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解决人口问题,请先尊重人的问题


想要更多的孩子?

那我们有没有为那些新生命自由、平等、幸福、或者最起码——安全的成长做好准备?


各位好,本想今天休息一天,不更稿子了,但今天看了两个新闻,有点感触,跟大家简单谈一下。

第一件事,是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报告,在推迟许久之后终于发布了。正式公布的八个公报证实了早前人们的一个猜想——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又降了,2020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200万人,相比2019年的1465万人减少了265万人。
我对人口学没有太多的研究,多说什么又怕被人扣帽子说是在过度渲染。这个数据大家自己看吧。
反正自从放开2016-2017年放开二孩出现所谓的“生育小高峰”之后,中国人口出生率已经四连降,而且下行趋势不得不说是较为陡峭的。
这个趋势,我不知道,有关方面是不是做过预估,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减少、以及中国特有的“未富先老”问题都是横亘在我们未来的大山,希望社会能提前有所准备吧。毕竟这种治理是个难题。
而以日本、欧洲等少子化先行国家的经验来看,少子高龄化的预期一旦产生,影响紧接着就会发生了——比如我看到今天数据公布之后,很多网友留言就在讨论,中国的养老保险能不能撑住,将来会不会变成庞氏骗局的问题了。所以这事儿的很多影响,也许比我们预期来的快。所以,不管社会层面有没有准备,我们普通百姓,该有个自己的准备。
多说一句,这事儿出了以后,我特意登了许久不上的观某者网去看了一眼,那里是中国“爱国青年”的聚集地,平时一些什么印度疫情、美国使坏的新闻下方,总有人花样百出的热烈讨论留言,给国家外交建言献策,人均国师。
但按照我的经验,一旦到了这种少子化,生不动问题上,该网的留言顿时就会翻车,一堆人会吐槽生活水平,想生娃生不起、或者压根结不起婚、买不起房、给不起彩礼、找不上媳妇等等等等问题。大家都从惩欧平美、雄霸世界的“昭和状态”中苏醒过来,切换回真实的“平成废柴”模式。气氛异常诡异而有趣。
而这次,他们也没让我感到失望。


当然,观网青年们受他们认知水平的局限,一般提的都是一些很物质化的要求,什么平抑房价啊、生育福利啊、教育福利啊、甚至立法限制彩礼。但另一则今天很火的新闻,却让我觉得,物质以外,我们还应该尊重一点人生而为人的尊严。这就是刚刚发生的成都49中事件。
59日母亲节这一天,成都一位母亲永远的失去了她的孩子。
成都49中高二学生林唯麒,下午540到回了学校。
当晚9点,妈妈接到学校通知,说她儿子没了。
其实在1840分,即林唯麒到校刚好一个小时,他就坠楼了。
为人父母,接到这种噩耗,晴天霹雳是肯定的。但更诡异的,是他们接下来的遭遇。
孩子死了,父母到学校去要人,问孩子为什么坠楼?
不知道。
能不能看一下监控录像?
坠楼那一段录像刚好没了。
那能不能见一下孩子的遗体?
没有,已经送殡仪馆了。
母亲实在无法忍受,到各大媒体去求助,没有一家敢替他们出这个头。甚至有媒体表示,说他们儿子的死背后这摊子水很深,让他们别白费力气。
母亲不信这个邪,把案子捅到了微博上,幸运的引来了网民们关注,然后当地教育局不得不出面做了个表态,结果却让人吐血:我们认为是自杀。
……
该微博下留言点赞最高的一条,高达两万多,我觉得很能表达所有对此事关注者的心情:你们当网民都是傻子吗?
是的,即便不提那些未经证实的关于林唯麒死因的可怕说法,我觉得涉案有关部门突出表现出来,就是一种对人的不尊重——
如此敷衍了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调查结果,是对社会舆论对这一公共事件知情权的不尊重。
涉事学校在案发后对死者父母“无可奉告”的蛮横态度,是对为人父母者情感和人格的不尊重。
学生坠楼发生后整整两个小时救护车才赶到,以及林唯麒奇异的死亡方式,更涉嫌某些人对这个17岁的少年生命权的不尊重!
一个社会,如果对它的公民连起码的知情权、情感、人格乃至生命都无法给以应有的尊重,那么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呼吁父母们让更多的孩子降生到这个世界呢?

死去的林唯麒今年十七岁了,看着他的母亲坐在校门口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我在想,17年前,当这位母亲把孩子生下来时,如果她知道儿子此生要面对这样的枉死和不白之冤,她还愿意把这个孩子带到人世间来吗?

我想她一定不会愿意,她会宁可再承受一次分娩的痛苦,把孩子塞回到自己肚子里去——起码,那里是安全的。
十月怀胎、分娩阵痛、十几年如一日把孩子养大,最后就换来了这?这样命运的安排谁能受得了呢?
所以,我觉得,当我们的生育率掉头向下,产生严重危机的时候。社会不应该指责年轻人不生孩子,而应该反躬自问,我们有没有为那些新生命自由、平等、幸福,或者最起码——安全的成长做好准备?
我曾经在《少子化,“文明之癌”是怎样发作的》一文中谈到过,一个社会,当它的生育率出现严重问题时,一定是某些机制背离了人性的初衷。日本、韩国这类国家出现少子化问题,是因为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内卷”,年轻人看不到发展的希望,而丧失了生育冲动。而从成都49中坠楼案看来,我们社会的某些问题,恐怕更在此之前——在给下一代提供平等的发展权之前,我们首先要对他们的生命权,予以起码的尊重。
否则老百姓即便不用脚投票,也是会用自己的生育投票的。
人,不是用于填充发展的燃料、不是推动经济增长的数字。解决人口问题之前,首先请先尊重一下人的问题,后者是前者的先决条件。
全文完
本文2200字,感谢读完,喜欢请给个三连。多谢。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