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人坐庄(12)

  “哪一条?”老K转过头。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实质性改善。K哥,这从PPI、PMI、中国进出口数据都能判断出来。前面几条都是基于资金面的分析,而这一条是基本面分析。长远来看,基本面决定股市的走势。”

  PPI是生产者价格指数的缩写,是衡量工业企业产品出厂价格变动趋势的指数。一般来说,PPI走高,表示经济向好;否则表示不好。2015年上半年股市虽然大涨,但是PPI反而日趋恶化了。当然,在风清扬说这个话(5月29日)的时候,5月份的PPI指数还没统计出来。

  PMI是采购经理指数的缩写,当PMI大于50时,说明经济向好,小于50时,说明经济在衰退。制造业和非制造业的PMI,总体也在恶化,至少不见本质性好转。

  至于中国进出口数据,4月份按美元计价,同比降11.1%,其中出口同比降6.4%,进口同比降16.2%。都低于市场预期,从数据分析可知,国内需求并无明显改善。

  以上是我的注解。当时是2015年5月底,这些内容都是当时的重要新闻,老K和风清扬都知道。所以当风清扬说出这条时,老K并不惊讶,而是反问道:“那又怎么样?”

  “股市之所以能炒起来,主要在于人们对高层一系列大动作的良好预期,对中国经济向好的预期。但是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数据上几乎很难体现出好的趋势,加上已经炒到了将近5000点,总之,现在经济的基本面和趋势,根本不支持这么高的估值。李大霄说4000点是地球顶,是有道理的。”(邓元杰注:2015年6月初,李大霄又说5000点是地球顶)

  “你的意思是高层的一系列改革失败了,所以人们对股市的预期也会大幅下降,股市的估值也应该大幅下降?” 老K盯着风清扬问道。

  风清扬迎着老K的目光,答道:“(此处省略47字)。” 他的目光清澈如水,温和而坚定。

  老K收回了目光,显然有点泄气了。停了一会儿,他说:“其实,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我接触的老板和行业,都反映出这一点。现在股票确实是恶炒,基金们在恶炒,我也在恶炒。都他妈在浑水摸鱼,现在我只能希望股市能尽量延续以前的趋势,时间长一点。”

  风清扬继续劝道:“K哥,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临界点或者拐点,一旦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或许拐点就会马上到来。不瞒你K哥,我认识一帮上海大户,每个人的资金至少都是5000万,多的有将近10亿。他们没有任何高层关系,但我们有个微信群,经常相互交流对股市的看法。这帮人都是高手。据我所知,他们基本上都在4000多点走人了,即使有股票,仓位也很小。”

  “当散户已经基本上都进来了,而股市中的聪明资金却在源源不断地撤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很显然的。” 风清扬话语沉重。

  “走了!”老K大手一挥,向几个女眷走去。

================

  2015年6月5日上午,包不同又来到了笑傲江湖公司,走进了田伯光的办公室,坐在了他的对面。

  “田总,我又来了!”

  “来得好啊包总,你总是光顾我们公司,现在我们所有的业务员都认识你了,哈哈!怎么,今天有何贵干?”

  “嗨,也没什么。来看看你们公司生意怎么样,还是那么红火,我就放心了。”

  “最近股票做得怎么样啊包总?” 田伯光递上一支烟。

  “嗨,别提了!大盘蹭蹭涨,今天已经突破5000点了,但我的股票就是他妈的不涨,不涨!简直气死我了!”

  “你买的什么股票啊?”

  “还用说?我就喜欢汽车股。有一只叫做什么河洛汽车的,综合来看估值很低,我早买了,大盘从3000点涨到5000点,它只涨了几块钱,30%左右吧,简直气死我,我跑输大盘1000多点了!别的股票又不敢追,只能守着它,希望它能补涨,可是他妈的它就是不涨!”

  “包总,你买股票的思路可能有问题。我不知道河洛汽车怎么样,但你或许要换换思路?以前你认识的风波恶,做得还不错,最近又加配了300万。”

  “风波恶?监控我股票那小子?”包不同往外看了看。

  “对啊。就是他,他现在的本金已经160万了,以前配了60万,我让他获利了结,拿出去一些。但他不肯,又加配了300万,所以现在是160万配360万。”

  “年轻人确实勇猛。厉害!”包不同竖起了大拇指。

  “包总,”田伯光把头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赚钱的吗?”

  “不知道,说说看?”

  田伯光压低了声音:“有好几个庄都在我这里配资。风波恶跟庄操作,外面好几个业务员,都跟着风波恶这么做。不瞒你说,我也跟风买了一点。”

  “你这不是老鼠仓吗?”

  “是啊,呵呵,就是老鼠仓。”

  “切!我老包都是自己分析股票,从来不跟庄操作。听内部消息的会死的很惨,就算十次老鼠仓九次成功,最后一次被庄骗了,也会特别惨。”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用一部分仓位跟庄就行,风波恶他们都跟了好几个庄,还有一些仓位没跟庄,主要在中小创业板里跟强势股。包总,你也是我的老客户了。我也希望你挣钱,我向你保证,我这里的庄都相当有实力。这些庄家,嘿嘿,说白了,就是上市公司本身在做庄,所以绝对没问题。”

  “是吗?”包不同的好奇心也上来了,“那你给我推荐一个?”

  “好,看这个。”田伯光转向电脑,啪啪一敲键盘,调出了宝瓶网络,然后把显示器扭过来,“你看它的走势有多牛!从一年多前的5元走到了现在的50元,风波恶他们几个都是45元以上追进去的,现在盈利10个点左右。”

  “哦?让我看看。”包不同站起来,转到了电脑桌田伯光那一侧,摆弄起键盘鼠标来。田伯光让在了一旁。

  过了一会儿,包不同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好股票,原来是垃圾股。就这市盈率和市净率,高的吓人,主营业务一直在萎缩,你们也敢买?”

  “有什么不敢买的?里面有庄啊。可惜现在停牌了,你买不进去了,重大资产重组,估计复牌后至少几个涨停。没事,我再给你推荐一只……”

  “算了吧,我不听内部消息。”包不同说道,“而且我也劝你们少听这些,一定要自己分析股票,哪怕少赚,也要比这么做好得多。听内部消息的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即使要跟庄,也要适度。那么一大帮人,再融资杠杆买进去,你当庄是傻子啊?他能分析筹码,知道有没有人跟风。以后你们不怕他反向操作?而且,业务员的职责是监控客户风险,而不是跟着大客户做老鼠仓。田总,你的管理可要规范啊。”

  “呵呵,好的,以后我一定改进。”田伯光意犹未尽,“这个庄在我这里配资相当大,应该没什么问题,我们跟风的都是毛毛雨。你知道他在我这里配了多少吗?……算了。”田伯光笑着摇摇手。

  包不同也笑道:“他配多少我不关心,但是跟庄一定要小心。对了田总,我有一笔200万的配资是不是该到期了?”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