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支击败过美苏英三方的解放军部队



在人民解放军中有一支功勋部队,它自建立便是我军中当仁不让的主力部队。在它光辉的历程中,先后与英国、美国、苏联的军队交手,均取得了胜利,立下赫赫战功,也成为解放军中唯一一支与英军、美军、苏军作战过的部队。
这支部队就是23军,原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就是23军67师。23军的前身是方志敏的红军第十军团为基础组建的红军闽浙军区挺进师,后来抗日战争爆发改编为新四军第2支队第4团。这就是新四军中赫赫有名的老4团。
1941年新四军重建军部后又改编为第1师第3旅,向来是新四军中的主力部队。1945年9月又改编为华中野战军第8纵队。19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首任司令员就是有“拼命三郎”之称的虎将陶勇。
华野4纵队一直都是粟裕手上的拳头部队,与第1、6、9纵队并称为华野四大主力。后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又改编为第三野战军第23军,编入第七兵团。
一、紫石英事件力挫英国海军重巡洋舰
1949年4月,解放军大军云集江北,准备渡过长江解放全中国。第23军在东突击集团内由第十兵团指挥。4月20日,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不顾解放军警告,派出紫石英号护卫舰开往南京。
英军认为解放军根本没有胆量向大英帝国皇家海军开炮。傲慢的英国人显然想错了,此时的解放军岂是100年前孱弱的清朝军队。解放军第8兵团所属炮兵见紫石英号不听警告,立即开火。
紫石英号舰桥被直接命中,正、副舰长均负重伤,前主炮被击毁,舰体被洞穿,船舵被卡死失去方向控制被迫停在长江之中。随后英军伴侣号驱逐舰从南京赶去救援,再遭解放军炮兵打击,舰桥也中弹,舰长负伤,两座前主炮被击毁。伴侣号被迫狼狈逃窜。
4月20日18时,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可英国海军远东舰队副司令亚历山大·梅登中将不知死活,居然率领伦敦号重巡洋舰和黑天鹅号护卫舰再次驶入长江。
4月21日晨,伦敦号与黑天鹅号进入第23军渡江作战地域,在江面抛锚停泊。遂遭第23军68师202团炮兵火力打击。伦敦号重巡洋舰和黑天鹅号护卫舰均被击伤,伦敦号舰桥也被击中,舰长负伤。202团团长邓若波也在交战中阵亡。
在之前的战斗中解放军打击紫石英号和伴侣号倒也罢了,可这次被23军打的伦敦号可是重巡洋舰。该舰在1941年完成大规模改造,改造后排水量9750吨,舰员685名。
舰上拥有双联203毫米炮4座、双联102毫米炮4座、八联2磅乒乓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10座,还可载水上飞机1架。
23军炮兵装备的基本是日制105毫米炮和75毫米炮,威力根本无法和203毫米舰炮相提并论。英军舰炮的火力密度、持续性、防护水平以及杀伤威力都高出23军炮兵几个等级,可是在交战中伦敦号被打得非常狼狈,只是因为我军缺乏穿甲弹,才侥幸未被击沉。
在被202团炮兵打击后,英国海军放弃了武力对紫石英号的救援,一改之前猖狂的姿态,至紫石英号被扣留的3个月时间内甚至没敢提出抗议。无计可施的英国在1950年1月5日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

紫石英号事件也终结了从1840年起西方对我的炮舰政策,从此再无外国军舰敢随意进入中国内河。第23军的大炮轰醒英国人对东方的幻梦,充分证明了那句西方谚语——真理是在炮弹的射程之内。

