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根本属性

作者/明海論策
来源:爱特龙江原创
美元信用命悬一线,美国破产危机四伏,金融动荡利剑高悬,国际政治动荡不知何时引爆矛盾,令人忧心。
国际化中华复兴伟业,国际货币事关自立国际社会根基与重大利益安全。在面临重大潜在风险情况下,积极夯实中立独立工具性以及安全、稳定的国际金融工具,对保护发展成果与夯实后续根基,对中国及国际金融影响重大。
世界各国各族人民政治经济文化交往加深,不论冷战热战,国际货币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国际金融已经高度大众化,成为民众绕不开的日常工具。
各国为应对可能出现崩溃性危机,大国重拾黄金储备。然而现实上,回归黄金白银作为结算货币,意味着全球经济互信和信用货币体系彻底崩溃,危害性令人不敢想象。
?爱恨交织的美元
第一、美元由等同黄金到纯信用货币
二战结束,美元仰仗美国强大实力,逼迫英镑让位,夺取国际货币龙头地位,成为国际交易硬通货。核心基础是美元与黄金固定兑换,让美金具有无可比拟的坚实可信度。
东西方冷战背景下,美国图霸全球受挫危机爆发被迫放弃美元与黄金固定兑换,意味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成为纯信用货币。然而很快与各国刚需的石油捆绑,延续了美元信用。当然与人们没有更多选择有直接关系。
第二、美元自我异化为强盗工具和战争手段
进入新世纪以来,尤其是最近数年,美国频繁利用美元及其结算支付系统,对委内瑞拉、伊朗、朝鲜、土耳其等国进行打击,违反联合国宗旨原则,给一些国家经济活动乃至民众生活,造成严重破坏。
尤其过分的是,美国扣留美元资产,转用于支持别国分裂势力和扶持反政府势力,让所有国家不寒而栗。
第三、若美元危机可能诱发群体性竞相踩踏
美国联邦债务超过23万亿美元,超过美国GDP总额,整个美国债务已经高达40多万亿美元,典型的寅吃卯粮,难以为继。即便加上海外不到10万亿美元资产,也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破产境地。按照最近十年的债务膨胀速度,每年增加万亿美元债务轻而易举,债务仍然在膨胀。
目前看不到美国深彻变革希望,按照美国自己估计,用不了十年仅仅美国联邦债务将高达30至40万亿美元,美国联邦债务已成令全世界提心吊胆的巨大无比的雷!
美元信用越来越明显向庞氏骗局演变趋向,美国自身产业空心化和习惯性对列国敲诈勒索,加上美国资本市场投机盛行,数倍数十倍杠杆操作买空卖空,进一步放大风险。
一旦出现信心崩盘和信用链条断裂,有可能诱发争相踩踏出逃,给全球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美国的政治体制,总统和议会产生办法和受资本豪强深度裹挟的现实,让有识之士看不到扭转困局的希望。
第四、缺乏与美元相比拟的替代选择
目前情况看,普通大众并不彻底了解情况的危险性,大家习惯于甚至偏爱美元作为国际交易结算之用。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在海外尚有数万亿美元资产,足以支撑。
殊不知,若美元体系崩盘,所有美元资产都必然会大幅缩水。就像任何公司健康经营条件下,任何资产价值都有合理保障,而一旦破产清算,所有资产价值都势必打折。苏联就是前车之鉴,资产缩水竟然高达万分之一地步!
大国普遍性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不能不说有防备美元万一崩盘,提前预防的心思。俄罗斯最近几年抛售90%以上美元外汇储备,转而增加黄金、欧元、英镑、人民币储备,有美俄关系因素,也有美元信用恶化因素。
委内瑞拉伊朗都是深受美国的美元战争手段攻击,始终都在寻求替代美元的解决方案和路径,为何不彻底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他们的顾虑和担忧何在?值得深思!
?中国摆脱美元具有历史必然性
第一、中国的防波堤
新中国前三十年,除了从苏联贷款和获得援建项目,受到西方世界集中围堵制裁,长期依靠节衣缩食原始积累,人民币与美元等国际货币的关系并不紧密。与物资财富积累增长配套发行人民币,几乎没有通货膨胀,长期稳定。很多项目依靠原始的大规模人力完成,比如数万个水库。
改革开放后,引进国际资本技术与管理加快建设步伐。为防止国际金融冲击国内市场,保持物价稳定,采取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下的外汇管制手段,非常明智而且必要。
第二、被动与美元绑定
随着数十年改革开放扩大,我国持续成为吸收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庞大的外汇兑换为人民币之后,长期累积效应等于用美元转换为人民币持续大幅度增加国内市场的人民币供应量,带来部分资产泡沫化和通货膨胀压力,人民币变相与美元绑定,使得人民币失去了独立地位。
这客观形成美元仰仗石油结算、人民币购买力共同支撑格局。实例就是十年前国际金融危机,美元摇摇欲坠,人民币不贬值成中流砥柱。
第三、预防美元崩盘
美国已经放风,要发行50年乃至100年期的国债,这是什么概念?目前30年期的国债,是提前吃儿孙还嫌不够,要透支三四代人,已经越来越危险。
原本笔者预判美元会在二十到三十年范围崩盘,从近年趋势看,完全有可能更早爆发系统性危机。甚至有可能在二十年甚至于十年内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
有专业人士预计,2028年美国联邦债务总额有可能上升到40万亿美元,近期美元国债拍卖越来越难,美联储直接供应美元,就是纯印钞!
