社会中医,往往自身难保生活,已经没有条件像历史上那样收徒数年悉心培养引导熏陶训练,因此只懂皮毛的医者更多。像卫生部门培训一到三个月发放针灸资格证书的行为,简直更是无耻之尤。这是制造假针灸师!

当然最近三四十年出现了某田系那样的团伙作案弄虚作假猖狂至极,但这几本不是中医群体的主流和使命担当。真正的医者道义伦理,干不出这等勾当。恰恰是为非作歹的医者,能够生存暴发,这恐怕该归于监管范畴。
第三、中西医哲学
这不是言过其实?当然不是。笔者最近思考中医和西医都是社会环境产物,当然包含有哲学伦理原理。
中华民族很早就认识到人与自然界、人类社会本身,存在着复杂的依存关系。中医的系统论、阴阳共存理论(失去对方就意味着自身灭亡)、鲜活的有机体理论都是属于超前的哲学思维。在中国式东方哲学中,大多不是彻底消灭对方不择手段将对方置之死地的逻辑,更多是弱化、包容、消化等等。

以细菌和病毒为例,西医是消灭致病细菌和病毒,中医有个”祛”字很贴切,意思是赶走或者不要造成危害,是逐步和进程,而不是获利全开消灭。因为凶猛的不择手段的消灭,有可能在消灭的同时,衍生出其他附加问题,这就是典型的全局式整体式思维逻辑和行为方式。

所以中医治疗,充分考虑附加影响,并同步采取措施予以修正和弥补。所以中医有表里寒热虚实阴阳等对立统一的治疗理念和方法,西医完全不存在这些看起来非常抽象而又共存的理念,更不存在这种行为方式。

在西方人思维逻辑和行为逻辑里,也无处不在体现这种差异。最近几个月的南方城邦暴乱,近年美国对舆论的操控,对中方企业的极限施压,无处不在。能够和看起来无法共容的事物共存,这就是中国式哲理。

比如很多人巴不得把所有汉奸间谍统统消灭干净,这就不是东方思维逻辑,中国哲学知道汉奸走狗买办永远消灭不完,干嘛要彻底消灭?当然也不能让他们过于嚣张猖狂,危害社会。在医学哲学上,中医同样包含这种哲学。

同样以非典禽流感和新冠肺炎为例,中医的手段方法和逻辑,其实很简单就是强化自身免疫力尤其是容易被损害的器官和系统的活力,让自身的强大来压制住控制住抑制住病毒扩张蔓延,病毒自然被蚕食消化祛除。

非典时候北京一帮医生胆敢给总理打保票,稍微分析就敢拍胸脯说一到三天让患者体温恢复正常,哪位让那些西医不管是院士还是什么专家学者敢如此同步担保?

图片来源新华社

看到中医被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地践踏蹂躏和摧残,不禁悲从中来!不管遇到多少艰难险阻,乐趣无穷的中医吸引着中华儿女前赴后继探索其中无限奥秘!
不知道是不是要像那批院士那样,在中国人民抗战疫情紧张急需时刻,非得写成英文发表在英美刊物上,先得到洋人的认可,然后再翻译成中文,还没有版权,国人才有资格看?这是什么自信?中医走这样的路,谁的悲哀?!

让我们向苟延残喘在中医领域的坚定捍卫者致敬,你们是医院效益最低的部门,是收益最低的同类岗位,希望继续坚持,光明就在前方,我们一同努力!

★推荐本号精彩文章

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都是顶层权利

▲解析美帝资本权贵集团心心念念的梦想到底想干啥?

经常听说俄罗斯要急眼,到底啥事儿会让他们真急眼?
特朗普和克林顿一家子笑得如此灿烂,相信会清算?别逗了!

文章发布第二第三天就有相关措施出台,挺有意思!


数以万计的老朋友尚未回归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而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方便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