二、T字山逞雄,整个美国家喻户晓

打英国人,23军是和兄弟部队一起打的,对付美国人则是以一己之力让山姆大叔下不来台。23军打出了让全美国都家喻户晓的一战,那就是抗美援朝战争中著名的T字山战斗。
23军在1952年12月29日接替38军防务进入前沿,才接防不久,美国人就准备给他们来个下马威。
上甘岭战役后,美军对志愿军的坑道工事头疼不已。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国远东地区总司令克拉克上将策划进行一次空地协同作战试验。最初的时候美军只是想进行一次演习,可受领任务的美军第7步兵师师长史密斯少将认为与其进行演习,还不如在实战中选择一个中国人的阵地试试手。
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中将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上甘岭战败后他可一直不服气,史密斯的建议实在正中他下怀,他认为这是报仇的一次好机会。
美军经过深入探讨,范佛里特遂决定对拿23军的阵地,也就是志愿军205高地进行步、炮、坦、空协同突击作战。因为城山、芝山和205高地所构成的防御体系形状像T形,所以美军称为T字山,史称T字山之战。
美军的计划是:
1、在正式作战D日开始前首先出动125架次战斗轰炸机和8至12架由雷达操纵的轻中型轰炸机进行空中火力打击。
2、在空中火力打击后,由第57野战炮兵营在1月12日至20日每日向T字山区域发射1000多发炮弹,共计1万发。
3、以美军第7步兵师第31团第2营配属第73坦克营,在第57野战炮兵营18门105毫米榴弹炮及7个队属炮兵营的78门轻火炮和32门中型火炮支援下实施进攻。
4、在美军步兵进攻时,美国远东空军第58战斗轰炸机联队的24架F-84战斗轰炸机编组对空军侦测好的目标进行A计划轰炸;另外24架F-84战斗轰炸机分为3组,每组8架由美军第7步兵师战术空中控制组指挥进行B计划轰炸;上述每组8架F-84战斗轰炸机再分成2组,每组4架再由美军第7步兵师战术空中控制组指挥进行C计划轰炸。一共进行18个波次。
5、1月25日为D日。
23军防御T字山的部队仅有67师201团1连1排(加强2排4班),共计4个班,能得到少量营属迫击炮支援。我们的计划是:以观察员和值班火器配置于前沿,其余人员位于坑道内。如敌步兵进攻,则以第1、3、4班在表面阵地抗击,第2班为预备队在坑道内待命。
1月24日,美国空军再次进行全方位火力打击,投下136000磅炸弹和14个凝固汽油箱。
D日,也就是1月25日晨,美军步兵和坦克进入进攻出发地域的同时。美国空军24架F-84战斗轰炸机出动80架次,进行了前四轮轰炸,投掷1000磅炸弹160枚。
空中火力准备结束后,第73坦克营派出15辆坦克首先发起佯攻,并以坦克炮直瞄火力进行点对点打击。在坦克攻击的同时,8架F-84战斗轰炸机又配合进行了一次空中轰炸。
随后,128门火炮组成的美军炮兵群开始了炮兵火力准备。接下来登场总该是步兵了吧?不。也许是上甘岭战役留下的印象太深,美国人把这次进攻协同搞得非常复杂。8架F4U战机又紧接着出现在空中,开始了它们的表演——施放烟雾弹。
美军的表演果然如同演习一样精彩,空军、坦克、炮兵轮番上阵,只可惜缺少观众。在美军刚开始进行空中突击时,志愿军201团1连1排就钻进了坑道,他们只能遗憾地用耳朵欣赏美军盛大的烟火表演。
1月25日12时,美军步兵终于在坦克引导下登场了。既然其他兵种这么卖力表演,美军步兵也不能落后啊。美军31团2营营长菲利普少校命令兵分三路:右路1个连加7辆坦克佯攻芝山;左路1个连加6辆坦克负责切断205高地与其他高地的联系;中路主攻,由20辆坦克引导E连进攻205高地。
E连首先派出2排充当突击排,据美军称这个排已经经过9次演练,闭着眼睛都能完成任务。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美军E连2排还得到了喷火2个组的加强,并有1个连的坦克炮负责对志愿军火力点定点拔除。
1排官兵作战经验丰富,对美军的套路早有研究,一见美军炮兵火力延伸,就纷纷跃出坑道,进入了阵地。3班副班长陈志一马当先,带领自己的战斗小组率先进入阵地。
陈志进入阵地非常及时,因为之前强大的火力支援,志愿军被牢牢压制在坑道内,当陈志小组进入阵地时,美军2排已经接近山脊。可是陈志还是快了一步,正当美军2排以为阵地的中国人都被强大火力击垮之时,他们享受到了机枪子弹的招待。
说实话我不明白美军之前怎么进行9次演练的,遭到机枪射击后,这些美国人不约而同做了同一件事,跳进了一个凹部以躲避子弹。以前说过,在战场上这么做是非常愚蠢的。
果然,志愿军看到美军傻头傻脑聚在一起,都乐坏了,手榴弹像冰雹一样飞进了这个凹部。美军E连2排转瞬之间出现大量伤亡。
不过,应该说美军2个喷火组比步兵勇敢多了,他们立即向前试图用火焰喷射器阻止志愿军继续投掷手榴弹。但一个组的喷火手直接被我军击毙在地,而另一个组非常不幸,火焰喷射器故障。躲在凹部的美军步兵真是倒霉透了,他们指望不上喷火组的兄弟救他们命了。
菲利普少校发现2排已经失去战斗能力,急忙命令E连1排上去支援。可是很不幸,美军1排发现志愿军的机枪打得非常准,他们根本上不去。而该死的坦克却拿这些火力点没办法,炮弹似乎永远都偏离目标。其实志愿军这个排只放了部分兵力在表面阵地作战,其他人员都在坑道内待命。
眼看对付机枪火力点最有威力的直瞄武器都不起作用。进攻的美军2个排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每半小时进行一次的空中支援上。可是很快美国空军也成为这些大兵们咒骂的对象。步兵认为F-84战斗轰炸机的投弹对战局根本毫无影响。
菲利普少校被迫动用最后1个排,他命令3排也攻上去。得到增援后的美军攻势稍有起色,志愿军201团1连1排排长重伤倒地,战士们也出现多人伤亡。
可是这个排越战越勇,意气奋斗志昂,陈志主动代理排长,全身着火,耳朵烧成焦炭依然奋勇指挥作战,连续击退美军五次进攻,而陈志自己英勇牺牲。后陈志追记一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眼见第3个排上去还是无济于事,美军31团团长科恩上校制止了继续进攻,命令取消战斗,全部撤退。
T字山之战,23军67师201团1连1排以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力挫美军,仅伤亡11人,毙伤美军31团E连150余人。
除了人员伤亡外,美军还消耗了360000磅炸弹和22个凝固汽油箱、12000发105毫米炮弹、75000发50毫米和40毫米炮弹、2000多发90毫米坦克炮弹和75000发直径较小的炮弹、4500多发迫击炮弹、50000多发机枪和步枪子弹以及650枚手榴弹,却取得了惨败的结果。
但是比战斗失败更让美军丢尽脸的是,在战前美军自以为胜券在握,甚至邀请记者现地观摩,并且还发给记者资料汇编和方案说明,然而战斗的结果让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此时美国国内反战情绪十分严重,被邀请来观战的记者们将所见所闻全部写上了报纸,美国舆论顿时一片哗然,这次声势浩大的烟火表演,也成为家喻户晓的笑话,甚至引发了国会调查。

