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以为许嵩只是个写情歌的文青吗?

文 / 欧洲金靴

听了一下许嵩本月中旬刚刚发布的新专辑《呼吸之野》,个人感觉非常炸裂,就是四个字:放飞自我。

从画观感上品味,这张专辑很有姜文《一步之遥》的错觉,间离效果拉满。

制作这样的作品,作为创作者应该是相当爽的。当然了,也爽了许多歌迷。

这张专辑中的一些重头戏《三尺》、《乌鸦》、《庞贝》、《假摔》,已经在许多平台被吵疯了,很是热闹。

今天的乐坛能有这样一位有思想深度的原创歌手以及一群深度歌迷,我真觉得挺可贵。

现在的网络流行音乐要么是吱哇乱叫(粉丝美其名曰“炫技”),要么是抱着键盘电音不放、离了电音就发不了声,要么就是重复一个变调而速成的口水歌(“我们一起学猫叫…”),许嵩这样的灵魂歌手真的让人惊叹。

1
《假摔》,为外卖骑手声援;《乌鸦》和《庞贝》,异常直白的两首伟人颂曲。
特别是《乌鸦》
“ 你的存在是一个奇迹
  造物的安排神秘无形
  消解了莫须有的光环和罪名
  转眼就谈不上年轻
  也嚼透了一些道理
  才相信 许多事没有道理
  等到你 喂我些反转
  喂我些反转剧情 ”
《乌鸦》的第一句“怀揣汹涌喷薄的热情”,“喷薄”这个词并不算特别常用,它出自毛主席的名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而《庞贝》则是运用了魔幻现实主义,隔空追忆:
“ 你说回不去了 你在庞贝
  你不要忘了 我也在庞贝”
《乌鸦》与《庞贝》,连接起了许嵩本专最炸的一首歌:《三尺》
2
本专戏份最足的就是《三尺》。
关于此曲,网上分析的已经比较充足了,因为其实这首的歌词也较为直白。

我简做归纳,再加了一些我自己的解读(强调一遍:解读自由!)

歌曲前半段应为1976年之前:
“三尺” 沢,泽,毛泽东的“泽”;
“游医” 右翼;
“催眠药” 催命药;
“丛林” 人民;
“精美的仙草” 无害的神像;
“你的美容液兑水六毫升” 被拉大旗、打着旗号;
“你爱不爱我,爱” 毛主席爱人民;
“有人不爱你,害” 有人不爱毛主席;
“围观你入土后,他们:wow!” 这句不解释;
“你一蹦三尺高” 毛泽东思想遍天下;
“呼吸家忌惮你” 这里解读很多,有人直接解读为“资本家”,我倒觉得不止,“呼吸”意为活着,即活着的人忌惮他,也就是“欺负死人不能说话”;
歌曲后半段应为1976年之后:
“白鸽要撞击敌方信号弹” 世界重新陷入动荡;
“庙宇的香火以烈酒点燃” 国家看似发展得更迅猛,但是是在玩火自焚、用力过猛;
“青蛙栖居歌唱家的横膈膜” 这句要素过多、太暴力了,不解释,并不难懂;
“庐山的病床上看不见患者” 1959年庐山会议上真正“生病的人”被平反了、不再被当成患者了,也就无需再被批斗了;
“呼吸家忌惮你,灭绝了挖掘机” 挖掘机是用来挖土的,而那帮“呼吸家”们害怕把毛主席重新挖出来,害怕毛泽东思想重新问世人间;
“科学家定义科学,艺术家奉献艺术,哲学家升华哲学,呼吸家护食空气” 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都有各自的贡献,唯独“呼吸家”是极其贪婪的,连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都想据为己有。
……………