?工具性职能货币的核心逻辑
第一、国际货币是一切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刚性需求
全世界仁人志士,都意识到美元已经陷入泥潭,却无法摆脱对美元的严重依赖,有三点最根本原因:
一是每天百万千万人员流动,每天千亿美元的国际交易,国际货币工具就像空气和水一样,分分钟离不开;
二是美元有全球性支付和结算系统平台支撑(尽管有被美国跟踪数据与制裁风险),欧元、日元、英镑和瑞士法郎都不具备,当然比人民币全球支付系统更完备;
三是东方的人民币长期被抹黑,我们也没把属性、功能与承诺讲清楚,信任基础不够扎实。如此,尽管不喜欢却不得不用美元。
第二、重新定义国际货币的属性与功能
千百年来的国际货币,一直是以贵金属的黄金白银作为结算工具,近代才有英镑和美元先后作为主流国际货币,演变为信用货币并阶段性与黄金白银挂钩建立信任。
从最原始的国际货币黄金白银看,其实本质属性是中性的并不带有任何国家民族色彩,与意识形态和政治无关。
大国增持黄金储备,与当今世界每年数十万亿美元或者说百万亿人民币规模的交易,千吨级黄金储备属于杯水车薪。现实国际金融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黄金交易局面,储备黄金属无奈之举。
美国用美元支付和交易系统来制裁别国,已经丧失了国际货币最本质最核心的中立性,也丧失了工具性功能。无数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似乎看透这个核心本质,但又缺乏合理对策应对。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或者说在天下建立信任,必须从最核心最本质中立性、工具性基础做起。换言之,任何国家民族无权对别国使用国际货币,进行政治性限制,或者作为敌对制裁手段,除非联合国宪章公约有明确规定。
第三、国际货币安全性独立性、稳定性与责任归属
安全性容易理解,实物货币化及国际货币化,人们最基础刚性需求是安全性,至于增值倒是其次。如果安全性无法保障,一切无从谈起。
独立性稍微复杂一点,但也易与理解。如果一种货币与其它货币绑定,或者间接绑定,就没有独立性可言。比如香港的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事实上就是美元附庸,没有独立性可言,也就失去了作为国际货币的可能性。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最大障碍,就在于与美元的过度紧密关系。或者说,必须走出美元阴影,人民币才有完整的独立性可言,也才有成为国际货币的基础条件。
稳定性是对实物资产对应关系稳定,而不是与其它任何波动性货币稳定,这才是根本问题所在。
打个比方,如果在国际金融市场动荡格局下,货币与大宗物资或者标准实物保持稳定兑换关系,那就具备国际货币的物资基础保障。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排除了小国、小规模物资供应能力成为国际货币的可能性。
中美作为全球绝大部分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依靠自身物资保障能力,有可能达标;而日元英镑瑞士法郎之类,因为对应的物资保障能力有限,不可能成为最主要的国际货币和储备货币。
任何货币都有发行方,国际货币当然有发行方。美元的完整称谓,是美联储的信用券,根本不是美国政府担保发行的国家中央银行正式货币,美元就是打的白条。
曾经有多位美国总统意图从美联储夺回货币发行权,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美国央行为基础的国家货币体系;那些总统要么死于非命,要么遇刺受伤,再也没有美国总统提及收回货币发行权,缘由是资本势力太强大。
金融行业都知道,虽然美联储承担着美国央行职能,然而美国政府自尼克松废除美元与黄金固定兑换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国政府就再没承诺为所发行的美元,承担任何实物兑换的责任和承担美元信用的义务。
换言之,美元白条有一天崩溃,没有任何人承担责任弥补损失,美元就会变成废纸,这才是令人深感恐怖之处!
人民币安全稳定性,是由中国统一完整的独立主权控制力所保障,独立性由自身的财富创造能力、实物兑换保障能力,包括可以用稳定的人民币在世界上购买到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实物物资,这种能力全天下无出其右。
币值独立稳定完全可以建立在人民币计价物资相对稳定基础上,至于高端军事装备、石油等少数实物,天下已经习惯全球性剧烈波动,无须过于担心。
人民币是国家主权货币,凡是在人民币国际结算系统内,中国承诺提供国家信用担保,从而堵住美元无人担责这个最大最深漏洞,树立世界货币担当。
重建国际货币理论,既是对现在所出现的部分国际货币武器化、国际货币终极责任缺失的斗争性回归,也是重建国际货币体系的必要基础,更是国际货币长治久安的核心基础,是对国际性货币霸权的釜底抽薪斗争策略
关注本号看更多精彩

?汇聚十万豪杰关注
阅读原文赏愛之米庄园
最好的赞赏是转发
思想更璀璨,就愛点“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