除了T字山之战,23军还让美军第7步兵师又丢了一次脸,那就是好莱坞影帝格里高利派克主演的电影《猪排山》讲述的战斗。与电影情节截然相反的是,美军第7步兵师在猪排山损失了3500余人,失去战斗力,被迫主动退出战斗。

三、三战珍宝岛,战斗民族不过如此

继长江和朝鲜半岛之后,中苏边境的珍宝岛成为了23军大显身手的新舞台,北方的战斗民族也成为了继约翰牛、山姆大叔之后又一手下败将。
1969年,中苏之间经过漫长的论战,终于擦枪走火。
苏联不仅多次蓄意造成边境冲突流血事件,还严禁我方边防人员进行正常巡逻,作为对苏联挑衅行为的回应,同时也是为了捍卫我国领土,中央军委决定进行反击。1969年1月25日,黑龙江军区提出在珍宝岛地区进行反击作战的方案。
这个反击方案进行了周密准备,为了确保作战成功,参战部队都是精心挑选地精兵强将。我军从三个军抽调三个侦察连,其中便有23军73师217团1连。
每个连都有两三百人,训练和装备配备都是有针对性的。而且仗还没开打,临时指挥部就已经设好了。指挥部中架设专线,前线的任何情况都可以第一时间汇报给中央。
对于我军来讲,最大敌人反而不是苏军,而是极致的严寒,珍宝岛地区在冬季常年温度保持零下30多度,如果进行作战,首先便要将这一极端天气克服,我军战士们高喊着“保卫毛主席,打败新沙皇”的口号,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训练,最后战士们能在纷扬的大雪中潜伏达六个小时。
我军紧密准备,2月21日,在饶河边防总站召开了战前会议,会议中把珍宝岛战场设为三个阵地,我军将士预先进入设伏,23军的部队主要负责2号3号阵地的作战任务。
我军的作战方案是由边防站副站长孙玉国带领小分队上岛巡逻,引诱苏军进入我军预定的设伏地域。会议约定,动手的暗号是“打倒苏修,保卫祖国!”
3月1日,反击部队开始集结,设伏部队提前上岛,3月2日上午8时,孙玉国带领巡逻分队登岛执行巡逻任务。
对面的苏军发现后,立即出动70多人,分乘2辆装甲车、1辆军用卡车和1辆指挥车,从苏联境内分路向珍宝岛急进,接近珍宝岛后,苏军列开战斗队形,分为三个小组呈包围态势向我军巡逻队进逼,情况十分危急!
我军巡逻队退到距潜伏阵地十多米的地方与苏军展开对峙。对峙的过程中我军再三警告,让苏军退出我国领土,入侵的苏军不顾我军向其发出的警告,突然开枪射击,先后打死打伤巡逻队6人。
见到苏军开枪,我军也不再犹豫,各个阵地火力全开,苏军被扫倒一大片,登岛的三个小组有两个基本被全歼,残余的苏军只好依托两辆装甲车顽抗,战斗过程中,23军73师217团1连副连长王庆容英勇牺牲。
由于受到地形限制,如果要吃掉这股苏军,势必要迂回包围,但极有可能暴露在苏军的炮火之下,何况边境冲突,并没全歼苏军的必要,战斗至上午10时30分,吃了大亏的苏军灰溜溜的撤出了战场。
战后总结,苏联人哀叹,当初凭借冰天雪地打败了德国人,如今同样环境却输在中国人手里。不甘心的苏军随后又连续组织两次进攻,都被布防严密的我军所击败,不仅留下了大批尸体,还留下了一个特殊的礼物—1辆T62A型坦克。
这辆坦克后来为我军军事装备发展提供了极大帮助。如今陈列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向每一名参观游客陈述着人民军队为了保卫国家而做出的累累功勋。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快关注,朋友到家啰?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最好的赞赏是转发
思想更璀璨,就愛点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