以毛主席逝世为时间轴要素,许嵩不是第一次了。

2014年专辑《不如吃茶去》的歌曲《弹指一挥间》,许嵩引用了毛主席1965年5月重登井冈山创作的词篇《水调歌头·重登井冈山》中的“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2014年,距离毛主席1976年逝世正是三十八年。
且《弹指一挥间》全篇歌词几乎都是在……各位去听就明白了。
这首歌第一句就是:
“  雨掸霜叶 掸落一地过往
   云遮秋雁 遮住十载月光 ”
那个十年,受到了多少遮遮掩掩和污浊戕蔑,至今无法全貌地为人知悉、为人领略。
《弹指一挥间》中还有这样一句歌词:“露水凉,老船晃,人惆怅”。
“老船”,在2011年的专辑《苏格拉没有底》(个人心中许嵩的巅峰之作)的歌曲《降温》中也有提及,且更加露骨:
“ 我不相信爱,目前非常缺乏安全感
  蜷缩的心态,需要用一段时间舒展
  他们说的爱,如果有,我就为它平反
  江上两条红船,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要看到,许嵩完全不是第一次“涉政”,过往除了比较显性的几首:《拆东墙》(反映强拆的)、《违章动物》(反映城管打击摊贩)、《毁人不倦》(反映AV的)、《老古董》(这首非常直白,直接致敬毛主席),最隐性的要数十年前的《降温》
《降温》这首神曲至今仍被争论和解读,尤其是在近年掀起毛泽东热之后,我也不妨斗胆解读一番。
3
《降温》的讨论规模虽然不比电影《让子弹飞》,但在流行音乐中已属“出圈大户”。
许嵩在2011年做客青柠音乐台时曾表示:“讲浅了对不起苏格拉底,讲深了别人觉得你装,讲太深就没有第四张了。”
之后,再没有对《降温》做出更多正面解答。
不过这都不要紧,我一直喜欢崔健的一句话:“当一个艺术作品被创作出来时,它也就不属于创作者了。” 解读自由,因为解读源于每个人不同的经历和立场。
在我个人看来,《降温》是一首许嵩代入毛主席、以毛主席的第一视角审视当时(2011年)中国而抒发的感叹。
《降温》这首歌,首先在要素层面最大的亮点就是许嵩通过隐晦的倒放,植入了样板戏《奇袭白虎团》的戏词。
文革时期蓝屏同志主导推出的样板戏(远远不止八个),应该来说其艺术成分、艺术水准和时代价值直到今天都是被严重低估的,其中《奇袭白虎团》更是经典中的经典。
在抗美援朝最后一次战役金城战役中,美韩联军与朝鲜人民军进行停战谈判,但李伪军实际意图假谈真打,其王牌军、首都师第一团“白虎团”公然越过“三八线”不断挑衅,妄图实现“北进计划”。
危急关头,我志愿军侦察排副排长严伟才率领侦察班,在朝鲜人民军联络员韩大年和当地群众的协助下,化装敌军直插敌人心脏,策应主力队毁掉“白虎团”团部,并生擒“白虎团”团长及其美国顾问,为夺取战役的全线胜利创造了条件。
1957年6月,京剧团的同志到志愿军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所在部队了解了战况,并采访了诸多当事人后进行了《奇袭白虎团》剧本的创作。
在《降温》中加入这一元素,以毛主席第一视角代入的许嵩,也不经意地表达了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即毛主席在眼见2011年的中国时,对曾经那个火红年代的追忆。
细看《降温》的歌词:
“11月20日0点 北京 小雨 心情好平静” 1980年11月20日 蓝屏受审;
“接到他的电话 我都没有使用好的语气。Sorry,那不是我本意,也不知道我最近是怎么搞滴,也许是被那几只狗气滴气滴” 从反右,到大跃进,再到四清,再到文革,总有阳奉阴违,总有“狗”在惹我生气;
“Saturday Sunday,没有时间考虑考虑休息,他们等着我混音” 他们在等着打着我的旗号、我的名头、我的语录,去做一些事情……可是又只是使用我的“混音”,模糊化我的思想;
“今日消费是281人民币” 某年财政赤字;
“落地窗上好像已经蒙上厚厚的雾气,刚倒的一杯热水凉了像极了我和你” 我已经看不太清外面的世界,也已经不太认识身边的人;
“天地虽然好冷,但房里没有开暖气” 既有天灾,也有人祸;
“要顺应自然规律,就像当时我放开你” 人有生老病死,政治也有历史周期律,我终究在1976年放开了你;
“我调整心态,呼吸节奏渐渐地平缓” 自我慰藉;
“把电视打开,节目和嘉宾全在瞎侃” 欺负我死了不能说话,狠狠地向我泼污;
“短信快存满,假意or真心自知冷暖” 年年月月都纪念我,有几个是真心的?
“楼上女人哭喊,夫妻吵架没有人管” 斗争,混乱;
“最惨的事不是忘不了悲伤的回忆,而是那些悲伤的却已经开始记不起” 都忘记了自己来时走过的路;
“我渐渐丢失全部的线索所有的证据” 历史是可以被后人修改的;
“但我还记得我爱过你,所以我要谢谢你” 可是我依然深爱这个我带领亿万人民缔造的新中国;
歌曲的最后,就是前文提过的四句:
“ 我不相信爱,目前非常缺乏安全感
  蜷缩的心态,需要用一段时间舒展
  他们说的爱,如果有,我就为它平反
  江上两条红船,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两条红船,两条路线斗争,摇摆中的中国……
两条路线斗争,毛主席在1967年3月提过:“我们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基本问题是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即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中国究竟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资产阶级要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是很明显的。在我们共产党内部,我们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但有一部分人却认为中国是个很穷困的国家,中国资本主义发展水平很低,不能发展社会主义,必须在一段时间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然后再走社会主义道路。走什么道路问题,解放初期有这个问题,现在仍然有这个问题。苏联搞了五十多年,仍是这个问题。”
同时注意,《降温》是2011年创作的歌曲。
2011年,西南某城市的某模式,正值热烈之际……“两条路线斗争”,嗯。

最后多提两句。
十年前《苏格拉没有底》的《降温》,第一句“11月20日0点 北京 小雨 心情好平静”,这是点出1980年11月20日蓝屏同志受审;
十年后《呼吸之野》的《超市》,歌词中“1991”,而专辑首发5月14日——1991年5月14日,这是蓝屏同志的忌辰。
许嵩,YYDS





新浪微博:-欧洲金靴-

▇ 商务微信:ouzhoujinxue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